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声明与报告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谎言对客观真实历史的恐惧         ★★★
谎言对客观真实历史的恐惧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21-12-18 10:25


连日来,中国大陆官媒对上海震旦职业学院宋庚一老师上历史课时,对日本在侵华战争中南京大屠杀所杀死30万人的讲解,进行了铺天盖地的口水讨伐,进而促使震旦学院快速作出开除宋庚一教职的决定,再度引发世界关注!

只要认真看看宋庚一老师对南京屠杀的讲解,就会发现这种纯粹意识形态上纲上线的讨伐,显得是多么武断愚蠢而穷凶极恶。因为整个宋老师的讲解,完全没有媒体与官方所定性的所谓公然否定南京大屠杀,而是基于历史,较全面而系统地将对南京大屠杀出现的各种论点看法进行了客观陈述,以给学生一个全面认识历史的视野,同时便于培养学生独立思考,引发学生对战争灾难深层历史探索。这无论如何跟媒体论断与震旦处罚所扣否定南京大屠杀帽子风马牛不相及。

从现在网络可以搜索到宋老师当次被举报的课的视频看到,宋老师一开始就认定了日本在南京的屠杀是属于反人类的行为,是在中国大地上犯下的最无耻、下作、残暴、凶狠的反人性的罪孽。之后,宋老师才表示国民党政府在一些遇难者家人还活着的时候,没有把所有死难者的名字全部记录下来,是很大的遗憾。由此,宋老师进一步讲述,这个记录和查询,并不难,大家都有身份证号码,如果发现失踪人口和尸体,一定可以统计出来。没有具体的遇难者名字,就导致了数据的不同版本的出现,有三千的,有两万的,有七万的,还有三十万,五十万等不同的数据。宋老师认为,具体到个人,把遇难者名单罗列出来,而不是数据,更有说服力,也不会受到日本方对数据的质疑。

宋老师提出了德国纳粹对犹太人的屠杀,所有的人都有名有姓,都有家庭记载,他们真实的统计出了屠杀的犹太人和逃难的犹太人的数字。她同时提出,这是中国作学术一直都不严谨的一个折射。宋老师提出统计到了幸存者有61人,那就应该可以统计出遇难者的人数,但是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没有看到30万具体的人。宋老师提出要进行反思。不能永远去恨,而应该反思战争是怎么来的。仇恨是必须的,但光有仇恨,就是一元的思想。一元的思想很容易把对立的观点在道德上看成可疑、败坏的。

通观宋老师这节讲课,不存在任何否定南京大屠杀的言词,而只是讲述对南京屠杀现在的一些争议观点,与造成争议的历史根由。这样一堂课怎么可能被扣上否定历史,进而遭致开除教职?

对于宋老师的处罚,目前网络多涌动着对举报宋老师的学生的义愤与斥骂,而事实上造成今天宋老师困境的并非仅仅是举报学生,还有媒体的帮凶,与震旦学院的操刀。在某种程度而言,媒体与震旦学院的立场与手段,不是学生举报的结果,而是学生举报的肇因,是因为有这样的学院与媒体,才必将引发那样无耻学生的举报。所以,文明人类在谴责学生的无耻与无知举报行径时,更应该看到中国大陆媒体与学院抡动棒子制造冤案的帮凶角色。当然,驱动这种帮凶更深层的元凶是极权统治集团。

极权统治集团何以要支使媒体与学院迎合断章取义举报客观讲解历史的老师这种恶行?原因除了纵容诱发社会互相监视举报的恶习外,就是真切恐惧任何试图直面历史而敢于质疑历史的行为。因为历史是极权统治谎言的集中地,是合法性来源的粉饰场,是容不得质疑与真实的存在。

今天,人类任何极权体制都与社会历史发展潮流相背离,其来源的法统与道统均无法立足,唯有通过谎言来欺骗愚弄民众,以达成维护统治之需要。于是杜撰历史就成为一切极权统治者必备的功课,以谎言与谬论来充斥历史,就是极权主义历史观的必然景象。这样的历史自然惧怕任何的认真,惧怕任何拐离盲从的直面,更不容许任何的质疑。这样,一切宣讲历史的老师,只要心存一份对工作认真的态度,对学生负责的态度,对历史求真的态度,那就是与极权的谎言为敌,那就是极权统治的威胁,对这种老师的及时发现,及时清除,就是将敌人消灭于萌芽状态,而所有为此贡献的部门与个人就是对党的忠诚。在此逻辑下,举报老师的学生,口水审判老师的媒体,直接充当打手处罚老师的院校,自然就成为维护极权统治的功臣,争先恐后就是它们自然的身手。

只要稍加留意,不难发现近来中国大陆因客观讲解历史而遭致处罚的老师接二连三。今年4月28日,湖南城市学院老师李剑因在给学生上《建筑文化概论》课时,说了一句“日本人精益求精”,引起一学生不满,拍桌而起,怒而骂娘,并在课后向学院领导举报了李老师,学校竟然采纳了这个学生的举报,不仅要李老师道谦,而且将其解职。这是多么荒谬的事情,然而却是中国今日大学的常态。也就是说今日中国大学学生只要听哪个老师的课不顺心,随时可以断章取义纠住一句话或一个词来举报,学校就会作出对老师的处罚。而裁定这句话或这个词是否错误,就是以是否符合意识形态所谓正能量的要求,而一切真实客观的事实与观点,必然是与极权意识形态正能量的谎言相抵触,也就必然遭致处罚。这就是中国今日大学教师面临的困境。

今天上海震旦学院的宋老师与昨天湖南城市大学的李老师都是意图客观准确陈述历史与事实,结果均遭致学生举报,学校处罚,媒体笔伐,如此荒谬滑稽的闹剧一再上演,揭示着背后一个惧怕客观真实历史的极权魔掌在操控。对此,世人在唾弃那无耻与无知的举报学生时,理应深究制造这种举报事件终极性制度根由,以期从根本上结束这种恶性举报事件的发生。

民生观察 2021年12月17日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王藏夫妇案对中国株连制的当下注解

  • 下一篇:将李田田老师投精神病院是严重违法侵权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