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人权观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冯正虎讲述亚欧首脑会议期间被非法限制人身自         ★★★
冯正虎讲述亚欧首脑会议期间被非法限制人身自
作者:冯正虎 文章来源:冯正虎 更新时间:2008-10-28 21:29

 

 

北京召开亚欧首脑会议与千里之外的上海市民有什么关系呢?我们不是哪个国家的首脑,是上海平民百姓,根本就不关心这些会议,在上海过老百姓自己的普通日子。但是,上海警方却无事生非,借北京召开欧首脑会议之名又在随心所欲地非法限制上海市民的人身自由,某些警察还会唆使雇用的社会闲散人员去执行他们的违法指示,居然让一个没有任何执法权的公民去强行剥夺另一个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利,大搞文化大革命的恐怖主义,利用群众斗群众,搞得上海乌烟瘴气、人心惶惶。北京开一个国际会议,上海警方就可以用一些非法手段去侵犯老百姓的人身自由权利,这肯定不是胡锦涛、温家宝的愿望。是中共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的指示吗?不是他,难道是韩正、刘云耕、吴志明的指示吗?谁在上海实施群众专政的恐怖主义呢?请中央、上海市政府查明。

 

一、上海又在搞文化大革命

这几天我又亲身经历了一起荒唐的迫害事件。10月25日上午起有两个陌生人坐在我的楼梯铁门外,晚上又换了两个陌生人坐着,24小时堵住我的家门。我居住在三楼,我们3号楼的楼梯铁门就安装在二楼至三楼的楼梯转道口,仅有长2米宽1米。在这个狭隘空间里,要坐着二个人,楼梯铁门肯定被堵住,上下楼的居民都要受罪,要与堵门的人挤来挤去,几天一过居民非常愤怒。这几个人是谁?有什么权力可以霸占私宅门口赖着不走,还要非法剥夺公民的出门权利。这些人不是警察,是警察雇用的社会保安人员,是一些社会的闲散人员,根本没有执法权,但有时他们比警察还狠,仗势欺人,无法无天。但是,没有警察撑腰,他们又是一些胆小如鼠的人,因为他们也是社会底层的穷苦人,只不过是为了赚1千2百元生活费被警察利用做违法事的可怜人。

10月25日下午4:30左右我出家门,去敬老院探望90岁的母亲,但我的楼梯门被两个陌生人顶住,他们凶恶地不准我出门,强硬地说,“你不能出去,我们要打电话请示。”我当即问他们:“我出门,管你们什么事?这是我的家。你们是谁?是谁派你们来的?”一个穿红外套的陌生人很自豪地说:“我们是五角场派出所的社保(注:社会保安人员,即街道派出所雇用的社会闲散人员)。我们接到任务,要我们不让你出门。”我责问他们,“你不是执法人员,没有任何执法文书,你们有什么权力可以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呢?你们是否知道,你们现在的行为是在违法犯罪?”这两个陌生人,一个穿红色外套,另一个穿黑色外套,非常嚣张地说:“我不懂法,领导要我们管住你,不让你走,我们就不让你从我们的手上走掉。”我说:“领导要你杀人,你也去杀人吗?你怎么对得起你的家庭,为了1千多元钱,就要做违法犯罪的事。这个行为就是你们的犯罪记录。我控告你,你将来会被法律追究的。”他们大嚷着,“你告吧,告到公安部,告到中央去,我们也不在乎。”是的,他们是警察派来的,还怕谁呢?他们一定认为,上海的公检法都与他们是一路货色,你还能告到哪里去?胡锦涛还没有付给他们钱的派出所所长有权威。

但是,我与妻子根本不吃这套流氓架势,我们经历的苦难远远大于这点淫威,我们强行推开门,相互对峙着。我妻子过去不参与我的维权事业,她在大学工作,有自己的想法与做法。但今天她亲眼目睹这个迫害,也无法忍受了,一个号称法制的国家怎么能容忍一些目无国法的不法之徒肆意堵住我的家门、剥夺我们的出门自由,居然这些违法犯罪行为还是警察指使的。这次她坚决地站在我一边,同心协力与这两个不法歹徒作斗争。其中一人不停地给警察打电话,但警察没有回复他。后来我们的小区片警小叶赶到,平时我一直很配合他的工作,今天不行,是一个原则问题,我们一定要出门。北京亚欧首脑会议与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我配合四天失去自由呢?而且,我决不容许这些不法歹徒行使执法权。小叶警察也只好不停地向领导请示,希望他们来现场解决。但我知道,比他年岁大的警察没有一个敢到现场来表态,他们都会把违法责任推卸给别人,立功自己拿。我们对峙了近一个小时多,双方激烈争吵,我不断地严厉指责他们的违法犯罪行为。最后小叶警察说,他陪我们一起去敬老院。我们也同意。我们都是通情达理的人,不会为难他,体谅他的难处。6:00过后,我们才出门,去食品商场买了一些母亲喜欢吃的干果,然后乘出租车去敬老院。见到母亲,我们也无法说清为什么这么晚来的原因,聊了一会我们就与母亲告辞了,因为敬老院里晚上探望不宜。

 

二、与21世纪的红卫兵老将作斗争

10月26日两个社保仍坐在楼梯铁门外看守。下午4:00左右,我与妻子要出门去对面的沃尔玛超市买米买菜。当我们推楼梯铁门时,又被堵住,不准我们出门。我们告诉他:“我们到对面商场去买米买菜为什么不行?还要你批准吗?”这位看守说:“我不管,我就是不让你们出门。”我们已经讨厌这些自以为是的家伙,再也不理睬他,直冲楼梯下,他企图拖住我,我照样往前走。在小区内的一路上,我们痛责他们的违法犯罪行径,拖拖拉拉地走到小区门口,小区的居民、路人都来围观了。这两个社保正是狗仗人势,居然在公共场所还敢耍野,嚣张地大嚷:我不懂什么法,你可以告我违法,我就是不让你走,就是打架,也不让你走,你们报110吧。我严正告知:“今天我走定了。即使你们打我,我也会走到对面买菜,除非我死掉。”有的居民责问他们,“你们有什么权力限制他们的人生自由,连他们去买菜买米都不准去,你们有执法证吗?”其中一位歹徒很无知地把自己的社保人员上岗证给那位居民看,居民都笑了。这不是警察证,即使警察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还要出示法律规定的文书。警察让法盲来执法,这个社会就没有体统了。居民们非常气愤,纷纷谴责他们。这些社保气急败坏,企图以势压人,大声叫嚷:“是李所长交给我们的任务,我们是执行警察的命令。领导让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愤怒的居民回他一句:“领导让你吃屎,你也吃吗?”小小的派出所所长是他们的太上皇,但老百姓不买账。

我向110报警,他们也在打电话,向指使他们违法活动的警察求援。他叫的警察是不会来的,我叫的110警车来了。一位年轻的警察(警号:038111)和一位年长的社保人员下车,我妻子与年长的社保人员进小区门卫室填了一张出警记录,我向警察汇报案情:“我是本小区3号302室的居民,出门买米买菜,受到两个陌生人的阻扰,他们强迫我不出门,非法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你问问他们是否有什么执法证?”警察又去找他们核查情况。警察又过来告诉我:“他们说有任务,是否能配合一下?”我说:“你问问他们有什么任务?他们有资格做这个任务吗?他们是在违法犯罪,侵犯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利。我听你警察的,你只要一句话,说他们的行为是对的,不准我出家门,我马上回家。”警察当然不会判定他们的违法行为是对的,否则警察公然执法犯法、包庇罪犯的行为要激起民愤,还要受到检察部门的法律追究。后来警察搞了一个折中方案,要求他们陪我们去买菜买米,我们也同意了,但他们不肯,认为很失面子。他们刚才还口口声听领导的话、是为警察干活的,现在警察说话了,他们又不买账了,公然抵制:“我们与他们吵了,我们不让他们出门,现在还要陪他们去,我们不去。”警察见到这样任性的又无政治全局观念的法盲也无话可说了,只好不了了之,开车走人。我们又恢复了自由,走出小区大门,去买米买菜了。一场闹剧又结束了。

听到我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消息,上海市民纷纷来我家看望。10月27日上午30几位,下午又是20几位。大家都希望来参观一下不法歹徒执法的奇观,先睹为快,为此见证。维权互助的好风气已在上海形成:我关心别人,别人关心我,一人有难众人相助。上次,郑恩宠律师被殴打时,上海维权人士及上访民众就不断地上他家慰问,并见证不法歹徒的违法犯罪行为。今天,我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又有市民不断地来看望我,并作见证。现在,无论是知名人士,还是默默无名的人士,谁受到迫害,只要他(她)求援,就会有许许多多他(她)相识或不相识的市民不断地前往他(她)的家或受迫害之地慰问他(她),解救他(她),并作见证。今天上午来我家的市民还可以看到不法歹徒执法的违法犯罪行为,但下午来的市民已看不到这些不法歹徒的人影,连他们坐的凳子也撤走了。我一批一批送朋友们出小区大门,也没有人敢阻挡了。中午,我又出门在就近的餐馆里与我的兄长共进午餐。晚上深夜时,在我的楼梯铁门外又坐着两个人,或许他们知道我已睡觉,是不会出门的。这些非法的看守有什么用,底楼门外被蚊子咬得吃不消也只好偷偷上来坐着,隔着铁门像囚犯一样苦度漫长的夜晚,令居民鄙视与讨厌,还在浪费纳税人的钱。

 

三、自立者,天助之

这些歹徒企图非法拘禁我在家里坐“黑监狱”的阴谋没有得逞,但是他们违法犯罪的事实已经构成。白天看守的两位歹徒特别霸道,一位穿红外套,另一位穿黑外套,意味着红道黑道都吃得开,可以无法无天,但如果他们还不悟醒的话,最后牢狱之灾难免。而且,他们在小区门口的光天化日之下,已公开指认:这起违法犯罪事件是五角场派出所的李副所长指使他们做的。如果今后检察部门查实,这一起在人民群众中造成恶劣影响的违法犯罪事件的直接主谋是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五角场派出所的李副所长,那么李副所长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必定受到党纪国法的处罚,不配做一名警察。警察基本职能应该是保卫公民的人身财产安全、打击罪犯,而唆使、纵容他人犯罪或直接危害公民权利的警察就是警察队伍中败类,必须清理。

10月27日一红一黑的不法歹徒仍在门口看守,但已经没有前两天的嚣张气焰了。我居住的仁和苑小区里,居民的社会地位层次较高、法制意识强、有正义感,他们是绝不容许这些充当红卫兵小将、法西斯党卫军角色的法盲在小区里横冲直撞、耀武扬威,破坏我们家园的宁静,公然蔑视法律。上午,我与一位来探望我的朋友一起出家门,这些看守再也不敢阻挡了,只好看着我们离去。我们去拜访知名律师郑恩宠先生,中午就在他家里聚餐,还有另一些朋友一起快乐地聊天。下午我去人民大道200号上海市政府信访办公室举报上述侵犯人权案件,106室的255号工作人员接待了我,他告诉我:“这起侵犯你人身自由的案件应当向当地派出所报案,如果派出所处理不当,可以要求其他部门来监督。”我又问他,“如果这起事件是警察指使的,违法犯罪的人是公务员,我是否应当向检察院举报?”他说,“对的。”他还告诉我,“会把我的举报转批杨浦区公安局处理。”我谢谢他,就告辞了。晚上7:00多,我与妻子一起去杨浦分局五角场派出所报案,一位警号039145的女警官受理了我的报案,认真作了笔录,我还提交的一份事先写好的举报函。报案结束后,女警官出具了一张《上海市公安局案(事)件接报回折执单(编号:20083382342783112512)。我坚守护宪维权的信念,通过法律的手段制止这些违法犯罪行为,树立法律的权威,正气压倒邪气。

潘多拉魔盒的打开,上海人民的灾难就开始了。一小撮便衣警察与一大批游手好闲的社会保安人员无法无天、随心所欲,想绑架谁就绑架谁,想拘禁谁就拘禁谁,想堵谁家的门就堵谁家门,不需要执法证件,不需要任何法律依据。他们公然叫嚣:“不懂法,是领导叫我们来做的。”当受害者要求他们出具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法律凭证时,他们都会摆出一付地痞流氓恶霸的架势,甚至还会反问受害者:“为什么我要管你,不管别人?”如果这个侵犯的理由成立,那么这个社会就不需要法律,就没有公正与安全,公检法也就名存实亡。杀人犯也可以说:为什么我杀你,不杀别人。抢劫犯也可以说:为什么我抢劫你,不抢劫别人。小偷也可以说:为什么我偷你,不偷别人。按照这个强盗逻辑,杀人抢劫盗窃都是正当的,而受害人是活该受罪。过去我耳闻目睹成千上海市民遭受这种迫害,今天我自己也亲身经历了,明天其他市民,包括警察、检察官、法官、更多的公务员及其亲属也会遭遇这种苦难,不久的将来俞正声、韩正、刘云耕、吴志明的家门口也会遭受这些“红卫兵老将”的骚扰。现在这些躲在暗处指挥这些“红卫兵老将”的大小权贵很得意,欣赏受害者的痛苦挣扎,但是他们最后也会遭到报应,而同样惨死于他们放出的魔鬼手中。难道中国人民忘了文化大革命的惨痛教训了吗?难道我们都忘了国家主席刘少奇死得多么凄惨吗?胡锦涛先生应该记住,俞正声先生更应该记住,你们的亲属也有过苦难的经历。

我在政治上是温和的改良派,主张依照宪法的精神与程序进行一切改革,不主张推翻中国共产党的政权,而支持胡锦涛先生提出的以人为本的十七大政治路线,支持温家宝先生向全世界表明的关于中国政治改革的主张。但是,在捍卫人权的实践上我是坚定的强硬派,不会屈服任何侵犯公民权利的邪恶势力。而且,我深信:我们每个人的人权不要指望谁赐予,是要靠自己去争取。每当我们遭受权势者非法侵犯人身自由权利时,国内媒体的舆论压力极其微弱,国外媒体的舆论压力是远水救不了近火,维权互助的其他公民尚未赶到解救,法律的救济即使公正也是事后的事,我只有靠自己,靠自己的拼搏,用我们的勇气、智慧与不怕死的精神去与面前的犯罪分子作针锋相对的斗争,自己解救自己,尤其重要的是在心理上不惧恐怖。我没有权,没有钱,也是一个体力物力上的弱势者,但我有一条不可屈服的命,我乐意拼命到底,誓死维护我做人的尊严、捍卫我的公民权利、保卫我家园的宁静、树立宪法法律的权威。我相信,每一公民都可以与我一样,勇敢地站起来,与侵犯公民权利的敌人作殊死的斗争,正气最终会战胜邪气,潘多拉魔盒放出的魔鬼最终会被赶回去,社会又会出现正义、和谐与宁静。

 

2008年10月28日上海仁和苑

 

 

注:这起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违法犯罪事件均有录音、相片、人证及其他物证。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武汉靳光明:我被绑架、遭抢劫、非法关押68天实

  • 下一篇:[组图]湖北随州孔家坡居民遭数十名城管人员殴打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