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 第六十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武大女生被父母强制变成“精神病”?当事人父亲回应         ★★★
武大女生被父母强制变成“精神病”?当事人父亲回应
作者:红星新闻记者 文章来源:红星新闻 更新时间:2017-08-22 00:35
6月27日,知乎网友@蒙大奇 的文章《我考上了名校,但最终死在了原生家庭手里》在网络走红。该文称,一名叫康莫(化名)的女生被其母亲软禁在家7年,并被强制送往精神病院;康莫曾毕业于武汉大学、香港中文大学,还曾获得奥地利克拉根福大学全额奖学金。

上述文章还称,康莫今年34岁,从小就在母亲的打骂侮辱中成长;为了逃避母亲的“魔掌”,康莫一路求学,并出国留学,却最终被母亲“骗”回国,从此前程葬送:如今的康莫,已失去往日的光彩,身材肥胖失形,脚还肿得厉害。

文中说,如今康莫被软禁在家,“除了上午10点到下午2点之间可以自由到楼下溜达,其它任何出行都要得到父母的批准。如果不服从或者想要逃走,就会被家人强制押送到医院继续进行『精神治疗』” 。

该文在网络迅速发酵,不少网友表示惊叹,也对该文的真实性提出质疑。经红星新闻记者调查,康莫的原名叫马斐然,家住天津红桥区某小区,其父母就职于当地事业单位和国企;马斐然还是武汉大学自行车协会的发起人之一,曾在天津人民广播电台实习;她喜欢音乐,曾在知乎上回答音乐方面的问答,在全民K歌上唱歌,在微博上还曾转载一篇弒母案……

“我希望你们写我的真名,赶快联系妇联、居委会、律师,把我解救出去。” 马斐然如此告诉红星新闻。

A.命运的转折:自称国外留学时“被骗”回家,从此再没逃脱父母“软禁”

马斐然是豆瓣小组“父母皆祸害”的成员。

事实上,她早就在该小组透露自己的经历: 2002年考入武汉大学,大学期间辅修华中师范大学心理学;2006年毕业,拿到武汉大学文科学士学位和华中师范大学理科学士学位。

毕业后,马斐然前往香港中文大学读硕士, 2007年毕业并拿到毕业证。2007年12月,她申请奥地利克拉根福大学全额奖学金。在父母强烈反对下,向亲戚借钱买机票飞走。

马斐然称,她在奥地利时身体状况很糟,眼睛检测“玻璃体浑浊”,血液检测“重金属中毒”。这一时期,她的命运发生了逆转。马斐然说她从小热爱音乐,父母用给她买一架钢琴的许诺,将她骗回了国,2009年她坐法航的飞机回了家,由此退学。

马斐然称,从此她再也没有逃脱父母的“软禁”。2010年2月,她被父母“骗”到精神病院,被诊断为“双向精神障碍”,并被强制喂药。此后,她还先后7次被强制送进精神病院,治疗手段包括“被绑在床上、强制喂药、扎针、做『电休克治疗』”。

2016年,马斐然称她被父母强制办理残疾证。

网络上,有老同学写纪念马斐然的文章,称她是个身材好、成绩优秀、很有思想的女孩。而今,照片上显示,她身材肥胖,双脚发肿,整天窝在家中。

B.曾经的学霸:创办“武汉大学自行车协会”,被校方评“专业功底扎实”“逻辑强”

据红星新闻记者调查,马斐然曾就读于武汉大学广播电视新闻学专业,2003年她和校内其余9人共同创办了“武汉大学自行车协会”。如今,这个协会依然存在。

据武汉大学新闻传播学实验教学中心官网,2005年1月马斐然曾在天津人民广播电台实习过,共发表稿件约64分钟(每分钟广播稿约200字),稿件9篇。该官网上的一篇新闻稿对她的实习表现这样评价,“表现积极,认真踏实,新闻敏感性强,专业功底扎实,在实际采访中善于与采访对象沟通,逻辑思维能力强。”

27日,香港中文大学研究生院相关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正对马斐然的信息进行核实。
马斐然在社交媒体上的痕迹并不多,主要活跃在豆瓣和知乎。其社交账号上均有这么一句签名,“I Sing,Therefore I am!(我唱故我在)”。她曾在知乎上回答网友提出的专业音乐问题,并在全民K歌平台上唱歌,一首《浮夸》中她的声音嘶哑。马斐然的微博只有52条,2017年6月7日她转发了一条微博,“一个外国弒母案,背后真相令人震惊。”

马斐然在豆瓣加入了几个如“父母皆祸害”的关于家庭暴力小组,对《我的所谓母亲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大家来评评》等文章进行点赞。2017年6月23日,她想找律师咨询自己的遭遇。曾有网友对她的故事提出疑问,她坚称自己没有任何精神问题,皆为母亲所害。

6月19日,马斐然还在“被精神病论坛”注册账号并发布求助文章。

C.马斐然父亲否认强制送女儿精神病院:“医生说她不能独自去外地”

27日下午,马斐然的父亲向红星新闻否认了强制将她送至精神病院的说法。

他说不清马斐然得了什么病以及患病原因。电话中,马斐然的父亲说当时接到香港的电话得知自己女儿有精神疾病,又说女儿在奥地利时出了事受了刺激得了病。

马斐然的父亲还否认父母让她从国外退学,只说因身体原因才不得已让马斐然留在自己身边。“我也希望她独立,但是精神病院的医生说她不能独自去外地,更不能出国。”

他说,马斐然的残疾证,也是在医院做了残疾鉴定的情况下开出的。

在马斐然提供的诸多就诊单据中,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一份今年3月10日在天津市安定医院的处方笺。在这份处方单中,医生给出了“精神异常”的临床诊断,并开了四盒奥氮平。

开出这张诊断单的是该院中西医结合科的医生张国双。查阅过科室的文件系统后,张国双告诉红星新闻,马斐然只有门诊记录而并没有住院记录,这意味着马斐然所描述的住院以及放电治疗等,可能是在其他医院或科室进行的。他说,奥氮平是常见药物,用途广泛;至于精神异常,只是医院系统中开药必须填写的内容。

“精神异常就像个巨大的帽子,你就是睡眠不好也可以称为精神异常。”张国双说,处方笺并不能说明什么,在门诊时可能存在家人代为描述病情的情况。对马斐然描述的被强制住进精神病院的情况,张国双告诉红星新闻,精神疾病的判定有一套详细的评估方法,同时我国《精神卫生法》也规定,精神障碍的住院治疗是自愿的,只有已经发生患者伤害自身或是危害他人的情况才需住院治疗,而且也需要征得监护人同意。

天津市市妇联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不断有电话打进来询问此事,不过市妇联办公室对此事并不了解。天津市12388妇女维权热线的接线员向红星新闻证实,马斐然确曾到市妇联寻求帮助。

(来源:爱读网 https://www.iread.one/381791.html 2017-07-07)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被精神病”20年,她一直希望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

  • 下一篇:家人遗照遭打烂 瘫汉叫精神病儿杀人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