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人权观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姜卫生遭受残酷迫害的真相         ★★★
姜卫生遭受残酷迫害的真相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20-01-09 22:05
【民生观察2020年1月9日消息】江苏省宿迁市村民姜卫生因被故意伤害致残一案,上访维权17年至今无果。期间,遭当地公权力打击迫害,被实施非法拘禁、跟踪、监视、拘留、劳教、判刑等一系列迫害手段。

姜卫生,男,初中文化,住江苏省宿迁市洋河镇洋河片区卓码村胜利组14号(原属:宿城区洋北镇人,2011年划改属:洋河镇)。

2002年,受害人姜卫生承包宿淮盐高速一标段桥涵木工工程竣工后(沈东立交桥),因经济纠纷于2003年8月14日21时许报警求助,泗洪县(原)陈集派出所长孙玉柱出警后,对姜卫生当场暴打致严重伤害,后经诊断:右耳鼓膜穿孔外伤性(双耳当场聋死、右头后部被打中疼痛难忍);右手腕撕脱性骨折等严重后果。之后姜卫生将孙玉柱告上泗洪公安局,经局长丁林、纪委书记滕上波处理,至同年12月30日,共给付4.2千元治疗费后没有任何处理结果。

2004年1月27日,姜卫生给现任泗洪公安局长唐建友去了封快件信,请求依法从速处理(是唐建友要求的)。直到同年9月18日,该局由徐建成、裴中华二位领导人及相关人员亲自登门,送付给其1.5万元、一箱好酒但处理无果。因之前,徐、裴二位领导曾多次登门协调,承诺9月18日给付其7.5万元一步到位,如今却未按承诺兑现)。

2004年10月4日,姜卫生又将严重伤害后果经徐州医学院及其他医院诊断为:颈部外伤性神经压迫、偏右头痛、脑积水,右手腕撕脱性骨折、右半身麻木、抖动、右半身低温、肌萎缩外伤性等,急于住院治疗及手术、理疗等导致无法医治。

同年10月5日,姜卫生到泗洪公安局见了局长唐建友、纪委书记滕上波,二位表示急速依法处理等。其与唐、滕告别回家途中,市公安局信访处长张博电话通知明天来姜卫生家。第二天,张博、张伏忠(信访处科长)二位领导人等人来到家当场承诺:重新解决7万,马上一步到位(没几天,张博意外去北京协和医院住院手术而未有处理)。

2005年1月18日,接任市公安局信访处长陈思祥主动通知姜卫生,明天与他同到泗洪县公安局,与唐建友共商将事宜处理好等等。19号,多人陪姜来到该局,但陈思祥却一直不露面(欺骗)。直到下午16时许,唐建友才露面,但不理不问此事,被严重伤害造成疼痛难忍、无药可救的姜卫生,被逼无奈请唐建友当面给个说法。却被唐建友故意趁机示意多个恶警,公然暴力强制将姜卫生抬进黑屋关至当晚21时许,后刑警大队长陈颜到黑屋宣布对其拘留15天,当即多个恶警强行将其抬上警车送至拘留所,到大门后姜卫生誓死不从,恶警将其猛推出车门栽倒至水泥地上,致其右头部伤口被撕裂后大量出血、昏迷不醒,随即姜卫生被送至泗洪县人民医院抢救(被撕开三厘米长血口、缝合三针),次日醒来后,又将其抬出医院送进拘留所,紧接着姜卫生又昏死过去,头部疼痛欲裂,无奈只好又将其抬上120救护车,送至泗洪县分金亭医院抢救,治疗至1月30日还未痊愈就被强迫出院。(被打致"脑震荡"重度,住院期间,泗洪公安局刑警大队长陈颜、治安大队长岳崇亚二位多次到医院与其协调出院回家治疗有便于过春节,最终承诺:春节前保证登门,一步到位解决5.5万,致使其被骗出院,后直接分文未给,被拘15天也未给拘留证)

2005年4月27日,宿迁市委办韩主任电话通知姜卫生,要求其明天一定到市委办将事情协商处理!同月28日,姜卫生由老母亲、表哥白文平陪同至市委大门前。此时正赶上市委门前信访接待,场面壮观真是机会难得!随后市公安局信访处于书记等好几人也都迅速赶到现场。10:20分许,从大门正南方驶来一大巴客车,突然停到姜卫生身边,瞬间,车里窜出以泗洪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陈颜为首的二十几个恶警,分头扑向其老母亲和白文平,实施泯灭人性的强控,随即丧心病狂地把姜卫生按倒在地,将头套起来、胶带缠紧手脚、毛巾塞嘴后,抬上车带走,后被泗洪公安拘留14天(押送途中,全体恶警狂言:把他活埋掉,赔几十万拉倒……)。两次被非法拘留29天,至今不给"拘留证″,期间姜卫生曾多次向泗洪县委县政府、公安局催要拘留证未果。

2005年5月,走投无路的姜卫生决定去北京上访,洋北镇党委书记周卫东、副书记姜顺得知后,随时洋北镇政府就包揽处理,承诺7月10日一步到位,解决四万元赔偿,争取六万元。(孩子读书免费及家里房子建好、伤害治疗及有困难一如继往永远照顾等)。至同年8月12日止,多次以康复治疗费名义共计给付8200元后就再也不给了。

此时,姜卫生的身体已经被病痛折磨得生不如死了。去医院检查后又被医院诊断为:1、出血糜烂性胃炎,重度;2、食管炎,中度;3、胆结石;4、肝大、瘀血;5、高血压、脑梗死;6、胃下垂;7、前列腺炎、大小便失控等等而无法治疗。

2005年8月23日早上,父母等人陪姜卫生来到洋北镇政府,请求周卫东以书面告知,余下5.18万元款项不给赔付的理由。9时许,周卫东以处理事宜为由,将其父母亲等人诱骗带去了办公楼的一间办公室。后突然来一大中巴车,停靠在信访室,瞬间从车里窜出一群便衣恶警,冲进信访室将姜卫生按倒在地,用毛巾塞嘴、胶带缠紧手脚、将头套好后,抬上车带去拘留所拘留,28天期满后却不给拘留证(由本村治安主任王林将其带回家)。

同年11月25日15时许,姜卫生又到洋北镇派出所找所长陆永恒讨要被拘留28天的拘留证,又惨遭陆永恒公然绑架,强制抬上车带去非法拘留15天。

2006年2月7日16:00分许,洋北派出所长陆永恒、市公安局信访处长陈思祥、宿城区公安分局纪委书记(女:姓张)等一行10多名警方领导人亲自登门至姜卫生家,陈思祥开门见山地说:“姜卫生,今天我们来主要是安排你马上写申请,给你办低保扶贫,伤害治疗、建房、孩子读书免费以及以后的困难一如继往照顾下去……”一席话等等!没过几天,市信访局局长申湘琴(女)又主动电话通知姜卫生,由她全权负责保证处理好他的问题。此后,姜卫生在家苦等两个月,再次被欺骗。

2006年5月1日,洋北镇党委书记周卫东,居然利用卓码村会计姜守斌多次通知姜卫生,尽快去镇政府将事情解决好等。其再一次轻信,5月4日14时许,老母亲陪着姜卫生一起到镇里,突然出现两人将其母亲强控,随即多人将姜卫生按倒后,被强制带去拘留所,期满后又被送劳教所劳教一年(期间死而复生)。

2007年3月姜卫生劳教期满回家后,在强大黑恶势力“保护伞”面前,为了健康与生存,姜卫生在马路边上自设“济贫收费站”靠拦车乞讨生活。2008年2月(正月初八),姜卫生的妻子、儿女也被逼离家出走,此时正赶上中央两会的非常期,由当地领导带他去寻找家人未果。妻子、儿女直到2012年4月才回到家中。

2008年8月8日的奥运会开幕之前,周卫东居然周密布置,提前监视姜卫生的居住与行踪多天。8月9日天刚蒙亮,姜卫生离家而去,负责维稳监视的洋北派出所联防队员聂金龙、周新龙等人,被周卫东当着卓码村众人面骂的狗血喷头。8月10日,周卫东又打电话向姜卫生承诺:姜卫生治疗费哪怕需要3百万5百万,只要回来我全给等等;同日,姜卫生所有亲戚的家被搜查并被恐吓如有知情不报者将严惩等;8月11日,姜卫生亲戚又被传唤问话并被威胁;8月12日一大早,以周卫东为首的洋北镇全部官员出动,前往徐州市铜山汽车站,发现姜卫生后,随即被强制带往宿迁市项里大酒店,被关黑监狱“非法拘禁”57天。期间,8月28日,宿迁警方将姜卫生带去杨州市做了”司法鉴定”,结论为:疾病无法治疗只有等死。

2009年元月(周卫东调离洋北镇),虽说08年就为姜卫生办了低保及拦车乞讨维持生存,但治疗费用却远远不够。无奈,姜卫生只好又请求现任镇党委书记朱绍军及派出所长丁必生,后答应每月给救助1千元,给了3个月后又改为每月只给5百元,从此一如继往给付。(另:加低保以及被致肢体二级残疾的月补贴、逢年过节尉问加之姜卫生拄的拐杖,全由警方负责买,治疗费全由政府买单等等)。

2011年7月,因区划改革,姜卫生的居住地被划至洋河新城洋河镇。接下来,洋河镇继续按洋北镇处理方案执行。同年12月,洋河镇党委书记刘金山在各种形势压力下,又主动为其建房及围墙等等(原:老房拆了重建新房)。

2012年4月,被逼离家出走近5年的妻儿回家后,宿迁警方随后将姜卫生带去体检身体按等级赔偿(体检结果为:最高危险期、随时有猝死可能,就是给1千万1个亿也已无法治疗等);此时正准备将体检报告上交给相关部门,以便急速解决问题。谁料到,洋河镇派出所副所长陈克林亲自登门,将体检报告骗去,说报上级立即处理,但至今问题无人过问。(体检报告被陈所长骗去从此讨要无门)

同年12月底,建房的工友(佘本华、姜卫梗、佘强等人)与姜卫生同去到洋河镇政府讨要欠款,当场惨遭刘金山指使工作人员,将其非法拘禁12小时,同时,刘金山指使他人将佘本华、姜卫梗的两部摩托车窃取,至今未还。

2013年中央两会之前,针对洋河当局领导人滥用职权等行为严重性,被逼无奈的姜卫生与儿子前去江苏省纪委、省公安厅、省检察院上访,第二天被洋河镇信访办及村领导多人,追至省公安厅将父子俩强制带回后,监视居住近二十天(每次中央、省、市县会议等都被从严密监视)。

2014年中央两会开幕,洋河派出所张所长前来看望关心姜卫生拦车乞讨,张所长当面说到:姜卫生,政府到此为止已为你付出近50万了,加上你天天拦车收费,收入很不错……。姜卫生说:张所长,2012年我体检后,医生曾说一千万一个亿我都已经无法治疗了,我以后只能等死……

同年7月28日12时许,姜卫生打电话与洋河新区党工委书记沈海斌诉说其悲惨遭遇经历,对方电话里随即表态立即安排处理。当天下午,洋河镇纪委书记李业虎打电话对姜卫生说:“这一次给我权力啦,保证处理到位……”。要姜卫生哪里都别去,马上去你家。16时许,李书记带很多领导人、医术界人士以及村书记郑孝明等人前来家里,商谈处理问题事宜。李业虎最后表态会急速处理好等等,之后无下文。

因无钱看病只好在家等死,2014年8月23日姜卫生突发疝气,因急需钱做手术,情急之下姜卫生将遭遇举报至中纪委。次日9时许,却惨遭洋河镇党委书记刘金山等人的公然报复陷害,被暴力非法强制送至宿迁市看守所关押。之后姜卫生被刘金山利用职权之便,与相关部门黑恶分子狼狈为奸、滥用公权、草菅人命地网罗罪名,捏造为“寻衅滋事罪”,被宿城区人民法院刑庭法官韩峰枉法判决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狱中的姜卫生,之前被宿迁地方政府黑恶势力"保护伞″,多年来屡次残酷迫害的严重后果为:右股沟疝气、高血压、脑震荡、脑积水、脑梗死、脑萎缩、右耳鼓膜穿孔外伤性、冠心病、心梗、右手腕撕脱性骨折外伤性、出血糜烂性胃炎重度、食管炎、右半身肌萎缩外伤性、麻木、低温、冰凉和抖动等等,导致其于狱中多次被从死神手里拉回来)。姜卫生在服刑期间,刘金山将其每月低保金、补偿金全部取消。

自2003年至2017年8月4日止期间,以宿迁市公安信访处处长陈思祥为首的黑恶势力“保护伞”指使:唐建友、周卫东、刘金山等人由始至终疯狂地在每年中央、省、市开会、奥运会等重要非常时期,对姜卫生进行监视居住、跟踪监视、拘留、劳教、判刑等,共计被非法拘禁二十多次,失去自由近两千天。

2017年8月4日姜卫生刑满回家后,同年8月6日,姜卫生继续拦车乞讨。8月14日,由于突发疼痛、昏迷及站立不稳等,随即请车友将他送回家(从此无法上路拦车乞讨生活),回家后,随即电话请求洋河镇派出所前来处理问题。8月15日21时许,洋河镇派出所副所长毕大伟前来说到:
一、问题会处理好目前在家等候;二、暂时要好好养身体,等局长杜鹏调走再上路收费等等。

姜卫生17年冤案处理至今无果,举世无双。造成姜卫生的严重伤害后果:一千万一个亿已无法治疗,只有等死及被报复陷害、非法拘禁等等近两千天;纯属陈思祥滥用职权、徇私枉法、报复陷害、渎职、包庇故意伤害罪的孙玉柱逃避法律制裁,故以拖延时间致姜卫生突发猝死而毁灭证据。(注:2017年8月4日至今的受害人姜卫生,本着活一秒钟也得快乐的心态面对黑恶势力保护伞,免得惨遭公权力再次残杀等等。洋河新区当局至今仍未作公正公开处理)。

综上,是受害人姜卫生自2003年8月14日至2017年8月4日期间,屡屡惨遭纯属政府黑恶势力公然报复陷害、死里逃生的事实揭露。

受害人姜卫生电话:15261200816,13141571168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重庆公民聚餐拍照后被传唤

  • 下一篇:肖建芳遭绑架 何艳等人被带走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