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人权观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因“六四”被拘 姜家文讲述酷刑遭遇         ★★★
因“六四”被拘 姜家文讲述酷刑遭遇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8-07-13 22:50
【民生观察2018年7月13日消息】本网获悉,因纪念六四而遭当局刑拘一个月的辽宁省丹东维权人士姜家文,7月5日获释后,讲述自己在看守所惨遭酷刑、及遇到同样因六四遭刑拘的十几位维权难友的悲惨经历。

一年一度的“六四”纪念日虽已过去一个多月,但近期网络仍在不断曝出因纪念遭中共当局抓捕迫害良心人士出狱的消息二十九年前,中共在天安门广场对青年学子们的“暴力血腥大屠杀”,历史不会忘记,人民更不会忘记。每逢这个日子,中共当局更是如坐针毯,惯例性全国统一一盘棋,在“敏感期”稳定压倒一切的大旗下,对全国各地异见人士和同情六四的访民相继肆意抓捕,“仅北京市西城看守所就关押了几十我认识的维权人士”刚刚出狱后不久的姜家文说。

据姜家文叙述说:“我于5月底接到丹东市七道办事处信访办主任杜刚电话说‘给你5千元钱,你主动回丹东’,企图用钱维稳我,被我当场拒绝。6月3日,我在北京暂住地房山区闫村镇大董村,被辖区派出所高姓民警带领丹东市驻京办,三个人和房东夫妻二人将我控制在屋内,对接后,将我带到驻京办马家堡路龙湖宫镔馆关押。6月4日上午九时许,我接到知名维权人士徐彩虹电话,称其夫妻二人与安微知名维权人士朱小平同时被天安门广场安检口查扣正在送往相关办案机关。我便写帖文配上图片在互联网上通报。仅此而以,晚22时许,在驻京办马家堡龙湖宫镔馆,我再次被北京市国保总队带领西长安派出所五名警员“三无(无传唤证、警官证、拘留证)”抓捕。抢夺了我的手机并违法搜查。然后将我送到西长安派出所时,我看到徐彩虹夫妻与朱小平早已提前被关押在此。”

随后,姜家文拒绝配合警方做笔录。1小时后,他被押送到西城公安分局办案管理中心,带上定位装置和脚镣关押将近40小时。“每顿饭都是两个小馒头,不到二两,一纸杯水。因水是看守人员给倒的,我都怀疑他们是不是在此时下药投毒了,因为我血糖立即降低,饥饿难耐。”

6月6日下午,姜家文被带上黑头套、脚镣、棉帽,与何斌、徐彩虹、朱小平同一辆车被送往西城看守所,而后,四人同时被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30天。

姜家文说:“当时我被关押在2区209监室,进室看到,先前因5月28日在国家信访局门前为大集访拍照,而被当局抓捕的內蒙知名维权访民陈文超。后因同案,隔天我便被调到210监室。看守所医务人员为我检测血压高至180汞柱,血糖低至3.2。再后来,我的血糖每天下降,最终降至2.0。同时为还有冠心病、脑梗、腰椎骨质增生、低血糖等病症。在我有如此重病的情况下,还被它们使以酷刑强制带上刑具(手脚相连的手铐脚镣),它们边给我带刑具,我边高喊‘打倒共产党!!!’一直喊进监室让所有人都能听到。”

这种刑具在民间俗称“狗链”,带上后直不起腰、睡不了觉。姜家文说:“他们将空调开至最低温,又不给我被子盖,后来我被冻的感冒发烧。他们还不允许监室里的人与我讲话,并不允许同监室的人帮助照顾我,但我还是得到有良知同监室人的同情与照顾,夜里为我盖被子、为我解提裤子;给我添菜和馒头。四天后,因我两只手肿的象馒头,皮肤被镣铐磨破,它们才给解除刑具。在押期间,哦得知2018年3月在小号被它们关押至死一名嫌疑人,被西城看守所掩盖,真相无人知晓。我在被关押的30天里,看守所没有任何人理我,办案单位也不提审。这充份说明我被“寻衅滋事”是没有依据的,完全是被它们构陷的。由此可见他们是多么邪恶!”

姜家文初进西看,本以为北京是首都,中心城区看守所会比较规范、会比较人性化,但没想到事与愿违天下乌鸦一般黑。

进所安检时,姜家文因身体患有多种病症,自己随身携带的药品及硬币等杂物全部被看守所扔掉。姜家文说“他们差不多等于公开抢劫在押人员财物了,外边市场卖的黄瓜2元钱1斤,看守所里卖三根11元,香蕉4根10.5元,50克左右的鸭蛋卖3元一枚。”

姜家文重病缠身,看守所却不允许他花一分钱(自己的)。“我请愿被它们抢劫都不允许,源于营养极度贫乏,我血压高、血糖低始终处于半晕迷壮态。可见它们的目地比抢劫我钱财更让人恐怖,这是想要制我于死地而后快啊。”

姜家文透露,看守所里公示牌上有明文规定《在押人员权利与义务》,但是却没有一项权利能兑现,而义务是必须要兑现的。每日生活规范规定“每天室外活动不得低于两小时”,可每周只有两天放风时间,每次仅仅十分钟左右。约见住所检察官,看守所人员百般刁难,约见所长更没人理你。它们剝夺了在押人员的一切权利。监管改造部门明文规定“在押人员购买生活物品不得超过市场价”。而西城看守所超市物价昂贵,比外面要贵百分之五十到百分之百,这不是公开抢劫在押人员的财物又是什么?

姜家文说,看守所里牢头狱霸现在改称“信息员”,他们在看守所是有特权的。在押人员挤在一起立板睡觉几人一床褥子、被子,而信息员单人占多人面积,被褥按等级分配(信息员另一个名称叫:头板、二板、三板)使用,头板六床以此类推,普通在押人员怎么能有正常的被褥呢?分菜和馒头时,信息员挑剩了才会分给其它人,一星期一顿荤菜一盒里仅5一6块肉丁,信息员把每人一个菜盒的肉挑出来几个信息员吃,看守所为了低成本管理,每顿饭给信息员一盒回民菜,每天可以抽烟,监室里可以自由活动,随意骂人。监室墙壁公示牌清楚写着打击牢头狱霸七种行为,新时代的信息员(旧时代称牢头狱霸)及乎占全。看守所里用犯罪嫌疑人管理犯罪嫌疑人,在里面基本上就是丛林法则,看守所里的“监规”与外面的“依法治国”都是骗人的鬼话。在小监狱里有牢头狱霸,在大监狱里共产党就是最大的牢头狱霸。

姜家文于这个月(7月5日)拘留期滿获释。原以为自己已获得自由,但看守所在他临走时给他的一纸“取保候审”通知书,姜家文不签字就不给他本人。按司法程序,在他解除拘留时看守所应该归还其扣押的物品、手机等,但看守所却没有归还,继续被西长安派出所扣押。

等姜家文走出看守所大门,丹东市七道派出所所长于壮、元宝区公安分局驻京办刘作新等五人及车辆,早已在看守所大门等候对接。地方维稳办人员将姜家文押解回丹东后,在七道派出所等候领导指示,十几小时后宣读《取保候审》相关规章事项。

姜家文说:“取保候审的相关规定,其主题就是不允许我离丹返京维权。北京公安办案取保异地执行虽有相关规定,但以前我在北京被刑拘、逮捕、取保4次,都是在北京执行的,这次为什么交地方执行?虽有相关条文,但我己在京常住十几年,今年四月已允许我办暂住证,所以地方丹东当局异地执行‘取保候审’是违法、违规的,被我当场拒绝。现在它们的维稳手段不断翻新花样百出以维护其搖摇欲堕的政权。再者我十七年血泪上访里程早已家破人残,妻离子散,无住所、无退休金、无低保。属于纯粹的三无人员,你们让我在丹怎么生存?派出所社区所长崔晓强无法回答,言尽词穷后说什么‘这是上级指令’。至上而下讲什么中国是法治国家,法在哪?司法不独立上级就是法律,权钱就是法律。法律就是统治阶级镇压被统治阶级的工具!三权不分立国家就是一座大监狱”

姜家文越讲越激动,他说:“倾巢之下岂有完卵!强权之下哪来正义!无奈之下只有擦干血泪坚定信心返京维权。”

6月9日,姜家文又回到北京,第一件事就是到西长安派出所,找办案队长高钧要求依法归还手机,高钧委派普通警察接待。

姜家文:“我在网上发帖违法吗?你们违法关押我,释放后还继续扣押我的手机?”
警察:“你不但发帖,还在推特上反对共产党。”
姜家文:“我反党是有理由和依据的。”
警察:“你要反到国外去反去。”
姜家文:“笑话,共党核心在中国,我到国外反有意义吗?”
警察:“分局不让归还,我们就不能归还你,取保一年到期你再来取吧!”说完扭头便溜之大吉。

姜家文说,再次充份证明在中国“上级”就是法。专制下的国度不存在法律二字,权利和金钱才是至高无尚的,它们为了卫护手中窃取的权利,可以滥用执法权,肆意践踏法律,无故伤害民众而不负任何责任。

在本网即将完稿之际,突然又收到“紧急关注姜家文被强行遣返回丹东”的消息。消息称,北京闫村派出所高姓片警,带领丹东元宝公安分局驻京办刘作新,以及丹东来的七道派出所所长崔晓强,七道办事处信访办主任杜刚现在姜家文在北京大董村租住处正准备遣返。

姜家文电话:18801207670

民生观察会继续关注丹东维权人士姜家文的相关消息。

【简介】姜家文,1955年7月26日出生,辽宁省丹东市人,下岗失业人员,知名维权代表,中国曾押维权人士。

2001年,曾因与人发生争执而被当地第一汽车维修厂厂长等人打成重伤,案发后,当地司法部门为了私利竟枉法裁决,使打人凶手长期逍遥法外,而令其受害人却未得到应有的补偿和慰藉;为了维护正当权益,其被迫上访维权,不料竟导致妻离子散,且多年来因其参与各类公民维权活动而备受当局仇视和打压;曾因此5次被劳动教养(以下简称劳教),并有被当局多次非法关黑监狱、精神病院、刑拘和行拘的经历;2005年9月13日,曾被第一次劳教,并遭遇酷刑折磨;2007年3月9日,曾被第二次劳教;2008年7月29日,曾被第三次劳教;2011年3月1日,曾被第四次劳教;2012年10月21日,被当局行政拘留10日后,被第五次关进劳教所;2013年11月7日,曾因参与公民维权活动而被北京市朱家坟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刑拘,一个月后获释。

2014年3月3日,再度因在京常驻维权而被北京市朱家坟警方以谈话为名抓走、刑拘,被强行关押于北京丰台看守所,几日后其胳膊被看守所警方夹断,术后被转至北京市第二看守所继续关押,直至一个月后方得以获释;2014年10月1日,因其与数十名在京维权访民一起参与了访民声援香港占中的集会活动,引起当局的极大恐慌,被北京市警方从暂住地抓走,并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2015年5月30日,被取保候审释放。

此前曾被羁押于北京市大兴区看守所。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梁一鸣、梁颂基刑拘37天后取保

  • 下一篇:“泼墨女孩”被警方指称“攻击领导人”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