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新闻稿件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反监控要自由: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实话实说话         ★★★
反监控要自由: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实话实说话
作者:李元龙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1-11-11 18:07

 
    
    民生观察工作室按:在目前的中国,“不稳定分子”们经常受到各种监控而失去人身自由,这些监控包括被跟踪、被监视、被窃听、被旅游、被失踪、被关押等等。可能我们暂时改变不了这一切,但我们可以将它们曝光在阳光下,曝光也是一种抗争。
     (博讯 boxun.com)

    
    李元龙
    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被刑拘,是2009年11月13日。2010年11月10日,赵连海被北京市大兴法院以寻衅滋事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半,2010年12月28日,他保外就医出狱。也即说,赵连海从被刑拘到保外就医,实际坐牢时间,13个月零5天。如果他服完两年半刑期,那么,赵连海要等到2012年5月12日,才能重获自由。
    当年,赵连海是否犯了寻衅滋事罪,历史自有公断。在人治社会,公检法不能独立办案,不能秉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司法原则办案,早就不是新闻。说白了,之所以要给赵连海“栽”个罪名,就是为了让他闭口,同时“以儆效尤”。稳定压倒一切,包含法律,宪法,正义等等,都被压倒了。正因为如此,对保外就医的“罪犯”赵连海进行种种监视,甚至是随时随地剥夺其自由,真是再正常不过,再“名正言顺”不过。
    赵连海受到了怎样的监视,他是如何看待这样的监视的?请看本人2011年11月8至10日采写的报道。
    
    李元龙:你好,赵连海先生!我很想知道,作为结石宝宝之一,你的孩子身体情况如何,没大碍了吧?
    赵连海:2008年9月,我的孩子赵鹏润被确诊左肾结石时,年仅三岁零八个月。如今,孩子已经将近7周岁。我实话实说,我孩子的肾结石还在肾脏里面,只是,他的病情相对许多结石宝宝,属于较为轻微的病例。最起码,目前不至于威胁到他的生命安全。对于结石宝宝,民间有些捐款,我们将把这些钱用来检查、治疗那些病情严重的结石宝宝。我的孩子,当然不可以,也没有必要动用这些捐款。
    李:你提到的民间捐款,就是“结石宝宝民间公共捐助”吗?请你简单介绍一下这一捐款的情况。
    赵:“结石宝宝民间公共捐助”是今年6月中旬启动的。实话实说,之所以要启动这一公共捐助,是鉴于政府有关部门与某些官员的不人性以至于导致的不作为,造成众多结石宝宝们至今仍然没得到及时有效的救助。
    目前,公共捐助运作良好,已经收到捐款101000多元。十万多一点,不是太多,但能为相当一部分宝宝进行检查了。如果不够,我们将再想办法。从最初发现结石宝宝到现在,毕竟三年多了,哪一个宝宝还有问题,有多大问题?这些,都需要大笔资金,才能进行深入、细致的检查。实话实说,没什么需要隐瞒的。最近几天,我们就要启动为孩子们的继续检查,我们正在和一些家长就具体方法、步骤进行商议。总体想法就是:检查项目,咨询专家;检查次序,严重的优先检查。我们应该心里有个数,也要对社会有一个交代。
    我在我的微博里实话实说了:本次检查希望能大致了解孩子们的现状,如有继续需要救治的,我们将把名单提交给卫生部等有关部门要求给予及时有效的对待(不论你的孩子在不在国家赔偿名单之内或者是否领取了当初的廉价赔偿),如卫生部等有关部门依然不作为,我们将为孩子们发起大规模的募捐行动为孩子们看病治疗。
    李:好的,谢谢你关于“结石宝宝民间公共捐助”的介绍。请你介绍一下你受到有关方面的监视的情况,好吗?
    赵:他们对我的监视,早在我保外就医之前一个多月,就开始的了。我的家在二楼,早些时候,他们在我家对面专门租了一套房屋,以便监视我。后来,那套房屋被主人收回,他们就干脆改在楼道里监视我。如今,我的楼道里,每天夜里,都有人支起床铺夜宿,目的就是监视我。实话实说,白天,楼道里的床铺影响别人通行,他们就将床铺收起,改到楼下小区花园监视。监视通常是两个人一班,轮流着几班倒。他们怕我出门,也怕人进门找我。每当我要出门,监视者就会上前拦住我,进行盘问,阻挡什么的。有人要来家见我,也会受到挡驾,不让见我,也不让我见人家。比如两个多月前,香港一些电视台记者想见我,监视者一看见是香港记者,吓坏了,就是不让人家见我。
    对我的监视,在敏感日期,比如六四,十一,党代会,人代会等等,监视就相对严密得多,我一般不能出门,不能会客,更不能见任何记者、律师。实话实说,平常日子对我的监视,相对宽松一些,我能上上街,见见一般亲友。前提是:每次出门,都要经过监视者同意。
    不仅对我监视,我的家人,也受到监视的。而且,早在我被判刑的第二天,就对我的家人进行监视了。监视的方式方法,和监视我的大同小异。
    对我和家人的监视,当然不光是我的行踪,当然还包含我的网络,我的电话,都会受到监视的。我们现在的通话,肯定有人在监听着的,我这是实话实说。这是侵犯公民隐私权的,但是,这样的侵权行为,几乎是公开的,不加避讳的由执法部门执行。
    李:每当你的合法行为受到侵害,你的自由受到限制的时候,你是怎样想,又是怎样应对的?
    赵:一天二十四小时,给公安机关监视起来,像个随时随地可能作奸犯科的人似的,我感到很无奈,很委屈:我是为了孩子,其中,很可能也包含监督我的人的孩子呢。即使你的孩子不是结石宝宝,但是,你的孩子哪一天受到其他食品、其他方式的侵害,这是完全有可能的啊。
    实话实说,我也为政府着想的。政府的事情,该批评的,我批评了,但是,我没有完全否定政府所作的一切,该肯定的,我也肯定了的。我始终坚持平和、对话的理念和政府、和国保打交道。我希望通过耐心的沟通,而不是对抗、抵触,给官方,给政府一个面子,这样,我们双方不至于闹僵,留有进一步沟通的余地,这样,才能解决问题。这一点,一些人不大理解,甚至反对,但我有我的原则,我会坚持我的原则。政府是强势,我希望政府本着人道主义立场,多考虑一下法治原则,多为弱势全体,为受害者着想,让让步。我一介匹夫,也对政府让步了,政府让步,不仅不会丢脸,相反,会更加受人尊重,受人拥戴。一个政府,不多听取民意,不在意民意,怎么行?中国人都在乎面子,我也在乎。但是,个人也好,政府也好,不能仅仅为了面子,什么都不顾,对吧?
    为结石宝宝争取权益,我是非常坚定的。政府对此一味地打压,只能使得对话空间紧缩,甚至断绝。希望政能够秉持普世价值,正视执政不足。否则,有错不改,讳疾忌医,甚至坚持对正当维权人士的监视、打压,只能使得伤害变本加厉,侵权事件更多、更大。作为被时代,被毒奶粉推上维权风口浪尖的一员,我赵连海今生今世的最大愿望就是:不能让我们的后代还要为此而努力,为此而被监视,为此而坐牢。
    
    结语:
    《公安机关对被管制、剥夺政治权利、缓刑、假释、保外就医罪犯的监督管理规定》第四章第二十四条(四)“进行治疗疾病以外的社会活动必须经公安机关批准”;(五)“遵守公安机关制定的具体监督管理措施”,以及第二十五章(五)“违反监督管理规定经教育不改的”,将收监服刑,这些,都是套在赵连海脖子上的紧箍咒。
    采访过程中,赵连海多次使用了“实话实说”这个说法。我的理解,这表达了他强调自己所说的,都是事实,绝无半点虚假的意思,同时,也表达了自己作为一个敏感人士,作为一个尚处于保外就医、随时可能被收监服刑的“罪犯”,他有必要如此小心谨慎。赵连海昨天、今天所作的一切,是否违背人们认可的基本道义,是否触犯了刑罚和宪法,人们的心中,都有一杆称。是的,历史,不光光是由强势群体书写的。
    以下,是网络上今年有关赵连海的一些报道,从这些报道里面,我们可以探知赵连海,这个结石宝宝之父的处境有多艰难,我们还可以由此知道,在采访的过程中,“实话实说”四个字何以频繁出现在他的口中:
    一,去年底保外就医后一直未有公开露面的中国“结石宝宝”组织发起人赵连海,昨晚打破沉默,突然在“推特”发言,为中国异见人士艾未未等挺身而出。
    他又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首谈“被软禁”生活,称这段时期非常压抑痛苦,艾未未被拘,促使他“必须站出来”,他呼吁当局释放所有维权人士。
    今天凌晨,他再在推特留言,称一名负责他的官员刚来电,称近日要约他谈话,他估计“也许就在今天天亮以后”。他表示,即便因此要结束与家人团聚,继续接受监狱生活,“我们别无选择”。
    赵连海在他以前用的推特发表保外就医后的首次讲话,他作了最坏打算:“老艾这样有影响力的人,如果我们都无法给他救出来的话,那我们所有人不可能得到任何的保障。我跟我爱人也说,要抓就一块抓吧,要死我们就一块死吧。”称已做最坏打算。
    二,现时遭软禁的中国毒奶粉受害家庭维权组织发起人赵连海,在其推特呼吁,关注即将获释的胡佳。赵连海表示,虽然他并不认识胡佳,但一直有关注他的消息,及其维权工作。他说,不少维权人士获释后,随即被软禁或与外界失去联系,他希望更多人关注胡佳获释,避免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
     赵连海对当局向房东施压,迫迁曾金燕感到愤怒。他敦促当局不应牵连家人受害。赵连海又透露,由于追讨当局的责任需时间,但结石宝宝的治疗问题却是燃眉之急,因此月内他将会发起为结石宝宝募捐的大行动。
    三,赵连海把前日儿童节外出被警方跟踪监视,并被困於超市长达四小时的自拍画面上载网络,画面中他更一度激动落泪。他指摘当局侵害其人权,昨透过twitter要求当局解释道歉。他称家中前晚被当局停电后,至昨日下午才得以恢復。因担心当局强行将他们一家分开,其妻连门都不敢出,儿子近两日亦没上学,更打算暂时休学。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连日传唤致冯正虎病倒 “自由冯正虎”仍无

  • 下一篇:反监控要自由:冯正虎如何应对强迫失踪及非法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