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公民来稿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山东沂水崔家峪镇对荆峪村农民抗议“被上楼”         ★★★
山东沂水崔家峪镇对荆峪村农民抗议“被上楼”
作者:李向阳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4-09-13 08:58
事件背景——农民被上楼
两年前,这个小山村被政府定为新农村改造对象。
新农村改造,好呀!
可是,这新农村改造的旗号下,是镇政府为了运作土地套取巨额金钱而实施的不顾及农民生产生活的事实。
所谓的新农村改造,是使农民“被上楼”。
农民说,我们住平房,房前屋后种点菜就可吃,没钱买煤气可用桔杆,可以养几只鸡喂几只羊补贴家计,上了楼,我们怎么生活?
农民说,夏天我们用不起空调,房前的树下就可纳凉;冬天我们用不起暖气,做饭烧坑足以过冬;上了楼,我们怎么活?
崔家峪镇青山万村已被上楼,活生生的例子更是让这里村民望楼生畏。青山万村住上楼的村民,不仅是冬天用不起暖气的问题,这楼建造就没有暖气设施,冬天房间里冷得如冰窑。更可怕的是,那里村民住的楼,冬天水管被冻不能用,村民只得向楼上提水,楼道里洒水成冰,一位四十来岁的村民提水上楼时滑倒跌死!
那楼道里,住了没一年,就是粪便和着种种怪味的气息。
那楼下,到处堆积着粮食、杂物,有众多的人家在楼下支起锅灶,烧水做饭的青烟整天在小区弥漫。养狗的村民舍得不扔掉养了多年的狗,都牵来养在楼下,甚至有些人家下蛋的鸡也带来了。可想象一下那鸡飞狗跳、孩子哭大人叫的环境。
每到晚间,那有外务工的人开着三轮车、摩托托车、带着大大小小地工具涌回来,到处是横七竖八的东西与吵闹声,那又是一番景象了!
对荆峪村,是沂蒙山区典型的山村,当前,“村民传统生活习惯、生产特点、当地经济发展水平”现状下,住楼对他们来说是灾难。况且,农民的房子作价后,大多是根本不足购楼费用,大多家庭会背上难以承受的经济负担。所以,“被上楼”引来该村农民的强烈抵制。
政府方面,强权惯有的态度到了极致,你们村民不上楼也得上,这原来的平房独院,不拆也得拆!这崔家峪镇政府就在村民集体抵制中、村异口同声的骂声中,楼盘开建。楼盘建设还没有收尾,就出现质量问题,这更让农民从心理上对这豆腐渣楼远拒。
不想住楼,可面对被逼上楼的农民,无奈下集资请了律师,要依法捍卫自己权益。可当下,律师已不敢再为他们代理,这依法维权之路,被堵死!
 
流氓无赖不如的镇政府
如上小标题是该村农民挂在嘴头上的。
下面是村民有代表性的话:
“早知道共产党这么坏,我当年就是死也不给他们支前,俺推着小推车给这帮杂种送给养、抬担架、扛弹药,一去就是一年半年,差点打上命呀!”这是老年人之语。
“我操他娘呀,他们为了赚钱,就毁俺的家、把俺赶到那楼上,还让俺出钱买那牢笼,把俺往死里踹!”这是中年人的话。
 “日本鬼子再来,我不当汉奸,就不是俺娘养的!”这是青年人的愤慨之言。
“真到了不搬不行的地步,就与这帮当官儿的拚了!”这是老、少、男、女村民众口一致的说法。
这崔家峪镇党委政府,确是难以让人恭维。
让农民上楼,根本没有村民的同意,假造了村民同意的文件、编出了农民适于住楼的材料,骗取上级“新农村改造”方案的许可。
村民被告知上楼后,全体抵制,这镇党委政府的恶官们,还是强行把楼建了起来。
建楼中,村民聘的律师出面介入,镇政府明确表示,不会强迫农民上楼,住楼与否取决于农民自己的意愿。说得多么好呀,可是,楼建起来,为了逼农上楼,施尽了卑劣无耻的流氓手段——勒令在行政事业单位工作的农民子弟必须让其亲属上楼,否则就开除;成队的工作人员一家家地反复搔扰,你不上楼就让你不得安宁;半夜里向农民家里扔石头、作怪叫、弄神作鬼制造恐怖气氛!
更有甚者,把一位做过村书记的老人逮进派出所施以凌辱,其编造的理由居然是这位德高望众的老人涉嫌偷羊!
对此,村民无不义愤——
“说老书记偷羊,真是欺天,狗东西们早晚得报应!”
“操他娘的,拆腾老书记,狗日的当官的做绝了!”
“当官儿的应该说老书记操了他们当官儿的祖宗,判老书记流氓罪关起来好了!”
“就连这样的好人都欺负,共产党是活作腾,快完了,不快完不会这样不要脸地往死里折腾!”
崔家峪镇党委政府的官员,确是比流氓无赖还要恶,他们就这样败坏党纪国法,就是这样制造着平民百姓对共产党的仇恨,就是这样制造着不稳定因素,就是这样做着令人于不齿的恶行!
 
事态,会如何发展
假如,该村是第一个被上楼的,崔家峪镇党委政府的官僚流氓们最终会把农民逼到楼上。可是,该镇已有一个村被上楼,他们无法正常生活,这鲜活的事例摆在对荆峪村的农民面前,绝大多数村民是誓死不上楼。
官僚流氓们,仗着手中强权,把农民捍卫生存权看作是挑战他们的强权,不把农民逼到楼上折誓不罢休。
当前,官僚流氓们不惜妨害司法秩序,逼律师放弃代理,这是官僚流氓们采取大动作的前奏吧。
已到剑拔弩张之势,崔家峪镇对荆峪村上空,似是已让人嗅到血醒味儿!
 
 
笔者说明
本稿采写人是山东沂水县李向阳。
到必要时刻,只有我还自由地活着,尽管我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一介书生,对荆峪村农民抗暴队伍中,手持菜刀站在前面的,定然是我!
哪个机关对我有兴趣,我随传随到。我的电话是:一三六五五四九四零三一。崔家峪的哪个官儿要想对我动黑、成全我走上正义祭坛的心愿,那就在此先谢过了。
特别提醒:对我动黑实施消灭,最好与临沂兰山公安局的恶警们联手,这样力量更强大,设计得更周密,更容易大功告成。你们万一不成,我李向阳组织敢死队定然让你们罪恶之血染红你们的黑恶的工切、让你们孩丫不留!
他奶奶的,又让我费了一个多小时,就此作结吧。
李向阳(常用笔名‘何仁’)
2014-9-13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高健——在山西寻母报警有多难!

  • 下一篇:为了钱死人都要被抛出来——村民联名举报河北魏县王营村书记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