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公民来稿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图文]焦东海:医院医死病人篡改病历           ★★★
[图文]焦东海:医院医死病人篡改病历  
作者:焦东海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0-05-29 15:37

   

口述:焦东海   整理:济元  

   

问:焦医生,您好!一个月前我通过动态网看了新唐人电视台对您的两集专访,您说在我们中国,死于医疗事故的人数要远远超过矿难,我很佩服您的勇气和胆识。作为上海卢湾区香山中医医院专家委会的主要成员,您能否谈谈这方面的详细情况?  

   

焦:这个话题很敏感,我认为揭露问题要大胆,披露事实要慎重,有切实证据的,可以拿出来说。就我们医院而言,有中医师错用西药针剂注射死人的、有误服西药吃死人的、值 班 医师擅自脱岗死人的、逃岗死人的、值班医生不管病人擅自睡觉导致病人死亡的、甚至有把活人送往太平间,放任和加速病人死亡的……毫无疑问,这些都属于医疗死亡事故,对个别极其不负责任的人,甚至可以追究其刑事责任。但我们医院、卢湾区卫生局和上海市卫生局相关领导对此一概不予承认,层层造假,欺骗家属和上级部门。俗话说:窥一斑知全豹,我们所揭露的瞒报医疗死亡事故问题,可以说是目前体制下的普遍现象,而我们医院尤为恶劣。如今不但“看病贵”、“看病难”,更是“看病怕”。  

   

问:焦医生,您上次提到的中国女包公刘丽英之子也死于医疗死亡事故,能谈谈详细经过吗?  

   

焦:今天是中纪委副书记刘丽英之子、国家公安部干部李卫平同志的8周年忌日。谈到这起铁证如山的医疗死亡事故,令人痛心,更令人愤慨。为了掩盖和瞒报这起事故,8年来,我们医院、区卫生局和市卫生局的一些相关领导先后编造了多种虚假证据,来证明李卫平是死于疾病的病情转归,他的死不属于医疗死亡事故,欺骗家属也欺骗上级领导和相关部门。  

   

问:您和李卫平是怎么认识的?印象怎样?  

   

焦:2001年至2004年间,我每月去一次北京,应邀在中日友好医院国际医疗部看专家门诊。2002年3月底的一天中午,身材肥硕的李卫平由他的弟弟陪同来看专家门诊,他说久闻“焦大黄”和“金多靶”大名,已下决心要来上海减肥。他来我院住院时,体重是240斤,我们给他采取了内服外敷中药等综合治疗手段,第50天再测,已减肥24斤,腹围缩小 16公分 ,原本下肢浮肿的现象也消失了。李卫平给我的印象是为人随和,没有架子,他和病友们相处得很好,李卫平特别好学,在给他做外治按摩时,他仍手不离卷。他的家庭背景是他死了后,他的朋友告诉我的,但李卫平生前从来没有炫耀过。  

   

问:那后来李卫平怎么会突然死亡的呢?  

   

焦:就在李卫平住在我们医院治疗的第50天,即2002年5月28号晚上7点50分左右,他突发心肌梗塞,跌倒在值班医生办公室门口,当晚的第一值班是青年医生王凡,她是中医内科主任,职称为副主 任 医师。由于王凡脱岗洗澡前没有请第二值班医生到病房来代替值班,导致李卫平未得到及时有效的抢救而死亡。就在李卫平死亡的当天晚上,卫生员通知我赶到病房,我发现李卫平的心跳等生命体征已消失,当晚来探望李卫平的一位张姓朋友告诉我说,李卫平的母亲是时任中纪委副书记的刘丽英。我知道后马上向吴云定副院长汇报(因为王院长曾反复说业务上的事情都由吴云定副院长全权处理)吴副院长立即把经管医生、护士等全部叫到病房,授意他们修改病史。当获悉李卫平家属明天下午将到我们医院了解情况时,吴副院长又通知相关人员明日上午来开会商量对策。由于第二天上午我有门诊任务,我说我就不参加会议了,吴副院长要王院长做我工作,叫我一定要参加会议,我只好让退休在家的妻子(她也是医生)到上海市名老中医门诊部去向病人解释说焦医生因特殊情况不能来门诊了。  

   

问:第二天的会有哪些人参加?要达到什么目的?  

   

焦:有十多人参加,由吴副院长召集,王院长主持会议。与会者有医务科长、总护士长、病房护士长、加上我们科室三人、第一、第二值班医生、医院总值班,西医内科副主任等十多个人参加会议,目的是要大家统一思想统一口径,说诊断治疗没问题、抢救及时没问题。让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一道议议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可能会提什么问题,相关医生怎么应对。比如要是家属和单位代表发问,涉及抢救的问题就由负责抢救的值班医生王凡回答。我作为主任医生,就回答说接受该病人以来,诊断和治疗上没问题的。当时我还不知道李卫平跌倒在医生办公室门前时,值班医生脱岗这一事实。  

   

问:李卫平的家属来上海后是否了解到这些情况?  

   

焦:没有。李卫平死后,亲属和单位代表第二天下午赶来我们医院,吴云定副院长主持会议向家属汇报情况,强调说我院对李卫平的诊断治疗和抢救没有过错,王凡也一口咬定抢救及时没有错误。我在会上表态说:我觉得自己有责任,因为病人是我收治进来的,来的时候生龙活虎,现在死了,我心里很难受,毕竟他是我的病人,我觉得自己没有照顾好他。李卫平弟弟和上海安全局的一位处长过来安慰我说,你已经尽力了,请不要有思想负担,我们都知道您对他的减肥很成功。当 时李卫平 夫人的口气很坚决,要求复印病史,实际上她所复印去的病史,在李卫平死亡的当天晚上已经被篡改过了。  

   

问:请问,您后来怎么知道王凡脱岗这一情况的?  

   

焦:我是在李卫平死后的第三天,即2002年5月31号写报告时发觉问题的。在这前一天,即30号那天王院长对我说,这个病人是你收进来的,住在你的病房里,你要写一份治疗经过和抢救经过的情况汇报,我们要向区委汇报。因为死者李卫平是刘丽英(时任中纪委副书记)的儿子,上面很重视。31号下午,当时的一位准备接王院长班的副院长叫王志全,他跑到我办公室说上面催着要了,焦医生,你快点写。同时医务科长王宇也多次打电话催促我立即写出汇报材料。我说既然领导要我写,我就要对历史负责,对李卫平和家属负责。我在查阅病史时,发现抢救记录一笔糊涂账,什么时候跌倒的,什么时候抢救的,都没有写时间。我到病房问王凡:你为什么几点钟跌倒不写?几点钟抢救也没有写?这些最基本的要求你怎么都不写?王凡听我这么一问,就回答说自己一直没有离开病房,她说这话时,一位叫陆菡的护士当即抢白她:“你没有离开病房?你至少有5分钟不在!”王凡听了一脸尴尬,一声不吭。当时我也愣住了:这位护士心直口快,不会瞎说。当时我也思想斗争:我写的东西要是与吴云定副院长保持一致,这5分钟不写,光说抢救及时没有问题,实在违背自己良心,将来永远讲不清楚了。要是我实事求是地写王凡5分钟不在现场,那么李卫平死亡就属于医疗事故,因为抢救病人的关键在于一开始的4分钟。怎么办啊怎么办?凭良心啊凭良心!我觉得对人命负责是最起码的医德,所以我就用了一个外行人看不懂,内行人一看就明白的“写法”:比如说我写病人8点钟跌倒,8点零5分医生实施抢救。对于这样的一句话,外行人是看不出来的,内行人就会问:为啥病人8点跌倒的,到8点零5分才来抢救?而且是跌倒在你值班医生的办公室门口,这5分钟你到什么地方去了?当时王副院长和医务科长王宇催着要我马上交材料,写好后我打电话向王院长汇报说:王院长啊,我不能和吴云定副院长保持一致了,因为我发现起码有5分钟耽误了,所以我没有写抢救及时,当然我也没有肯定这是一起医疗事故,因为我来不及调查了。王院长立即表态:“我支持你焦医生实事求是的态度。”  

   

问:李卫平跌倒在医生办公室门口后,发生了一些什么情况?  

   

焦:我是问了多位亲自参与抢救李卫平的病人和目击者后才了解到那个过程的。李卫平是在晚上19:50分跌倒的,当时大汗淋漓,口唇青紫,几位病友看到后扶他起来,一开始李卫平脑子还很清楚,呼之能应,对人说“不要紧,不要紧。”于是病友们七手八脚,拖的拖,拉的拉,要把李卫平抬到他睡的病房去,不一会李卫平呼吸局促,脸色紫绀,一看他不行了,有的病友高声呼叫救命,有的掐他人中穴,有的给他口中塞麝香保心丸,还有的拍他的脑门,一片紧张气氛。李卫平当时最需要的是及时吸氧气缓解,由于新来的卫生员没有经过急救培训,不会使用氧气筒,李卫平此时已处于窒息状态。王凡被病人呼回病房后,竟愣在那里束手无策,她看着病友们对李卫平做的一些有违心脏急救的动作,却没有及时阻止和实施正确抢救。当时病人抢救病人,约20分钟。直至病友们把李卫平拖拉到他自己的病房门口,再也弄不动他了,王凡才上去检查,既没有听出有心跳,也量不出血压。实际上这时心电图上还显示有心跳的,王凡却错误地诊断心跳停止,还给李卫平做心跳停止抢救,这一来反而火上加油,加速死亡。在整个过程中,先是病人抢救病人约20分钟,王凡来后误诊误治又是5分钟,接下来的15分钟王凡干脆放弃抢救了。就这样,在两个20分钟里(前后共计40分钟),值班医生王凡和病友们对李卫平采取了与正常抢救措施完全相反的致命措施,最终导致李卫平死亡。  

   

问:王凡本人后来如何表态?院方又是如何处理的?  

   

焦:王凡发现我在调查李卫平的死因,开始阶段她并不承认错误,后来自知瞒不下去, 2002年7月3日 ,她在 朱绯 医师(现任卢湾区妇幼保健院院长)的陪同下到我办公室来认错,她说焦医生,5月28号晚上我值班时确实去洗澡了,我是麻痹大意,请你谅解,你就不要再调查,把事情搞大了。我说我调查的目的不是要整人,而是要吸取教训,共同从错误中学习。最主要的是采取措施,杜绝同类死亡事故再次发生。王凡是认识错误了,但医院和区卫生局某些领导的态度却超出了我们的意料。 2002年5月29日上午 的那次会议后,吴云定副院长指示蔡医生编造了一份《死亡病例讨论记录》,其中先是虚构由我焦东海主持会议,其次是说我焦东海肯定了抢救及时没有问题,第三是把召集和参与这一会议的院长、副院长、医务科长、总护士长的名字全部抹掉,对他们的多次发言一字不提。卢湾区卫生局李时珍副局长把这份讨论记录和吴云定副院长指示篡改的病史拿了去欺骗瑞金医院的三位专家,说这个病人是收治在焦东海任主任的病房里的,焦东海说抢救及时没问题。最后,区卫生局把三位专家作出的结论上报给了上海市卫生局、卢湾区政府和区委,称“治疗没有违反诊疗原则,发生死亡属于疾病的病情转归。”之所以这个结论至今没有被推翻,就是因为上面提到的几个权力部门都一致认定这一错误结论。多年来,我们对这一错误结论反复向有关部门反映,并多次赴京上访,却始终没有得到解决。2008年11月,我们不得不向权威司法鉴定机构申请司法鉴定,该单位出具了一份关于李卫平死亡的鉴定意见,鉴定结果认定:“上海卢湾区香山中医医院在对李卫平的抢救过程中,存在着抢救不及时、误诊误治等医疗过错。”这一鉴定结论是这起医疗死亡事故的关键证据,但上海卢湾区香山中医院至今拒绝承认这一铁板钉钉的事实和结论。  

   

问:能谈谈您所掌握的主要证据吗?  

   

焦:首先是与李卫平死亡有着直接因果关系的王凡医师早在 2002年7月3日 已承认了自己脱岗的错误;第二是对李卫平进行错误抢救的病友和目击死亡全过程的病友均已提供了书证;三、新来卫生员也提供了自己不会使用氧气筒的书证;四、律师调查证据材料;五、王凡写的抢救记录;六、临时医嘱单;七、卢湾区卫生局称瑞金医院三位专家早在2003年8月26号已下结论肯定李卫平死于疾病病情转归,这完全不符合事实,2008年9月我们分别向这三位专家当面出示当年的真实资料后,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承认对李卫平的死亡病因诊断错误,李卫平不是死于脑出血,而是死于心肌梗塞,同时对他的抢救也有过错;八、2008年11月,对李卫平死亡的司法鉴定书认定李卫平的死亡存在着抢救不及时,误诊误治的医疗过错。  

   

问:我注意到您多次用“我们”这个词,请问除了您本人外,还有谁参与调查和检举揭发?  

   

焦:我说的“我们”是指上海卢湾区香山中医医院专家委员会5位成员中的4位成员,都已退休,他们是原主管业务的副院长陈敏先(主 任 医师)、原西医内科主任冯忠廉(主 任 医师)、原医务科长姚克裘(副主 任 医师,已故)。我和上述三人通过多方调查,掌握了不少事实和证据,并以书面形式向各相关部门检举揭发,我们先后写了300余封上访信件,涉及到35个部门、40多位领导。2006年至今,我作为代表赴京上访25次,问题非但得不到解决,还受到打击报复。  

   

问:您认为问题出在哪里?  

   

焦:我觉得这里面存在着严重的腐败问题,主要是相关领导官官相护,层层造假,欺骗上级、打压弱势老人,正因为他们不吸取教训,才使得医疗死亡事故不断发生。更令人叹为观止的是,制造过两起医疗死亡事故的王凡甚至被评为卢湾区优秀共产党员,害死农民工张荣才的康正祥院长居然被评为全国中医医院优秀院长。这种是非混淆、黑白颠倒的严重现象,需要请媒体来揭露,以达到鞭策领导、警醒社会的作用。

 

   

 焦东海和李卫平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注意]胡锦涛总书记救救我们悲惨的上访人!!!

  • 下一篇:浙江温岭“黑监狱”非法关押多位上访人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