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个人文集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失学部落         ★★★
失学部落
作者:刘飞跃 文章来源:百姓 更新时间:2007-01-01 22:59

 


■ 刘飞跃
《百姓》2006年第04期  


  
  2005年10月1日到2005年12月31日,笔者对湖北省随州市曾都区吴山镇三合店办事处王冲村和桑园村儿童受教育的现状进行了详细调查,发现当地儿童失学问题严重,农村教育问题堪忧。
  
  当地农村儿童失学状况
  
  这次调查我们走访了王冲村和桑园村两个村家中有小孩正在和应该接受九年义务教育的所有家庭,这样的家庭共有117个,涉及适龄儿童134名,这134名儿童截止到我们当日调查时都没有超过16岁。在这134名适龄儿童中有19名儿童没有完成九年义务教育就失学了,失学率为14.1%。在这19名失学儿童中有6位儿童小学没毕业便辍学回家,13名儿童初中没毕业便辍学回家。
  19名失学儿童中,6名是小学失学生,分别是:
  邱春霞,13岁,王冲村二组人,2004年小学五年级读了一半时失学,一直待在家。
  邱春青,邱春霞的姐姐,14岁,2003年读小学四年级时失学。2005年上半年外出打工,在工厂“做小活”、“剪线头”。
  沈锒锒15岁,王冲村一组人,小学四年级没读完辍学,在家已有几年,我们见到他时他正和一群成年人在打牌。
  龙宫随15岁,王冲村一组人,小学六年级时失学。
  刘世成14岁,王冲三组人,2005年小学六年级还有两个月没读完就没再上学了,现在家放牛。
  刘磊成14岁,王冲三组人,2005年读小学二年级时失学。
  初中失学的分别是:王倩倩、沈林霞、沈小翠、张祥、张常、沈兰兰、付保林、胡爽、张村、沈金根、吴倩、沈小娇、沈金霞,他们的年龄在13岁到16岁之间。
  王冲村和桑园村农民的收入很低,生活仍很贫困。这里农民的收入主要来自农业,而“种田主要是搞口粮吃”,现金收入很少。农民邱中祥有三亩多田,两亩多地。2005年一季水稻种下来,收了二千多斤粮食,留下口粮后还剩千把斤粮食,只能卖个七八百块钱,去掉化肥等开支,辛辛苦苦种一季粮食,只有335元收入。除了水稻外邱中祥还种小麦和花生。邱中祥告诉我小麦的大概收支情况:“三亩多田能收千把斤小麦,小麦留的少,能卖个七、八百斤,去年小麦6角3一斤。小麦投入和水稻差不多,一亩田也得一包多化肥,一包多磷肥,一亩田种子得20多元,加上收割费,小麦赚不到钱,落了点自己吃。”邱中祥说,花生算下来也只能落三、四百块钱。邱中祥有两个儿子正在上初中,一个读初三,一个读初二。邱中祥向我们介绍了两个孩子上学的费用情况。“两个娃一开学就得一千多块钱,一年两个学期得二千多。平时每个娃一星期上饭卡得30多元。娃们在学校还得喝豆浆,一天5角钱。有时遇上学校加点餐、买点笔买点本、订点资料、吃点零食,这点钱还不够。我们娃还是节省的,别的娃一个星期得50多块。现在不上连周了,一个娃每个星期来回的车费就得6块多。把这些加起来,两个娃一个月至少得300多块钱,加上开学的费用一年得5000多块钱。”很显然,农民邱中祥家的农业收入是无法支付两个小孩上学的费用的,为了能让小孩继续上学,在我和他访谈后没几天,他就外出打工去了。
  贫困是造成这里儿童失学的主要原因。像邱春霞、邱春青因父亲邱才金腿有风湿病和严重痔疮,干重活不方便,家庭困难而失学。邱才金说:“说内心话,家里现在没钱了,娃们要笔要本都买不起”。邱春霞就是因去年一次放学后因无钱搭车回家被迫走了十几里山路而拒绝再上学。王倩倩、张常是因家庭子女多,父母为了能让成绩相对较好的其它子女继续上学被迫采取了“舍一保一”的办法,成绩相对差的他们就因此失学了。张祥的母亲说:“娃有时候回家要生活费、豆浆费,家里没钱,往往要很久才能给他。娃在学校也有个脸,也要面子。最近两年娃回来要钱,我总是出去借,现在都借不到了,我和娃一样自卑”。沈兰兰因母亲潘瑞英患癌症,动了几次手术,家庭一贫如洗被迫失学。在19名失学儿童中,沈锒锒、沈小翠、沈小骄、刘世成、刘磊成都是因家庭困难而辍学。
  家庭是儿童上学的物质供应者和保证,教育支出农民是否承受得起、教育费用占农民家庭收入是一个什么样的比例对维护农村儿童的基本教育权非常重要。这次调查我们发放了117张问卷调查表,问卷调查表的第四个问题是“现在小孩上中小学的费用家庭还能承担吗?”。共有114人回答了这个问题,其中62位家长说勉强能承担,48位家长说不能承担,只有4位家长说完全能承担。许多家庭说供小孩上学非常吃力,每个星期就怕双休日,小孩一回来就要钱。根据以上分析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当地教育支出严重超过农民收入,教育费用农民不堪重负,农村儿童基本教育权面临威胁。
  
  遭遇新情况
  
  近年由于实行计划生育政策,学生人数骤减,农村学校大量被撤。三合店办事处原有十几个村,村村有小学,现在的三合学校也由初中改为了小学。由于学校大量减少,更加剧了农村学生上学难的问题。上学太远,学生不得不在学校住宿生活,这大大加大了上学费用。而学生搭车难是一个很实在的问题。因为车次少、车次不稳定、搭车不安全甚至无车可搭。笔者亲眼看到由于车少有的学生放学回家时不得不爬在车顶上。在失学儿童中,沈春霞、吴倩失学的直接原因就是因无钱搭车和无车可搭。
  我们在王冲村和桑园村两个村调查时,发现村里有近三分之一的人外出打工,他们的子女失学现象较严重。沈林霞的父亲沈尚忠长期在外打工,而打工又弄不到钱,很长时间没回家了。沈林霞的母亲在几年前得病死了,沈林霞现在不仅无钱上学,连吃饭都是这家吃一顿,那家吃一顿。胡爽的父母都在外打工,几年不回家,胡爽一直寄养在亲戚家。我们调查时,胡爽父亲胡德军刚打工回来,他都不知道胡爽是哪一年没读书的。吴倩去年在吴山镇读初中时,吴山到三合店正修路,到三合店后还要走一个多小时的山路才能到家。当时父母都在外打工,没人接她。有时她要从吴山走回家,其间有三十公里左右的路程,这令吴倩不堪忍受并因此而失学。付保林、张村、沈金霞都是因父母外出打工家中无人照料而失学。
  
  教育走了样
  
  这次调查还对教育管理人士和部分老师进行了访谈,他们都表示现在失学的现象很少,一些儿童失学主要是由于成绩差、厌学造成的。像邱春霞、吴倩都有老师和家长做她们的工作让她们回学校上学,她们就是不去。沈锒锒也表示自己失学的一个原因是“自己不想上”。刘世成的原班主任说刘世成是读小学六年级还有两个多月了快毕业时“死活不想上了”。但进一步分析,“厌学”背后另有原因。如邱春霞是由于“要笔要本都买不起”、上学放学要走十几里山路而“厌学”;沈锒锒失学的另一个原因是“家庭困难、兄弟姐妹多,家中现在还欠有外债;吴倩是由于父母外出打工,家中无人照料,上学放学要“第走”(当地俗语,是只能步行无法搭车的意思)而“厌学”;刘世成是因为“有时学校要交钱,向父母要钱要半年都要不到”而“厌学”。相对于上面分析的“贫穷”一些原因外,学校大搞应试教育逼着学生死读书及升学无望更是造成学生“厌学”的重要原因。在调查中,许多学生都表示“上学没意思”“一天到晚都有作业”“老师只管成绩好的学生”“反正自己成绩差,读了也考不上”。我不否认学生主观上存在一些厌学的情绪,但我相信当我们的社会为他们提供良好的上学条件,当学校让他们感到读书快乐时,厌学情绪会大大降低。
  由于诸多原因,造成学校管理存在许多扭曲、不正常的地方,农村学校现在工作很重要的一方面是如何“赚钱”,这就出现了向学生家长乱收费、极端追求升学率等现象,这些因素同样造成了学生失学。沈金根的失学源于他的母亲和学校的一次争吵。沈金根有一次上连周(两个星期连上)花了一百多块钱,沈金根父母认为学校强迫学生刷卡不规范,导致学生乱花钱。沈金根母亲到学校问明情况时和校长、老师大吵了一架,沈金根因此就没再到学校去。龙宫随读小学六年级时,有一次作业没做完,老师吼他并打了他一下,加上当时他已被罚站了很久,又饿又急,一下子就晕倒了。后来查出龙宫随得了羊风病(癫痫),为此事他们家找过学校。龙宫随因此事一直在家休养,现在病好了也没再上学。
  

  
  
  学校的尴尬
  
  三合学校是湖北省随州市曾都区吴山镇三合店办事处唯一的一所学校。三合学校现有八个教学班,学生360多人,加上附属幼儿园的两个班共有学生420多人。学校正式教师有26名,全部为男教师。
  就是这样一所小学校,现在负债三十多万元,一部分是建房欠款,另一部分是欠学校老师集资款。由于学校现在收入微薄,根本无法偿还这些债务。除了这些长期债务外,学校短期债务也不少,如今年秋天买的二十几头猪,很长时间无法付款,债主多次上门讨债。
  学校校长和老师们向我介绍了学校的收支情况。今秋开学时学校收取的所有学生的学费全部被吴山镇中心学校收走。现在老师们的工资主要由六项构成,随州地方财政只拨五项,吴山镇中心学校承诺利用收起来的学生书杂费补齐老师们的第六项工资。
  由于书杂费被收走,上头又不拨办公经费,学生食堂就成了学校的主要经济支柱。现在学生食堂有300来人就餐,据食堂相关人员介绍,由于学生人数减少,食堂收入也大不如前了,一个星期毛收入1000多元钱,一年下来也就五、六万块钱。由于学生食堂是学校的主要经济来源,其受重视程度在学校管理中处处体现出来。在学校的教师大会上,学校领导经常强调学生的就餐率,一再要求想尽一切办法让更多的学生到学校就餐。学校还规定每个班的就餐率必须达到95%,有许多班由于没达到这个标准被多次在学校大会上点名批评。除了学生食堂,幼儿园今年招了60多名学生,每个学生一学期收180元,一年毛收入有两万多元。另外,强迫学生早上在校喝豆奶一年能收一万多元钱。
  很显然要用上述这点钱去支撑整个学校的运转是非常困难的。笔者在学校看到墨水、笔这些基本的办公用品都是老师自己买,办公桌也是有桌面无抽屉,椅子摇摇晃晃,整个教师办公室连一个水瓶都没配备,老师们都是自己带水瓶到办公室喝水。2006年年初,离学校放假还有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学校校长公开在大会上讲他最后一段时间不在学校上班,要到外面躲债。
  从以上调查来看,农村儿童失学的现象仍然很严重,辍学率远远高于官方公布的数据。同时开课不足、歧视差生等侵犯农村儿童基本教育权的现象仍普遍存在。从表面看,造成农村儿童基本教育权受到损害的原因是农村的贫困、学校管理的错位等,但我们认为,当前教育体制尤其是教育投入体制是造成农村儿童基本教育权受到损害的根本原因。为切实维护农村儿童的基本教育权,各级政府近年来也作了很多工作,在遏止教育乱收费方面、在救助贫困儿童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我们需要做得更好。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维权与抗争:我向看病贵说不的经过(2)

  • 下一篇:退伍老兵向海内外媒体发出求助呼吁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