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公民维权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浙江温岭独立参选人李加富被绑架的离奇经历         ★★★
浙江温岭独立参选人李加富被绑架的离奇经历
作者:李加富 文章来源:本站原創 更新时间:2014-03-11 10:17
李加富自述
 
    我是浙江温岭泽国湖亭李加富,因追查郑云兵等地痞赔偿我78万元下落,2013年9月18日在泽国街上被四个武装贩毒集团成员绑架、关押看守所,在看守所受到残酷的非人折磨。三个月后,又把我转关精神病院进行迫害、灭口……这次绑架与温岭公安局无关,和泽国派出所无关。他们是武装贩毒集团成员。具体如下:
   2013年 9月18日,第二天是中秋节,我骑自行车到泽国镇集市购物,在离我家不到500米的三叉路口,停着一辆农用小面包车,坐在车上的是四个曾经在我湖亭村赌场看场子的人(即2011年3月4日温岭公安局,出动200多警察,成功抓捕赌徒61个,其中女人17个,死了一个,一人带枪,子弹已上膛,缴获白粉,冰毒,赌资上千万元)我没在意,他们开车跟着我,刚到四份村村部,没有人,他们就把车停在我身边,绑架我上车,不让我动弹,车到一级公路上行驶时,领头的要求我,删除我在网上发表的贴子,我问他删除什么,他要我删除(科技在发展、农民在哭泣)(杰出形象)这两篇博文。我说;我发在人民网,新华网上的删不了,接着他又要求我,不要追究东海塘卖地款的去向。不再追究郑云兵等地痞,赔偿我个人的78万元的下落,我当即就拒绝,此时车已到温岭公安办案大厅外,只见办案大厅大门紧闭。
 
    我是6点半左右从家骑车出发,到四份村应该是6点45分,到温岭公安办案大厅,应该是7点10分到7点20分,车一到,领头的下车按门铃,没有回应,接着他就开始打电话,我不知他打了多少电话,我要打电话他们不允许,到8点整,只见看门的民警,慢吞吞的过来,很不情愿的把门打开,他们就押着我进去。搜走我身上所有物件手机、手表,并要求我在空白的拘留单上签名。我不签,他踢我两脚(伤痕现在还在),同时对我说,不签字就给我打针,我无法,只好签名,一会儿他们把我押到刑审室,留下两个人看着我,大概9点半来了两个民警,他要审问我,我指着墙上的字说“我要找律师”,这两个民警立即走了。下午3点多,又来了两个民警,他们把我当犯人,我就不回答他们,指着墙上的字告诉他们“我要找律师”,他们说;可以。接着他们就问我,关于网上我发贴的事,我就告诉他们“科技在发展,农民在哭泣”“杰出形象”都有证据。我发贴子都是以共产党党章为原则,以党刊、党报、人民政府的公章为准则,不信你可以去查,最后,他们要我签字签名,我拿过来一看,虽然不是我的本意,但确实是我讲过的话,我签名了,他们告诉我,要对我进行24小时拘留。下午6点看管我的人换班,这6个人分三班,但他们都不知道他们的顶头上司的电话号码。晚上9点,来了十几个穿警服的人,他们还是不给我打电话,却以‘诽谤’罪,把我关在温岭市看守所。
 
    从早上起来,到看守所我没吃过一口饭,没喝过一口水。19日下午,民警来提审,我还是坚持昨天说的话,民警要我签名我签了,民警说;对我延长3天的拘留。
 
    18日,我没有吃饭,我怕他们害我。
 
    19日,在看守所我没吃饭,理由是;我朋友、家人都不知道我在这里。
 
    20日,不吃饭,值班所长来了,我提出,我要电话通知我家人朋友,我在这里。
 
    21日,不吃饭,也一样。晚上7点,他们又要我在空白纸上签名,此时我的头脑已经麻木,眼睛看不清了,心想反正签不签都是一样,于是我签名了。
 
    22日,管教民警找谈话,他问我为什么不吃饭,我说我朋友家人都不知道我在这里,我早晚都是死,我为什么要吃饭?再说,我怕他们给我下毒。民警说;“这里面的食物外面进不来,你的安全我保证。”接着,我给了他我朋友的电话号码,他说这个不行,我只能给你家里人打电话,于是我给了他我妹妹的电话。接着我说,为什么老拿空白的拘留单让我签名?我可不可以不签?民警说;空白的拘留单你可以不签。11点,民警又要我在空白的拘留单上签名,我拒绝了。从此他们就不来找我谈话了。晚上7点,我看到我穿过的衣服给我送来了。
 
    23日,我开始吃饭,此时我已经整整5天5夜没吃过一口饭,没进过一粒米。
 
    26日,他们把我转关到病号间了。他们要我剃头、剪指甲,我就是不剃头,不剪指甲,在病号间,穿警服诈骗犯张欣,天天找我,帮我拉关系,找熟人出去,我说;我犯了罪,依法服刑,没有罪自然会出去。用不着拉关系。几天后,张欣对我说“共产党都对你这样了,你还相信共产党?”我说,抓我的人不是共产党,他们是赌博开场子的人,和共产党,人民政府无关,和公安局派出所无关。就是这句话我得罪张欣等人,从此后,他们要我倒垃圾、洗厕所布,睡厕所边。白天恶毒的语言攻击,夜里不让睡觉等残酷非人的折磨——
 
     朱警官、颜警官、吴夫标检察官找谈话,我请求他们依法办案。11月10日,民警提审我,我还是坚持原来的说法,警官让我签名时,此时我已经看不清他写的字了,于是他就读给我听,我听着差不多,就签字了。
 
     11月12日,他们押我去杭州做精神鉴定,鉴定师,问我什么,我就说什么,最后鉴定师说“你所说的每句话都要负法律责任”我说“我说过的话我当然要负法律责任,我都是以共产党党章为原则,党刊、党报、政府公章为准则,因为我是共产党、人民政府养的。”鉴定师说“如果人民政府的公章是假的?”我不好回答,这是颠覆国家政权罪。鉴定师连问两次,我只能说我负法律责任。最后鉴定师告诉我,他把我这个案件,转交给省公安厅和省检察院,省公安厅,省检察院确实立案调查了,不知为什么,不了了之。
 
    我在看守所又一个月,12月11日,下午5点,他们让我在无罪释放证上签名,让我把9月18日改为19日,我要手机,手表他们不给,我要自己走,他们不允许,又把我强行绑架到温岭市精神病院关押,精神病院不接收,2小时后,强行把我关入精神病院。
 
    2013年9月18日我刚进看守所,穿短袖唐装时体重是158斤,到12月11日进精神病院,只有128斤了。减去羊毛衫,羊毛背心,羊毛裤,我实际体重不到123斤了。2014年1月28日,放我回家过春节,我体重已不足120斤了。
 
   2013年 12月12日下午3点到4点,他们找来了我父,妹签名,强行要给我吃药,我拼命拒绝,加上我朋友的抗议,武装贩毒成员,虽然没有强行给我用药。却在我朋友送我的水果上下药。
   12月11日,我刚进精神病院时的血压是180——120,两小时后回落到140——80。12日是130——70,14日,140——80,16日,血压升到170——110,我一想不对,我心情平静,不可能有这么高的血压,我没吃过什么东西,只吃过水果,于是我就不吃水果了。
   17日,血压还是170——110,从此后,我就不让他们给我量血压了,指甲血液也从原来的清晰变混浊。17日变灰色,
   18日夜,22点我全身大面积骚痒,我拼命咬牙忍住,3小时后也许累了就睡了。
   19日,起床一看什么也没有了,22点又开始全身发痒,3小时后又没有了。
   20日,白天正常,22点又开始骚痒,24点后就没事了,从此后就不重发了。我的指甲血液颜色也开始恢复正常清晰了。从此后我吃东西很小心,外面的食物、单独给我的食物都不吃。
 
    2014年1月28日,我在众多的正义之士,网友的强烈抗议下,他们不得不放我回家过春节,我到家发现,我的电脑,手机,相关资料,上网密码本都不见了。我不知他们要我上网密码本做什么。在此我声明:9月18日前我说过的话,我负责,9月18号之后,打着我李加富旗号发表过什么,篡改过什么,诈骗过什么,我都不负责。伤害网友的人和事,我只能说声遗憾。
 
    从98年开始,我就喜欢记录一些道听途说的,关于贩毒集团,军火走私集团真假难分的新闻,同时也记录一些,比方说,他们谋杀全国先进个人王妙增,打死张明申,周桂花,以莫须有罪,判李家柱律师,一级画家严正学,记者朱峻标等有期徒刑,可惜呀可惜,这些记录都在我上访,特别是去北京上访时,放在家中丢失。当我回到家中发现,我记录的东西丢失,就问我父母,他们从来不跟我说,我邻居告诉我,我出门上访时,我家门庭若市,有开警车穿警服的,也有穿便服的,我邻居都不认识他们。他们是谁、干什么的我都不知道。可我到家后,我家门庭冷如冰。什么人都不来了,我16年的上访,我出门上访时,开警车,穿警服的人,到我家搜查十几次,几乎每年都有,穿便服的就不知道了。这都是过去的事不说了。
 
    就说这次的事吧,在2012年大概10月份,我得到一张手机内存卡,当我听了卡里的谈话录音,吓得我手脚发抖,坐卧不安,怕,怕,怕。因为我在1998年,因得到半张10元上面有外国文字的钱,我把它装在空药瓶中,放在鱼篓里,藏在我家楼上三角顶上,被搜走后,我被追杀16年。现我如果把它说出来,我还有命吗?于是我决定保持沉默。
 
    2013年4月底,我继续追查郑云兵等地痞赔偿我的78万元钱的下落。出门找战友、网友帮助,我刚到广州深圳,网友,数学狂人,说我已到广州,请我到他家去作客,不去看不起他,于是我就去广东雷州,即遭绑架。我在雷州市委市政府的关注下,雷州雷高派出所民警,把我从数学狂人陈鹏魔掌中解救出来。却(广东雷州历险记)我立刻起身离开广东,经湖南,湖北,安徽到北京。到北京后,我想把这个手机内存卡交给公安部,结果发现没带出来,还在家中。7月,我回到家中发现,我手机内存卡不见了,电脑也遭人为破坏。我问我父母,谁到家中来,谁拿走了我的东西,动了我电脑,我父母就是不告诉我。我问邻居,邻居告诉我,有警察开警车穿警服,到我家来搜查过。至于拿走了什么,他们不知道。我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不得已发表了“科技在发展、农民在哭泣”。
 
    9月12日,台州市长接待日,我去上访,他们要绑架我。我在众多访民掩护下,下午2点安全到家。18日我即遭绑架。
 
    我就不明白,我所记录的有关贩毒集团,军火走私集团有关真假难分的新闻,和我弟,妹,父母有什么关联,为什么他们这样恨我?
 
    98年泽国综治办,抓我去温岭精神病院关押,我父母签名。
 
    2003年泽国镇长助理吴建平带领林仙忠等人,抓我去天台精神病院关押,对我进行残酷的迫害,我父母签名。
 
    2008年梁云波副镇长,到我家去抓我去精神病院关押,遭村民反抗,未遂,经我父母同意的。
 
    2009年我在北京上访,抓我到温岭精神病院关押,又是我父母签名。
 
    这次关我精神病院,又是我父母签名,为什么?我李加富犯了罪,检察院起诉,法院判我刑,我无怨无悔,为什么关我精神病院?我李加富打人了,骂人了,还是损坏财物等犯罪,我都没有!关我精神病院,这是迫害,杀人灭口。说我诽谤,在网上发表不当言论,请按国家刑法,网络法判我刑。为什么,‘不’!!!关我精神病院,我弟、妹、父母,非但把我当作精神病人看待,还把我李加富监护权,授权给了武装贩毒集团成员。
 
    我李加富再次重申:这次抓我,关我,迫害我的人,不是公安、不是派出所,他们是武装贩毒集团,这个武装贩毒集团,不但有威逼公安局、挟持派出所,控制看守所,建有私人监狱(精神病院)的权势,还有跨省杀人灭口的能力。难怪温岭公安局对象温西孙琴才这样的赌徒,判三年以上的有期徒刑。
 
    我请求中央政府依法办事,还我公道,赔我损失,还我郑云兵等人赔我的钱财。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上海六旬老人遭名誉侵权 蒙冤受辱十余载

  • 下一篇:众维权人到龙口拘留所 吁释放为母申冤女大学生李宁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