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公民来稿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王全璋没有遭到“硬暴力”?         ★★★
王全璋没有遭到“硬暴力”?
作者:李文足 文章来源:网络转载 更新时间:2018-07-20 22:07
没有“硬暴力”

李文足:我向刘卫国律师问起他7月18日下午会见王全璋的情况。我急切地想知道全璋遭受酷刑的情况。因为在“监视居住”期间,谢燕益律师和其他人都清楚的听见王全璋在二楼审讯室的惨叫。

刘卫国律师回复我:他说他以前受到的待遇没有“硬暴力”。

“没有硬暴力”,可能很多人以为就是没有挨打,可是我一看这3个字,心就像被热毛巾捂着使劲拧一样。

2017年5月9日,李和平律师回家的时候,我就住在峭岭家。峭岭姐一见到和平哥,就看他身上有伤没有。和平哥说没有伤,没有遭受硬暴力。他说每天被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盯着服药,掰着嘴看药吃下去没有,那是让人感到死亡的威胁。每天被迫用一个姿势僵直站立15个小时以上,晚上睡觉也必须平躺不许翻身,如果翻身了,就被叫醒,这也不是“硬暴力”!

和平哥被工字镣铐把手脚链在一起,整整一个月;冬天被强迫站在空调的冷风口吹十几个小时;冬天在天津看守所,只给薄薄的一条被子,30天被冻得夜里都不能入睡。每餐给两个鹌鹑蛋大小的馒头饿的肚子疼,常年见不到阳光。

李春富律师在遭受这些所有的非硬暴力上,经历过一次硬暴力。他被看守所的管教用膝盖顶断了肋骨,还诬陷他要越狱,被警察脱的只剩内裤,戴着工字镣铐躺在看守所的硬板床上,每呼吸一次,胸部都疼痛万分!

所以,全璋说没有遭受硬暴力,就是想告诉我他遭遇了那样的非人的折磨!

我想知道他的体重多少?他的头发是否白了?他牙齿是否已经掉光?

我想知道全璋的具体情况。

刘律师说:全璋说外面的任何举动都会影响到他在里面的现状。说有些事不需要狱警出面,牢头狱霸就解决了。所以,今天记者电话我一个也没接。

这些话让我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我明白这些话的意思,如果刘卫国律师接受记者采访了,牢头狱霸就会“解决”王全璋!

而我这三年来,不停的为全璋呼吁。我起诉过公安部,状告过共青团,徒步千里寻夫,接受过无数媒体采访,还见过德国总理默克尔……如果因为这些举动全璋就被牢头狱霸解决掉,那全璋应该被解决掉十几次甚至几十次了吧?

全璋不知道我在外面干的事,但是刘律该知道我所做的事吧。刘律师不敢接受媒体采访,怕王全璋被牢头狱霸解决了,我也害怕啊!那么我该怎么做呢?

自从有了王全璋的消息,我感觉更加恐怖了!

李文足 2018年7月20日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王全璋被强迫喂药 笼罩在恐惧中

  • 下一篇:没有了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