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声明与报告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主张依法行政不辍  公务员汪国强受挫         ★★★
主张依法行政不辍  公务员汪国强受挫
作者:汪国强 文章来源:汪国强 更新时间:2007-10-08 10:50


工作了三十余年、四十九周岁的交通警察汪国强因待遇被扣减,几经交涉无果后,告上法庭,要求工作单位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说清为什么自己不能享受每个警察都可享受的子女考大学奖金、工伤、保险、足额工资等待遇。让他想不到的是,这一状引出了打击报复的证据:《市直机关机构改革中处级以下提前退休人员审批表》。虽然法院依据该证据无法作出判决,但是还是送达了终审民事裁定书,认为这事不归我法院管,你汪国强“另请高明”,想找哪家告就找哪家!
事情起因是:较快从一线值勤岗转任政研员、工程师的汪先生在单位颇有建树,曾在武汉行政学院、党校在职研究生班专攻“行政管理改革目标模式”,著有《论行政管理市场化模式》一文,立志推行自己的理论将市场机制贯穿到行政管理的一切领域。拥有三千兵马的局长山云峰,1998年接上司的考核指令,要提交二篇论文,他在全局“点将”,最后点到历年在各类刊物上发表文章最多、1988年在国务院内参《内部讨论》上发表处女作“大城市职工交通问题初探”一文的汪。汪小试刀笔,一口气写出三篇论文供老板挑选,然后署名向专业杂志投稿,以检验自己的学术水平,结果一篇不拉,三篇全部发表在公安部《交通管理》、《公安研究》杂志上,代表作是《论城市交通管理改革的目标模式》。时任科研处工程师的汪,瞅准城市货运交通系统优化、证照电子化、城市交通网络流优化、交通流电视监控自动值守程序等四个管理难题,拟定科研课题上报公安部,试图大展宏图。此间,汪日常主修“航大线”三十余个摄像点交通电视监控系统设施期间,保持设施完好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得意之作是投资人武汉市计委领导程涛平亲临视察之前经汪抢修,故障全部排除,获得该领导称赞。为改进公安身份
证、交通执照管理,汪极力主张实施电子身份证,为此发表了多篇文章,探索“证照电子化与金融电子化结合”的实现形式,并于2000年申请“银卡执照”外观设计专利二项,获得国家专利局批准,《长江日报》、《武汉晚报》、《公安报》均作了报道,《中国国情国力》杂志发表了汪的《一文。为规范部门利益、规范行政执法、用技术手段根治腐败刑事犯罪,汪出招,通过证照电子化实现货币电子化,达到以上“一箭三雕”的目的,文章发表在《领导参考报》、《各界反映》内参。他对自己的成绩感到基本满意,不时也有透露或流露,难免冲撞他人。令他人难以容忍的是,汪主张“依法行政、同情弱者”,与部门领导“营利性执法”的政见不一。冲突迟早会到来。与所有主张超前的人一样,汪也有急切兑现自己构想的举动,如争取发言权、暗示领导重用自己等,汪先后遇到不少事件。如:
2001年“二会”中,汪在湖北省政协呈送全国政协的内参《各界反映》(总字第718、719期)上发表了二篇建议性文章,汪为查询自己建议有无下文,
 “一搭二就”
 借治病之名进京,向全国政协陶女士直言自己有反腐败的建议发表在内参上,想当面汇报,该女士有点“过敏”,不直接答复。交涉中,汪要求见政协主席李瑞环。最后被过敏的政协通知其单位将他“接回”,随后而至的是突击盘查、打入限制人身自由的“三项教育”学习班、严防汪再次进京上访、搜查身上的上访材料等,汪为此行使“沉默权”、绝食予以抗争,于2001年6月5日创下“绝食吉尼欺记录”共二十四小时,单位才不得以送汪回家。
汪的这一手“正面引导领导”不能保证成功,如同《论语》中曰“道不行……”,他称此事件是在深海里翻了船!
如此难,便作罢!作“二手”打算:从“反面堵截”——违法的不准干!
随后他只好在“浅水”里玩水:对自己单位的警察执法违法进行监督,采取“小处着手”的策略,挚着主张依法行政,侍机尝试“借题发挥”。汪国强就这么固执!
很快,他的弟弟汪强华一天下班洗澡后换了短裤背心,又被顾出车,忘带驾驶证,行驶中被直属交通大队警察拦住检查,扣了车钥匙。车被扣在半路,急煞的弟弟为讨回车钥匙,打的满街寻找。对此,汪认为是粗暴执法,借弟弟之名告了警察。警察当被告在当时是很少的,所以相当紧张,他们派了领导(包含汪的同学俞迎新、喻芳萍)前往汪工作的地方,在小会议室里,七人对汪一人,好说歹说,要汪做弟弟的工作撤诉。汪硬是“歪推正顶”,就是不答应撤诉。
此后,警察就盯住弟弟找茬罚款,因为弟弟并无政治见解冲突,他更重要的是挣钱谋生。他有谋生的动机,警察就可以罚得他破产!即使告到法院,警察还可以活动到法院,警察公开地说:我的某某就当法院的院长,想让你输,你别想赢,所以,再也不找汪“求情”。
警察被起诉不久、案件还在法院,就发生了最有“戏剧性”、最有冲突性、最不认情、也最体现“营利性执法”的一案是弟弟交钱在警察办的停车场被罚。事实是:
交通大队在汉口中南钢材市场门前设有临时停车场,令车主每月交90元停车费,办停车证,同时又虚设“禁止临时或长时停放”标志。交钱的,可以停;不交钱的,就以违反该标志为由罚款,用执法手段强令车主交停车费。汪的弟弟汪强华从事钢材运输,也向交通大队交了钱。一次,他出长途回来,刚停车,还未顾上交钱,就被“守株待兔”的警察揪住罚款。弟弟告诉汪,汪照样起诉到法院。警察这次不找汪求情,而是找弟弟谈撤诉。弟弟屈于生计,只得听警察的,写了撤诉申请。哥哥知道后,硬是不依,明说:撤诉就此断绝兄弟关系,并且立马付诸行动,将弟弟的手机号停止使用。弟弟联系业务全靠手机,哪离得开手机,更离不开手足情,发现手机停机是哥使的招后,马上从法院退出了申请(现仍保存在汪手里),汪又恢复了弟弟的手机通讯。官司一直打到武汉市中级法院,终以“警察可以办停车场营利、弟弟手头无“合法的停车手续”《临时停车证》、撤销汪强华的驾驶证”作判决。失去驾驶证的弟弟随后卖了车辆、破产了。行政打击报复效率真高!今天要你破产你赖不过明天!
为抵抗“营利性执法”,汪的两个弟弟都承担了代价。
另一弟弟汪强明与成千上万的驾驶员一样,因驾驶违例被“罚分”后,强令交钱、学习、考试。此成了汪向“罚分制”挑战的“由头”。
2001年9月底,汪强明按期接受驾驶证年度审检,交通大队查到罚分达十二分,强令其交599.8元,。他硬是不服,“国庆节”没过安逸,但无可奈何,节假完后第二天就交了这笔钱,才盖章过关。但哥哥却有了机会“找茬”,出钱将自己工作的单位武汉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告到法院。此成了攻击汪“警察打警察”的把柄。
本案引起无数驾驶员的关注,媒体作了跟踪报道。在关注和报道的监督下,总共经过汪强明、汪强华、肖琳、王小桥四人、八场官司,才将公安告倒,法院作出“办培训班违法、收取培训费违法、登报违反公安部有关规定”的判决,至此,自己工作的单位才停止办培训班、培训费、资料费、登报费。
挑战营利性执法除汪强明多次被罚款、交考试费、培训费、登报费、汪强华驾驶证被撤销、破产而免交钱外,兄弟三人中汪承担的代价更大——打击报复:威胁辞退、劝辞职、买断工龄、以精神病强令退休。
对于用人单位明显的打击报复,“人在屋椽下不能不低头”,汪低头的“奇招”是引蛇出洞再下手。耐不过单位的威逼,汪答应走人,按单位的要求,还正斤八两写了“病退申请”。单位派人送汪进精神病医院办手续。汪煞有介事地走进精神病医院,对医生说起蹩足的英语,称“我是美国警察,他们是我的同事,但他们偏说我有精神病,要我来看医生,请多指教”。于是该医生在病历上写上“精神分裂症”。以上同事将该病历带走交差,作为让汪“以精神病退休”的依据。谁知,汪在最后审批退休的人事局用书面意见拦截了以上“病退申请”,人事局得尊重公务员个人意愿,据此不会审批,(何况该局退干处处长雷和平正是汪的研究生同班同学),此打击报复告败。(但此后该病历被公安局多次在法庭上出示,还向外地公安传播,用以诬陷汪,阻止汪与强势部门较真。少不了汪又与他们周旋,最近一次逼使单位派三人乘飞机从恩施州将汪接回武汉的原因就是汪为一“家庭暴力虐待伤害”的弱者申诉,外地公安查问汪单位,他们诬陷汪有“精神病”。汪办完事后给单位打电话称自己病发了!你们不来接我,我向市政府投诉去。三同事才有机会也逛到恩施市政府,找到汪。这是汪今生第一次乘飞机。)
打击报复病退告败后,单位仍不死心,克扣工资、福利、保险待遇等手法被公安用在汪头上。
2003年2月10日晚,汪下班回家,就要到家时,被二名“歹徒”袭击,身上携带的相机、手机、小灵通电话被抢,殴成脑震荡、蛛网膜下腔出血,送进医院抢救,出现病危。汪认为此事件是执法监督工作潜伏危险的暴发所致,其他朋友认为是被告的“强势单位”所为,但蹊跷的是此事件被抢的电话一直在使用,留下了通话对方号码可供破案,而公安抛在一边根本不问,经汪信访投诉,公安仍无动于衷。他们有理由认为疑似与公安有微妙的关系。
汪因公受伤,自然单位也不兑现保险待遇,而是汪本人出了一万余元抢救治疗费。
因公受伤得不到保险待遇,汪反而被削减了工资总额10%。
不久,令汪自慰的儿子汪陈寅高考超过重点线43分进了武汉理工大学。本应得到单位鼓励干警子女考大学奖的汪,却迟迟得不到该奖。
拔刀相助替人打了上百场官司不计得失的汪为何对这三点放不下,要状告用人单位?汪答曰:醉翁之意不在洒,我是不在乎待遇,但我不服用“克扣待遇的手段”打击报复!将武汉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告到法院只是一种回击打击报复的策略。
被告举证称汪已属退休人员,工资打九折是正常的,未克扣其他待遇。
汪不认可已经退休。自然,就由单位举证:有退休手续《市直机关机构改革中处级以下提前退休人员审批表》在案!该表是明显的“申诉材料”。在表中,汪亲笔写道:“因本人持依法行政、同情弱者等观点与部门少数领导不一,在机构改革中受到排斥异已、打击报复、不公正待遇……。汪国强
  2002年2月5日”这就是汪受到单位打击报复的证据,根本不是退休“真实意思”的申请。
从表中意外看出,该表的审批日期是2001年12月30日,早于汪的以上申请日期,属“未(申请)婚先(批准)孕”,明显违反行政程序、行政逻辑、形式逻辑和《国家公务员暂行条例》退休规定,因此存在重大瑕疵。休庭后,汪以该表为新证据提出新证据说明、重新质证、取证、证人出庭质证、追加确认被上诉人行政打击报复违法的诉讼请求等申请。明眼的法官一眼就可以看出,此证据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遂以公安局意见“滥竽充数”认定为“任免机关意见”代替审批机关意见。但此清清楚楚还有审批机关盖章栏,所盖的公章是“武汉市人事局”、“同意”、
 审批日期是“2001年12月30日”,公安局单位意见并非该表审批机关,该表也不是单位内部任免事项,所以法院只能作出以上“妙判”。
汪得到以上打击报复的证据和法院不理此事的证据,已向政府和上级人事行政部门投诉武汉市人事局“人事行政弄虚作假、公安局行政打击报复、克扣公务员待遇”。
我们关注汪国强的投诉,因为投诉的处理结果将检验法律法规是否兑现、行政行为规范与否、公务员的职业、政治命运如何!
投诉人事行政弄虚作假
 
投诉人:汪国强,男,1956年6月15日出生,武汉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政研员、工程师,住汉口花桥望才里29号102室,电话13035103659,13329710685。
被投诉人:武汉市人事局,住汉口黄孝河路。
事由:人事行政弄虚作假。
请求:1、确认被投诉人制作《市直机关机构改革中处级以下提前退休人员审批表》(以下简称人事档案)属人事行政弄虚作假。
      2、确认该人事档案属投诉人对“行政打击报复”的申诉。
      3、确认人事档案未经最后程序审批。
事实、理由、依据:
 
  投诉人因工作见解不一,受到排斥异已、打击报复,先后被削减了工资、福利、保险待遇。后起诉到法院,被投诉人向法院提交证据《市直机关机构改革中处级以下提前退休人员审批表》,但该表计划部门盖章、盖章日期与该表申请日期颠倒,“批准机关意见栏”无审批意见,明显违反行政程序和形式逻辑,属人事行政弄虚作假。此表不符合《国家公务员条例》第七十八、七十九条,也不等于人事机关审批。据此对投诉人削减所有待遇属行政打击报复。
 
  投诉人认为:“人在屋椽下,谁能不低头”!该表内容明显表示:投诉人利用填表表达申诉内容,属逃避打击报复的意思表示,应予确认。因投诉人工作见解不一,受到不公平对待,投诉人依《国家公务员条例》应享受工资、福利、保险等待遇。第三十一条规定:“国家公务员必须严格遵守纪律,不得有下列行为:(四)压制批评,打击报复”和第七十条规定:“除国家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外,国家行政机关不得以任何形式增加或者扣减国家公务员的工资,也不得提高或者降低国家公务员的保险和福利待遇”。请求贵机关依据《行政投诉办法》相关规定全面审查,支持投诉人全部请求。此致
武汉市人民政府行政投诉中心
  投诉人:汪国强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图文]重庆:一超市要求下班员工自翻衣袋表清白

  • 下一篇:[组图]请关注湖北监利两抗洪公民的遭遇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