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 第二十三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北京访民被精神病的“大本营”——北京华一精神病院         ★★★
北京访民被精神病的“大本营”——北京华一精神病院
作者:晋贤 文章来源:本刊原创 更新时间:2014-06-03 08:38
坐落于北京市昌平区地铁8号线平西府站以北约一公里的华一医院精神病分院,很可能是北京唯一一处以治疗精神病为由强行将访民,流浪人员集中关押的精神病医院。如果在网络上搜索关键词“华一医院”地图上会出现A与B两个位标,其中坐标A指示的是华一医院(总院)位于8号线地铁霍营东北方向约500米远。它是附近居民众所周知的原北京北郊医院。建院于1974年的二甲综合医院。而坐标B指示的即是上述华一医院精神病分院, 2012年11月北京市昌平区卫生局批复更名为“北京市昌平区中西医结合医院”。至于它的地理位置和实际作用,医院附近居民鲜有人知。《本刊》记者实地探察发现,此地点没有高楼大厦,民房厂房混杂,所以非常隐秘.
 
华一医院1995年被卫生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世界卫生组织授予“爱婴医院”,2001年成为北京市首批医保定点单位,2001年被市残联指定为北京市精神病人康复基地,2003年被市政府定为收治救助精神病人的定点医院。医院分为综合和精神病两个部分,医院占地总面积约10.2万平方米。其中精神病分院下属精神科12个。据华一医院副院长欧阳秀革介绍,华一精神分院有床位1500余张,其中1000张用于救助流浪精神病人,救治流浪精神病人的费用由市财政拨款,由市民政局与定点医院定期结算。据欧阳秀革介绍:目前全北京90%以上的精神病人救助工作,都由华一精神分院承担。
 
与著名的马家楼和久敬庄不同,访民可以自由离开或是被接访截访人员带离机构。并为访民提供免费的住宿和饮食。而据记者了解,华一医院精神病分院并未有明确的释放在押人员的时间,也并无法律文件说明关押时长。这使分院中的被押人员的行动自由受到严重威胁。
 
与全国各地的其他关押访民的精神病院不同,华一医院精神病分院中关押着来自全国各地在京上访人员,而非特定某个地方的人士,在收容访民方面它与马家楼和久敬庄类似,但不同的是被押人员并无自由离开的权利,并在其中遭遇肉体与精神的虐待。
 
华一医院精神病分院在管理上未必与华一医院属于同一系统。记者以被关押者家属的身份曾拨通了华一精神病医院在网络上公开的电话,对方接到电话在未问明来电者身份的情况下回应道:“你是找警察送来的人吧?你打01058596500。”并且否认两个电话同属一个机构。当记者拨打后者提供的电话时,接听者又向记者提供另一个被称为是救助办公室的电话。该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据记者了解,如果没有地方或家属前来接走被关押者,被关押者无权自由离开医院,并将遭受不同程度的虐待。
 
2014年2月21日,山东省海阳市留格镇张家庄核电区的张玲玲走出华一精神病院,附带出来一份关押的公民家属联系电话,本刊记者随后对该名单电话进行逐一访谈,结果发觉大多数人 还在关押当中。其中包括黑龙江黑河公民石井之;广东韶关公民兰丝青;广西周道芝等。
 
如此集中的迫害,从侧面证明了华一精神病院对公民非法关押迫害已经不是短期的问题了,而警方能轻易把一个正常公民送进去,也从侧面反映出警方跟医院存在某种契约性的约定。至于里面对公民的迫害有多么惨烈,《本刊》前几期采访的华一精神病院受害者资料也许能说明这个问题。
材料如下——
 
我们说华一医院精神病分院是在北京的访民被精神病的“大本营”并非空谈,本刊多期采访的来自全国各地在北京被精神病的访民,他们被关的医院几乎都是这座华一医院精神病分院。
 
案例一彭兰岚 2013年12月20日,正在北京的彭兰岚再次来到北京右安门一带散发国家人权计划、人权信息登记表,被警察抓住要求彭随他们走,彭兰岚对此予以了拒绝,结果警察竟对彭兰岚动手殴打,打得彭兰岚多处受伤。最终,彭兰岚被带到了北京右安门派出所,到派出所后,警察在对她进行了询问并且查阅了她的身份信息后,结果发现彭兰岚是名“精神病人”,因为彭兰岚此前因上访曾被关过精神病院,警察当天即将她送到了北京昌平华一精神病院。
 
到华一后,精神病院对彭兰岚进行了验伤,但验伤时要求彭兰岚脱光衣服去洗澡,旁边还有包括男医生在内的医护人员在侧。彭兰岚对此表示了强烈不满,结果一名男医生对她进行了殴打,旁边的女护士还对她骂道:“傻X”。医护人员随即将她拖到病房里用五根绳子将她绑了起来。彭兰岚说:“我就这样被绑在床上四天,屎、尿都在床上当着人拉,丢死人了”。
 
彭兰岚这次在昌平华一精神病院总共被关了26天,在整个关押期间,她都被医院方面强迫吃治疗精神病方面的药物。彭兰岚说每天要吃两大颗药丸,直吃得人非常难受。就这样一直到2014年1月4日,长沙方面来人将她从昌平华一精神病院接了出来。摘录《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第十九期。
 
案例二张玲玲:山东省海阳市留格镇张家庄核电区的张玲玲, 来北京反映情况,谁知年前被送入了北京昌平华一精神病院,遭受了“疯人”的待遇,张玲玲说“昌平区华一医院精神一科,我刚进去的时候要求回家,他们把我四肢捆绑起来,让我吃药的时候,我说了一句能不能不吃药啊?他们就来骂我,你妈个逼的、你吃不吃?说着就撕着我的头发,把我的头都挖破出血了,还往我脸上倒水,太可怕了”!她在被关押了一个多月后,于2014年2月21日释放。摘录《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第二十期。
 
案例三唐学成:湖南郴州市北湖区芙蓉乡廖家洞村五组村民,因矿产资源被诈骗贩卖来到北京上访,2013年8月8日早上,唐学成像平常给各机关部委寄信一样,准备好材料,为了安全,坐车离开自己住处,跑到较远的地方找邮局,可在北京这个无缝监控的城市,就是你入地三尺,只要政府想找,就没有你的藏身之地,当他自认为安全的找到邮局刚踏入大门时,三位穿着制服的人就出现在他面前,就这样他被带到北京市丰台区洋桥派出所,下午由该所警官石志凯等三人押送至北京市昌平区华一医院(精神病院),从8月8日唐学成一直关押到9月5日,期间没有给予任何书面检查报告或法律依据,只有一张出院时的物品扣押清单。

 
案例四方道明:2013年11月 10日上午,万寿路派出所刘涛警官(警号037854)把安徽访民方道明送到了北京昌平区华一中西结合医院精神病四科,医院用四根绳子把他捆绑在病床上,当天晚上方道明被精神四科的哑巴护士殴打,导致胸部受伤,右肋骨疼痛吃不下饭。由于方道明一直抗争,13日被再次拿绳子捆绑,直到两手、两脚发紫、发黑,才将绳索略松一点。14日中午,解除绳索捆绑的方道明松了一口气,唱起了自己谱曲改编的“万岁中国梦”等歌曲,傍晚时分遭到了最严厉的惩罚---电刑迫害,护士在给方道明上电刑时问他,你还敢到北京上访吗?由于受不了这种折磨,方道明只能说“今后再也不敢上访了”在关押的这21天里,每天要吃药,方道明介绍说“吃药时间为每天三次共8片,早上两大两小的四片精神病人专服用药,晚上中午各两片。
 
在网名为“爱心天使点点”的博主博客中(http://blog.sina.com.cn/s/blog_659a087101018hew.html
提到: 刚去的几天,我在监护室里,一日三餐有人送来,很难吃可是又不得不吃,我们最关心的还是何时出院的问题,医生非常没有耐心,一次我就问了一下出院的问题,他居然说:“再说我把你给捆起来”
 
关于院中的饮食及日常生活情况,“爱心天使点点”提到:
 
“早上六点就得起床,到餐厅,一上午得排七八次队,什么发手纸,洗手,发两次药,点人数,吃早餐和午餐等等,都得排队,快累死了,一直折腾到中午12点才可以回去睡两个小时,随后得起来从两点在餐厅坐到晚上九点,下午少折腾一点,也就三点多吃晚餐时排一次队,晚上八点半吃药时排一次队,吃过药后再排一次队,点一下人数,差不多九点时就可以睡觉了”.
 
而此前也有媒体报道,2013年6月26日陕西籍打工青年郝雷曾被作为“流浪精神病人”被关押与华一医院精神病分院并猝死。从尸检鉴定书上看:郝雷在医院期间,服用了治疗精神障碍的吩噻嗪类药物(氯丙嗪),出现多器官淤血,“部分心肌纤维断裂,窦房结临近组织内灶性出血,肺淤血、水肿”。鉴定认为:“符合吩噻嗪猝死综合征的病理学改变特点”。
 
鉴定认为:“四肢多发性皮肤挫伤,符合钝性外力所致的特点,该损伤较轻,尚不足以导致死亡。未见其他机械性损伤以及机械性窒息的征象。”结论是:“考虑因吩噻嗪猝死综合征而死亡。”公开资料显示,吩噻嗪类药适用于治疗精神分裂症、躁狂症以及其他重症精神病。而在各类可引起猝死的药物,最主要的是吩噻嗪类。
华一精神病医院正门

华一精神病医院侧门

工厂、大树、高墙围堵的精神病院

大门口照的医院内景

正在扩建的精神病院工地

回目录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专访被精神病的人权捍卫者——彭兰岚

  • 下一篇:《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总第二十三期)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