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新闻稿件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中国网络自由与公民记者权益观察(第七期)         ★★★
中国网络自由与公民记者权益观察(第七期)
作者:长江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0-08-09 14:31

第七期(2010年7月)

整理发布:民生观察工作室 责任编辑:长江

 

一、网络自由观察

1、 谷歌获中国ICP牌照续期 。


中国官方2010年7月11日证实,谷歌在表示同意对其运作进行整改之后,通过在中国内地的牌照年检。

中国官方在证实谷歌通过牌照年检的时候说,谷歌最近表示将“遵守中国法律”,“确保不提供违法的内容”。中国政府近来在一些涉外事件中,都强调中国的司法主权不容外来干涉。对此,约克学院教授周泽浩表示,中国政府强调其司法主权不容干涉并非新闻,不过最近好像表现得格外“气粗”。

围绕自己6月30号就已到期的中国ICP营业执照是否被中国政府批准续期这个问题,谷歌在过去48小时的所谓“紧张等待”结束了:中国政府批准了。人们不禁要问:续期批准是中国政府最终让步或妥协,还是“谷歌的舞步现在要跟着中国当局的调子转”的结果?美国电脑专家周世雨教授为此表示,考虑到经济发展和拒绝批准对外资在华企业的负面影响,中国政府可能有某些让步。

“中央政府可能它也不是那么轻易就把谷歌赶走,因为这个对其他的西方公司可能会有影响。毕竟中国政府现在完全靠这经济发展,这是它巩固统治的一个最重要的策略和手法。然后经济发展现在还是说在很大很大程度上有依赖于国外的投资。”
 

2、 中国社科院发布首部新媒体蓝皮书。


这部名为《中国新媒体研究报告2010》的蓝皮书说,网络媒体已经从草根媒体的角色发展成为中国的主流媒体、强势媒体,新媒体经过十余年的发展已经走上成熟。

蓝皮书介绍了2009年中国新媒体的发展状况:截至2009年底,中国的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共达4.3万亿元人民币,建成光缆线路总长826.7万公里,中国网民总数为3.84亿,网站数量为323万个,网页数量336万个,手机用户达7.47亿,95.6%的乡镇接通宽带,3G网络基本覆盖全国。

研究中国新媒体的专家何舟教授说,中国政府推动新媒体发展最初的本意是为了发展经济,并促进各种经济与科技信息的流通。但中国新媒体的迅猛发展同时也给政府送去一把双刃剑。

中国近4亿网民通过新媒体迅速扩大民间话语权,涌现出一批全球点击率最高的博客写手、网络作家。他们通过新媒体的各种渠道或交流信息,或文责政府,或指点江山。中国网民在利用互联网传播信息,揭露官员腐败方面从2008年起已形成趋势。

就在首部新媒体蓝皮书所涉及的2009年,中国政府从年初起发动了一场打击网络淫秽违法犯罪活动的运动。2010年初公安部公布战果,一年间关闭了9000多个淫秽色情网站,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5384人,删除网络淫秽信息150余万条,抓获境内版主500多人。

然而,这场打击淫秽色情网站的运动被许多中国网友认定是“意在沛公”,主要为的是打压民间话语权。一些政治论坛网站被关闭,还有不少博主的博客被反复关闭,其中包括中国著名学者崔卫平、艾晓明,艺术家艾未未等名人博客。
 

3、 中国众多博客被封 当局钳制网络言论。

从7月14号起,搜狐、新浪等几大门户网站上的许多知名人士的博客被封杀,其中包括前社科院政治所研究员、哈佛大学费正清研究中心访问学者、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刘军宁,公共知识分子、中国法学界敢言教授贺卫方、前共青团中央常委、中央国家机关团委书记、中国青年问题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现民间学者张祖桦,网络评论人士、网络作家温克坚,被称为“学术直尺” 的中国艺术研究院学者、文艺理论与批评杂志社社长吴祚来,前美国大西洋理事会资深研究员、作家、博客作者杨恒均,北京华一律师事务所维权律师浦志强等人。

北京知名维权律师浦志强也向记者证实他的博客遭到封杀,不过他说,他又在搜狐上开了一个博客。记者采访的4位人士都认为,很明显,当局在采取一波钳制网络言论的行动。

目前是体制外学者的张祖桦表示,这次封杀博客速度之快、面积之广,前所未有,肯定是当局开始了一次大规模的网络打压。

他说:“所以,你看,这么短的时间,这么大的面积,而且封的都还是比较有影响的,下这么大的动作,那毫无疑问,确实是标志着一波比较大的一个打压,这么一个风波吧。”
 

4、 中国网站大幅减少。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7月15日发布第26次互联网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10年6月中国的网站数,即域名注册者在中国境内数量(包括在境内接入和境外接入)减少到279万个,降幅13.7%。这也是该份报告最引人注意的地方,在全世界的网络都在蓬勃发展的同时,在中国却出现了负增长。根据独立的网络机构Verisign 的最新调查,全球共有2亿多个网站,其中活跃网站按年增加12%。 台湾网友Portnoy 表示,“真是神奇,竟然有国家的网站总数是大幅下降的。”

虽然在CNNIC的报告中引用NetCraft 的数据认为,全球网站数量均有所下降,但表示大部分网站是因为域名到期所致。而专家认为,中国网站数量急剧减少并非域名到期,而主要是来自于中国对域名登记实行实名化所造成的。资深网络评论员洪波星期五向本台分析表示,“中国去年开始的互联网监管趋紧,尤其是关于网站的备案审核、域名注册第一要求实名、第二是一阶段内必须公司注册,这就导致了很多网站就不合要求,不知道官方到底有什么样的目的。但这是一个肯定的结果,一个服务器的机房里面,如果有一台机器出现问题,整个机房断网的情况肯定导致很多小网站难以为继。”
 

5、 中国当局强制安装监控软件

继“绿坝”过滤软件遭到中国网民的抵制而不了了之之后,中国有关部门目前正强制学校、宾馆、娱乐场所等部门安装所谓“网络安全审计系统”,全面监控网络用户的信息,其功能与“绿坝”相似。

据听众向本台爆料说,江苏省强推网络安全审计系统。最近多家单位收到公安送来的文件,内容是根据《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以及《互联网安全保护技术措施规定》对用户提出七项要求,包括推荐网络安全审计系统,凡是使用互联网的单位都要安装,和“绿坝”如出一辙。

除了江苏外,河北省也正在推行之中。广东省已在7月1号前完成安装。
 

6、 中国网民多达4.17亿。

中国公布2010年新媒体发展报告,报告估计中国网民人数到2010年5月31日为止已经多达4.17亿人。

《中国新媒体发展报告(2010)》还说中国互联网普及率达31.2%,中国互联网游戏用户达1.05亿。

报告描述了 2009中国互联网个方面的现状和发展。

报告指出,社交网络对于个人隐私的侵犯所引发的个人信息安全问题不容忽视。
 

7、 中国门户网站微博“被测试”疑遭整顿。

由于推特Twitter本身在中国受到屏蔽,而相应的中文服务“饭否”去年也被关闭,因此类似Twitter的微型网志,也就是微博在中国深受欢迎。但是,据报导,从7月9日晚到7月12日,搜狐的微博被关闭。7月12日,新浪微博标志旁出现“测试版”符号,随后,网易、腾讯的微博服务也相继出现同样符号。而7月13日,有用户报告网易的微博服务突然“处于维护中”,无法进入账号。报导说,包括人民微博在内的全国所有微博从7月13日起全部加注“测试版”符号。

尽管搜狐和新浪等否认此举与政府压力或命令有关,但是,网友越来越担心微博这一颇受欢迎的网络社交工具有受到政府限制和被和谐的危险。

有报导说,微博服务被“测试”可能与7月1日建党纪念日当天,搜狐微博用户与朋友讨论“生日”和“忌日”的问题有关。

勇敢关注社会维权的艾晓明教授表示,由于技术的不断更新,网友会最终找到突破政府网络封杀的方法和途径。

她说:“我觉得封这些东西很难有效果。你这边在封锁,它技术在不断发展。实际上,面对中国推特推友遇到的困难,也有许多技术人员不断开发新的客户端,也不断有新的客户端出来,包括新的翻墙的技术和设备,打通这个言论的绿色通道。所以,我也认为,实际上,采取堵塞的办法,最终会被证明是徒劳的。”        
 

二、公民记者权益观察

1、 广州居民“撑粤语” 当局拘留网民。

广州市政府7月28日新闻发布会称 “推普废粤”是伪命题,有在人网上传播谣言,煽动群众非法聚集者被警方行政拘留。

广州市政府周三举行以“推普废粤”谣言为主题的发布会,称“推普废粤”是伪命题,当局的原意被误读、曲解、放大、歪曲,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炒作、借题发挥、造谣惑众。发言人欧阳永晟说:“制造伪命题来借题发挥,把根本不存在的问题炒成生死存亡的保卫战,如果不是杞人忧天、无知自扰,就是别有用心、造谣惑众。”

他还通报了七月中有一名在网上散播谣言、煽动网民非法聚集者被警方行政拘留五天:“7月16日广州警方在互联网上发现有人散布‘已经公安机关批准,有两万人在某地聚集’的信息。经警方调查,这个信息纯属造谣,目的是煽动网民非法聚集,造成了不良社会影响。违法嫌疑人余某(男,湖北当阳人)为外地出差来穗人员,发布虚假信息。警方依据相关条例,进行政拘留5日。”
 

2、 律师网上言论遭打压 。

中国政府近期加强对新闻媒体尤其是网络媒体的控制,除了针对大型网站的微博服务进行了严厉整顿,还更针对从事维权工作的人士进行定点整肃,透过压力让商业网站主动清除维权人士的博客和微博客等个人媒体空间,缩减他们带来的影响。

7月13日,上海维权律师李天天在新浪网的博客有44篇文章被一起删除,此外,还受到失去工作的威胁。她随后在个人微博客推特频道上表示,如果再因为网上写东西导致她所服务的律师事务所主任被警察或者司法局请去喝茶,主任就让她走人,因为她在网上发表的文章导致其主任三次被找去。

北京律师刘晓原原本在新浪和搜狐都有长时间发布博客文章,但是突然搜狐博客遭到关停,上面超过250多篇文章一夜间消失殆尽。虽然这些文章在多个网站都有转载,但是整个博客遭到删除,一次性流失大量的读者,对于博主来说是个巨大的损失。

维权律师滕彪在新浪开设的微博也遭到封锁,他在另一个微博客推特频道上表示,“我的新浪微博又被封了,第一个存在了12小时,第二个“滕彪二世”存在了一个半月,粉丝2300多。发了《公民维权与社会转型》的两三个段落就阵亡了”。
 

三、网络行动与呼吁

1、 众学者呼吁:释放新疆记者 尊重言论自由 。
 

我们获悉,51岁的维吾尔族记者、作家海莱特•尼亚孜,最近被新疆乌鲁木齐中级法院以“泄露国家秘密”罪名判刑15年。海莱特生于新疆塔城,毕业于中央民族学院,曾担任《新疆法制报》总编室主任、《法治纵横》杂志社副社长,他长期坚持在互联网上用汉语撰写文章,曾是“维吾尔在线”的编辑和管理员,以及维吾尔在线论坛的版主,逐渐成为众多网民关注的维族知识分子。

海莱特是一个保持独立精神、长期关注国家和民族命运、关注民生问题的维族知识分子。他主张维汉民族应该加强理解,其政治文化观点一直温和理性,甚至被认为明显具有亲体制的倾向,这样的知识分子对民族沟通和民族和解都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获悉还有其他一些维族的网站管理者和新闻工作者因为言论和观点而被捕或判刑,我们对此深感忧虑。我们认为思想和观点的表达,无论身份、民族和信仰,均应得到平等和充分的尊重。我们认为,海莱特等新闻工作者因言获罪,与“国家尊重与保障人权”的宪法承诺相违背,与我国宪法明文保障的公民言论自由的精神相冲突,与我国已经加入并且生效的《世界人权宣言》等国际人权条约背道而驰。我们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尊重法治,有魄力、有智慧地创造保障公民自由和尊严的基本条件,这也将是化解民族矛盾、维护社会和平与国家统一的坚实基础。
 

2、 网上热议湖北维稳办副主任夫人在省委大门口被维稳 。
 

据《南方都市报》7月20号 的报道,这篇题为《维稳办领导家属被公安便衣误作为信访对象暴打》的帖子称:6月23号上午,湖北省维稳办某领导的夫人陈玉莲到省委机关办事,在大门口打电话联系时,突然从省委大院儿里冲出来6名男子,一个身着黑色圆领衫的光头男人,照着陈玉莲的头部就是一拳,又朝其腿部猛踢一脚,……。被打得东倒西歪、眼冒金星的陈玉莲质问说:你干嘛打人?我是省委干部的家属。对方却高喊:就是省长老婆我们也打!

报道又说,经南都记者调查核实,该网帖所述内容基本属实,被打者陈玉莲的丈夫是湖北省政法委综合治理维稳办的副主任黄仕明,为副厅级干部,而出事当天,他正在河南参加中央政法委召开的一个会议。另据了解,这位黄副主任之前还曾代表湖北省,参加过在北京举行的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先进集体和个人表彰大会,并作为先进代表受到了中共最高领导人胡锦涛的接见。

综上所述,有网友点评道:从湖北省长李鸿忠在人大会议驻地扯记者的胸牌,可以联想到,有这样的省领导,湖北有什么事情不会发生呢?而网友“逗你玩”则分析认为:看完这篇报道,感觉有三:1、警匪一家。 2、李鸿忠维稳有方,应该嘉奖。 3、倘若胡锦涛不就此事表态,放弃传统的维稳思路,启动政治体制 改革,以后谁还敢和他握手呢 ?
 

3、 网友前往迎接游精佑出狱 当局採取打压措施 。

7月4日是福建三网友案中的当事人之一游精佑刑满出狱的日子。当天一早数十名网友及游精佑的家属亲友们便前往福州第二看守所迎接。然而,等候多个小时,当局并没有在中午前释放游精佑,有网友致电询问,对方回应表示电脑故障。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在经过整天的等候之后,终于在近午夜十二点和刚回到家的游精佑通上话,他説:”他们也是和我説网络坏了,我就装傻相信他们,我在里面刚好一年,当然我有许多想法及感慨,但我只觉得冤而没觉得愤怒。”

由于大批网友们赶往福 州,当局採取了打压行动,除了故意让附近的餐厅不要接待网友们吃饭,让他们在烈日下不断找吃的地方外,北京警方,深圳警方也来到网友们住的宾馆,网友。三十多名人士被无故拘禁数个小时,刘士辉律师相机被砸坏,并被推撞殴打。

游精佑关注团来自全国 各地,包括福州、北京、杭州、贵州、深圳,武汉等。许志永在推特上表示,不能到福州前往迎接的推友可在自己的城市聚会,网友们也在当天发起中国推友节。多名网友表示愤怒,网友zczpza 説,目前福州当局采用的手段有:扣人不放,驱赶驻地,餐馆停业,全程跟踪,真当担得起“行为卑鄙,手段恶劣”八个字。

游精佑在去年7月1日被刑事拘留,公安怀疑他与范燕琼、吴华英等人网上传播了严晓玲“遭轮奸致死”的文章(视频)。7月31日,家中收到逮捕通知书,上面注明的罪名是“诬告陷害”。
 

4、 网民成功叫停破坏生态工程  。

网民力量再显神通,一名与香港著名地产商郑裕彤相熟的商人鲁连城,买下名胜大浪西湾西下村拟作发展,经网民在facebook开设群组反对后,迅即有六万多名网民加入,政府官员亦要介入,商人突然公布,7月22日起暂停工程。

西贡大浪西湾是香港十大胜景之一,上市公司蒙古能源主席鲁连城以一千六百万港元购得大浪西湾西下村一幅占地10万平方呎之农地,声称兴建高球场、人工湖、私人别墅及直升机坪。有关工程5月展开,经一分报章披露后,引起经常与朋友到该处游泳的严先生关注,在7月16日于facebook开设“西贡大浪湾关注组”,指工程已造成大量树木被砍伐,工程废弃物亦污染了附近一带生态,令人愤怒,“强烈谴责鲁连城破坏大浪西湾自然景观生态,要求立即停止有关建筑工程泥土及水源”,并要求政府执法,叫停一切破坏环境生态的建筑工程。

群组开设六日后,已有六万多人加入,而环境局局长邱腾华周一曾与地政署、渔农护理署等部门实地视察,发现部分工程范围涉及政府土地,于是发信予有关地主,并竖立告示牌,警告地主不可在农地建屋,动工前,必须获当局批准,但当局至今未收到任何申请,邱腾华表示,希望可以保持当地景观。
 

四、官方动态

1、 中国21家互联网企业发起网上有害信息清理行动 。
 

中国的21家互联网企业于星期三发起了“网上违法有害信息清理行动”,公安部网络安全局并号召民众举报网上违法信息。不过,充斥于中国各大门户网站的色情信息似乎并未受到波及。

新华网的消息说,包括中国移动等基础电信运营商,人民网、新华网等新闻网站,新浪、搜狐等主要商业网站在内的21家互联网企业,共同参加了星期三的“网上违法有害信息集中清理行动”启动仪式,并向全国互联网行业发出了倡议书。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负责人在启动仪式上强调,从即日起到8月中旬,互联网企业要集中开展一次自查自清活动,对网上涉枪、涉爆、涉毒、涉黄、涉赌以及贩卖违禁品、假币、假发票等违法有害信息进行一次拉网式清理,发现违法犯罪活动线索,要及时报告公安机关。同时,要广泛发动群众,积极举报违法有害信息。除了在各重点网站、论坛和聊天室设置了“报警岗亭”,公安部还向社会公布了举报网站(www.cyberpolice.cn),即“公共信息网络安全报警网站”,24小时接受群众网上举报。该网站首页用醒目的红色字体提示,“互联网用户发现网上危害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宣传民族分裂、邪教、色情、恐吓、诈骗等有害信息, 请选择相关地点的公安网安部门进行举报。”
 

2、 浙江信息条例草案删除"禁止人肉搜索"条款 。

7月26日,《浙江省信息化促进条例(草案修改稿)》提交该省人大常委会二次审议,原先因被认为是拟立法禁止“人肉搜索”而广受关注的条款已被删除。

目前该条款已被修改为“金融、保险、电信、供水、供电、供气、亿元、物业、房产中介等掌握公众信息的单位,不得将其在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信息出售或者以其他方式非法提供给他人”。

5月提交初审的《浙江省信息化促进条例(草案)》中,提出“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在网络与信息系统擅自发布、传播、删除、修改信息权利人的相关信息”。该条款因被认为是拟立法禁止“人肉搜索”而广受关注。

而浙江《草案》的起草部门——浙江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有关负责人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称,上述条款主要是为保护当事人个人隐私,“并非针对‘人肉搜索’”。同时,在6月底针对该《草案》召开的专家和有关部门立法座谈会上,浙江省政府法制办相关负责人对该条款的解释为规范信用服务中介机构和掌握公众信息的公用事业单位采集、利用他人信息的行为,以及禁止在网络与信息系统发布、传播违法信息等,“起草这条规定是为了保护信息权利人的合法权益”。
 

3、 广州网吧新政黑网吧火爆 。

广州从七月开始正式实施网吧“新政”,所有进入网吧者都必须用第二代身份证进行登记。新措施导致广州网吧消费者大量减少,但黑网吧却生意火爆。

广州的网吧“新政”从今年七月一日起开始实施。《广州信息时报》报道说,新政要求各网吧安装第二代身份证实名登记系统,网吧因此需要额外投入四千元人民币,所有网吧顾客必须登记身份证件,而且严格禁止未成年人进入网吧。报道说,广州市网吧因此生意额锐减,许多网吧生意只有以前的三分之一不到。

海珠区逸悦会网吧的一位工作人员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说,所有网吧的登记系统都和公安局电脑联网。

“整个广州市里现在全部都是用身份证。不够十八岁的都不可以进来。全部都是跟公安局联网啊,然后他的身份证一上机都会有年龄的提示,不够年龄啊。 反正我们什么都是按照政府要求来做,什么证件都要提前看,肯定是跟着政府安全要求来做了。”

有报道说,正规网吧的生意虽然受到影响,但黑网吧生意异常火爆。当地一名网吧管理人员陈先生介绍说,黑网吧成本低,未成年人也可进入,被正规网吧拒绝的人都转向黑网吧。他说,相对来说,黑网吧电脑数量少,地点隐蔽,通常以熟客为主。
 

4、 西藏全面建立远程网吧监管系统 。

西藏自治区文化厅近日对外宣布,目前西藏的六地一市正在着手建立各级监控中心,以加强对自治区内互联网网吧的全面监管,预计这一远程网络监控平台的建设将在八月底前完成安装。

据 “中国西藏新闻网”7月30日的报道,“远程网络监控”是指由中国国家文化部指导实施的上网服务营业场所计算机经营管理系统技术,其目的是集中管理中国的网络文化市场。近日,西藏自治区的远程网吧监管平台建设工作已正式启动。

中国的网吧产业门户网站“网吧在线”客户部负责人陈建英表示,针对网吧行业设立监控系统,官方的理由是解决未成年人不得进入网吧的问题.

西藏自治区文化市场管理处负责人布东列还向中国媒体表示,这一远程网络监控系统的运作流程包括了文化部监控中心、自治区监控中心、地市级监控中心和县级监控中心等4个管理终端。而国家文化监控中心又可直接远程监控自治区内任何一家网吧的信息浏览情况。在美国专业从事西藏问题研究的白玛王杰表示,目前互联网信息受到屏蔽的现象在藏区已非常严重.
 

5、 中国政府解封色情网站 。

据美联社报道,曾经被中国政府封锁的色情网站现在又开通了。

这一消息在互联网上已经传开。一些网民感到不解。美联社在报道中说,他们向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寻求解释,但是都没有得到答复。报道说,无论什么原因导致这一解封,这使人们更加相信,中国政府上半年对互联网的整治,真正的目标是互联网上的政治敏感信息和异见网站。

中国政府在今年上半年开展了整治互联网和手机媒体淫秽色情及低俗信息专项行动。文化部最近专门通报了这一专项行动取得的成果,包括通过技术监管措施有效封堵各类违法网络文化产品及其经营站点6千多万次,并查处近170家经营禁止内容的网站。
 

五、媒体与评论

1、 中国微博:监管下的爆炸式成长 。


中国的微博用户高速增长Twitter在中国被封锁后,中国国内的微博一年来爆炸式成长,用户已有数千万之巨。然而,上周五以来,四大门户网站的微博有的仍在关闭中,其它的转为测试版,引起网民对微博被关停的担心。

去年6月,Twitter.com在中国被封锁。去年8月,新浪推出了自己的微博。新浪称,去年年底其微博用户已达到500万,今年每季度均实现了100%的增长。一份来自中国国内咨询机构艾瑞的调查显示,目前中国的微博用户已达到8000万。

四大门户网站中的另外三家搜狐、网易和腾讯也相继推出微博。然而,网易微博截至发稿时止仍在关闭中。搜狐则在关闭两天后转为测试版。

新浪网总编辑陈彤在一次论坛演讲时坦言,微博快速传播的特点,给所谓不良信息监控带来一定难度。陈彤举例说,在微博上,有时一条"假消息"会在几分钟内传遍十几万人到几十万人。

中国技术博客"可能吧"的作者伍嘉贤说,发微博形式灵活,既可以通过网络,也可以通过手机短信;每条140字,发送比较随意;此外,"如果有很多人关注你,你每发一条推,他们觉得比较有意思或有意义,就会转推,每个人都成为网络上的一个传播节点,会把信息一级一级地传播下去。其中有些人是媒体或论坛人员,就会把消息传播出去。"

陈彤当时表示,新浪采取24小时全覆盖审核,保证每时有人监控,"部分员工有着12年的监控工作经验"。此外,"监控与编辑团队双方,随时沟通审核内容",每个编辑都有义务通报"不良内容"。

而对于"不良信息"的发布者,新浪采取"私下沟通、公开劝戒、删除内容、封杀用户"等措施。中国政治学者吴强表示,尽管如此,目前国内的微博在内容的自由度上仍好于论坛。

吴强分析认为,"当局可能是要加强对各种形式微博的内容控制,担心类似Twitter这样的效应在微博里发酵甚至蔓延。这是主要的担心。另外一方面,要满足网管机构对内容控制的要求,对网站来说意味着极大的自我审查、自我监管的成本。比如说,需要大量的网站自己聘用的监管人员,对每条信息进行审查。这个成本极其巨大。而且,目前这些微博本身的盈利模式还很难看到。"

微博成为表达习惯 难以逆转

近日来的微博关闭,也使得部分用户转而翻墙使用Twitter。吴强指出,加强对微博的内容管制,反而会促进Twitter用户的增加,"因为一个人一旦习惯了微型博客的表达方式之后,一开始可能谈一些不敏感的问题,慢慢地随便聊一点稍微敏感的问题,就老被删掉,任何一个用户都会不舒服的。"
(来源:德国之声)
 

2、 中国监控社会网络平台:对外封锁 对内严管  。

本月初,中国社科院推出《中国新媒体发展报告》,在有关章节中点名批评Facebook等社交网站。事实上,Facebook在中国大陆遭到全面封锁,既然如此,官方智囊又何必如此大张旗鼓地对其加以鞭挞呢?

长期关注中国网络自由问题的香港互联网协会主席莫乃光表示,社科院的《新媒体发展报告》点名Facebook,表明中国官方承认了这样的事实,那就是尽管存在网络防火墙,但寻找自由讯息的网民依然有"破解之道","另一方面,他们的目的可能是给这些外国公司一个信息,'你们在这里是不太受欢迎的'。"

中国官方打压网络企业,尤其是海外网络企业,惯常使用的说辞是,西方政府同样会监管互联网,Facebook、Google等公司在西方同样遭到批评和指责。但是,莫乃光表示,中国官方喉舌往往有意无意地忽略其中的不同之处,"西方指控Facebook等网站主要是说它们在商业操作中,有时在没有得到用户同意的情况下,将一些个人数据用于商业用途,主要是这些指控。而在中国(社科院)这次的报告中,理由就变成了外国对中国进行颠覆。"

除了Facebook之外,很多其他的知名Web2.0网站在中国也遭到了同样的命运,比如Youtube,Twitter,甚至图片交流网站Flickr。而引人注目的是,几乎就在这些外国"重量级选手"被挡在中国"防火墙长城"之外的同时,一些拥有类似功能的中国本土网站纷纷崛起,占领了巨大的市场份额。比如,人人网就俨然是中国版的Facebook,而土豆网则形同中国Youtube,Twitter的中国"替身"曾经是一个名叫"饭否"的网站,但后者也遭到封杀,最后各门户网站纷纷推出"微博"瓜分了这个地盘。香港互联网协会主席莫乃光认为,中国官方鞭挞Facebook等海外网站,也是对国内相应网站的"杀鸡儆猴",最近几大门户网站的"微博"纷纷变成"测试版"或者干脆关闭,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来源:德国之声)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全国多个退伍军人QQ聊天群被封

  • 下一篇:宜黄县官员“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言论引网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