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公民维权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山东省东营市辛镇村官民冲突事件调查         ★★★
山东省东营市辛镇村官民冲突事件调查
作者:何仁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0-10-03 11:06

 

山东省东营市辛镇村是个大村,有人口四、五千人。近年,该村一万九千多亩土地都快被卖光了。村民们认为,辛镇村卖地等收入近三十个亿,可村民们得到的却很少,村财务更是不对村民公开。村民们为此持续到村委会等地请愿抗议,招至官方打压,警民冲突不断。2010年6月6日,辛镇村更是爆发大规模警民冲突,当时抓去村民二十八人,打伤村民百余人。

 

时间虽然过去了几个月,东营市当局对辛镇村民的抓捕行动仍在继续。2010年10月1日,村民老卢仅仅因为和新来的村支书吵了几句,就被指“影响开会”给抓走,并被拘留五天。

 

民生观察志愿者何仁接到村民投诉后,到辛镇村进行了实地调查,以下是相关调查情况:

 

村帐务不公开才是坚持党的领导——居然有如此理论!

 

全市警力“参战”,1000警察、100余特别工作人员、

 

500余政府工作人员联合大行动,只为镇压要求村帐务

 

公开的村民——为何???

 

我党就是不讲理——为何狂妄至此???

 

———原因很简单:几百个“陈市长”共同分赃了这28

 

亿,无人奈何得了。

 

更有说法:这钱谁花了不能讲,说出来会吓死你。

 

都是金钱惹的祸

 

东营市城区的高速公路建设,让辛镇村这个占地70余平方公里、有4500余人之众的村子成为市区中心地带,数万亩滩地几年里陆续换来28亿元钞票

28亿巨款!

巨款一旦与腐败结缘,孽生的邪恶必然是巨大的!

2010年4月前,除了几个村官外,4500余村民居然没人知道村里卖地得了多少钱。村民知道的只是村书记陈守田一人有四个办公室、有众多的漂亮保姆;只知道村里什么企业也没有,居然有8部高级轿车,只一部Q7就价值百万元;只知道没有任何企业的这个村子,五层办公大楼里,有着250余村官及工作人员!

村民更看到这样的事实:什么生意也不做,只是做一个中层村官,就家有数处房产陈资数百万。

2010年4月,辛镇村这个250余人的村官利益群体从内部出现裂隙,传出村里最近有5.5亿元进帐的消息。这5.5亿元是村子旧村改造置换出的522.49亩土地出卖所得。

居然有这么多钱呀!没地种、没营生的村民奔走相告,算计起每人能分多少钱,兴奋不已。很快,村领导否认有这笔钱,可是幕后“想生事”的个别村官暗地里死盯着有这钱。“想钱想疯了的刁民”(镇干部之语)。群众一呼百应 “闹”起事来了,村里近来有5.5亿进帐的事最终得到区政府相关部门的证实。

近些年来村里卖地数万亩,到底收入多少钱?功夫不负有心人,村民最终知道了有多少钱,这钱居然是28亿!

这钱到哪里去了?这是村民拾起来就放不下的问题。

村民自发推举出的代表到街道办事处及村委讨要答案无果的情况下,于2010年4月22日,数千村民齐聚到村委前的广场上。

大上访,从这一天开始了。

 

短命的正义之光

 

村民从这一天起,就开始了在村委前静坐,一度有数千人来到胜利街道办事处前及区政府前静坐。在下面闹的同时,村民选出上百人的代表团一级级上访,一直上访到省。他们一度五去省信访。

村民说,我们到省里还是市里,都有领导说我们的要求不高,也合理。是的,村民的要求不得不说是合理合法的。村务公开是中央三令五申的,这个村的村务不公开,村民要知情权合理又合法;要求清理村财务,这更是合理合法的事情。

终于,在2010年6月4日,区政法委给了村民一个答复,大意是,对卖地522.49亩所得的5.5亿元,加强监管,成立工作组核查村务。

可以这么说,面对群众要求清理村务的诉求,政府应该如答复来做,只要这样做了,这所谓的矛盾马上就化解。

“这样做,就是没党性原则,这是与别有用心的人妥协,这样做,就是要我的命、要上面大大小小领导的命!”得出答复的当天,就传出村书记陈守田这样的说法。

当天下午,村里又传来一个消息,区政法委的答复得到上级领导的否定,相关作出答复的人员受到上级领导的严厉批评,这样的答复被认定为助长邪气,这是无视党与政府工作策略的行为,这是对党与政府领导地位的挑战,这是破坏和谐。

就因为这个闪现出正义的答复,辛镇村笼上了一层你死我活的气氛。

坚决贯彻区政法委作出的答复——这是村民的呐喊。

坚决要求公开村务——这是村民的呐喊。

第二天,村民代表要求依据“答复”立即开展工作得不到同意,且从政府内线人口中得知“答复”已被否决的准确消息。

整个辛镇村愤怒了,几千人以从来没有的声势涌上街头。

 

66日大镇压大逮捕

 

从相关文件上看,村民的“闹事”,党坚决不答应。从东营区委区政府联合作出的《关于对辛镇村民聚集上访事件的处置工作预案》中,我们读出了两个字——“血腥”。这个文件,是6月6日大镇压大逮捕的人员安排组织计划。

大镇压工作首先成立了总指挥部,总指挥为东营区委副书记吕跃庆。

副总指挥有十一人,都是区镇主要领导,他们的名字是:周海林、荀增杰、王希凯、赵虹、李爱群、李金宝、燕纪光、纪玉华、宋培亭、苑耀东、卢春玲。

指挥部成员为下列单位一把手:宣传部、政法委、组织部、检察院、法院、信访局、民政局、法制办、卫生局、特警支队、垦利县公安局、利津县公安局、东营公安分局、交警一大队、东营区消防大队。

东营区是东营市的下面的一个县级行政单位,其工作布署中居然调整动了其它县区的警力,似是让人不理解。据相关人士透露,市相关领导下令外县区警力配合,明确指令一定要为党的好村书记陈守田把事摆平,促进辛镇村的和谐稳定,党在该村的权威不能倒。

落实中央政策村务公开就是不要党的领导了吗?只有坚持村务不公开才是坚持党的领导地位吗?让人夷非所思。

这个大镇压工作是相当周密的,我们从“工作预案”中可见,总指挥部下面下设有:交通管制组、抓捕带离组、技术取证组、外围警戒组、法律宣传组、广场控制组、清场组、现场威慑组等十个组。

这每个组设有负责人与联系人,并明确注明配备警力情况,如广场控制组配备警力300人,并注明这些警力来源,一是利津县局150人,二是东营分局150人。

“工作预案”还列出了名为“处置原则”一项,强调了“快速反映、科学高效”,还明确说明要“采取一切有效措施和手段,抓住战机,及时果断处理。”

这个工作预案的最后还特别说明,未经区委宣传部批准,一律不准采访报道。

这个工作预案中的“参战人员”、“抓住战机”、“ 采取一切有效措施和手段”等用词,让人读来惊悚不已。

 

人为财死——喋血的村民

 

“采取一切有效措施和手段”的结果注定是流血。

2010年6月6日,968名警察(区党委工作预案数字)、100余被村民称作黑社会分了的临时招来穿上警服的特别工作人员、500余政府工作人员组成的镇压大军向静坐请愿的村民扑上来……

当时的场面之暴力,任何人都能想象得到。我们用结果来带原事实吧。

以被警察打、乱中被人踩踏挤压受到皮内伤痛为标准,几乎人人都是伤员,见血见青肿的有几百人之多。

康杜法的妻子腰杆被打断。

陈胭脂被打伤头部伤及大脑成为呆子。

陈小玉的胳膊被拧断。

马项被打伤内脏命悬一线。

盖庆华妻子被打出内伤。

……

当时被抓去关起来的,统计到如下名字:王小玉、盖芬、康建文、马省、李霞、康秀、孙广起、陈霞、康老虎、康白琼、马老三、毕北京、康希伟、陈安吉、康茂亮、康生文(上面名字有的可能是绰号,当地村民有叫小名及绰号习俗。另,有的名字可能音对而字不准)……

被逮去的人享受了一周左右“现代文明”。以他们的说法,所受折磨比坐老虎櫈还遭罪。当时盛夏时节,他们被关在被空调降到不足十度的房子里,被冻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康生文,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被冻得险些丧命,被放出来后住了一个多月院才死里逃生。

 

与你明说——“我们党就是不与你们讲道理”

 

6月6日大镇压,居然没有把所有村民吓倒,6月7日一早,很多村民又自发地来到村委前静坐了。他们说,我们什么动作都不做,就是等在那里吧,我们等着给我们清查村务,等着问几十亿的钱的去向。不论谁想抓我们就抓吧,大不了一个死。

我们要清查村务没错,村里二三十亿的钱到底花到哪了,我们要求知道也没错,村务公开是国家的规定,违法不公开的是村官,不是我们村民。这就是村民的“死理”。

村民的“刁蛮”(政府官员语),终于使问题再现阳光。区镇两级政府终于拿出了清查村务的样子,村民全力配合,选择出了自己的代表六十余人配合工作。

一个良知不灭的政府工作人员把这个村财务清查说得非常明白。他说,政府方面被村民逼得实在没办法了,也为了应付上面的督导,不得不拿出个样子来应付上哄下骗,没想到村民的推动下这帐查了下去,可是,就是把村里一年的财务开支做出两千五百万帐的情况下,二十几亿的钱也按排不下。没办法,只能再把村民代表抓起来中止这帐务核查。

村民代表说,我们村光村里工作人员就二百五十多人,他们吃喝浪费开支确是不少,但是这也不至于一年开支出去两千五百多万。清帐组能把村公务开支造出这帐来,我们心里明白也不提疑意。我们清楚,就是把村开支造成每年五千万元,也安排不下二、三十个亿的,我们市的那个陈市长查出不到一千万的贪污就毙了,就是认定三亿五亿的贪污,也足够枪毙十个八的个,我们也就解恨了。

7月1日,村民代表有的来到村部准备例行查帐的配合工作,有的在家。他们想象不到,作为代表的他们居然被无缘无故地逮去,有的是被从家里被逮去的。

此情下,难免有些人还认死理,他们作为代表合理合法地配合村务核查,政府得讲道理,没理由逮他们关他们。有位书记给的答复很直接:我们党就是不与你们讲道理,你们能怎么样! 辛镇村的帐务就是不能公开,公开了要吓死你们,谁再要查帐,谁要等着坐大牢!

 

辛镇村问题的根本症结

 

村民要求村务公开,要求知道钱的去向,这样合情合理的诉求不但得不到回应 ,反而被上千警力镇压,被明令告知“我党就是不讲道理”。这里的官员狂妄得病态,狂妄得令人瞠目。

村民之祸,官员之狂,都是因钱太多之故!28亿,真正的巨额之款。区政府的一个官员说,这钱太多了,力量就大得吓人呀。陈守停一个小小村官,这么多钱他花不完,拿不完,他也不敢自己拿去自己花掉。这位官员说,被枪毙的陈市长从这村里就拿去了六百万元,这是公开的事实。一个陈市长拿去六百万,一百个陈市长才拿走六个亿,你可想一想辛镇村这么多的钱,得几百个陈市长才拿完呀,几百个陈市长分了赃,可枪毙一个陈市长,总不至于把几百个陈市长都毙了吧,这几百个陈市长的力量就是温家宝也奈何不了。你想,他们花这钱的人还怕什么?他说,有传言说温家宝的一个关系来东营要钱,就是把辛镇村的钱拿出两个亿打发那人了。这位官员说,这可能是乱说扯大旗作虎皮吧,要真是那样,这辛镇村的问题是谁也研究不了了。

一个参加了镇压行动的警员说,这个村的二十多亿存在的问题不会小,否则,村民要查帐就给查,问钱哪里去了就给个交待好了。问题小的话,也用不着动用全东营市的警力去对付。

辛镇村一位六十余岁的村民的认识另有独到之处,他说,中央号召村务公开,公开帐务,我们区与中央搞对抗,支持陈守停明目张胆地搞腐败,我就不信中央也被陈守停买通了。我们下一步上访就到北京访。

 

不是尾声的尾声

 

村民为达到诉求在村委前的轮流静坐还在进行中,他们说,他们要坐到村帐务公开的那一天,坐到28亿巨款去向明了的那一天。

10月1日,这举国欢庆的国庆节之日,又有村民被从家里逮去,据说是被关进了垦利县的看守所。

辛镇村的村民们,笔者在此劝你们回家去,不要再追究什么28亿了,这钱也许本来就不属于你们的。清贫平淡的生活才属于你们。

你们还记得镇党委书记说的话吗?他对你们说过不是城市开发占地,你们比现在还穷,你们沾尽了城市开发建设的光,应知足了。

土地是国家的,国家是掌着权的领导们的,这道理应是人人皆知的,也许这28亿只是通过你们村的土地这个名目流转出来,领导们另有他用的,用到哪里是不能公开的,是国家机秘呢。

这钱哪里去了你们追究不了,能杀一个陈市长,能杀几百个陈市长吗?能杀说出就就吓死人的大领导吗?

村民们,回家去吧,我向仓天为你们祈福。

 

补述:我知道调查采写这样的稿子面对的是杀身之祸,历时半年到此还在发展着的事态至所以没有只言片语的报道就是因为如此吧。对一个痴心于正义理想的民生志愿工作者来说,除理想外已看淡了一切。

 

周署光,东营市胜利街道办主任(镇长),电话13001562356

王久荣,辛镇村代理主任,电话 13705462671

燕乃敏,东营市东营区政法委书记,电话 13705463569

辛镇村村民:张荣杰 13325069111、陈书堂 13954630368、李庆云 13562259300、康生文 0546-8268399

 

何仁

2010-10-3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精神病院受难者名单寄世界精神病学国际大会促

  • 下一篇:从淹水看南方钢铁厂下岗工人的“幸福生活”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