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人权观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多网民被传唤要求删推特网文         ★★★
多网民被传唤要求删推特网文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9-08-06 21:01
【民生观察2019年8月6日消息】本网获悉,8月5日上午,成都网民“小琼”被辖区派出所警察带进警局“喝茶”,成都市国保大队一杜姓领导要求小琼“必须把以往的推文全部删除,还要交出推特密码。”;8月6日上午,湖北省宜昌市异议人士刘家财也反映,近期也被国保要求删除推特网贴;湖北武汉民主人士李勇也反映近期被国保要求删除推特内容;网民刘庆元也反映被警方要求删除推特。

“小琼”介绍:8月5日上午警察又不断联系我,通知去成都市天府新区中和派出所“喝茶”。十点半左右,派出所来人把我带进派出所,成都市国宝大队一位姓杜的领导已经在派出所等候。 他毫不讳言地说:(四川)省(公安)厅直接监控着推特。他说,现在上面要求我必须把以往的推文全部删除,还让我交出推特密码。我答应一步步删除推特,从最近一条删起,慢慢删;理由是“梯子”(翻墙软件)被你们防火墙阻挡、干扰,翻墙太难了,登陆太难,且容易掉线。对于交出密码,我断然拒绝,他们也没强求我交出密码,也答应我慢慢删除推文。派出所所长再一次提出让我写保证书(不发政治言论等),又一次被我拒绝。

这已经是不到十天内第三次通知我“喝茶”了,这频率也太高了点吧?他们还提到了8月2日我去四川达州参加异议人士侯多淑儿子的谢师宴一事,我说,我跟侯多淑是好朋友,我有事他马上赶到成都来,同样,他有事我肯定要去的!我理解的可能是这样:当局认为侯多淑儿子谢师宴的“召集帖”一发出来,各路人马齐刷刷地奔赴达州……这只是在当局眼皮底下(侯多淑通过微信通知大家的)发生的事情,假如这些“反革命”利用当局监控不到的安全聊天软件通知,并且不通过高铁等交通工具集结的话,那么岂不是这些“反革命”把事情都搞成了,当局都不晓得?

因此这次当局通过敲山震虎或者说隔山打牛的方式,对我们一些不听招呼还要去达州参加谢师宴的“反革命”敲打敲打,同时面对面再次观察了解一下这些“反革命”的言谈举止、心思意念,以便高度维稳。

传唤后我一度上不了网,有可能是被断网警告。现在(8月6日上午)我又能上网了。至于推特删除嘛!翻墙太困难我就慢慢来(四川话:拖拖拉拉的意思),想起就偶尔删除一两条……

中共如此害怕言论自由,可见他们心虚胆怯到了何种地步!我跟国保聊天,专门说起政治犯在牢房里最喜欢看新闻联播,每天准时收看新闻联播。因为他们知道,只要反着看,就能掌握外面的情况了。警方哭笑不得,但又不好反驳我。

我还告诉国保警方说“你们的防火墙太厉害了,我们翻墙太困难了,因此删除推文就很困难,需要慢慢的来,着急也没用。真的!”

近期我接连被传唤“喝茶”,被国保提出非法要求,有些要求我不得不让步,但是有一点我必须做到:原则底线问题毫不妥协,比如每次提出写保证书,都被我拒绝了。

8月6日上午,湖北省宜昌市异议人士刘家财也反映,近期也被国保要求删除推特网贴。刘家财表示:国保也让我删除,我就没删,我是不配合的,我对国保说“你们公事公办,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不需要对我网开一面。”。据悉,刘家财是一名资深不同政见者,曾因为组织工人独立公会以及发表不同政见,被湖北省宜昌市当局先后两次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两年和五年。

8月6日上午,湖北省武汉市不同政见者李勇先生也反映,自己近期也被武汉市国保要求删除推特网文;异议人士刘庆元也反映被辖区警方要求删除推特网贴。

本网了解到,自2018年底以来,中共当局大规模“约谈”、传唤、拘留推特网友,强迫他们删除推特网贴,甚至强制注销账户。如:2018年10月1日,北京民主人士何德普被国保约谈,要求删除推特账号。何德普后来发出信息透露:“要求删除推特号的事,两个国保警察在10月1日也约谈过我并做了笔录和录像,要点是:1、近期我(何德普)在推特和微信上自创和转发的帖子较多,其内容全部是负面的,内容也不属实,要求我删除推特号。2、对我再一次提出批评和警告,包括维权活动的行为。”

2018年10月22日晚上,居住在浙江杭州的维权人士寒君依被警察以涉嫌寻衅滋事为由带走。当晚,推特网友玉蜀黍发出信息:“草!杭州文新派出所的警察带走了寒君依@hanunyi以寻衅滋事为由!”随后,第二天晚上,寒君依获释。寒君依24日晚上在推特上回复消息:“昨晚出来了。谢谢各位惦记。”

2018年10月23日下午,湖北作家黎学文的父母遭到警察骚扰。黎学文当时发出信息:“刚才老家派出所来电话要我删帖,说上面网络清查查到我了,我最近很少发贴,有点莫名其妙。警察是在我爸爸家里打电话给我的,我七十多岁的老爸又被惊吓了一次,愧疚。我只有打电话过去安慰一番。”对此,黎学文表示,最近都很少说话了,然而又一次让年迈的父母受到惊吓,惭愧而痛苦,以后少说话吧。随后的10月24日,黎学文赶回老家,与派出所警察沟通。黎学文说:“为安慰父母,下午赶回老家派出所,与昨天上门的所长进行了沟通,得知上面网警要求地方对我推特上的言论进行管制。最近全国似乎都在约谈网友。沟通完毕后离开派出所又告别父母继续奔波。”

2018年10月23日晚上,湖南长沙维权人士周周煮粥(周傑)的母亲遭到警察骚扰。周周煮粥当时发出信息:“刚才我妈说有人打电话告诉她我在网上发帖有不满情绪,我打过去那个人就撇开说其他了,自称是我老家宁波北仑区霞浦派出所的,说是有人找我,想必是北仑国保,这是在抢业务吗?我在长沙住了这么多年,国保都已经一两年没找过我了。2014年长沙国保飞到宁波去找我妈,还做了一份笔录,这笔账我一直记着!!”

2018年10月27日下午,北京作家文涛遭到警察骚扰。文涛发出信息:“10月27日午后,派出所三位警员意外登门。宾主就双方共同关心的推特问题匆匆交换了意见,警方要求‘删除账号’,不再上推;鄙人表示无法接受,但为减少对公共警力资源的浪费以及避免家人被频繁惊扰,主动提出推文自我审查。经过一小时沟通,会谈在尴尬但不失友好的气氛中结束。是为记。”

2018年10月29日,深圳维权人士舒廖志被“喝茶”:“今天下午应约和深圳的国保见面,主题是在推特上不要唱衰党和国家领导人,另外还针对国际国内形势交换了各自的看法,应该属于全国统一安排。那么,我的问题是:这轮安排是为下一步的什么决策做准备?!”

2018年11月9日,厦门推特网友潘细细(@congweiyonghu)因拒绝删除推特遭拘留15天,随即其推特账号被删除。推特网友余很猛(@xmyhm)发出信息:“最新消息,厦门网友潘细细(网名:从未拥护)因拒绝配合删贴删号,被厦门警方拘留15天,以送往后溪拘留所。他的推特帐户已被删除。”

2019年初,河南公民程建萍(网名:王译),被警方逼迫删除推特。

2019年5月中旬,长沙网友傅翔因推特言论遭到警方长达十四个半小时的讯问,被强制注销多个境外社交平台账号,并强令写下保证书,声明以后不再针砭时弊、发转时政消息。

2019年5月10日,湖北不同政见者石玉林被国保警察叫到小区门口,要求他删除推特网上的政治及维权消息。这一过程中,警方并未出示警官证及法律依据,只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他们一人是国保警察,一人是网警。随后警方拿出一个记录本翻开给石玉林看,说是石玉林在推特网上的贴文高达数千条,这导致“上面”不高兴,今天警方特意找来要求删除推特部分贴文,尤其是涉及政治和维权消息的,特别是转发“民生观察网”的消息。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重庆黄洋因声援香港遭羁押虐待

  • 下一篇:李金星吊照听证会多人被拒绝旁听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