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访民之声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湖北十堰竹山县王守安:上访仍无果 性命亦难保         ★★★
湖北十堰竹山县王守安:上访仍无果 性命亦难保
作者:王守安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5-07-06 17:12
举报人:王守安,男,出生于1965年11月12日,汉族,小学文化,务农,家住湖北省十堰市竹山县麻家渡镇罗家坡村一组。身份证号码:420323196511121258;电话:13593762249,15971911419
再次上访实属无奈,因我的人身安全难以保障。现被逼至此,上访的目的就是为了追究腐败份子的刑事责任。以下是我最近在湖北省上访的原因全过程。
因本人2005年8月所购“48斤绿松石被盗”报警引发惨遭竹山县麻家渡镇分管政法书记杨奎和镇派出所所长王谨祺以及副所长张恒等地方领导的栽赃陷害,和竹山县公检法等部门颠倒黑白,冤法裁判。致使本人在人身遭到严重致残仍被判两年徒刑,含冤在襄北监狱坐牢两年。我妻子被判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三年的冤案。刑满释放后,我多次找上级相关部门领导给我们解决冤假错案问题,不但没有人接管此案,还有人跟踪我,多次都被地方官人用钱请黑社会强行抓回关押到麻家渡福利院专人24小时看守,地方官人采用棍棒、捆绑、搜身、殴打、没收毁坏手机和证据材料,半夜用车拉到水库边以死相威胁,逼着我们与他们签订违法的“息诉罢访协议书”,协议书上的主要内容是:政府给我们盖住房,不准我们上访告状,我们在特殊的环境里被逼无奈,只好在协议书上签字和按手印,后来政府把我们的旧房子毁了,就弄虚作假给我们盖起了新的危房,我们搬进去住,只要一下雨,外面大下,里面小下,室内水流成河,其实我们还情愿住我们原来的旧房子,习近平上台后,中共中央多次提出要反腐败,我们这重大冤假错案也就是腐败份子给我们造成的,为此我想尽了一切办法向中央有关领导寄材料,又请人把我的材料发到中央官方网站上去了,我又亲自到北京找到有关部门登记,可中央最高人民检察院叫我不要再找了,说他们把材料转到湖北省检察院里去了,叫我回湖北省找省检察院解决就行了。最高人民法院也给我写了一个通知,叫我到基层法院通过远程视频接谈,和最高人民法院领导接谈,可我到竹山县人民法院后,我把材料和证据原件交给竹山县人民法院的法官,叫他们传到电脑上后再向最高人民法院电脑上传,可他们只传了大约4分钟,我怀疑没有全部传上去,加上后来我多次到竹山县法院要求通过远程视频接谈未成。
为此,我于2015年6月8日到湖北省高级人民检察院请求高级人民检察院根据“有冤必申”法律原则,根据“四中全会规定的”重大冤假错案是2015年司法工作重点查处的对象精神,所以想请求湖北省高级人民检察院抗诉。可没想到:高级人民检察院里信访的检察官叫我到高级人民法院里去要驳回申诉裁定书,还说高级人民法院给我的驳回申诉通知书不能抗诉,接着我到了高级人民法院向高院要驳回申诉裁定书,可高级人民法院里的法官都说不可能,还说他们给我的驳回申诉通知书拿到检察院里照常能抗诉,就这样我来来去去跑了两个星期,他们互相推脱,我实在没办法,只好去找湖北电视台帮女郎,我去后帮女郎也不帮,也说我应该向高级人民法院要回驳回申诉裁定书。然后我又到湖北新闻网站再找记者帮忙把我的材料和证据曝光一下。可新闻网站记者说:高级人民检察院叫我向高级人民法院要驳回申诉裁定书是正确的。但我说:我确实要不到。然后,湖北省新闻网站记者叫我去找湖北省司法厅,那里有法律援助,我到司法厅里去后,司法厅里面的律师说:叫我去高院要驳回申诉裁定书,拿到裁定书再到高级人民检察院去抗诉,到开庭时,他们给我派最好的律师给我作辩护,我说我自己确实要不来裁定书,他们确实不给我,然后司法厅的律师说:他们不给叫我找省政法委协调。
于是我就等到2015年6月15日上午就到省政府信访局填表登了记,领到301号就在楼下大厅等叫号才能到楼上去见政法委,万没想到,驻武汉办事处的周主任和我们当地政府的干部罗术元以及我们镇派出所的民警杨智提前找到省政府的刘处长商量好了,请刘处长到楼上去活动政法委,不要我到301办公室去见政法委,刘处长叫下来一个女干部在楼下大厅里找我说了几句,她自称是政法委,我问她姓什么,她都不告诉我,她对我说不能协调,也不能给高级人民法院打电话,她叫我自己去问高院里要裁定书。到了下午2点左右,我又准备到湖北新闻网站里去找记者要求给我曝光,当我正走到湖北大礼堂门前时,突然一帮黑社会把我打晕在地上,然后把我抬到附近一些车子中间又开始打我,我连忙拿出手机开始拨打110报警,他们见我开始报警了,就开始抢我的手机,幸亏有十几个上访人员看见赶来相救,接着过路人越来越多,都围上来看个究竟。这时,黑社会才走开了,我的手机也得救了,然后我开始拨打110报警,可没有人出警,然而我在2个小时之内又拨打6次110报警电话,还是没有警察出警,最后我又拨打省公安厅领导电话,这时有两个警察来了,接着这帮黑社会和我们当地政府干部罗术元和我们当地派出所的民警杨智也来了,两个警察亲眼看到黑社会和我们政府干部罗术元他们打我都不管,警察一句话都不给我说。我又拿出手机又准备报警,黑社会又当警察面抢我手机,我吓得速急把手机塞进口袋里,然后黑社会和我们当地干部罗术元和杨智把我往车子上抬,被围观群众救了下来,在几十个围观群众的保护下,我才脱离了危险离开了这帮黑社会团伙。第二天,我就到了武汉市公安局反映,他们叫我找武昌分局,我去武昌分局后,只是登个记,武昌分局也不管,他们叫我找双湖派出所,我说:当时我报警时有两个警察出警,我估计就是双湖派出所的,黑的很,我不敢去,后来我身无分文,只好靠乞讨为生,我讨了一个星期饭后,路过帮女郎那个湖北电视台大楼,然后我就向电视台大楼的保安求救,保安看了我的材料后就告诉我,叫我去湖北大厦,那里是今世直播,那里能帮助我,并且接待室里还有法律援助,接着我就到了湖北大厦,我直接走进今世直播接待室里,我首先咨询法律援助,然后我把我的材料和证据给记者看,记者看后说:我们不能管这些事,记者说我的案子是经过了法院判了的,所以不能曝光。然后我与记者说:为什么冤假错案不能曝光,我要找你们的领导问一下,接着我就出来到大楼里去,当我走进大楼大厅里就被保安人员把我推倒在地上了,接着他们把我抬到外面接待室里放到地下睡着,这时我头很晕疼,我也就便在地下睡了一会,接着记者们说要下班了,叫我到门外去,我就很自觉的起来走到了接待室门外坐着,然后记者们都走了,保安人员就把接待室大门锁住了,我在记者接待室大门外坐了半个小时后,突然从电视大楼里出来了一个记者领导说,你们不能坐到这里,这里有监控,我说,我们也不做坏事,怕什么?然后我们竹山县驻武汉办事处的罗主任来了,叫我跟他一起走,给我买饭吃,接着我就跟着罗主任走到另外一个街道上,罗主任给了我50元钱,叫我自己到别的地方去买点饭吃,还说:明天叫我到省信访局他帮我找省政法委,第二天一早,我准时8点半到了省信访局,也和上次一样,首先填表登记,等着叫号,最后还是罗主任找刘处长给政法委说叫政法委下来在大厅里谈。我在大厅厅里等了几个小时后,还是上次下来的那个女的自称是政法委与我又说了几句就走了,也说她管不了。后来我就到双湖派出所去要求6月15日被黑社会殴打一案作一个询问笔录,我到了双湖派出所,双湖派出所把大门锁了,我在门外喊警官开门,一个女警察问我干什么,我说我报案,警察问报什么案?我说:报2015年6月15日在湖北大礼堂门前挨打一案。然后警察说等一会,我去问一下再说。过了几分钟后,有四个警察气冲冲地走过来把门打开说:报什么案,谁打了你?我说6月15日我在湖北大礼堂被黑社会殴打几次,我报了十几次警后,警察才出警了的,然后有一个警察说:什么黑社会,当时我还在现场,其实都是我们派出所的人。然后我说:管什么人,我报了警的,还是给我作个询问笔录吧,然后几位警察威胁我,叫我快走,还说绝对不会给你作询问笔录的,然后又不知给谁打电话说:叫来人把我弄走,这时,我才知道湖北省委大楼斜对面的双湖派出所黑的很,简直变成了黑社会,接着我被吓呆了,只好向门外走,当我走到双湖派出所门外时,我又拨了一次110报警电话向110指挥中心反映情况。接着一个警察自称他是派出所的所长,他叫我和他一起到省信访局里去,当我跟他一起走到离省信访局不远的地方时,竹山县政府的驻武汉办事处的罗主任也来了,这个警察和罗主任都给省信访局里刘处长打电话说:叫我立即回到竹山县,叫刘处长给竹山县佘立柱把法院、检察院、公安局、政府的都叫到一起和王守安谈,王守安在大的冤案,还是通过救助点钱的方式来解决,若谈不好就把王守安关起来,然后罗主任就给了我200元钱叫我自己买票回到竹山,我接到钱后就往汽车站走,接着我们 竹山县公安局唐科长唐某林和竹山县麻家渡政府的徐书记都分别给我打来了电话,他们在电话上给我说:叫我回去与他们商谈,只能谈非法拘禁这一案,看能救助多少钱,或把房子搞一下,至于冤假错案不准再提了,若谈不好,就以驻武汉办事处的罗主任说的,以我找记者在湖北今生大厦接待室门前睡着就可以给我安一个扰乱社会秩序罪和妨碍公务罪,再判我3至6年放我出来,无非总是错了,再多搞错一次也是那回事,或者半夜里用车把我拉到一边请黑社会弄死。我听到这些话,更加有坚持控告的决心,于是第二天也就是2015年6月26日下午再次向省公安厅递交材料,要求公安厅依法追究犯罪份子的刑事责任,可公安厅接待人接到材料看后对我说:叫我到十堰市公安局里去给他们谈,叫市公安局救助点钱算了,要说追究那个刑事责任,没人管。
总而言之,我在湖北省从2015年6月8日至到2015年6月26日,共计18天时间通过信访仍无果,反而性命都难保,在这个和平的年代依法治国,谁来治法,谁来治国,谁来反腐,请各级相关领导,各级法学专家和司法部门就此评鉴
 
举报人:王守安
 
2015-7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余甘林:我落得一无土地二无房屋三被凶手打致二级伤残

  • 下一篇:天津村民王连成抵抗重复征粮 被派出所人员打残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