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人权观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组图]河北滦县四名老人进京上访被截 派出所         ★★★
[组图]河北滦县四名老人进京上访被截 派出所
作者:邵佳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1-05-30 17:07

公民记者、民生观察志愿者邵佳2011-5-30报道:2011年5月29日星期日晚21时获悉,河北唐山滦县响堂铺镇4名老人李作义(72岁;手机15232482179  )、陈庆丰(74岁)、李守富(60多岁, 电话13784673552 )、 李守正60多岁 手机15931906479),进京上访时遭地方政府设在唐山火车站截访人员以回家解决问题为名,骗回关押在响堂铺镇派出所(派出所电话:7460110)。记者通过电话联系上老人得知,派出所不为老人提供食物,也不允许老人们外出购买食物,上厕所均有人跟班监视。直到今天下午五点,四名老人还在派出所内。

 

老人们反映,滦县上访的人太多了,涉及河北唐山滦县“亚洲第一铁矿”。该矿土地未批先占一万五千多亩;村官贪污、诈骗十几万元。滦县响堂镇官官相护、欺下瞒上;政府强行收回、拆除虾农们的养殖场,补偿非常低。这里存在着政府强征土地、采矿场滥采矿石、农民被上楼等很多侵害村民利益的问题,许多村民因此遭暴力殴打,造成多起人身伤害,还有许多村民遭到打击报复拘留关押。因河北香河土地违规案曝光后,政府紧张严控汽车站、火车站,在那里均长期有大量截访人员,不准滦县人外出。

 

附中新网关于滦县响堂镇占地、拆迁、开矿的综合报道:

 

 

响堂铺西法宝村农民李守富讲:“最近几年来没敢出过远门,因为他担心房子随时会被“钩机”钩倒。从2007年7月起,西法宝村所在的响堂镇政府为了给司家营铁矿征地,和包括西法宝村在内的8个村的部分农民进行了一场长达四年的“土地拉锯战”。

      司家营铁矿厂区像个大工地,大部分厂房都已盖好,从岩山山顶看去,远处空气中弥漫着黄沙,近处是一些正在挖掘的矿坑,矿坑表层的黄土已被剥离,矿坑边上有一个砖厂正在烧砖。

 

西法宝村也被挖了很多大土坑,不少房子已被扒了房顶。陈庆丰老人讲:“村里大部分人都搬到响堂镇政府提供的安置房——岩山新村了,村里只剩下十来户人家因不满意镇上给的补偿款,不愿意搬走。”

李守富的房子周围已经被直直地挖了大坑,房子的一角明显看出被碎砖垒上的破洞。

     西法宝村村民李志敏说:“2007年7月26日,滦县征收集体土地280多公顷用于司家营铁矿建设。滦县政府在征地公告中承诺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每亩按20800元支付,等响堂镇发到农民手里时每亩地的补偿费成了16800元。全家有6亩多地,共获补偿费10万多元。”响堂镇征地涉及30个村的土地,六个村子要整体搬迁。

      “响堂镇给农民的补偿款每亩少了4000元,这可是我们的保命钱呀!离开祖辈留下来的房子,确实舍不得,只要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补偿,我们肯定搬走。”曾在2006年担任前常峪村委的王占荣说,镇里来拆迁,几乎每次都带着派出所的人,“谁不听话就抓谁。”他曾因带着村民到县里找领导要说法被“关”了三年。王占荣说,村里因为土地上访的农民有二十多个先后被“关”过,“关”的时间从十几天到两三年的都有。

     一位叫王宝荣的大爷当时为什么能痛快地搬过来。他说,不搬不行呀,镇里发了通知,不在协议书上签字,家里有孩子就不让上学,跑运输的车不让上路,家里有在县城上班的也不让去上班。“签就签了吧,人家把地都占了,还不得赶紧想法过日子,咱耗不起呀!”

        村民质疑:土地是未批先征

     “当时出面和我们协调拆迁事宜的是响堂镇政府,我们要相关部门的土地使用批文,他们根本拿不出来。”李志敏说这引起他的怀疑,2010年5月村民杜仲合到国土资源部询问,国土资源部办公厅的答复是“我部未办理过唐钢滦县司家营铁矿二期采选工程建设项目用地。”

     “没批复凭什么征我们的地?”陈庆丰觉得自己是一个退伍军人、老党员,有责任替乡亲们向镇里打听清楚,“但是村里的账务很混乱,村委会也从来不征求党员意见。没办法,一些农民想选择法律途径来维权。”

     村民王占荣说:“滦县的律师事务所都不敢接我们的案子,一听说是关于司家营铁矿拆迁的,马上说‘管不了’。”县里也很害怕农民去上访,“我上次从石家庄办事回来,被怀疑是去上访,刚下火车就被扣留了10多天。”

     李志敏向记者演示了今年3月4日部分村干部及其家属到楼下叫骂他的录像。他说:“我一直在外面打工,曾向一些媒体反映过响堂镇的事,结果村干部就带人来骂我。”

     后来当地农民还到唐山市国土部门进行询问。唐山市国土资源局在2010年7月5日做出的答复是“经审查,唐钢司家营铁矿二期采选工程和唐钢司家营铁矿南区采选工程所占土地未依法取得土地使用权,属违法用地。”

      “我觉得有鬼,要不他们白送我铁矿石干什么?”王占荣说,当时他在村里当村委会委员,县里为让他配合拆迁工作,先后有人给他送过钱,还有人承诺给他1万吨铁矿石。“我都没要,结果村委会委员也不让当了。”

    

        村民甚忧:以后的日子怎么过活

除了领不到合理的土地补偿款,还有很多村民担心以后的生计。当时司家营矿区承诺每户安排一个40岁以下的工人到矿上工作,但当地农民反映,安置工作被赋予一些“苛刻”的条件,比如,不同意拆迁的家庭不给适龄青年安排工作;不领土地补偿款的老人不给发放每月150元的低保费;孩子如果被安置了工作,父母就不能领每月150元的低保费等。

     李志敏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我们预交10年的暖气费,从我们的土地补偿款里每户扣15000元10年后退还,当初让我们搬迁的时候,承诺不收暖气费,虽说暖气费10年后再还回来,但10年后谁说得清呢?”记者了解到,岩山新村一千多搬迁户每家15000元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目前这笔钱的用处村民不得而知。

     “前常峪村每年还要交17万元的物业费,徐寨子村交13万元,其他搬迁的村每年也得交10来万元,这些钱的支出从来不开村委会,几乎都是村支书说了算,村里现在闲着这么多人,完全可以组织一个小的物业公司,既节省了资金,也安排了就业。”徐寨子村村民徐建说。

     “每天矿上的车在路上跑,孩子们上学也不放心,没办法,为孩子上学,我只好到滦县县城租房子。”李守仓的妻子流着眼泪说。她的孩子一听说铲车来了,就吓得浑身哆嗦,他们全家再也不敢回西法宝村了。由于很早就签了拆迁协议书,按理说岩山新村的安置房应该给了,“但政府部门说,钥匙给错了,当初让我们搬的时候,什么都好说,现在想回来竟这么难。”

      “没有了土地,也没有工作,我们现在40岁以上的农民每月只有150元的低保费,等吃完了土地补偿款,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呀?”农民张淑英说。原来她还可以在院里养牛,养十来头牛的收入也不低,现在搬进了楼房,“连吃个葱花也要花钱买了。”不仅如此,矿上每天响起的炮声像“天天闹地震”,一刮风,黄土就满天飞。村民赖以生存的环境日益恶化。

 

以下是相关图片: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结石宝宝家长赵连海被北京警察抓走

  • 下一篇:武汉精神病院受难者马秀云被带走“政治学习”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