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公民来稿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温州黑暗何时光明——陈秀平泣血呼救再致中央         ★★★
温州黑暗何时光明——陈秀平泣血呼救再致中央
作者:林炳长陈秀平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0-06-06 18:34

(一)为什么要泣血呼救  

浙江省温州鹿城区(原外逃区委书记杨湘洪所在地)黎明街道杨府山涂村原村委委员、妇女主任——上访专业户陈秀平,她为维护宪法赋于的公民最基本的人权——生存权,揭发温州官商黑勾结强占良田3000多亩,举报村官(暗箱操作)非法买卖集体土地资产与帐目不公开,却遭到诬陷,于2003年12月25日被鹿城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因冤案按时上诉,被二审枉法维持原判。出冤狱后,她为追求真理,坚信真正共产党的一贯主张是实现公平公正,坚持走上访之路,不讨回公道死不摆休,由于不懈努力,终于获得吴邦国委员长的签字。然而,在当今政令出不了中南海,法律“高压线”不通电的地方诸侯割据的政治生态环境下,要讨回公道仍然十分艰难。她继续上访,在上级的督促下,鹿城法院以撤回起诉了结;她不服,仍坚持不断上访,终于使冤案得到昭雪。但是,在温州“为权力而‘真理’”的官场癌症化的今天,官权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亡她之心不死,于2008年9月24日下午5时30分,她回家到门口,遭到官权指使歹徒谋杀(未逐),被群众送医院抢救,然而公安不立案侦破,放纵了凶手。又经多次上访,在上级的压力下,鹿城公安分局勉强立案,重新对伤情再次鉴定,才定为轻伤,不久抓了5位凶手,判了刑。陈秀平仍不服,因她与凶手不认识,无利害关系,对雇凶杀人的后台不追查是只治表不治本,属丢卒保帅,祸害无穷。又经不断上访,石沉大海,不揪出后台势必祸国殃民!地方权力癌症化谁来管?法律“高压线”不通电,温州黑暗何时才能见光明?我无奈泣血呼救、再致中央公开信。  

(二)温州权力癌症化谁来管  

温州是官僚资产阶级、修正主义在中国的复辟典型——打着红旗反红旗,“为权力而‘真理’”;官权泛滥,民权践踏,人妖颠倒,丑恶横行,社会黑黑社会。为什么暴力拆迁、暴力征地越演越烈?为什么维权百姓处处被歪打讨不回公道?为什么陈秀平坚持十年理性维权被诬陷坐冤狱,出狱后坚持长期上访后得到吴邦国委员长签字后还久久不能平反,然而平反昭雪后又被谋杀(未逐)?为什么被谋杀,然而公安不立案?后又经多次上访上督落被迫立案破获,却为什么后台逍遥法外?这就是温州官权癌症化:  

其一,“为权力而‘真理’”,靠暴力掌权。  

权力本是人民给的,共产党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毛主席依靠人民,为了人民推翻三座大山,获得政权,这是真理。也就是讲权力要服从真理,服务于真理。人民利益就是真理,真理高于权力。持权暴力拆迁、暴力征地,坑害百姓个人和集体财产就是流氓匪盗,就是“猫论”专咬主人财产的番板,温州官权借“发展是硬道理”,“为权力而‘真理’”,官商黑勾结,践踏宪法和法律,到处是暴力拆迁、暴力征地、暴力围垦,无不是政府雇黑社会(协警或保安)充当打手疯狂毒打维权群众,比日本鬼的凶残有过而无不及,无不是公安护航、检察院控告、法院举刀歪打老百姓,陈秀平是典型的案例,还有龙湾姜振娒被枉法判决、朱雪春被谋杀,乐清翁羊村王新汉被谋杀(未逐);洞头小三盘杨玉秀被枉判,全村八年被抓关48人,毒打40人,沙角村被枉判五人……温州的天是黑暗的天,温州的权力是历代统治阶级贯用的统治手段——高压和诱惑,先是用诱惑——为了大局、发展是硬道理,一旦受害者识破陷阱不上当,就撕下一切伪装,用赤裸裸的暴力征服,有的用黑社会歹徒充当打手,甚至有的用公安特警晚上破门入户用黑袋子套进“钉子户”的头上抓走,制造白色恐怖,使人害怕、失信,不敢举措,任其宰割;对不屈服的维权勇士就逃不了诬陷、入狱、判刑的命运。  

温州“为权力而‘真理’”,靠暴力掌权,权力的癌症化已是不治之症,不少地方官员(含村官)为权力而利益,持权抢劫,多数村民忍辱待毙,无奈当奴隶,官权都在欺负没有反抗能力的人;对于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不怕死敢于造反并不屈不挠坚持斗争的维权志士,上访专业户,也千方百计设陷阱谋害,党群的血肉分离,难怪地方政府门口“保安”林立,目的是维稳,“越维稳越不稳”。为什么在六十年代困难时期,粮食不够、物质紧缺,但人民群众相信在毛主席共产党领导下,困难一定很快就会过去,所以社会稳定,没有什么群众事件;“文革”初期公检法砸烂了,两派武斗,好像无法无天了,但没有谁担心共产党政权的稳定问题,而现在“为权力而‘真理’”,靠暴力掌权,不被人民群众千夫所指才怪呢?一个害怕民众的政权,逃脱不了灭亡的命运。这是给真正共产党脸上抹黑,是官僚资产阶级修正主义复群派的必然!  

其二,人吃人在进化,官场病态官官相护。  

为什么陈秀平揭露土地暗箱操作要求出示“审批”证件和多年村级资产帐目向村民公开,行使民主监督、民主管理权利却遭到“村官”的诬陷,坐冤狱判“有期徒刑”?为什么鹿城公安机关对伪造材料不认真审查就上报批捕?为什么检察机关闭着眼睛瞎批捕?为什么法院这道人民的生与死的最后防线(政治和肉体)可不问青红皂白举刀杀人?为什么陈秀平对一审枉法不服上诉而温州中级人民法院也闭着眼睛维持“原判”?这是温州官场“癌症化”,“为权力而‘真理’”的正常规则,对敢于对官场与法律挑战与人民挑战的党内反动派造反的新时代的勇士——为追求真理挺身而出不畏强权恶势力坚持继续维权的人们,无不是难逃枪打出头鸟的命运!!!多少维权斗士有冤难审?多少上访专业户上京被温州在京便衣警察押回?甚至2010年   月温州上访专业户林春莲丈夫进北京国家信访单位竞认出办公人员是温州官场上派人员,他当场被揭穿假冒还遭受殴打致伤在北京当场报案;可见温州官场癌症化已扩散到国家机体,这是国家的灾难,公民上书上访难逃石沉大海的命运!公民上访被押回是家常便饭!进入“精神病”院也不反常!甚至魂在路中!也有出现大多数受害者丧失信心,无奈受罪,含冤等待!然而陈秀平以坚韧不拨的毅力、百折不挠的精神,排除纷繁复杂的耐性,坚固不变的气质,代表了温州人反复辟的精神意志力之坚定信念,出狱后坚持不倦的上访,终于旗帜般出现了——获得人大吴邦国委员长的签字。  

但是,为什么吴邦国的签字还迟迟不理?!!又为什么再经过多次上访,在上督落之后,温州法院以撤回检察机关对她的起诉而了结?之后陈秀平坚定信心继续上访,终于获得冤案昭雪。昭雪后,又遭到谋杀(未逐),这是为什么?当地公安又为什么不立案侦破?!!后又是不断上访上级下令侦破,不久凶手归案。为什么凶手与陈秀平不相识又无利害关系,明属后台指使,却又不了了之?这就是温州官权癌症化——官场病态一官相护,人吃人社会在进化。  

其三,以腐败治腐败害怕引火烧身。  

认识“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不难,难就难在如何解决。温州权力结构癌症化,“吃人链”案不可破。以腐败治腐败前腐后继,各“吃人”链条节节紧密害怕引火烧身,在“会咬老鼠就是好猫”的利益驱动下,持权抢夺,暴力拆迁、暴力征地、疯狂镇压群众,贯用手段是枪打出头鸟,杀鸡儆猴的策略,实行白色恐怖,但遭到顽强不屈不挠的维权勇士的斗争下,又采取“丢卒保帅”的策略,蒙混过关。然而,在陈秀平的不断上访下,后台仍逍遥法外,这是为什么呢?  

鲁迅先生说:“至今为止的统治阶级的革命,不过是争夺一把旧椅子。去推的时候,好像这椅子很可恨,一夺到手,就又觉得宝贝了,而同时也自觉了自己正和这‘旧的’一气”。  

中国的历史就是这样一个轮番夺旧椅子的历史。自古到今虽然每个政权建立时咬尽脑汁搞出一套套法律法规希望权力单位按规行事,最后都因权力癌症化而灭亡。  

从陈秀平案从村官——街道——鹿城区——市府又从公安——检察——法院的官权链之紧密,这就是凶手的后台为什么不追查的根本原因所在。以权谋利的根本原因不改变,权力癌症化自发趋倾向就会改变,以腐败反腐败,一切制止权力单元癌变的努力只能是抽刀断木。因为制约者对被制约者并无根本利益冲突,陷害陈秀平是一级执行一级的指意,自上而下“为权力而‘真理’”,持权抢劫,靠权力制约权力,改变不了权力“吃软不吃硬”、“弱肉强食”的客观规律。  

要揪出温州谋害陈秀平的后台,必须比黑后台更大的权力,而且此更大的权力没有利害关系方可,否则都有可能以权利谋私,都有可能以利益讲假话,都有可能别有用心,不可能真反腐败,因为正派志士在温州权力癌症化的机制内要犯众怒,处处碰壁,甚至陷害,坚持原则“为真理而权力”的人往往没有好下场;所以古往今来官场的潜规则是“难得糊涂”,陈秀平被谋杀的后台能够逍遥法外。  

其四,丢卒保帅,社会黑黑社会。  

温州官权癌症化是全国的典型;陈秀平坚持十年反复辟——抵制持权抢劫遭受诬陷、坐牢、上访、昭雪、谋杀、破案、又丢卒保帅,也是全国典型;陈秀平已下定决心不揪出后台决不摆休也可能是全国罕见。  

温州官权泛滥,“为权力而‘真理’”,持权抢劫何止陈秀平冤案,“吃人链”后台若被揪出,该“官场链”就要全军覆没。温州“法律高压线”就能通电,温州就能重见光明。  

温州官权癌症化,这些恶官严重脱离群众,甚至于贪赃枉法,无恶不作,对群众的善意批评不是虚心接受,而且置若罔闻,对提意见的群众进行残酷地打击报复,俨然发展到黑社会性质犯罪,已是官权和黑恶势力相结合的恶霸官员了,资政派的政府已变成黑社会性质的政府,无情地残酷镇压人民的反抗,持权抢劫,依靠黑社会充当打手,公检法护航,土皇帝坐阵指挥,人民重吃第二遍苦——鹿城上涂村杜银香房子被暴力拆迁十年讨不回公道,无家可归;鹿城上浦村林春莲企业的厂房被暴力铲平无家可归,上访石沉大海;龙湾庄泉村维权勇士朱雪春被谋杀(未逐),龙湾西前村维权带头人姜振娒被枉判;乐清翁羊村王新汉被谋杀(未逐),洞头小三盘村八年维权讨不回公道,杨玉秀被判刑6个月,为民代言的45年党龄退休干部林炳长坐冤狱三个月,全村被抓关48人,被政府雇凶毒打40人次;洞头元觉沙角村维权带头人庄逢等5人被枉判……平阳、瑞安、永嘉、苍南何处不有,人民群众遭受了比日本鬼、国民党反动派迫害有过而无不及的苦难,温州地区人民用血泪谱写了血泪斑斑的维权史将留下人间永不消息。这是向共产党脸上抹黑。  

温州黑社会为什么如此猖獗,就是“为权力而‘真理’”的社会黑所致,从维权勇士陈秀平坚持十年不屈不挠的抗争已获全国人大吴邦国委员长亲自签字,他们还胆敢一拖再拖,直到谋害企图杀人灭口,后台仍是逍遥法外,这一“人吃人”的社会在进化是如此黑暗?!!百姓无奈只能向中央再三呼救!  

第五,视群众为愚民,持权抢劫。  

否定了四大,就堵死了民众制约官权之路,改变了共产党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对真正共产党来说,为人民服务就是真理,就应该持权力捍卫真理,用权力实现真理,“为真理而权力”。  

胡主席讲,权为民所用,心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群众利益无小事,要坚决纠正损坏群众利益的突出问题。  

但是,温州的鹿城、瓯海、龙湾、洞头、乐清、平阳……官权何不是视群众为愚民,官商黑勾结无不是在用暴力拆迁、暴力征地持权抢劫!??房地产商背后是权力——没有权力 的支撑,房地产多混不下去。权力是今天的恶霸地主。地主靠地租吃饭,今天地主靠房地产吃饭,靠圈地圈山围垦(违宪),低价进、高价出吃饭,过去只有佃农向地主交租,现在地主有城市居民、农民却得向地方“交租”、“交地”……!“为权力而‘真理”=损害群众=脱离群众。当今的执政官权打着红旗反红旗,已成为反革命复辟的典型,比过去的地主有过而无不及!民冤聚集、民愤加深,已到了千夫所指的地步!哪还有什么真正共产党形象!权力吃老板(开发商)—开发商相当于直接下手作案的小贼,由黑社会或所谓协警充当打手,公检法护航,得手后两家分脏,有权的凭权力便坐享利,也可以说老板给权力当奴隶的总管,替权力压榨奴隶,黑社会为老板卖命;公检法充当权力的邪恶工具,护航是名副其实的黑社会保护伞,这是一个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几”的弱肉强食的生物链,这是“吃人链”,当“吃人链”出问题时,就采取丢卒保帅,当今社会“只唯官家放火,不准百姓点灯”!??“吃人链”当即复原,牢不可破,弱者只有被吃的份。弱势群众只能忍辱再忍辱!但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温州官场癌症化逃脱不了历史的周期率。  

(三)为江山不变色之呼救。  

温州权力癌症化是全国的典型,温州官权已不是真正共产党所掌握,“为权力而‘真理’”已失去民心,成为官僚特权阶级的总先锋,一旦爆发战争,他们必定是内应外合、颜色革命颠复政权的别动队,汉奸杨素珠(副市长、省建筑厅长)、杨湘洪(鹿城区书记、市委常委)已是排头兵,该是很好的例证!为什么黑后台这条“吃人链”不揪?可知这条“吃人链”上下串通有多长多粗?!!“为权力而‘真理’”,导致权力结构癌症化不可逆转!不可遏制!结果就是大大小小权力的细胞像癌症细胞扩散一样无限扩张,无限在官权泛滥——社会黑滋生黑社会;有的村官是赌棍,层层互相勾结,权力抢劫集体财产和私人房屋,我们多次要求帐务公开,层层包庇,石沉大海;并被诬陷、坐牢,昭雪后仍被谋杀,对杀人凶人后台又是层层包庇(像陈秀平这样不畏强权恶势力,坚持不懈斗争,获取昭雪是罕见之罕见……),温州如此黑暗,“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毛泽东领导老百姓用暴力建立了新中国——证明老百姓是强者;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整党内走资派”,虽然暂时失败,但随着时间推移,以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为巩固政权必须坚持继续革命这一真理,只有人人起来监督官权,才可避免人亡政息,文革尽管出了点问题(党内有人别有用心),但开创了老百姓用和平方式有权推翻现政权的先例。毛泽东文革培育出来“造反精神”的继续革命种子在温州已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用理性、文攻的形式,坚持不懈地进行了十年的抗争,用当代不愿当奴隶人们的血和泪在捍卫着宪法尊严、捍卫着党的宗旨!温州权力癌症化无人管,法律高压线不通电,温州黑暗何时见光明?!!为党长寿,为祖国江山不变色,为革命先烈的血不付之东流,我向真正共产党中央泣血呼救:  

1、要拨乱反正,为真理而权力。  

要揪出雇凶杀人的黑后台,根治权力癌症化,不管后台多大多硬,真正共产党就决不能故息千就,用“为真理而权力”驱除“为权力而‘真理’”,用大民主对权力实行自下而上的制约,要看到温州人民魂已觉醒和发扬,已用毛泽东思想造反精神武装起来的人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星星之火,势必燎原,不愿当奴隶的“群众能够推翻现政权”,“老百姓有权推翻现政权”,“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造反有理”,修正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毛主席发动的文革——“整党内走资派” ——已种下了“老百姓能够和有权推翻现政权”的造反种子,开创了“老百姓用和平方式推翻现政权的先例”。无权无势的老百姓已觉醒,面对穷凶极恶官权逆来顺受忍辱待毙没有用,乞求哀告没有用,单独反抗没有用,上访呼唤石沉大海……。这一切改变不了暴力机器的弱肉强食,在这个贪得无厌的癌变权力机肉面前,不管老百姓如何苦苦煎熬压榨自己,一切终将白费。资本没有道德,权力不相信眼泪!只要你是“软”,那就被碾得粉碎。请真正共产党中央,要支持百姓理性维权——上访专业户的诉求或上书,要拨乱反正,除掉温州官权癌症化黑后台,才能避免历史周期律的到来。才能对得起革命先烈和老前辈!  

2、竣法纲猛,对违法违纪,坑害民生的官员要绳之以法,有打雷要下雨,特别是公检法,斩断吃人的“官权链”,才能以平民恨,社会和谐,国泰民官。   

   

   

   

浙江省温州鹿城区杨府山涂村村民  陈秀平  

代笔人:林炳长  

2010年5月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商丘市公安局:执行生效判决孙明上岗还要多久

  • 下一篇:河南省沈丘县退役军人上访纪实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