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被精神病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常州钱惠文因上访被关精神病院         ★★★
常州钱惠文因上访被关精神病院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20-07-24 22:04
【民生观察2020年7月24日消息】今年5月底,江苏省常州市钟楼区访民钱惠文、钱志松母子因进京上访,被地方维稳人员强制带回,押送途中钱惠文多次被殴打,之后钱惠文被强行关进常州市德安医院精神病专科,至今未放,且杳无音信。其子钱志松则被非法关押在黑监狱长达两个多月,于7月22日获得自由。

因在被押送途中,钱志松的身份证被抢走,至今未归还。7月23日上午,钱志松去新闸派出所办理身份证,在拿到临时身份证后,新闸派出所宋所长和孙副所长让他上楼谈一谈。

关于谈话内容,钱志松说,在谈话过程他们提到了我母亲在精神病专科医院的事,虽说他们说的很动听,说是政府花钱,说我妈是偏执性精神病,但我仍然认为他们这是赤裸裸的迫害,我的母亲我最清楚,和她有过联系的人,我相信没谁会说她是精神病。

同时,他们说让我去工作,有什么问题街道可以试着解决,可我妈如此被迫害,我有什么理由去放弃我母亲?如何让我能安心去工作?她被带走之前是好好的大活人,现在告诉我她的身体极其不行了,我只能认为这是赤裸裸的杀人!我的母亲养大我,我要护她,若有人要害她,无论他是谁,我定要控告到底。要说如何让我不追究了,除非我死了。

据了解,2020年5月19日晚,在京的钱惠文、钱志松母子得知常州市钟楼区访民朱平梅在那次来京后,在没有任何违法行为的前提下就被逮走。5月20日上午,钱惠文和钱志松前往东城区管界向北京东城公安寻求保护二人安全,警号:027763、020522的北京东城民警当时表明钱惠文母子并没有违法行为,不过因为地方公安违法设定了一级监控,请钱惠文母子跟他们前往派出所,后东城公安分局治安队的警察来到派出所把钱惠文母子带到了久敬庄接济服务中心,在久敬庄里钱惠文母子拒绝和常州市新闸街道信访办谭强和五星街道办事处花姓退休老人离开,因为他们是基层的,久敬庄接人应该由有权接人的市级领导接,后在时隔数小时后常州市公安局高副局长来见面,但只字不提解决信访问题,只提要将二人带回常州,期间母子俩曾多次报警,但出警警察不维护正义。

在当日晚八点多,常州驻京办和钟楼区信访局伙同北京警察警号:057538,共二三十人强行将二人押进牌照为京EM6508的车,离开久敬庄后,又上来十余个有纹身的黑社会人员,到驻京办永定门大饭店门外后,钱惠文母子拒绝进驻京办要求回自己的出租屋,因为曾经在此被关押多次。

在车上,黑社会人员不让钱惠文下车去公共卫生间解手,因钱惠文肾不好,只能在车上尿裤子多次。当晚常州市信访局副局长蒋浩(谐音)和原常州市信访局副局长周永明上车,只要求钱惠文进永定门大饭店,却对于黑社会动手打人、钱惠文尿裤子等情况熟视无睹,遭到钱惠文母子严词拒绝。

5月21日凌晨两点左右,黑社会人员突然关车灯开始抢夺二人装有数万元现金的随身包,并抢走三部手机,且一部手机在抢夺过程中遭到损坏,其中一人还整个人硬生生压在钱惠文的腰椎上。

5月21日早上,原常州市信访局副局长周永明和黑社会人员将钱惠文从车上抬出,经过永定门大饭店侧门抬到了九头鸟酒楼一楼包厢,期间被多次殴打,后又抬到九头鸟酒楼二楼包厢,包厢隔壁就是女卫生间,从头至尾也未曾允许她上厕所,也未曾回避女性解手,任由钱惠文尿裤子,这难道不是流氓行径吗?

5月21日下午两点多,以新闸街道孙姓委员、司法所副所长徐国荣、庆丰村委村主任顺爱华为首的十多人到达永定门大饭店,孙姓委员和人武部的蒋姓工作人员到二楼包厢时,钱惠文正被黑社会人员殴打,从始至终未听见领导出来制止黑社会行为。

5月21日晚十一点,钱惠文母子被胶带绑手绑脚押上了车牌号为京AAY272的丰田考斯特车,在5月22日午后在山东淄博境内高青服务区再次换车,换成车牌号为鲁CM8796的大巴,全程未曾让钱惠文上厕所。

5月22日晚八点半左右,到达黑监狱常州市正章宾馆,母子二人随即被关进320房间,315房间是社会闲散人员使用的房间,整个三楼没有任何其他普通住客。

从5月22日开始到6月2日,钱惠文在黑监狱饱受折磨。22日晚拉三次肚子,23日明知她有哮喘,每餐都有辣的,23日拿到咳嗽药水,头孢拉定和伤膏药,24日下午开始咳嗽加重且吐的痰带血,晚饭全部吐的一塌糊涂,当日无药。25日上午医生到场,非但没有给药还拿走了头孢。26日中午后一个胖女性看守者开始抢夺钱惠文自己携带的药物,抗争后钱惠文母子被绑手绑脚胶带捂嘴,后钱惠文嘴里吐血。27日下午新闸街道司法所所长吴金和派出所宋志伟到黑监狱,在他们离开之后,快餐全部是辣的,导致钱惠文咳嗽剧烈且更加严重。

6月2日下午,钱惠文被要求做了核酸检测,6月3日下午,钱惠文被社会闲散人员强行抬出黑监狱。据钱惠文父亲说,那时她已被关押至常州的精神病专科医院,至今未放,且杳无音信。在钱惠文被抬出后,母子俩的行李被强行再次翻查,钱惠文的户口本、身份证等物品被扣押。

6月5日,新闸街道司法所副所长徐国荣到黑监狱和仅剩一人的钱志松对话,言语态度极其恶劣。次日上午,钱志松无奈之下吞食了洗衣粉,黑监狱的看守者视生命为草芥,没有带他到医院诊治,只是找了个医生,然后就让看守者强行给钱志松灌水,再用雪糕棒捅喉咙口让他吐水,看守者始终拒绝带钱志松去医院洗胃。当日,钱志松的随身行李衣物等被强行抢夺,直至7月22日释放为止才一一归还。其在黑监狱被看押时上厕所以及洗澡刷牙都有专人看着,二十四小时不间断,饮水量也有限制。

7月22日,在被非法关押2个多月后,钱志松获释回到家中。

钱志松电话:15321055661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山东丰晓燕公开政治诉求被关精神病院

  • 下一篇:专访襄阳被精神病人袁宁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