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 第二十五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十堰金氏姐妹上访被精神病 当地政府将其逼向绝路         ★★★
十堰金氏姐妹上访被精神病 当地政府将其逼向绝路
作者:刘正良 文章来源:本刊原创 更新时间:2014-08-04 08:46
7月1日,记者接到十堰访民、被精神病受害者金汉琴的电话,她说现在当地土门镇政府镇长李飞威胁她不要再到北京上访,如不配合政府的工作即使不当官也会收拾她们姐妹俩,并且针对其住院费、医药费、生活费等问题,口头承诺要到6个月后再谈。

目前被精神病受害者金汉琴和姐姐金汉艳在郧西县城租住,此前因为上访反应工作分配问题,作为正常人的两姐妹被当地政府多次非法关押或者送进精神病院进行强制治疗,导致两姐妹现在经常出现头疼、无力等症状,无法在社会上找到合适的工作岗位养活自己。如果政府承诺给的住院费、医药费、生活费等补偿费用没有及时到位,那会把金汉艳、金汉琴两位姐妹逼到生活的绝路。

金汉艳、金汉琴两姐妹上访得不到解决,被相关政府机构屡次非法关押和送进精神病院强制治疗,前后长达近十年,事情还得从20年以前说起。

1994年,家住穷山沟、抱着考学鲤鱼跃龙门心态的姐妹俩一同考入十堰市丹江农校。姐姐金汉艳学的是烟草,妹妹金汉琴学的也是农业类的。入学之初,姐妹俩与郧西县农业局签订了“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定向包分配合同(金汉艳说这份合同至今还在自己的人事档案里面,但当地政府不让查)。家徒四壁的父母倾尽所有而且不惜举债供姐妹俩读书,图的就是这个学校是包分配的,将来国家能够给安排工作。1997年,姐妹俩中专毕业了,拿着学校的派遣证回到郧西县,等待安排工作。当地政府只有一句话:“回去等消息。”此时,户口已经转变为“城镇户口”、自己的承包地也已不复存在的姐妹俩回到父母身边,边等待“分配工作”的好消息,边帮助父母耕作着那几亩薄田。

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三年过去了……眼看着自己昔日的中专同学一个个都已经进入了郧西县烟草局等大大小小的单位,甚至连一些外县的同学也靠着和县里头头脑脑的关系挤进了郧西县吃皇粮,两姐妹的工作还是毫无着落。尽管往县里跑了多趟,但是县里的答复依然是“等消息”。金汉艳强调,有的待分配人员因为等不起自己外出打工,结果错过了安排工作的机会。为避免出现这种遗憾,姐妹俩打定主意,就是要等下去。

时间到了2004年,已经等了7年,但是还没有等来工作的任何消息。已经三十岁上下的金汉艳、金汉琴姐妹偶然得到了“鄂毕[1997]009号”《关于做好1997年湖北省普通中等专业学校毕业生分配就业工作的通知》一文。其中规定:“国家任务招生计划的毕业生仍由国家负责在一定范围内安排就业,通过供需见面和在一定范围内双向选择的办法落实就业方案;定向、委托培养毕业生严格按合同就业;毕业自费生自主择业。”姐妹俩因为入学前和郧西县农业局签订了定向合同,且不是自费生,所以铁定属于在郧西县农业口分配工作的对象。苦等七年没有安排工作,姐妹俩认为无非是因为家里要人没人,要钱没钱,自己的工作机会被无端排挤掉了,法律面前工作机会不均等。

不平则鸣。姐妹俩抱定“总是有说理的地方”的信念,自从2004年起,开始了自县而市、自市而省、自省而京的长达五年多的信访长征。姐妹俩外出信访,当地政府给他们扣上“非正常上访”的帽子,多次兴师动众到外地将姐妹俩抓回。五六年下来,问题非但没有得到丝毫解决,反而屡屡受到当地政府的迫害和打压。

以下是姐妹俩的信访轨迹:
2004年3月开始向县里信访。
2004年6月11日,姐妹俩在县里信访,被治安拘留10天。
2005年8月25日,姐妹俩在北京信访被郧西县截访人员带回县里,次日到达郧西后,公安抢走了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王定斌在京为姐妹俩出具的“2005年8月30日到县烟草上班”的承诺书,直接用囚车将姐妹俩送进郧西县看守所,姐妹俩被治安拘留15天;在该次治安拘留期满的2005年9月9日,姐妹俩直接转劳教1年零9个月。
刚刚解除劳教没几天的2007年5月21日,姐妹俩正在武汉上访,被当地政府抓回,关在寺沟烟草站“黑监狱”长达155天。期间因为奶奶于10月23日去世(按照两姐妹的说法:奶奶是得知两姐妹被关黑监狱的实情后被活活气死的),两姐妹的黑监狱生涯才告一段落,两姐妹强烈要求回家为奶奶发丧,才被从黑监狱中放出。
其后的2008年3月和8月,妹妹金汉琴又被关黑监狱两次计61天,关在土门镇政府内;姐姐金汉艳于2008年8月29日被从北京用囚车抓回,关黑监狱1次21天,被关在土门镇福利院内。
2009年9月18日,在北京边上访边打工已经两个多月的两姐妹,突然被天兵天降的郧西县公安局数名便衣捉回郧西。9月22日,姐姐金汉艳被当地政府(郧西县土门镇党委书记余建军、副书记陈明山为首)送进位于张湾区的十堰市红十字医院(惠民医院)精神科,妹妹金汉琴被送进位于茅箭区的十堰市精神病医院,两姐妹被“精神病”一直到2010年4月22日,时间长达7个月。
两姐妹从精神病院出来后,因为长时间的被当做精神病人治疗,药物的副作用渐渐显现出来,身体内部器官譬如胃、肝、肾等都遭到破坏,不时还会出现头痛、肚子痛等症状。
从2010年8月26日开始,金氏姐妹奔波在郧西、十堰、武汉等各大医院看病,其中大部分时间在十堰的太和医院住院治疗,妹妹金汉琴病情较为严重,两姐妹并没有麻烦家里人,病情较为轻些的姐姐金汉艳照顾妹妹。因为病情一直没有得到根本好转,2011年12月27日,两姐妹去北京协和医院看病,并向最高法院申诉郧西当地政府的暴行,最高法信访接待306室接待员给了一份接谈预约单,定于2012年3月22日接谈。
金氏姐妹于2012年3月20日由郧西县乘长途汽车到十堰市,再由十堰市转乘直达北京西客站的火车,一路由郧西县土门镇政法书记查东方、朱华连、梁咪等人跟踪监视,并美其名曰:“陪访”。
当3月21日中午到达北京西客站,姐妹俩刚一走出西客站出站口,就被十堰市政府驻京办副主任代化爱、十堰市信访局江局长、带领一帮人绑架到十堰市政府驻京办一辆挂公安警牌的专用囚车上,直接拉到驻京办317号房间关押。
3月22日早上,由代化爱等人将姐妹俩用警车押送到最高法,中午11时许,当姐妹俩走出最高法接待大门,这伙政府“陪访” 官员一拥而上,逼着她们上了一辆车牌照是京E47991的面包车上,将姐妹俩拉到十堰市驻京办附近丽泽桥时,押送的官员和司机都下车,跟着上来5男1女,首先抢走姐妹俩带的一部手机后,又强行搜身,再对姐妹俩一顿毒打,金汉琴的头部受伤严重,现还在当地医院治疗。
3月23日上午9时20分,政府雇佣的这6人将姐妹俩押送回郧西县高速路出口,等候在此的土门镇政府付给押送者一笔费用后,准备逃离,姐妹俩赶紧向郧西县公安局报警,半小时后,郧西县城关派出所才出警到场,而对姐妹俩实施殴打限制其自由的押送者早已逃之夭夭。
因妹妹金汉琴被政府雇佣黑社会将其头部打伤严重,3月26日,姐姐找土门镇政府要说法,镇长陈贵宝说:“黑车是县委书记胡俟请的,胡俟给的钱,打手也是他指示请的。”接着,金汉艳又去找县委书记胡俟,胡俟说:“你德性差,你想找哪去告,就往哪告就是。”金汉艳回答说:“你乱用职权,花钱将我们非法送进精神病院打毒针,吃毒药,摧残坏了我们的身体,你有钱送给精神病院;有钱请黑社会打手;有权安排陪访干部给补助;却无钱给我饭吃,究竞谁的德性差?”
金汉艳感慨道:“我妹妹关精神病院长期打毒针,吃毒药,几次差点死在里面,出来后一直医治不好,经武汉协和医院治疗和到北京同仁医院检查,专家都说我们姐妹俩都基本丧失免疫功能,长期忍受病痛折磨,丧失劳动能力,这就是依法维权的后果。在这有法不依,权大于法,执法犯法,毫无公平正义可言的邪恶社会下,我们为了公平而付出沉重代价,明知告官诉求无果,但我必须要作抗争,而且还要抗争到底,要让贪官知道,我的人权和尊严是不可侵犯。”
2012年2月6日,金氏姐妹对十堰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提起控告,要求摘掉对两姐妹摘掉“精神病”的帽子,并对其进行赔偿。
(详见:http://msguancha.com/a/lanmu12/2013/0615/5305.html

据维权网报道,2012年5月18日,访民金汉艳被郧西县土门镇司法所干部张志贵,土门镇派出所张谦及两名身份不明人强行从武汉市绑架回郧西县,关押到土门镇茅坪福利院,土门镇政法书记查方东抢走金汉艳身上手机,又搜走身份证。
当晚,郧西县土门镇政府干部张家发、童胜平、陈师刚、陈兴印等人,将正在十堰市太和医院住院治病等待手术的金汉琴也抓回郧西县,关押进茅坪福利院。在关押福利院期间,因金汉艳要求政府给妹妹金汉琴治病,而遭到政府看管干部的毒打,身上和腿部受伤严重,且得不到治疗,看管的土门镇镇政府政法书记查方东说,就是要致姐妹俩于死地。
2012年7月27日,因为姐妹俩的母亲去世,土门镇镇政府政法书记查方东要求金氏姐妹写保证后即用车载二金离开了土门镇福利院。至此,金汉艳金汉琴姐妹分别在土门镇福利院被关了三个多月、二个多月。
2013年5月26日,在十堰太和医院住院治疗的金氏姐妹被土门镇政府抓回土门镇,并强行办理了出院手续,停止给她们出住院费和医药费。
2013年11月8日,在北京上访的姐姐金汉艳被截访人员从北京带回十堰。
2014年2月28日,因为全国“两会”将近,金汉艳被当地政府关押到十堰市郧西县九龙寺村的黑监狱,一直3月13日“两会”结束才放出来。
2014年5月22日半夜,金汉艳和金汉琴在北京云岗南宫租住房內睡觉,有人口称查户口,一个人从窗子翻进屋内把门打开后,几个男的和一个女的闯进卧室,大声吼道起来不起来抬出去,不出示证件,手机笔记本电脑现金等全抢走。23日3:29分押到丰台区张郭庄派出所,编号为042605、041425的两名警察说:不是所决定的而是区领导决定的。
5月24日1点许押到北京市红十字医院钱抢走后,不给拘留证押到丰台区看守所扣押28天,在看守所受体罚,受虐待。6月20日十点多释放不给手续。编号为040441的警察吼叫说再来北京再抓再关和编号为042376的警察强行给她们带上手铐抓上车牌为鄂C2029警车上,被湖北省郧西县公安局张波以及土门镇政法书记黄永海、武装部长陈权地押回郧西。6月20日,两姐妹被释放。
2014年7月1日,金汉琴来电称她被叫到郧西县信访局二楼会议室,副局长陈德枪和土门镇镇长李飞都在,李飞对她说,她们姐妹的事情要到6个月后才给处理,如果她们不配合,就会想办法收拾她们。

金汉琴愤慨道,政府不让她们上访也不给她们住院治疗和基本生活费,这是要将她们逼向生活的绝路。

金汉艳、金汉琴姐妹俩的受害情况,迫切希望社会各界的关注和帮助,十堰市郧西县土门镇三级政府长期违背《国际人权公约》的行为理应受到舆论的谴责。



 


回目录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胡羊群:强征我地,强灌我药,为啥不让俺打官司?

  • 下一篇:河北孙书平为维护村民权益被关精神病院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