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人权观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组图]江苏张家港季阿珍的劳教通知书及行政诉状         ★★★
[组图]江苏张家港季阿珍的劳教通知书及行政诉状
作者:季留芳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0-12-13 13:53

2002年6月9日晚9点,江苏张家港东来派出所保安李闯等六人闯进我们的旅店,敲诈勒索不成,毒打我儿子季惠斌。邻居拨打“110”后,季惠斌也到东来派出所想将李闯打人的事汇报清楚,不料民警黄勇不分青红皂白就把季惠斌拳打脚踢,他不仅自己打,还叫身边的两个协警打。黄勇那晚因喝酒太多,满身酒气,我们怎么也无法劝阻,老伴季阿珍当时急的倒在地上,随即黄勇一脚将我儿季惠斌踢进铁笼子内对他刑讯逼供,最终导致我儿精神分裂症,在张家港精神病医院住院三年,近十万元的医药费用也由政府支付,事后东莱派出所工作人员全部调离,想不了了之。

    为儿讨公道,我们进京上访六十几次,要求立案,依法解决此事。可悲惨的是,8年多来,凶手仍逍遥法外,我们老两口却遭受地方政府一次又一次的迫害。

    2003年1月14日,江苏省公安厅警号为“050”的警官,苏州市公安局,张家港市公安局及有关部门领导人参与调解,“050”号警官说,黄勇打人本来就有前科,黄勇曾经脱过警服,但是黄勇有后台,所以他又穿上了警服。此次调解参与人数不少,但最终不了了之。

    2003年1月20日,原东莱主管政法工作的副镇长陈友生,为阻止我们上访,故意开车撞伤季留芳和小孙女,尽管季留芳头上的伤疤至今仍清晰可见,但当地政府又故伎重演,将处理事故的蒋桥中队队长肖勇,参与调查的两个民警袁伟民,吴建平以及东莱镇副镇长陈友生全部调离,斜桥交巡警大队开出了《事故处理意见书》搪塞我们。

    2003年2月28日,我们上访公安部,因当地政府又搞阴谋,我们被无故收容长达23天。

    2004年10月14日,我们到中纪委上访,张家港驻京办事处工作人员强行将我们押回。10月15日晚上,徐丰村支部书记季惠忠带人到我家,谎称要解决上访事件,骗我们老俩口至东莱街道办,谁料那里警察守候,将我们老俩口关进拘留所15天,我女儿季惠英不知情,当天深夜去东莱街道办找寻父母,也被捉进警车,关进拘留所12天。在拘留所,季阿珍被多次提审,民警徐雪兴,卢静将季阿珍的左手锁在窗栅栏上,不让她大小便,威逼她在他们准备好的材料上签字,强行要不讲事实,解决上访事情。同样季留芳也一样,民警劝他不要讲黄勇打人,陈友生撞人。并说讲事实的话,不能解决问题。

    2002年6月9日事发当晚,东莱派出所所长严国平也在现场,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严国平不仅没有受到法律追究,反而调到市巡警大队当了副大队长,因此他更加无法无天,于2004年竟和情妇躲在自家车库的汽车内乱搞男女关系,最终两人一丝不挂闷死在车内,真是遗臭万年。市公安局局长吴勤良召开紧急会议,企图封锁消息。

    东莱镇副镇长陈友生撞了我和我的孙女后,被调至市拆迁办,结果陈友生恶习不改,利用职务之便贪污,因数额巨大,于07年被判9年。

   2008年5月份开始,张家港市政府派18名保安24小时跟踪监视我们,并在我们居住的地方装了摄像头。

   2008年5月28号,以村支书季惠忠为首的一帮人,抢走了我们的身份证,北京的暂住证和上访材料。

    2008年5月29日,张家港市信访局和市调解中心,谎称我们夫妇口头申请要开听证会,当天下午市信访局,徐丰村委共三辆车跟踪季阿珍至东门,想强行抓季阿珍去开听证会,因季阿珍竭力反抗,围观百姓又多,未能得逞。其实是想以开听证会为名,抓我们去他们当地政府私设的黑牢里,尽管他们未能抓住我们去开听证会,但他们仍出具了荒唐的听证结论。听证结论的内容可想而知了。

    2008年6月1号,季阿珍逃离家乡,再次进京上访,市政府派看一批批人围追堵截至北京,季阿珍最终未能脱离他们的魔掌,于8月9号在北京郊区被抓获,押回张家港,关进了泗港镇章卿村当地政府私设的黑牢内。黑牢内装有摄像头,为了能使季阿珍精神崩溃,他们将黑牢的四周墙壁贴上黑色的皮,把窗户也封了。杨舍镇综治办主任郭旷益抢走了季阿珍的手机及物品,并派十二名保安人员二十四小时看守,要求他们不许透漏任何消息。同时季留芳在家被18名保安长期跟踪监视。生不如死,得知老伴被张家港市政府抓获,并又失去联系,生死未卜,绝望之余,季留芳于8月15日服药自尽,虽被抢救过来,抢救的医药费用也由徐丰村委承担,但受伤的心灵已无法愈合。更为毒辣的是,在季阿珍被关黑牢期间,季留芳被看守监视期间,张家港市公安局副局长章仁兴,东莱派出所所长何岳云,徐丰村书记季惠忠,杨舍镇综治办主任郭旷益,张家港市信访局长陈永祥等人经常威逼我儿子和儿媳要不讲事实解决事情。曾在07年在季惠忠,何岳云的唆使挑拨下,季惠斌用长凳仍向母亲季阿珍,砸中季阿珍脸部,险些丧命。

    2008年9月15日,有位看守季阿珍的好心人冒着危险告诉了我女儿她母亲被关押的地方。9月18日,我女儿季惠英带村民李秀芬、陆龙生、刘龙生、朱林显等人到黑牢见到了季阿珍。因为这件事情,9月19日,季惠英被扬舍镇综治办主任郭旷益、张家港市公安局治安大队长丁其龙等人关押在城西派出所24小时。郭旷益恶狠狠地说;“是谁告诉你这个地方的,让我查出来,我要他死!”

    2008年9月29号,季阿珍从黑牢释放,共关押52天,没有任何说法,同时,监视季留芳的18名保安也从季留芳居住的小区撤离。

   2008年10月3号,我们又去北京举报,11月13日被张家港市政府派出去的人发现,他们就将我们控制起来押回晨阳派出所,因季阿珍母亲在11月12日过世,当地政府得知这一消息,为了不让季阿珍见母亲最后一面,他们又将季阿珍关进拘留所7天。在拘期间,张家港市公安局法制科的两位民警提审季阿珍,并强迫她在他们准备好的材料上签字,威胁她说,如果不从,叫苏州送去劳教。

   2009年3月1日,我们俩又去北京上访,3月5日到最高人民检察院上访,张家港市政府串通了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人员,张家港的警车开进了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大院内,张家港市杨舍镇信访办工作人员严建峰等人突然袭击,将我们扛头扛脚塞进警车,绑架我们到了张家港市驻京办事处,他们马上化了一万元钱叫了一辆黑车,连夜押我们回张家港。3月6日8点我们又被关进了泗港的黑牢内,手机和物品被抢走,章仁兴,郭旷益,曹建东等人到黑牢恶狠狠地说,“你们上访就是不让我们活,不让我们活,我们就先让你们死,政府既然造假,就肯定要造到底。我们张家港有的是钱,什么事情都能摆平。”

    今份3月份以来,我们被“安元鼎接待中心”的工作人员所欺骗和引诱,他们说:“这里是中纪委招待所,来这里的上访的力度最大,多来几次肯定能把你们的事情解决。”我们就这样上了“安元鼎接待中心”的当。2010年9月3号我们又去“安元鼎接待中心”上访,09月4号来了三位苏州警察并说,这次有市长徐美健亲自出面肯定能帮我们解决好上访的事,我们就信以为真,当晚就坐“安元鼎接待中心”的车回家。9月5日一到张家港,塘市派出所的警察将我们包内仅有的600块钱搜走,我妻子季阿珍被拘留10天,期满后劳教一年,我们家属至今没能要到拘留季阿珍、劳教季阿珍的任何手续。

    2010年9月24号,“安元鼎接待中心”这个涉黑组织被曝光,并被中央政府所取缔,很显然,张家港政府本来是利用“安元鼎”黑组织来打击报复我妻子,“安元鼎”黑组织的覆灭将地方政府的阴谋大白于天下。但当地政府却将错就错,将季阿珍羁押在张家港拘留所45天,于2010年10月20号押至江苏女子劳教所。

    2010年11月7号在季阿珍羁押64天以后,我女儿季惠英去江苏女子劳教所才探望到她母亲,见母亲身体虚弱,双手发抖,言无伦次,精神已到了崩溃的边缘,我妻子告诉女儿这一切都是在张家港拘留所临走时警察给她吃的药造成的,她不肯吃,教官说;“你不吃,那边劳教所就不会收你。”季阿珍在拘留所实在活不下去了,无奈被迫吃下五颗药,到了江苏女子劳教所,季阿珍就神志不清,全身发抖。我女儿知道母亲的遭遇后,痛不欲生。于11月11号和我儿子和儿媳去张家港市政府门口求见市委书记徐美健。结果我儿子和女儿被几十个防暴警察扛头扛脚塞进警车,女儿季惠英又被张家港市公安局拘留7天,儿子季惠斌和儿媳蒋玉珍被关在塘市开发区派出所11个小时。

    2010年12月7日,我们盼来了一个月一次的探视日,看到妻子身体虚弱,脸色黯淡,她告诉我,因为血压高,现在每天要吃六颗降压片。听到这些我怎样也没法控制,竟在那里嚎啕大哭。临走时在我们的再三要求下,我们总算拿到了对我妻子季阿珍作出的“劳动教养决定书”。

    张家港市政府对我们家的所作所为,那些都是恐怖分子的行为,他们践踏党纪国法,严重损害了中国共产党在百姓心中的形象。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就是骑在百姓头上作威作福。

虽然我们家人一次次地遭受地方政府的迫害,精神上和身体上受尽了伤害,但我们讨公道的决心没有改变,我们坚信我们的国家是法制国家,我们的党是英明的党。一定能将这股地方黑势力,这些隐藏在我们党内的败类清除出去,让他们受到法律的严惩,还我们公民应有的人权,还百姓一个公道,正义,民主,真正的和谐社会。

 

控告人:季留芳(季阿珍丈夫)

                                                                            2010年12月

 

保外就医的申请书

 

申 请 人:季惠英,女,1967年生,汉族,江苏省张家港

被申请人:江苏省女子劳教所

申请请求:请求把申请人母亲季阿珍保外就医

申请事实与理由:

    申请人母亲季阿珍今年已 67 岁高龄,血压高,身体虚弱,双手

发抖,食欲不振,夜不能眠,言无论齿,精神已到崩溃的边缘,申请

人母亲的生命危在旦夕。

    申请人作为季阿珍的女儿,在探望期间,亲眼目睹了母亲的病体,

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真是惨不能睹,故申请人要求劳教所领导以中

央精神“以人为本”、“心系民生”根据实事求是的精神把申请人母

亲放回社会,让申请人母亲的病体得到及时的医治,把病情控制到正

常,以免发生不该发生的事。

                         此

主送:江苏省女子劳教所领导

                                       申请人:季惠英(保外就医的申请书

申 请 人:季惠英,女,1967年生,汉族,江苏省张家港

被申请人:江苏省女子劳教所

申请请求:请求把申请人母亲季阿珍保外就医

申请事实与理由:

    申请人母亲季阿珍今年已 67 岁高龄,血压高,身体虚弱,双手

发抖,食欲不振,夜不能眠,言无论齿,精神已到崩溃的边缘,申请

人母亲的生命危在旦夕。

    申请人作为季阿珍的女儿,在探望期间,亲眼目睹了母亲的病体,

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真是惨不能睹,故申请人要求劳教所领导以中

央精神“以人为本”、“心系民生”根据实事求是的精神把申请人母

亲放回社会,让申请人母亲的病体得到及时的医治,把病情控制到正

常,以免发生不该发生的事。

                         此

主送:江苏省女子劳教所领导

                                       申请人:季惠英(季阿珍的女儿)

                                       联系电话:13382535578

                                       2010年11月22日

                                       联系电话:13382535578

                                       2010年11月22日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武汉市武昌区经租房主胡凤云遭拘留

  • 下一篇:浙江维权人士林炳长被传唤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