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声明与报告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要求韭菜感党恩背后的中国阶层固化危机         ★★★
要求韭菜感党恩背后的中国阶层固化危机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24-06-25 17:53
近日中共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名为“关于加强‘网约配送员’群体党建工作的指导意见”的文件,称“要做深做细思想政治工作”,引导网约配送员群体“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推动成立网约配送行业党委,还要聘请一批网约配送员担任兼职“社会监督员”,鼓励他们通过“随手拍”“随手报”等方式参与基层治理。

作为被中共盘剥的社会底层群体,韭菜们被这个不公的政体收割得遍体鳞伤,割完后还要对镰刀三跪九叩谢主隆恩,只有在这东方专制社会才会发生这种咄咄怪事,难怪这一消息在舆论场上引发一片哗然,公众对官方这一举动纷纷冷嘲热讽。

正如网民一针见血指出的“只要群体规模足够大,就有人关心和惦记了”,中共出台这份要求“不懂得感党恩的韭菜不是好韭菜”的文件的背景是因为网约配送员群体数量惊人,到了中共不得不正视的地步,文件中就提到2023年中国主要平台企业年活跃网约配送员已超过1200万人。由于近两年中西脱钩,经济进入下行轨道,外资持续撤离,企业纷纷倒闭,失业潮席卷中国,民众在走投无路下把进入网约配送业从业当作最后救命稻草的人越来越多,实际人数远远超过官方公布的数字。

被俗称“外卖骑手”“外卖小哥”的网约配送员是中国就业人员中最底层最辛苦的群体。他们没有工作保障,没有最低工资,没有固定工作时间,没有社会保险,没有诉求表达渠道,除了自己的劳力,他们什么都没有。为了生计奔波劳累,手停口停,所以不敢生病,不敢出意外。这个庞大的群体被社会推向了一个不安全的境地。

而当中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与一般人印象中从事网约配送员工作的都是受教育程度低、技能水平低的人群不同的是,一项调查显示,拥有大学及以上学历水平的网约配送从业者占比近15%。简而言之就是,经济萧条下那些失业的中年人、那些毕业即失业的大学生在这个社会只剩下一条活路了,就是去当外卖小哥。

2023年的中国网络,曾有一张图片在社交平台热爆传播,图片内容为一对北漂骑手父子钱灏和钱坤。50岁的北漂外卖骑手钱灏奋斗20年,供养儿子钱坤大学毕业,但工作难找,最后父子二人成了同事,一起做骑手送外卖。每天,父子俩一前一后,跨上摩托,在北京的大街上驰骋。

与此同时,和这个“两代外卖人”相对比的是,官媒几乎在同一时刻宣传河南濮阳一家三代都是烟草人的感人事迹,因此成为网络的典型翻车现象,因为,高垄断高收入的行业已经成为权贵的世袭领域,烟三代、油三代、电三代、铁三代……层出不穷,国企家族化、权力世袭化的现实深深地刺痛了网民,草根民众就因为投胎投得不好,就只能为生计而奔波。

穷人不得翻身,权贵享尽资源,这就是阶层固化。所谓“阶层固化”,是指一个社会的上升通道关闭,阶层流动停滞,社会上层凭借其先天的优势可以让后代居于上层,而处于社会下层的草根及其后代却无法通过后天的努力上升到社会上层。

阶层固化是当代中国的新极权主义社会典型现象。新极权主义下权力对社会的控制加固,权力介入市场,权力操纵市场,不受制约的权力的贪婪和不受驾驭的资本的贪婪恶性结合,成为现实中国一切社会不公的渊薮。在社会不公下社会纵向流动的通道日渐狭窄,下层社会向上流动受阻,社会结构调整速度变慢,社会成员奋斗动力减弱。

根据斯坦福教授Khor和Pencavel的一项研究,1998年后,中国社会流动性在降低,所以才出现所谓的官二代、富二代,官三代、富三代。现在这权贵阶层里面还分层,比如红二代看不起官二代,官二代看不起富二代。

极权制度下,权贵利益集团得以持续侵蚀社会公义,侵吞社会资源,信息、教育、就业、升迁等人生重要机遇被权贵阶层操控,普通平民向上发展的通道加速收窄。在2022年轰动中国的江西南昌周劼事件中,周公子创造性的发展了林则徐的名言“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改成“苟利国家生死以,家族传承吾辈责”,显示了阶层固化下中国权贵家国同构家天下的自觉意识,把持社会资源的权贵利益集团唯一动力和目标就是不惜牺牲国家、社会利益来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

现代社会正常的分配结构是橄榄型结构,表现为“中间大、两头小”,中等收入群体占比最多,低收入和高收入群体均占少数,这种连续性的排列结构社会流动性显着增强,使每一个社会成员,都能看到拾级而上的希望,从而得以维持社会稳定。而中国社会现在为典型的金字塔结构,上层约占1%,中产阶级约占15%,下层(含边缘化群体)占80%以上,这是一个两极分化的高风险社会结构,社会流动性无限减弱,流动性下降造成不平等加剧,体制性的阶层固化使代际贫困陷阱日益加剧。

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期,民众的生活条件和经济水平确实有了改善,因此对阶层固化和不平等的容忍度尚处可控范围内,而在现在的经济进入下行轨道后,掠夺社会财富成性的中共加速度消灭中产,收割底层,社会重新返贫,而阶层固化使世袭贫穷成为中国民众不能承受之痛,因此对社会不公义不平等的容忍度急剧下降,人们对于不平等程度的忍耐力差异的“隧道效应”在中国正在走向负数。

作为受到盘剥的社会底层,网约配送行业在生存压力下罢工事件开始层出不穷。零星的报道表明,在2018年至2019年期间,有100多起有记录的网约配送行业罢工和抗议活动。近年来影响比较大的该行业罢工和抗议活动有2023年4月的汕尾美团外卖骑手集体罢工事件、今年4月份的上海市饿了么外卖骑手集体罢工事件。而在中共统治的核心城市北京,外卖骑手甚至组织成立了“外送江湖骑士联盟”这个事实上的自发行业工会,发起11个骑士联盟群,成员超过14000人,其发起人陈国江因此被当局以“寻衅滋事罪”被逮捕。

在这种广大社会成员的戾气加重的现实下,网约配送员这个1000多万从业的底层职业群体自然成为中共维稳的重灾区,政权不断出台各种措施打上修修补补的补丁,加强对此群体的控制防止出现“天街踏进公卿骨”的可能性。

在2022年6月,山东省市场监管局就率先成立省外卖行业党委,把中共的组织覆盖和工作覆盖扩展至网约配送业,接着河南等省市先后跟进。这次中共市场监管总局的引导网约配送员群体“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是在其组织建设后紧接的意识形态建设,体现了中共对其政权存亡的忧虑感。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中共的意欲是一回事,社会是不是要按照其步子走又是另一回事。极权主义任何举措都是从一家一党的利益置于国家、社会、国民的利益之上这个根本点出发,必须掠夺国民财富垄断社会资源以维持专政统治,而不是解决社会矛盾,不曾在收入分配、资源分配、社会不公、社会福利政策等领域作任何改善与让步,没有解决阶层固化社会不公问题,因此中共的控制与洗脑活动对为了生计而奔波的底层民众来说不可能凑效,注定是徒劳的。

对底层民众的政治控制和思想钳制显示了在深重的社会危机下,中共这个人类历史上最大最极端的极权主义体制的不安全感愈演愈烈,只能以铁腕统治把社会不断推向令人窒息的政治环境,而种种疯狂举措也在不断消弥中共的统治基础,瓦解其统治合法性。这也是历史的必然,无论其怎么折腾都无济于事,这是极权主义政体不可避免的命运。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三个判例看中共银行、国企、央企言而无信

  • 下一篇:从国旗、国歌案看香港法治、司法的堕落和中共化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