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公民维权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山东省沂水县 “农民失地事件”调查         ★★★
山东省沂水县 “农民失地事件”调查
作者:何仁 文章来源:何仁 更新时间:2008-02-23 10:22

 

 

光天化日之下,在乡政府大院里,并且市里有关领导也亲临,失地农民被黑社会流氓殴打半个多小时没人干涉,报警也见不到警察。

深夜,维权农民家被纵火、人被砍杀。

为了毁农民的700多个蔬菜大栅,在农民事先没收到半纸法律文书的情况下,法院把传票与黑白颠倒的裁定书送到农民手中。月黑风高夜警察摸进村抓人,既而,近200政府人员与警察出动……

 

从这里可见当地农民的生存状况,更看到当地政纪、法纪状况。

农民,这个庞大的弱势群体,生路在何方?

 

被打、被杀、被烧的公家疃村失地农民

2008年春节,对龙家圈乡公家疃村民王启顺来说,是破家的灾难。他家赖以生活的价值三四万元的百货店,深夜中被人泼上汽油一火焚之。

这个春节,在心惊胆颤中负着屈辱苟活着的村民为数不少,他们有:田洪余、张宪文、田洪溪、田宝河、田宝习、田洪文、张冰范、张宪伍、田宝庆……

此前——

田洪斌家深夜闯进人把其夫妻俩砍伤,报案后黑社会分了抓到,可是不久释放了,此案不了了之。

刘海叶家,深夜里被人用枪把窗玻璃打碎。

田宝沂家,新建的准备给儿子结婚的宅院大门被人泼上汽油焚烧。

张冰范的菜地挡风障被焚烧。

…… ……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在政府大院里,在人民父母官的面前,那相邻的院子就是公安局派出所,发生了这样一幕——

这是2007年12月19日,因失地农民的不断上访告诉,临沂市国土司监察支队来落实情况了。乡政府通知上访的村民代表来到乡政府,早等在这里的一群打手就当着市领导及乡领导们的面,对村民代表实施了殴打。田宝卫、孙学平、田洪余等十人被当场殴打,后来,村民上访领头人田洪余被绑架。村民在政府大院中被殴打的半个多小时里,村民向当看客的乡领导们求救,这些你母官坐视不理,村民报警,可是始终见不到警察。

打手们殴打村民中狂叫,看你们谁敢领市国土局的人去查看现场!谁敢领人去就弄死谁!

如此处境中,田洪文这个参加过抗日战争的83岁的甲级伤残军人,春节焚化着敬天的纸钱洒着老泪祷告:老天爷呀,给俺村民一点公道吧,给俺这里人条活路吧。

这里是怎么了?

早在2001年,该村就划出了一个工业园(到现在,这里根本没什么工业园,见到的只是凌乱的圈占),开始剥夺农民土地。农民承包的三十年不变的土地,在未得到补偿的情况下,被强行剥夺卖掉。被剥夺卖掉的土地,截止现在计900余亩,占了全村土地的一半,这其中包括大部分基本农田。土地卖掉,以农民的说法,几千万元的卖地所得农民没得到一分钱。

“没有申批就乱占土地,一占就是近千亩,我们告了五六年,为什么没人管呀。”当地村民无奈地说。

这说法不对,不是没人管,而是有权力者在管,所以出现如此状况。这里占用良田近千亩,经县市有关部门变成了不足百亩。这大事便化小,小事便化了。

这里的村民从几年前开始了告诉上访,他们从乡里一直上访到国务院信访办,一轮轮上访,他们得到的结果是厚厚的一摞各级相关部门出具的毫没作用的督办函。

(村民联系人及电话:田洪余、张宪文、田洪溪、田宝河、田宝习、田洪文、张冰范、张宪伍、田宝庆 13562943517

 

以法整治港埠口村“刁民”

2007年5月,龙家圈乡港埠口村以修岩石路的名义,把村民承包三十年不变的土地强行收回另行分配。承包地上收成在望的蔬菜大棚及挂着青果的葡萄等果树就要被摧毁,村民不得不找人民政府了。他们找到县农业局、县土地局、临沂市农业局、山东省农业局。以上有关单位都承认三十年的承包合同合法有效,但是,帮不了他们。

他们于2007年5月21日聘律师向县法院提起了诉讼。

“我们本来想依法解决问题,可是想不到,人家政府方面说,要‘以法整治刁民’,我们真是让这‘法’整苦了。”村民说。

他们的诉讼6月22日开庭,可是,6月21日这天,龙家圈乡法庭给他们送来了一宗法律文书,这是村委起诉五位上访带头人的起诉状与裁定书。这裁定书说明,村民本来到2028年到期的承包地现在已到期,限期三天清理地上附着物。

村民不禁要问,我们事先没得到法庭的法律文书,什么事都不知道,法庭就把起诉状与裁定书一起送来了,不合法。可法庭方面说,他们的裁定书就是“法”!

“我们有三十年不变的承包合同。”村民说,“我们当时就拿出了合同让来送裁定的法庭人员看,可人家不看。”

就是这样,村民第二天还是按时来到法庭参加他们诉村委单方中止合同的案件,可是,法庭方面说,该案延期审理。如此司法环境下,这案子注定了不会有结果。到现在,这个案子早已超出法定审理时间,可判决遥遥无期。其间,他们为要求依法开庭审理,上访到市中级人民法院等有关部门,前后开过三次庭。

村民起诉等判决的其间,龙家圈乡派出所实施“治刁民行动”,他们要把支持起诉的村民全部拘捕,村民闻迅纷纷外逃。起诉行动并没有走在前面的村民安玉瑞,想不到自己被列进黑名单,没外逃,2007年6月28日晚上,他被摸进村来的几十警察与政府工作人员逮捕。他被拒留了7天,放他出来时,被强迫交纳700元生活费。当他要被拘留的法律文书时,得到的答复是:没有。

如此情势下,乡政府工作人员、法官、警察200余人前来“现场执法”,村民的700多个蔬菜大棚及无数的果树被推土机夷为废墟。

“我们四五百万元的财产就这么被毁了”村民说。

村民手里拿着承包合同及相关法律文书一脸的沉重,他们说:“法律不是保护我们的,是当官的所说来整治我们的,我们依法办事,怎么就成刁民了呢?”

(村民联系人及电话:杜纪发、安玉文、类淑墩、黄家德、类为超15864851989、13407624952

 

发土地财的盆山村

只所以列举龙家圈乡盆山村这个案例,是因为该村的现象最有代表性,几乎每村都存在这样的事实。

近年来,该村200余亩土地被卖掉与被村官圈占为已有。

“我们村好一点的地几乎都被村官们卖了、占了。”村民说,“我们这几百口人的小山村里,村官就是皇帝,我们连打工的也不如。”

该村要卖、占土地的,是村民一包三十年的土地的,不经村民同意,单方中止承包合同把土地收回。卖掉的这二百来亩土地,有相当一部分是划成宅基地卖掉,把良田不经申批变更成建设用地。该村村书记,一家就占了四份宅基地,其中一处宅子在大田当中,占地四亩多。

除以上外,村委原来的院子及村集体几十年积累下来的楸树都被卖掉。就连村村通自来水工程,村官都设法利用变成敛财的机会。村里本来有德国援建的粮援自来水,正常使用,村官借统一号召的机会,打一口假井(没水的水井)骗取上级拨款,同时向村民每户强行征收150元。

这一个大“卖”行动,所得几百万元收入村民一概不知去向。

村民要讨个说法,对村官提起了告诉。他们先后上访到乡、县、省有关部门,如省信访局、省纪委,省农业厅等单位。可是,这几年的上访中,问题得不到解决反而加快了村官卖地敛财的行动。

(村民联系人及电话徐夫玉、魏培永、魏培义、韩永成、魏培升、田相法、徐春祥、徐新后 15315086831 05392638544

 

                                                 民生观察志愿者何仁调查报道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湖北农村儿童基本教育权调查报告

  • 下一篇:访民子女自闭等身心状况调查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