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新闻稿件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高智晟案起伏跌宕 名家分析走向         ★★★
高智晟案起伏跌宕 名家分析走向
作者:赵子法 文章来源:大纪元 更新时间:2006-12-23 02:17
高智晟于22日晚回到家中 高家电话仍被切断

24岁的高智义侄子、高智义的儿子高欢向记者表示,他于12月17日离开北京,此前一个多月一直住在婶婶家,家中住着耿和、高智晟的一对儿女和高欢。楼层内、楼下一直有警察在监控。婶婶耿和每次和亲属以及外界联系,都使用公用电话。

22日当天,高智晟家里即往的所有电话仍然处于不通的状态,电话中传来的或者是“你无权拨这个号码”的警告,或者是忙音,或者是响铃两声后电话接通但没有声音。

23日,大纪元通过联系,得知高智晟律师已于宣判当天晚间回到家里。耿和对外界的联系显得担心,一再表示“希望你们能理解我”。

公安、法官无数次威逼高智义撤销对律师的委托

在陕北农村务农的高智晟大哥高智义用浓重的乡音表示,“他没有犯罪,不外就是为了老百姓说了两句公道话,他们就说他犯了罪。”

高智义表示当局无数次的前来逼迫他撤销对律师的委托:“他们一天几次的来,三四个、四五个的来,不知道来了多少次了,大概有三十多人次了吧?有县公安局的……北京法官贾连春给我打过一次电话说,他说,‘我用人格担保,高智晟说他不要辩护律师,请你相信我’,我说,你们还谈什么人格了,你们连起码的人性都没有。按照程序,他犯了什么法了?”

巨大压力下,为什么高智义没有撤销委托呢?高智义说:“用他们的话讲就是他违法犯罪,我管不了,我只知道他是我的亲兄弟,这是我的义务,这是我的责任,人活一回就是来尽义务来了,我还图啥。”

审高智晟案前 北京法院开会 全城国保阻止民众参加活动

北京长期遭受当局监控的六四人士齐志勇、维权人士刘安军,还有其他不愿公布姓名的几名低调的北京人士都表示:当地国保突然加强了监控。

有的国保警察甚至还在高智晟案宣判的前几日透露:因为高智晟的事,中一院(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开过会,这个期间你哪里也不要去,有什么活动要向我们汇报。

许多人证实北京国保警察向他们打电话,要求不要参加任何活动和外出。

两年前,当局在审判北京维权人士叶国柱时,因为外界声援洪大,令当局把审判日期一改再改。审判当日,16辆大型警车和大量法警出动,法警将囚车里的叶国柱的脑袋按到车窗玻璃下面通过法院大门,以阻止外界和叶国柱互相看到。当天,到法院声援的人士前后约有百人,有二三十人当天被当局抓走。而当年站在法庭上,为持续揭露当局暴行的叶国柱进行慷慨陈词辩护的高智晟律师在几年后,竟也被中共当局同样送入审判大厅!

莫少平律师:按照法律 要电话、电子屏幕等先期公布时间地点 通知近亲属

22日上午,高智晟的哥哥和夫人委托的辩护律师莫少平在百忙中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并表示在高智晟案上,自己没有得到当局任何开庭的消息。

“法官以高智晟拒绝任何人为他辩护为由,拒绝我们进入这个案子。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宣判他们也不会通知我们。第二点,按照法律的规定,公开宣判,一定要先期公布宣判的时间和地点,并且还应该通知他的近亲属。如果法院严格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进行的话,那么,最先得到信息的应该是耿和。同时,按照规定,它也应当在公布栏和电子屏幕上,把宣判的时间和地点先期公布出来。第三就是作为高智晟的太太耿和,她有权在宣判之后获得一份判决书。”

胡佳:法官拒绝通知耿和开庭时间 法院电子显示屏不显示

被当局软禁160天的北京著名维权人士胡佳向记者表示:“我已经听说耿和这个星期多次去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去见贾连春法官,要求对方提供开庭的日期,但是对方都不予以理睬。

我们有志愿者去北京第一中级法院,发现它的戒备比以前还要强,而且法警也说,不准请假,取消一切假期。到了年底,我们看真没有跟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相关的事情非得如此敏感。而且,一般来讲,政府部门愿意在公共假日之前宣判一个敏感的案件,以公共假期作为一个减压的方法。让大家的注意力自然而然随时间淡化。”

胡佳撰文表示,“一个半月以前,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的“立案大厅就在重新装修,电子公告牌也停止了运转。所以根本没有电子公告牌显示过高智晟律师案件的任何信息。几批志愿者多次询问法院的工作 人员,他们称这个阶段所有刑事案件都是直接通知犯罪嫌疑人的家属和律师。所以由此我们确认,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和法官提及高智晟律师案件开庭提前三天 公示的信息皆为谎言。”

根据大纪元22日对该法院的观察,法院的外面正在装修,几名便衣闲散的样子,他们将一拍照人士抓走。近11点,一辆囚车驰离法院。

律师名家评点高智晟案的“判三缓五”

对高智晟案“判三缓五”的判决结果,北京律师浦志强和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都表示“还不错”。

被入狱三年,出狱后至今数月仍继续遭到当局监控、不能外出的上海律师郑恩宠在22日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我们几个朋友商量过,高智晟的判决肯定要判的很重很重的,当然我们不认为高智晟有罪,但在(中共当政)当前这个情势下,如果要是在我们上海的话,最起码是十年以上的了,在北京还是比较宽容的了。国内外的压力压给中央政府。要是在上海的话,它不管你什么压力,中央政府的话它都不听。我听到温家宝访问德国的时候,德国有人问到温家宝说,郑恩宠这个人你放不放?他说他要放的,人家问,他写了这么多检举信,你们知不知道?他回答中央会找他谈的。但温家宝能不能干预上海的事情,就看他们内部怎么说了算了,可能也有点了,但当时的陈良宇是不会理会温家宝的。如果陈良宇能听温家宝的,那么今天我就不会有这样的待遇了,他看我这么多月干啥?”

22日 郑恩宠分析高智晟案今后的走向

郑恩宠:“高智晟案的判三缓五,将意味着高智晟今后在家坐牢或五年甚至更多,或将和郭国汀律师一样,被迫离开中国。

根据中国的刑法、刑事诉讼法,你有认罪、悔罪,对社会危害不大的情况下,才可以缓刑的。我认为,凭高智晟的性格,他可能你讲我颠覆你,我就是要颠覆你,你这是个腐败政府,我就是批评你共产党,就是颠覆你共产党。那么悔罪不悔罪的尺寸就掌握在他们手里。当年判我罪的时候,他们也说,你只要认罪,我们给你三年缓刑。他们法官几次到看守所找我,找我十多次了,他们反覆等着我回答这个问题,等着我认罪,他可以放我出来,缓期三年,但我认为我不合算了,为什么我不合算?因为我本身不需要认罪,第二个我已经被你关了七个月了,如果判三缓三,那么以前关我的都白关了,我在家里再关三年,他们随时随刻都可以再把你关进去,那我的刑期就更长了,我干脆不如在监狱里坐三年出来了(郑恩宠律师哈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的案子,我认为可能性有三种:一种是今天宣判之后,如果高智晟不上诉了,他就释放回家了,就是不要坐三年监牢了,回家获得所谓的‘自由’。

第二点,我估计他百分之九十九像我这一样,在五年里都关在家里,不能恢复做律师了,也不能讲任何一句话了。所谓的缓刑是考验你,考验你认罪、悔罪五年,如果你哪一天不行了,我随时都可以把你关进去。也可能关到你五年的最后了,你五年里老老实实不讲任何一句话了,但最后一个月、最后一天都可以把你关进去三年,我审查你五年不合格,再进去把你关三年,在五年里面,还有可能你乱说乱动,有新的罪行,我再判你两年,然后呢,前后‘数罪并罚’,五年之内重新犯罪是累犯,要加重处理。我认为,这样的结果不一定是很好。干脆你就把人家关三年,以前的日子也算,他八月十五日被关起来到现在已经四个多月了,如果今天判实刑的话,还有两年零几个月,他就获得自由了。我认为高智晟在五年里面根本就不会有自由的,根本就不能说动。

还有种理想的结果,就是中国慑于国内、国际社会的压力,也可能通过一种妥协,胡温政权就放你走,像当年的方励之那样放你走。

高智晟的几个朋友曾经告诉过我,高智晟是很强硬的,你赶我走我不走的。如果真赶你走的话,我认为先出国一个阶段。像我现在放出来他不给我自由,实际上他自己不好意思讲,要么关你,要么你找个地方走吧,实际上他也警告过我,这是我的地盘,你不要骚扰我。哈哈哈……。”

※如果高智晟上诉

郑恩宠:“我认为高智晟要出来的话,他肯定被严密监管,他认为你要颠覆政权,你有号召力、颠覆力,就像我那样,甚至比我更多的人看管。第二点就是你高智晟已经是国外内知名的人物,它们害怕你受到什么伤害,反而得到更大的压力。如果他不从这考虑,他完全把你关在监狱里。

如果把你关在里面受伤了,那么国内外的舆论他受不了。中国94年还有个监狱法,他公开的法律还给犯人公开受到一定的待遇了(当然如果在监狱你被打,他坚决不承认的了)。在监狱里就是关在房间里,找两个犯人看住你,有时对你凶狠一点,有时对你宽厚一点,就这么出来了。如果他放你出来,他花三十个、五十个、七十个人看管你,成本更大,有利有弊了。最主要是看高智晟自己怎么考虑了,看高智晟愿不愿意上诉了。

上诉是十天之内他上诉。要是上诉,今天(12月22日)就不能放出来了,他再拖你一、二个月判出来,如果他判你三年,剥夺你政治权利五年或八年,那也等于关八年啊。所以,如果八年这么关着的话,这个人就成了废物了,以高智晟这个年龄已经经历不起这种折腾了。

我看在这种情势下,他如果上诉,说达到“无罪”的可能性不太大。如果判他三年,缓刑减少点,判三缓三,我认为这个上诉还有点实际的效果和实际的意义。”

※缓刑五年期间是不是不能从事律师职业或别的什么职业了?

郑恩宠:“律师职业不可以,别的职业是可以的了。但可能吗?它到处看着你啊。象我,不能从事律师职业,我其实从事什么职业都可以,我可以到北京找工作,到广州找工作,但它不放你啊,它不讲道理啊。出来之后,它考验你就是不能跟你讲道理啊,何况我剥夺政治权利比缓刑还要轻啊!剥夺政治权利就是没有选举权,不能当机关领导人,不能掌管什么事务上的东西已,缓刑的话,就是在外面坐牢考验你,不行的话,再关你三年,发现你新的罪,再给你加刑。”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更是用自己被北京当局监控持续了160天的经历,证明当局监控的重要目地之一就是要从经济上困死你。

※判三缓五的案例多吗?

郑恩宠:“这样的案例多了。按照一般的惯例是判一缓一,判二缓二,判三缓三,但是我也看到有判一年缓五年这样的案例。判一年时他已经被关了大半年了,还有几个月他就要出来了,但判一年就是前面的牢都白坐了,还不能乱说乱动,要你检查就检查,叫你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不能有任何的错误,有任何的错误,也可以再关你。所以,判三缓五啊,未必是好事情。这主要是靠高智晟的看法。我认为,高智晟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对高智晟没有必要判很重很重,既然就要赶你走了,那么大家在某种意义上就要达成一个妥协,你说我颠覆你政权我就颠覆你政权,你本身是坏蛋,我就打你坏蛋又怎么样了呢。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就判五年,如果五年里和中央政府能达成一个妥协,你走就走吧,就像郭国汀一样,你不走也要判你刑的了,你赶快走吧。”

※缓刑期间高智晟可以办护照吗?

郑恩宠:“按照现在的法律,被剥夺了政治权利时不能办护照,但明年1月1日,它新的护照法出来了,就是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人不在此列了,当然它可以找借口,因为你是之前出的事情,那么按照新的护照法,我可以6月5日再放你。在这个过程当中,它肯定要摆出一个领导权威,它要刁难你一个阶段,要么抓、要么赶走你。要是五年、十年把你关在家里,它面临这么多压力,这么多成本它也麻烦。”

※中共当局缓刑高智晟的原因

郑恩宠:“可能胡锦涛、温家宝他考虑到国内外舆论的压力,考虑了一个折衷的办法。以前也有些案例,特别是涉及到“国家安全”等所谓的政治犯了。在五年里头放你出国就算了,就这么回事。

释放高智晟就是中国和外国大家都下台阶,你高智晟十天宣布不上诉的话,我马上再放你出来。那么,缓刑就是暂缓执行啊,看你五年,你要改悔错误啊,是不是,它认为你颠覆政府,你不能从事这个工作了。那么,什么叫做颠覆政府?完全解释不清楚的嘛。我认为,高智晟判缓刑可能就是达成一个妥协,就是你离开中国就结束了。

胡佳对判三缓五的高智晟案充满信心

胡佳:“我看得很乐观。对于高智晟本人和这个案例加诸的势力,我认为它没有五年蹦头。把高智晟案件打的非常严密,跟‘国家机密’的那一伙人,包括北京市公安局国家安全保卫总队的孙伟等人,这些具体负责监视和控制高律师这样的人,我认为他们的力量在日趋衰减,它还有五年的蹦头吗?我不相信高智晟律师五年将被禁锢在里面,我不相信!

现在我估计那儿(高智晟家)上岗的紧张程度,比抓进去之前还要厉害。现在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把高律师放出来了,如何看进一步的动作,政法委它们也是很惊恐的,它们不能预见今后将有什么不可预见的事情发生,是不是将有一大群人将去看望高律师,是不是高律师会自己又出来和一些人权关系的人接触等等。

这些事情实际上我认为是都不会发生的,高律师近期不会出来,他需要修养身心。但中共那边它可是什么事情都要想到,它现在还是睡不着觉的。”

持续呼吁当局无可奈何 胡佳:中共只威胁那些还有恐惧感的人

胡佳始终坚持为高智晟和他的家人呼吁,对此,中共对胡佳已经不再进行任何威胁了,胡佳说:“它们只威胁那些还有恐惧感的人”。

“我的个性是属于压力越大我越跟对着来的。高律师这件事情的风险非常大,像郭飞雄他们都是受到波及的,他们抓郭飞雄就是为了打击对高律师的救援。所以说,许多朋友,包括高律师体制内的一些朋友,在这种情况下,不得不三缄其口,也有他们的原因,这些我都可以理解。正好就在这个时候,需要我来承担这个压力,没关系,反正我没有什么顾忌的,我又没有什么职业,连收入都没有,没有什么它可以抓住的小辫子,我也没有参与什么经营啊、商业啊,无法象飞雄那样定什么“非法经营”罪啊,它针对我顶多能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这样的罪名而已。那就让它弄去吧,反正这样的罪名它是可以任意施展的。”

胡佳:“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违宪

记者:“如果它控你“煽动国家颠覆政权”罪,您会承认吗?”

胡佳:“我会这样承认。我首先承认中国宪法中有言论自由的权利,但中国刑法中关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这条罪名和宪法的规定相抵触,所以,我认为这是违宪的条款,我本身不会承认。(它们指控的)只要这件事情是我做的,只要不牵扯到别人,那么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我都可以承认这些事情都是我做的,但不等于我认罪,我决不承认我是在犯罪。

高智晟案件中,警方说我是唯一的同案犯罪嫌疑人。最早的时候,它们刑事传唤同案犯,意味着给我扣的罪名是最多,最应该把我连带着一起抓进去。那不也没有发生吗?而且,我们能有什么罪?我们所有的行为都是公开的,需要检举揭发吗。

新华社信誉的口碑是相当低的,因为它是中共的喉舌。它所发的那条消息,代表警方政法委的,这种东西你可以看一下,但你不要把它当真。它里面确实带出来些信息,但是,并不代表它的结论是正确的。”

(责任编辑:admin)


据新华社消息,中共当局于12月22日宣布判处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三年徒刑,缓刑五年。高智晟律师于22日晚间回到北京的家中。同样也被当局判刑三年的上海著名维权律师郑恩宠认为:“判三缓五”将意味着高智晟今后在家或坐牢五年甚至更多,或将和郭国汀律师一样,被迫离开中国。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认为,负责监视和控制高律师以及判刑这样人的力量在日趋衰减,它没有五年的蹦头了。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粮油涨价 部分大城市出现居民抢购

  • 下一篇:朝核六方会谈休会“没有突破”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