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人权观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刘茉香因企业改制住房被“改”走         ★★★
刘茉香因企业改制住房被“改”走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21-03-05 06:06
【民生观察2021年3月5日消息】近日,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的刘茉香因企业改制,其住房被改制“改”走了而缠绵悱恻,摧心剖肝!

其在一筹莫展,万念俱灰之下,讲述了住房被“改”走的经过:

1980年3月参加工作(刚参加工作时在湖北省国营农场总口农场工作),86年7月调入湖北省农垦局招待所,1990年1月,经湖北省农垦局办公室主任批准,将我安排居住在湖北省农垦局招待所。

1995年6月24日,(湖北省农垦局招待所划归省农垦工贸集团管辖)经湖北农垦工贸集团总经理同意,将湖北省农垦局招待所405室分配给我家居住。

2003年8月,省农垦工贸集团改制,为了配合当时的改制政策,我以不到2万元的价格从省农垦招待所买断工龄后而“扫地出门”。同时省农垦工贸集团将农垦局招待所(3000余平方米,还尚在经营的情况下)以155万元贱卖给武昌家波医院(私营)。省农垦工贸集团总经理宗平建为说服我同意搬家,向我承诺:“要么还我住房,要么支付8-10万元购房款让我自己购房”。同时,宗平建向省农垦局上报:省农垦局招待所四楼有10余户住家(事实是只有我一家),已向我提出三个解决方案(事实上我对这三个解决方案尚不知情),并强调已为我找到一套一室一厅的二手房。但是,我看房后以不是二室一厅而拒绝(事实上,我一无所知)。

此后,我多次去区信访局、市信访局逐级据实反映,要求落实政策还我家住房;区、市信访局等均以我反映问题属于省农垦局为由而推诿不接待。省农垦局直接以你已上访为由要我去信访部门上访。时过6年后的2009年5月(房价由2003年的每平方米不到一千元飙升到2009年的伍千元)省农垦工贸集团书记熊学元(当时留守负责人)以即将集资建房要公榜名单为由,要求我向省农垦工贸集团领取12万元购房款,以购买集资建的房屋。在我领取12万元购房款后,集资建房至今如泥牛入海,杳无音信。

2010年,家波医院(购房者)要装修,赶我搬家,在我家走投无路之时,省农垦局李局长让我搬到已经改制完毕的农垦工贸集团橡胶公司居住(即现在的武昌区民主路231号,我的居住地)但居住不久后发现,单位有已经享受过一次福利分房的人住(以解决困难职工住房为由,有宗平建的批文证明)第二次分房;我找到宗平建问他:为什么有房的人还给第二次分房,也不还我家住房?宗平建凶狠的说:湖北省农垦局一个人有两处房的多的很,又不就这一个人有两处房,你不服气就去告我!

此后,我多次去区、市信访局及省农垦局上访,反映落实我家住房问题。区、市信访局均以我反映问题属于省农垦局(已经拿钱)为由而推诿不接待。2013年12月,省农垦局直接(以我已经领取钱为由)单方终结我的信访案,也没有以文字形式答复于我。

网友:民生无小事,一枝一叶总关情,又何况是住房呢?住房亦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赖以生存的基本条件。在此,笔者有话向当地政府的相关官员说:刘茉香在极力维权,向各级政府反应自己的合理合法的诉求,本应得到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的重视,将其诉求解决。那么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应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为刘茉香纾难解困、及时化解矛盾,营造一个风清气正的政治环境――“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在刘茉香的诉求尚未解决的情况之下,其信访之路戛然而止-----给她划上了“信访终结”的句号。这是懒政,还是不作为;是讳莫如深,还是高屋建瓴?恐怕只有“身临其境”者心知肚明。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访条例》:是“指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采用书信、电子邮件、传真、电话、走访等形式,向各级人民政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工作部门反映情况、提出建议、意见或者投诉请求,依法由有关行政机关处理的活动。”刘茉香是根据《信访条例》的规定而提出问题,既然她向信访机构反应了“一户重分”住房的事情,那么,信访机构就应转相关职能部门立案查处,还原真相。而不是宗平建所说,“湖北省农垦局又不是一个人有两处住房!”如果此事属实,那就更应该引起信访机构的高度重视,向主管领导汇报,追根溯源,一查到底!由此可见,刘茉香后来本应获得分配住房的指标,究竟由谁“占了”;又是怎样被暗箱操作的,这不仅又让人要问:此“鸠占鹊巢”的推动者是否要问责?

居无定所而引起的流离失所,无论是在精神上,还是在生活上都给当事人造成了巨大生存压力,使原本平静的生活变得压抑重重,时常心乱如麻、寝食不安。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依法处理涉法涉诉信访问题的意见》第四条明确规定:“坚决反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做到联系群众而不脱离群众、服务群众而不损害群众、解决问题而不引发问题,进一步密切党群干群关系。”

那么,刘茉香因企业改制,“改”走了住房,现尚无立锥之地,无处安身。那么,针对此种情况,到底算不算“民生工程”?请当地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予以解答。

刘茉香因企业改制,将其住房“改”走了,于是,求助于人民公仆为其扶危拯溺,纾难解困,这本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然而,“潜规则”的蜕变让她饱经了人间沧桑,经历了常人难以“撑住”的磨难,受了诸多本不应该受的委屈,在虚与委蛇者和梼杌之人的“操纵下”,落实住房竟成了黄梁一梦。

中央倡导和高度重视的“民生工程”,在武昌区及相关职能部门的“共识下”,民生工程如同“黄梁一梦”,伴随着春雨潇潇的频袭,让刘茉香深感不寒而栗!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村霸暴民,警察无为,官员袒护!

  • 下一篇:两会期间访民被维稳情况(七)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