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人权观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劳工维权人士王凯:广州天河法院是如何屡屡迫害我的         ★★★
劳工维权人士王凯:广州天河法院是如何屡屡迫害我的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未知 更新时间:2014-08-30 22:28
2014年8月26日,我去广州市天河区法院立案,这是法院搬迁后第二次来。第一来是2013年7月13日来旁听王爱忠告公安局的行政诉讼案,他(传说中开着宝马X5追求民主的人就是他)因在广州广场举牌要求官员公布财产而被广州警方拘留,王爱忠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当天来自全国各地要求参加旁听的数十热心人士,被法院和警方拒之门外,警方、国保出动100多警力,严密封锁,原告王爱忠出庭指控,律师吴魁明应要出庭辩护,经过2个多小时激烈辩论!法院当庭驳回诉讼请求。当天几乎所有前往法院办事的人都被拒绝在据法院大门一百多米处的路口,只能打电话联系法院工作人员出来交接。
我人生中第一个劳动争议案就是天河法院错判的,那是2009年,法院在被告完全举证不能的情况下,全部驳回我的诉求。【穗天劳仲案字(2009)274号,仲裁员:麦佩婷,书记员:陈丽华。(2009)天法民一初字第1454号,审判长:伍双丽,人民陪审员:黄小珍、霍廷菊,书记员:麦英杰,谢玲】上诉到中院后才获得部分支持。(博客记录在【猫眼看人】凯迪社区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3164940&boardid=1)
事发当天我提交了5个案子的立案材料,三号窗口的工作人员要求被告是广州的企业的工商资料必须去工商局打印才行,我说深圳的所有法院以及广州的其他法院从来没有这样强制要求过,这样的要求没有法律依据,不合法,她去办公室请示后很快回来不再那样要求,继续办理。
她又提出说我有一张企业的注册资料是废纸,他们不收废纸,那是因为由于一面没打印清楚,我在另一面又打印了一遍。于是我跑出去复印了一份。回来后她又说少了一个被告的工商资料,我又跑到隔壁审判楼的复印中心打印,被拒后,我跑去距法院近1.5公里的石溪村里打印,烈日炎炎,我跑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只是为了能立案。
等她找不到任何材料问题的时候,她告诉我说,你的案子今天立不了,你改天再来一趟吧,我问她为什么?我碰见的两个朋友就能当天立案,而且其他人基本都是当天受理的,能否让立案庭长出来给我解释一下?她不理我,我坐在立案庭的椅子上等待十多分钟后,又过去窗口对她说,即使不立案也要给我材料收据的。她说没有,我说这是违法违规的,她说她说了不算,我说那请说了算的出来,她去办公室出来后,开始不理我了。我站着等了五六分钟后,喊了一声庭长在吗?没有任何人回应我,等了五分钟后又喊了一声“庭长,出来!”,这时突然从庭长办公室冲出来一个中年胖子,什么也不说径直跑出办公区,冲向我!他长得真的很像雷政富,从法院办公室里冲出来这样的一个人以百米冲刺的势头冲向我,我当时震惊了。
他冲向我的时候,法警们和其他人一样,吃惊地看着冲向我的他,他边冲边恶狠狠地喊“抓住他!抓住他!把他手机抢过来!快抓住他!”法警没听他,他冲到我跟前,死死掐住我的双臂来回疯狂地推搡,企图让我失去平衡,我挣脱后退,他又死死掐住我的双臂,愈发用力,并试图抢夺我的手机,我再次挣脱后退,这样反复五六次,他发觉自己失态后跑回办公区,我问他是谁?为什么?他边躲边对法警喊“抓住他!抓住他!把他带走!快抓住他!”我开始对他拍照取证,他气急败坏地咆哮“把他抓走!快!抓走啊!”,法警无动于衷,只是过来友好地说先生这里不许拍照,我说我被不明身份的人打,你们作为法警不作为,反而阻止我取证,法律只规定了在审判厅里拍照要经过允许,并没有限制立案庭不允许拍照,何况我是在被人身侵犯、人身攻击的紧急情况下被迫拍照取证的。他们说我们有监控的,把照片删了吧,我说好,在我删除照片的时候,里面出来一个老女人,出来指着我“把他带走,流氓!无赖!”,法警依然没有听她的,她对我的喊叫变得焦急起来。后来收到指令的法警突然从温和变得异常的野蛮粗暴,抢走我的手机,并迅速反扭我的双臂,将我带往隔壁信访室里。
  随后一个自称信访局长梁法官的老头咄咄逼人地用手指着我的鼻子喊道“你个流氓,无赖…好嚣张啊…”他的广州话或普通话很糟糕,但我还是听得出来是羞辱我。我感到莫名其妙和愤怒,如果不是看他年纪大,我也许就动手打他耳光了,虽然面前有一群法警在看着这一切。我一直后退,等我退到墙边的时候,我开始问他“请问可以知道您的姓名吗?你为什么不敢告诉我你的名字?你到底是谁?你真的是法官吗?你的履历公开了吗?谁任命你的?你有没有公开财产?有没有包二奶?”,他立马跑掉了。
后来法警开始轮流要训我,“你问人家财产干什么?关你什么事?你无权知道?”,我说“公开财产是官员的义务,就连俄罗斯官员都公开了财产,我是纳税人当然有权利知道,不仅和我有关和大家都有关”。另一个警察马上说“你怎么知道他没有公开财产?他财产早公开了,只是你无权知道”,“按照政府的承诺和国家法律的规定,全国的每一个公民都有权知道,不允许公民知道算什么公开?你说公开了你知道吗?”,这时门口的几个法警开始上来支援已经哑口无言的同事“中国是中国人民的,不是公民的,公民是用来区分犯罪分子的是没有权利的,只有人民才是国家的主人……”他看到我们被他的话搞得一愣一愣的,我问他是不是口误说错了,他否认。我再三确认他确实是警察后说,你的话很奇葩。
他被同事交出去后,我听到他们在门外议论“居民身份证不是公民,哪些公民了?哦,公民身份证号。人民是个政治感念……”
    他们开始警惕我,不跟我说话了,当我听到我的手机响时,才发觉他们拿着我的电话,并且当着我的面接我的电话,而且之前也在翻看我的手机,我说还我手机,“待会会还你的,就你这破手机,没人稀罕,三百都不值”,“胡说,那是我刚买的锤子手机(罗永浩躺枪),三千元,弄坏了要赔的”
我要求上厕所,他们说要请示领导,但是他们依旧在门口闲聊,没有任何请示领导的迹象,我说如果拒绝我上厕所,我就就地解决了,他们立刻带我去厕所,四个法警左右前后领着我去了审判楼的洗手间。在接近法院大门的时候他们紧紧的抓住我的已领,我说别怕,我又不是犯人,怎么会跑呢?
在我第二次去厕所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看守我的法警们轮流吃了饭,开始有人抱怨不能下班,我说要吃饭,要喝水,没人理我。我多次要求并说“吃饭喝水是基本人权,就算是罪犯也有人权的,你们快请示你们的领导,不然我就喊了”,他们请示后没有任何回应,我又等了很久开始大喊“我要吃饭”“我要喝水”“无耻”,歇斯底里地喊了十多分钟,筋疲力尽,他们就像僵尸一样没有任何回应。他们在我喊的时候开始增加警力并用两台执法记录仪对我录像。我开始沉默,之后躺在长椅上昏昏欲睡,他们叫我坐好,我不理,他们作罢。我隐约听到他们说领导们在开会研究怎么对我。
后来魏副庭长和立案庭长带着一个女的在众法警的簇拥下,来到我面前,气势汹汹地对我说“王凯还不认罪?带他到那边去!”,法警开始强行把我架到另外一个房间,他们开始强行把我按在椅子上让我写悔过书,我拒绝!他们就野蛮粗鲁地把我使劲往椅子上按往我写,我越挣扎他么越用力,反扭我的手腕,疼得我嗷嗷叫,我开始大吼“啊”“啊…”“啊”“啊”“啊”……,最后他们放弃了,我累得躺在了地上。
 在立案庭的人又出去开会商量对策的时候,法警们看着躺在地上的我,沉默了,像是犯了错的孩子。不知道是接到命令还是为何,他们开始给我倒水让我喝水,又给我买了一盒快餐,让我吃。可那个时候的我因为疼痛呼喊,嗓子充血嘶哑,没有任何饮食欲了。
他们见我宁死不屈的态度,似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开始一个劲劝我起来,吃饭,喝水,但我筋疲力尽躺着一动不动,他们也没有再敢碰我。后来法警领导样子的人,进来说是我老乡,说你这是何苦呢?起来认个错,就送你回去了。
过很久以后,立案庭的人回来再次告诉我,如果不写悔过书就抓走拘留我,我说没违法犯罪,凭什么拘留我,我不怕。他们又出去商量。警察头又进来劝我,其他警察也跟着劝我写悔过书,我说违法的是他们,应该他们写。
然后我就对警察说,我说我不该恨你们,是我父母的错,他们 把我生在一个人权可以这样随意被践踏的国家,他们没有为了自己和儿女的自由去抗争,我愿意,为了自己家人以及子女的自由去抗争,这些代价比起那些被判刑十几年的良心政治犯们不算什么。我应该感谢你们,把麻木的我唤醒。我说这些话的时候他们原先嬉笑蔑视的表情发生了变化,我有理由相信他们给我感动了,因为我也被自己的话感动了,因为我的眼睛湿润了。这时我想起了艾未未的遭遇以及他父亲艾青著名的诗句--“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我脑海里响起了,左小祖咒与陈升用这首诗歌作为歌词的歌曲《我爱这土地》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在我又一次拒绝他们的要求后,魏副庭长终于对我宣读了拘留决定书,我看到他的手在颤抖,让我签字,我拒绝,他们说拷上带走!我从容得伸出双手,法警让我背着手,生平第一次戴上了手铐。
他们把我带到院子里的警车上以后,并没有马上开走,法警们又劝了我十分钟左右后,警车开往天河区拘留所。车上三个法警,魏副庭长,女助手,司机一路沉默。
到了拘留所,迎接的人说,这么多人送一个啊,平时都是一两个人送一群的,然后登记手续,法院的人对程序很陌生,似乎很少送人进来,法警们和我一样很好奇,四处打量着拘留所。做体检时,医生问我有哪里不舒服,我说头疼,腰疼,脖子疼,但是他让我签字的体检报告上没有写我的症状,我拒绝签,医生冷冷的说爱签不签。
等我做了体检,让我在材料上选择是否要通知家属,考虑到父亲年龄大,去年因为交通事故导致偏瘫,我最怕他知道了,扛不住,选择了不通知。副庭长拿着拘留决定书让我签字,我不签,他似乎很为难,想要试图说服我签字。又开始劝我说“别那么冲动,兄弟,不是我要拘留你,是领导的意思,我做不了主,现在写还来得及,”
在换囚服准备进仓的那一刻,他们让我在当着面脱光,说是要检查我的身体,我不愿脱,此时我听到了让我求饶的话语“你电话里不是有你家人的电话吗?”
当他们知道我愿意按照他们的要求写悔过书的时候,开始兴奋起来,让我马上写,他给领导电话汇报,我写了以后他们用电话和微信传给领导看后,让我修改了几处后,签字按手印。魏副庭长说,黄局长会赶过来,处理。
黄局长口音不是广东人,各自不高,戴个眼镜。第一次见,看到我后恶狠狠的说“写得不够深刻,不够真实,还有你之前说的被人打的是没说清楚,还要写承认你辱骂过法官,以及愿意承担你朋友在网络发布关与你失踪消息的不良后果,给你十分钟时间!”
我写好后,他说“你太嚣张,我在法院三十年了从没见过你这样的人,别以为写了就放过你,要么给你减轻几天或者罚款,你自己选!罚款范围是1000—30000数额你自己选(这是对违法单位的罚款标准)。”
后来他要求我立刻拿出1000元才能自由,他们接了电话后向拘留所方匆匆要回了拘留决定书,说我们变更了处罚,我看到拘留所的人满脸的不快。
他们把我带到附近的一个农村商业银行,让我取了1000元给他们后,放了我。放我之前,黄局长说“你老实点,别以为交了钱就会放过你,随时可以再抓你,你让那些网上发消息的都把消息给我删了,别以为上网发消息我就会怕,你信不信我让你上报纸?我们需要正面的典型也需要反面的典型,你明天上午必须来法院,我们给你个收据”。
第二天给我了一份处罚决定书和收据,收据上注明的案由竟然是“产品责任纠纷”并要求我当面打电话给孙万宝,让他删除发布的前一天关于我在天河法院失踪的消息,并澄清,孙开始不情愿,后来同意了。孙发的微博我自己都看不到,他们却知道得一清二楚,看来他们十分重视表面的脸面。
在送达给我的时候,又让我签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所谓笔录。可能是要跟领导汇报,全程特意让法警用指法记录仪录像。
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14)穗天法民一初字第2410号罚款决定书,
违反法律程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五条规定拘传、罚款、拘留必须经院长批准。但天河区人民法院在没有依法作出罚款决定书,也没有送达给当事人的情况下,通过非法限制申请人人身自由上达10个多小时、绝水绝食、以拘留15天来威胁,在深夜2点逼迫申请人拿出1000元现金来换取自由,直到送达罚款决定书给申请人时,也没有经过法院院长的审批。详见送达现场录像中的案件审批表。
一、        罚款决定书法律依据错误:
罚款决定书中依据的法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条:全文如下“诉状应当记明下列事项:(一)当事人的姓名、性别、年龄、民族、职业、工作单位和住所,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名称、住所和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负责人的姓名、职务(二)诉讼请求和所根据的事实与理由;(三)证据和证据来源,证人姓名和住所。”此法条与罚款有任何的关联和逻辑吗?法院公然做出这样的事何其荒谬?罚款收据案由竟是产品责任纠纷?
二、        罚款决定书依据的事实不实:
罚款决定书中称申请人辱骂法官的事情并不存在,事实是申请人被立案庭庭长办公室突然冲出来的不明身份人员无故追打。立案庭有诸多监控录像可查。另所谓扰乱立案大厅审判秩序更是荒谬,审判秩序的在开庭审理过程中法庭内部的秩序,立案大厅是诉讼服务部门,用来立案的大厅,并不是审判部门,只存在办公秩序,哪来的审判秩序?扰乱机关单位办公秩序的事属于公安机关管辖,法院无权罚款。
三、        法院存在严重侵犯人权的违法行为:(已向公安报案,调查验伤中)
法院在申请人遭遇法官立案庭工作人员人身侵犯的情况下,不仅不依法处理申请人被不明身份人员人身侵犯的遭遇,反而非法抢夺、毁灭相关证据,被限制人身自由10小时里剥夺申请人吃饭、甚至喝水的权利。
法院存在威胁、逼迫、诱导申请人写虚假的、不符事实的所谓悔过书、检查,伪造笔录时间已达到迫害申请人的目的,并在当事人不愿通知家属的情况下扬言登报纸,直到申请人手机里有家属联系方式来刺激申请人,申请人考虑到嗷嗷待哺的一双儿女,还有交通事故后偏瘫的老父亲,无奈被迫妥协。
27日我打110报案,110骗我说法院的事他们不管,我继续向住所地鱼珠报案后,民警当面说,你这种情况公安机关应该受理,当面向我出具报警回执后并通知我去天河区法院辖区前进派出所处理,但前进路派出所一开始说,法院里的事他们管不了,我说我会不惜一切代价维权,请你依法出具不予受理的书面告知和报警回执,并给我验伤委托书,这时警察开始决定给我做笔录,后开具了委托南方医科大学验伤的委托书。
28日晚,前进派出所来电说所长约见我,了解情况。我感到不安,因为我见识过太多肆意被抓捕的没有违法的人了,我特意写了委托书,告诉我的朋友放在哪,在去派出所的路上,我写了一首诗:
请替我告诉父亲发生了什么
如果我被拘留或者逮捕
被父亲知道了
请替我告诉我
偏瘫了的父亲
请他不必担心
他的儿子没有犯罪
告诉他发生了什么
如果他
我的老父亲能够明白
我因维护人权而
失去了自由
他会骄傲而不会感到耻辱
前后三名警察跟我谈话详细了解了案情,着重了解我在网络发布的揭露天河法院黑幕的信息,并提醒我要客观,最好别发,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我说我懂,你们这样是想我表达你们害怕真相。他们中间抱怨自己压力大,工作经常24小时值班,我说你们可以选择不做的。
29日我依法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复议,并向中院信访投诉举报了法院的违法犯罪行为。
然后去天河去纪律检查委员会反映问题,纪检委说不归他们管,他们管不了,我说你们管党员违法违纪的,法院的领导都是党员吧,真不知道你们这些人是干啥的。他说涉法涉诉应该去找人大,显然纪检委的人故意骗我,因为涉法涉诉的部门是在他们楼下的政法委,但是那个部门的门锁着,我去政法委其他办公室问,怎么没人上班?他们稀松平常地说那个部门就一直没人上班,难道是吃空饷?后来他们改口,叫来了一个所谓领导的老女人,让我填表后说,这事他们管不了,也不归他们管。我说那你说说你们都管啥,她很不好意思的说管宏观的、统一的、部署的、协调的,我反映的问题他们会反映给领导的,我要个回执来证明我来过,什么也不给我。
我去人大,我刚说法院打我迫害我,对方就急忙插嘴说“法院怎么可能打你呢?”我当时想说“你妈了个逼,你凭什么说法院不可能打我呢?”然后又让我填表,也是说我们管不了,不归我们管。我说那你让我填报干什么?“你不是都来了吗?填了我给你反映反映”,我翻了翻下面厚厚的发黄的投诉表有很多是2012年的,我说这些你们处理了吗?他说处理过来,就赶忙收回厚厚的投诉表。依然拒绝给我任何回执,这样我就无法证明我曾经去过那里了,然后我就绝望的走了,我对生活充满了热爱和希望,我绝望的是对他们的绝望,他们是谁你懂得!
这就是我绝望的维权经历。谢谢大家!
王凯
QQ:443800614
18681071518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著名维权人士王译、华春辉夫妇今获释

  • 下一篇:河南汝州访民张玉层最高法上访被逮捕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