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人权观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天津赵玉敏上访被拘12次冤上加冤 严密监控专车“伺候”         ★★★
天津赵玉敏上访被拘12次冤上加冤 严密监控专车“伺候”
作者:赵玉敏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5-10-24 17:40
现在已经被非法拘留12次,在拘留所被用刑两头牵引捆绑两天一夜。
 
本人:赵玉敏, 年龄:57岁   性别:女   住址:天津市红桥区邵公庄大街河通花园一号楼2003室。联系电话:13820912589
 
1.      1999年1月,李腰武找赵玉敏借款31万元,还替李腰武还乔国华高利贷5.5万元。共计:36.5万. 十七年之久血本无归。证人:李鸿年,乔国华,肖秋江。
2.      2003年担保人李宗武的妻子在没有还钱的情况下去天津市红桥区人民法院告赵玉敏腾房,法院不考虑双方的债权,也不考虑因果不但不调解借钱未还,还让被告赵玉敏腾房。
3.      赵玉敏于2004年反诉腾房一案,天津市一中院认为,原审人民法院在审理中适用法律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裁定如下:一、撤销天津市红桥区人民法院(2003)红民一初字第2697号民事判决。
4.      2007年赵玉敏诉李腰武借款三十一万元,法院担保物不成立,法院也没有给逾期还款利息,多年的通货膨胀让人民币贬值,原告赵玉敏利益损失巨大。
5.      天津市红桥区法院审判监督庭庭长刘长青在酒后开庭,,开庭不在法庭在办公室,敞胸露怀,满嘴酒气,和对方当事人咬耳朵,说我咬耳朵也没说别的,过年我还给你买了两条烟去看你,因为我没给刘长青办案好处费,证人副厅长李海华在旁听。
6.      赵玉敏找天津市红桥区法院院长张继平、苏青为自己做主讨要公道,院长不但不给解决,而且还工作时间酒后口出狂言,打我骂我,还去天津市河北区人民法院找我女儿李文萍的领导,给对方说好话,讨价还价,让我吃亏,威胁我不然让我女儿下岗,当时在院办有河北区法院工作人员。
7.      2014年4月26日我去北京人权反应问题,后被北京当地工作人员送到久敬庄,没多久天津市红桥区信访办李天浩主任与徐主任到久敬庄,骗我回天津,我不敢回去,我说怕他们又非法拘留我,他们说给我解决,我才答应回天津,在路上说把两个房子给我再加一百万,保证不拘留我,我没同意,说解决我在拘留所被打的案子,还提前让我儿子在天津小佬饭店点的菜,到了天津进了饭店,给了我四百块钱,我还没等我吃完饭,他们就把我带到天津市红桥区邵公庄派出所被非法拘留了,老百姓有这样的信访李天浩主任,老百姓还活吗?我没同意100万私了,就把我拘留了,是我违法?还是李天浩在犯罪?
8.      我去红桥法院讨说法,天津市公安局红桥分局西于庄派所把我行政拘留10天,而且不给我拘留证,多次讨要都不给,而后又被天津市红桥区邵公庄派出所在第一次非法拘留用刑后,病危期间非法行政拘留10次。刑事拘留一次,共计12次。还有一次聆询告知书(劳教),而且无数次无故超24小时传唤、被扣押,被维稳,被打,红桥邵公庄派出所民警高宏伟、申健、宋建设、横小龙、徐勇打我,尤其衡小龙多次打我。
9.      第一次被拘留关押在天津市拘留所,第五天拘留所所长高宇,带人闯入狱室,无事生非,说我想自杀,说是为了保护我,把我绑在死人床上,五马分尸似得绑了我足足两天一夜,我多次昏迷,拘留所给我灌药,边抢救边用刑,我哀求放我下来,说我不想自杀,但是拘留所所长高宇坚持用刑,出狱后吐血拉血,到武警医院找焦德让院长确诊为脊髓栓系综合征,全身血管坏死,双脚血管瓣膜关闭不全,造成血不流通,全身囊肿,肌肉萎缩腿已变黑,全身无力,四肢麻木,双脚行走不便,生活不能自理。
10.     我第八次的非法拘留是因为2014年9月5日下午三点我去天津市红桥区区委办公楼一楼,我找人大的赵红旗书记,赵红旗主任刚到,我们邵公庄街的主任郭建胜等六七个人,刚进来还没说话,邵公庄派出所的所长李红伟,开车两辆110的警车,进屋二话没说,逮走,五马分尸的样子,就好像拎着菜篮子把我装进汽车,拉到天津市公安局红桥分局刑侦支队九大队,收审了我两天一夜,告诉我两天一夜我被拘留了,我说行,你们继续犯罪,笑道最后才是笑的最好的那个,我挺胸抬头走上了110汽车。
11.     2015年3月20日我去天津市公安局偶遇公安局局长赵飞,局长说接待我,话音未落,刚往前走三四步,我身后有三十多名警察,还有上访的两个女的,我的后背被人狠狠的拽了一下,后脑海着地,当时感觉脑袋已经摔碎了,后来昏迷,被人架到接待室,强忍着痛苦,把材料交到了赵飞局长手里,局长让回去听电话。出来后我多次报警,有人背后拽我,把我摔倒在地。至今没有警察出警,120也来了,我们邵公庄派所所长巩洪山把120轰走了,强行把我带到派所,传呼审了我九个小时,让我躺地上,不让我看病,九个小时以后民警董旭钊,说带我看病去,我从九队走出来,我朋友付婴、刘瑞英、刘卫平与爱人,怕警察加害我,想跟着去医院,但是民警说你们陪着去吧,你们先垫上,回来给你们报销药费,在后来我去医院,照脑CT,医生确诊小脑脑出血,建议严密观察病情变化,在公安局门前被打,警察不出警,去派所报案没人理睬,无奈去北京,还没出火车站,就被强行待会天津,在派所强行扣押两天一夜后,被非法行政拘留10天,这次被打后我的病是雪上加霜。
12.     第九次被拘留后心里委屈,无奈想去公安部,到了公安部就被当地警察送到了马家楼,到了马家楼领导接待完我后,收完材料,过了一会驻津办的领导要送我去大沙河,我不想去了,因为已经是凌晨1点左右,然后强行把我送到大沙河,到了大沙河等了一会我们的民警与街里的干部一共四个人,以李阳为首,指挥民警让衡晓龙(警号:311219)与徐勇(警号为310496)打我,撅着我把我按到汽车地上,衡晓龙接近300斤的体重,坐在我身上,这已经是第三次死里逃生,一次比一次丧心病狂。回到天津后我有被传唤两天一夜,直到转天过了凌晨一点才送我到拘留所,行政拘留我10天,这是第10次拘留。
13.     被拘留10次以后,法院、公安、拘留所,都不讲理,公安平日是维稳我的日子,国家开会是拘留所拘留我的日子,从拘留所出来是我看病住医院的日子,法院去了骂我打我,我儿子见讨公道无望,准备开饭店,让我帮他,在我们饭店开业第五天,我儿子刚出门十分钟,红桥邵公庄派出所民警高宏伟,多次私闯民宅,妨碍我经营打我骂我,在我们家门前多次寻衅滋事,我打110报警,出警民警与周围邻居都看着高宏伟不让顾客进饭店消费,可是天津市西于庄派出所竟然说我妨碍他公务把我刑事拘留,说我袭警,拘留我的警察是二组的张凯(311334)、王晓明(311508)、梁志春(311486)、吴玉珠(311427). 我当时发高烧所长齐立刚,给我一床棉被,我被棉被裹着走的,我儿子去理论,办案警察、教导与所长齐立刚告诉我儿子,是分局局长刘克建让拘留的,我们派出所没有权利拘留人。我第二天再看守所吐血拉血,看守所王所长(女)与郭所长带我去红桥医院,大夫让立即住院,马上停止用餐,不能进食,所长没有听取大夫建议,继续关押,14天后我的病情加重,他们让我儿子交两万元给我办的取保候审,现在我是取保阶段。
14.     红桥分局局长刘克建胆大包天,无缘无故拘留我,打压我上访维权,他利用职权,以权谋私,非法拘留我12次,最后一次是刑事拘留。
15.     从拘留所被残害以后,本人找到了红桥区政法委书记郝国力反映问题。他确定了接待日期,当天到场的人员包括两位法律援助律师马律师和刘律师,区信访处的袁彪主任、政法委的郝国利与张志强。当着众人的面,郝国力扬言:“两天一夜不会把你绑坏的,你如果再上访我还会拘留你。到时我不绑你了,让你尝尝被犯人打的滋味!”我说我不信,你敢,你在犯法、犯罪,你要这样我就告你去,我保证告的倒你,时隔数日后,我7月7日上访时再次被拘留,果不其然在拘留期间我造到了犯人的殴打,此事有录像为证。当时把我打得浑身剧痛,难以忍受!红桥区有这样残暴的政法委书记郝国力,老百姓还怎么活啊? 他利用工作之便,官官相护,打击群众,不为老百姓做主,不伸张正义。
16.     2015年7月2日我在北京久敬庄, 邵公庄派出所所长巩洪山,民警宋建设为首的天津拦访团队,来久敬庄,开了两量大汽车带了两汽车人,想把我非法强制带回天津,他们丧心病狂的拽我上他们汽车,我玩命呼喊救命,久敬庄里的朋友迅速赶来把我救下,而然所长巩红山见强行不能把我带走,就把我的行李箱抢走,装上汽车,里面有我所有的东西,门钥匙手机现金,连衣服都给我抢走了,我只剩下裤衩背心。邵公庄派出所所长巩红山光天化日,抢老百姓东西,连一件衣服都不给留,两套房钥匙都抢走了,让我没有门钥匙无家可归,他们胆大包天,这种行为已经构成犯罪,希望领导大人为我做主,早日清除害群之马(我有公安部报警记录与视频)。
17.     2015年7月7日下午3点半左右,我还是继续被警察与黑社会稳控在家中,我让我儿子推轮椅,带我去做地铁,警察与黑社会共计三名成员,就跟随我们到了天津东站,我准备去北京南站调取信息公开,到了天津东站,我都上了站台,离火车只有一步之遥,天津市红桥区邵公庄派出所所长巩洪山纠集众人,拽我胳膊,拖着我身体,把我强制拉出站台,我是拘留所被用刑后一个身患重病的老人,巩洪山身为派出所所长,不分青红皂白,分明是想把我整死,回到派所,把我扣押在九队,到晚上黑社会不让我睡觉,我刚睡觉,就用脚踹我,我没犯罪,就这么折磨一个老人,转天上午民警袁军通知我拘留我10日,说我在取保期未经允许,擅自离开天津,我还没上火车,谈不上是离开天津,我7月1日到7月3日是去了北京,三号晚上所长巩洪山当时看着我自己回的家,副所长李红伟所长告诉我儿子,你妈妈这次去北京自己回来的,表现不错,事情刚过4天,反过来就把我拘留了,而且我有重病,拘留所不收我,拘留所所长让警察带我去看病,警察让我儿子带上病例,先去的中研院,大夫要求住院,然后我儿子听见警察李鹏与朱磊对话,说去人民医院,找好人了,到了医院大夫与警察十分默契就把我领到了2楼,做了一个假化验,说我没病,当时我的腿血管坏账肌肉萎缩已经变黑,大夫说我没病,竟然给我开了一千多元的药,还给我开了一张假条,我既没病为什么又给我开假条又开药,做了半天假,所长巩洪山较劲脑子、煞费苦心才把我送进了拘留所,这是对我第12次非法拘留。

18.     我没有犯罪,已经撤案,但是还是没有自由,从反法西斯阅兵前到国庆节后至今(2015年10月17日)红桥公安分局纠集黑社会,24小时在我家楼下控制我自由,2015年5月15日我出狱后,天津市红桥区检察院预审科索科长明察秋毫告诉我,我不构成犯罪,要求红桥分局为我撤案,红桥分局依依不饶,又复议又复核,一分检一一驳回,最后无奈才给我解除取保、退取保证金2万元,给我撤案。10月10日下午4点左右,我在东站买了两张火车票,火车进站后,我趁警察与黑社会不注意,翻进了检票口,警察闫旭昭也冲进了检票口,我跑到站台,民警闫旭昭与黑社会还有街领导干部,三人一起阻止我上火车,拽我衣服,耗着我脖子,把我按在地上,拽我胳膊,像拽死狗一样,往外拽,我拼命的挣扎,铁路警察看见后,问我们怎么了,我说我去北京上访,他们三个不让我去,铁路警察问我有票吗?我说有票,铁路警察说有票就上车,我这才上了汽车,然后他们三个人不买票,也跟随我上了火车,下了火车后到了北京,三个人不允许我出北京南站,一开始把我堵在电梯里,让电梯不许上下,我趁机溜到了厕所,给朋友打电话来接我,等了3个小时后,我朋友来了,他们说警察不会让我走的,厕所旁边有一个旅店,我朋友说现在旅店住下,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朋友就先回家了,到了夜里,所长李红伟来敲门,让我开门,我没敢开门,转天天亮,我们邵公庄街郭主任与红桥信访李天浩主任劝我说让我先回去,告诉我我的事情是小腐败,并给我约领导高树彬,告诉我张泉芬书记委派信访领导出方案。晚上许所长与警察张鑫共计8个人,告诉我,明天带我去天坛,让我把房子退了,我刚退完房子,黑社会告诉我别动,我们街郭主任马上来,让我等着,我等了7个小时左右,派所一共来了一个正所长3个副所长,郭主任一直都没出现,我怕晚上南站没人,我想做地铁离开,许所长与张鑫不让我们走,无奈所长李洪伟和我们谈,答应给我们预约政法委高书记,说区委张泉芬书记十分重视我们,让区委领导出方案解决我的问题,答应给我们报销路费,回天津请我们吃晚饭,还带我去旅游,回来已经6天,至今无人过问。

19.     请求把我12非法拘留的录像与证据保留,我孤儿寡母没有一点点过错,只是上当受骗,长达17年之久,血本无归,一直得不到公正的解决,而今还遭到法院、公安局、拘留所的残酷的迫害,现在病入膏肓,自第一次用刑后,我儿子借钱给我住院治疗,现在已经欠了二十万的债务,后又多次打我迫害我,都是我儿子出钱看病,儿子已经下岗,我们自寻出路开饭店,公安局派众多警察24小时在我店门前监视我,众多警察都在汽车中,民警高宏伟不着警服在我饭店寻衅滋事,还诬陷我们妨碍公务,把我刑事拘留,迫使饭店倒闭,仅仅不到2个月,连续非法拘留我3次,我们是勤劳的一家人,想通过自己改变现状,在共和国时代,在我身上没有体现到一点人权,剥夺了我的自由,造成我的身心伤害,但是公安局连一条生路都不给我们,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经济来源,我想活不想死。救救我们,给我们一条生路。
2015年10月





派出所专车“伺候”





维稳监控值班表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吉林维权人郭洪伟 看守所绝食抗议、失踪

  • 下一篇:五中全会召开 当局严查死防抓捕访民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