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公民来稿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法官,岂能背叛一个至高无上的严肃上司?         ★★★
法官,岂能背叛一个至高无上的严肃上司?
作者:王秀英 文章来源:王秀英 更新时间:2010-03-25 09:26

   

王秀英 文   

政府:所谓的人民政府,他是人民的,政府的领导也自称自己是公仆。政府的执政应当依照法定的权限、范围、条件和程序。  

法官:忘了以前福建哪个报的一个记者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公、检、法不是立法机关,也不是决议机构,而是不折不扣的执行法律机关,只能使法律在执行过程中不变形、不打折扣。”  

因此,本人认为,在职的司法人员(法官、警官和检察官),他们只有一个上司,那就是法律。这些司法人员在这个上司面前也只有服从。  

以上我说的政府和法官,他们的工作范围都围绕着一个“法”字进行。  

大家都知道一句耳熟能详的话“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如果一个国家没有法律的约束,那么这也不是一个完整的国家。  

   

荒唐的行政行为  

我村农民赖以生存的、也是仅有的土地(其中包括护岸林与农田),在2000年开始被“闽东丛贸船舶实业有限公司”侵占,农民多年来找政府处理,政府却都敷衍了事、不了而了。直到2005年,侵占单位大面积侵占我村土地,这时,福安市人民政府才向我村出示一份证据,证据证明里凡村民所有的那块土地已经于2000年为闽东丛贸船舶实业有限公司颁发国有土地使用证。这颁证的实际面积240多亩,而实际却是将近400亩左右都被划入240亩以内,这就是福安政府的高明之处。村民无奈,只好提起行政诉讼。  

在开庭过程中,因为是官商勾结,非法审批,福安政府提供不出任何征地的手续,也无法提供我村有收到过征地的款项,审批表涂涂改改,土地来源栏里是国有,批准期限、文号、日期什么都没有,土地调查表空着,审查机关栏意见与盖章也没有,而申请书在后,审批日期在前,土地红线图没有,土地权属的来源根本没有外山村委或里凡自然村的盖章。颁证的土地亩数没有得到任何有效的批准文件。
就这种情况下,福安政府竟然可以为侵占土地单位颁发国有土地使用证。唯一可以成为他们颁证理由的是一份1977年的一份“契约”  

   

“伟大”的契约  

1977年,福安市水产局看上里凡村这块目前被侵占的土地,并想在这块土地上成立一个渔港指挥部,当时和村民约定要40亩的土地支持成立渔港指挥部,并给农民承诺:以后渔港指挥部需要用人就用里凡村的农民。于是,渔港指挥部就拟订了一份契约给当时的三个大队长和小队长签字,而三个队长全是文盲,不知契约里写的是什么内容,于是都签了字(我手上有三个队长的陈述笔录)。一年之后,渔港指挥部倒闭了,因为一开始农民并没有收到渔港指挥部任何土地补偿费,倒闭后,农民只能重新耕作起这块土地。这份契约没有买方签字、没有通过政府的确认,协议订立中的地名从77年到被侵占时止都是我村村民在使用,被占用的地名协议中并没有提及,而且这份协议里面订立的山地从始至终没有被用过,也没有履行过、没有支付给土地所有者任何费用,就这样的一份大家都弃而不顾“契约”,竟然成为整个福建的政府与这家企业勾结侵害农民的依据。  

   

荒谬的判决书  

在中国的古话里都说告官难如打虎。这期间的艰辛在此姑且不谈,在此就谈笨案件诉诸法律后的判决。  

本案起诉到法院18个月后,一审法院作出判决。  

一审法院在认定事实中,对于认定颁发的240多亩土地的证据不足,但又极其牵强附会的认定167亩农民集体的土地属于国有。结果撤销了福安政府的土地使用证。我村认为判决结果是正确的,对于认定的自身存在自相矛盾。遂向福建省高级人们法院上诉。福建省高级人们法院的判决维持原判,但认定更是让人啼笑皆非。高级法院称:虽然颁证审批面积缺失,但是根据《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十六条第二款第一目的规定,争议的土地属于国有。另外,把我村的土地多认定一个仓库的面积给下岐村委,并称下岐村委的土地也是属于国家所有。  

   

法官手中的法律只是助纣违法的工具  

《确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的若干规定》第十六条第二款第一目的规定。该第二款规定是:《六十条》公布时起至一九八二年五月《国家建设征用土地条例》公布时止,全民所有制单位、城市集体所有制单位使用的原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国家所有:  

第1目、签订过土地转移等有关协议的;  

……………………  

关于款与目的关系:款是目的前提条件。“签订过土地转移等有关协议的;”必须符合款的规定,而时间必须在“《六十条》公布时起至一九八二年五月《国家建设征用土地条例》公布时止”对接。且必须是已经使用的原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方才属于国家所有.否则就不属于国家所有.  

本案77年“征用”我村的土地,但是,立“契约”之后,水产局并没有支付征地补偿款,渔港指挥部只是临时机构,不到两年就消失了,也没有占用、使用过本村的土地,亦不存在该款所规定的“使用的原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情形。该条款是第一目的前提,但被一、二审忽略、疏漏,只抓第一目与那两份无效的契约来认定167.58亩土地为“国家所有”,明显错误。  

另外,《土地登记规则》第二十五条就明确规定——“国有土地使用权、集体土地所有权、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权、他项权利及土地的主要用途发生变更的,土地使用者、所有者及他项权利拥有者,必须及时申请变更登记。不经变更登记的土地使用权、所有权及他项权利的转移,属于非法转让,不具有法律效力。”  

类似法规很多,在此我就不一一列出了。  

我认为,作为法官,代表的是法律的尊严,岂能用自己的权力来亵渎法律的威严?  

不要说这是不合法的协议,就算是一份双方出于真实意愿签订的协议,也未必都是有效的。比如,某市民和警察订一份协议,内容是这个市民很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侵害,于是和警察约定:“如果我遇上危险时,你立刻出现在我身边保护我,我一年给你30万。”这时双方都出于真实意愿签字了。那么这份协议就有效吗?显然无效。保护市民是警察的责任,任何协议的约定都不能违背法律的规定。证据的表面固然重要,但证据背后所反映的客观事实更为重要。  

   

重新申请福安政府确认土地权属  

《宪法》、《土地法》明确规定,农村的土地除了法律规定的以外,属于农民集体所有。福安政府为为丛贸公司颁证的土地权属是来自于我村77年的契约。既然土地使用证被撤销,那么这块土地依法归还我村农民集体所有。2009年10月,我曾到国土资源部反映案件情况,接访人员看了资料后告诉我,证件已经撤销了,你认为面积不清,政府又没有重新确认土地权属,那么你就向政府申请丈量、登记,政府会依法作出确认、登记。我从北京回福安后,就写了一份申请书,要求丈量,并依据判决结果,请求重新确认土地权属。之后,福安国土局作出批复是要我村自己去请有资质的单位测量。对于违法部分,国土局认为应该由法院受理,因为农村的土地本来就是农民所有,法院的判决书也已经确认了77年协议的真实性。这是属于侵权之诉。并告诉我,证件撤销后,福安政府在2008年又再次为丛贸公司颁发了该宗土地使用证,(但面积是191亩)。在福安国土局批复之前,我已向福安法院提起侵权之诉两次,宁德中院上诉两次,都被驳回,称要政府重新颁证。那么,这是法院的权力大,还是福安政府的水平问题?或者是法院与政府联合起来吃定农民呢?  

   

无休止的起诉  

对于福安国土局的意见书,我村认为违背了土地管理法的相关规定,目前正向上级部门提出复议。  

福安政府重新颁证部分,本村已于 2010年1月5日 向福安法院递交了行政起诉状,是否受理,现在还不得而知,因为,玩弄弱者是一些执法机关某些小职权人物的惯性。法律规定司法机关和执法部门要以方便群众为目的。而几年的诉讼过程,我发觉那些手上有一官半职的个别人员总喜欢与弱势的群众捉迷藏为目的,马拉松长跑为手段,以此达到某些私欲的目的。  

农民是弱势,竟然弱到连法律都保护不了的地步。悲哀!  

   

判决结果与认定产生矛盾所造成的后果  

一份完整的判决书应该根据整个案件的审查后所认定的事实才做出判决结果。  

而本案的判决结果撤销了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在认定中又认定167亩土地属于国有。就因为这个自相矛盾的判决给原被告双方带来无休止的诉争。如果法院认为240多亩中,167亩土地手续合法,证据充足,权属清楚,那么就直接判决撤销,并判决被告对167亩土地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这也是一种解决争议的判决结果。但,这167亩土地明显没有任何合法手续,在认定中,法院也明确认定证据不足,事实不清,那么就不存在属于国有的认定。另外,我村的起诉请求是撤销被告的具体行政行为。本人认为法院应该审查颁证行为是否合法?如果合法就驳回原告的起诉,如果违法就撤销被告的行为。就因为法院的模棱两可判决导致被告依据法院认定国有的部分,于2008年8月,又再次为丛贸公司颁发167亩的土地使用证的行为。
而我村对这个判决的认定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及有关部门申诉、反映情况,得到的回复是:结果已经撤销了,说明政府的行为是违法的,我们也胜诉了,应该另行确认土地权属,而不存在判决错误。因此不立案再审。  

我咨询了许多资深的法律界人士,他们也认为,一份判决书执行的是结果,不是过程,但,对于已生效判决所认定的事实,在后案中可以直接予以认定。  

本人认为法院是给人们依据事实与法律说理的地方,当事人的矛盾与争议诉诸法律,就是为了让法院来解决问题。而本案就因为法院偏袒企业与政府,作出了互相矛盾的判决,导致我村经过几年的依法维权得到的判决书竟然是一张废纸的结果。问题不但没有得到解决,既浪费国家的诉讼成本,更使原被告双方的诉争在法律上无休止的循环,法律也由此在人们心中失去严肃性,法院也在人们的心中失去威严。  

   

皮去毛安附?  

皮之不存,毛将安附?皮没有了,毛长在哪里?  

福安政府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能将农民集体的土地说成国有,并给违法者以合法的保护伞。而作为中级法院,乃至福建省高级法院的法官,可以抛开一切适用本案的法律视而不见,挑拣一条看似是而非的法律来曲解它的本意,以此达到助纣为虐的目的,这说明了什么呢?政府和法院无非在塑造一个鲜血淋漓的执法形象,让人看了望而生畏,让人对我们国家的制度感到寒心,让法律的尊严一败涂地。这个没皮没毛、鲜血淋漓的形象到底有多长的生命力呢?这种满身血迹的执政产物还能继续繁衍下去吗?多么残忍的一幕啊。本人不希望类似的悲剧再次重演!本案还在处理过程中…………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再次受到税务稽查

  • 下一篇:[图文]关于武汉市建桥街综合办人员‘段三元’下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