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人权观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重庆曹礼淑进京被拦截打伤         ★★★
重庆曹礼淑进京被拦截打伤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21-03-12 06:55
【民生观察2021年3月12日消息】重庆荣昌区维权人士曹礼淑在两会前夕欲进京打工,却遭多单位维稳人员暴力拦截,并被黑保安打得满身是伤,现无处治伤无处安身。以下为曹礼淑讲述的事情经过:

我叫曹礼淑,身份证号510231197105262224,家住重庆市荣昌区昌州街道黄金坡社区二组,曾经我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也有一个美丽的农家小院,过着自给自足的世外桃源生活……

2019年5月19日晚上,当地村匪恶霸带领一帮人破门而入,非法闯入我们的住宅,把我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暴力殴打拖拽后受伤严重,昌州派出所民警出警后把我母亲送往医院急救,我们被逼迫当晚离开家,到医院照顾重伤母亲,第二天在财物所有权人都不在场的情况下,我们姐弟几户人家就失去了所有的房屋和财物以及全部生产生活资料。在没有签订任何协议也没有得到任何补偿安置的情况下,荣昌区政府及职能部门组织几百人,拉起警戒线不准任何过路人和产权人进入,就把我们几户人家的合法房屋连同室内外所有财物完全给我们毁灭了,我们这几户农民由此就沦为了无家可归,颠沛流离的难民……。两年多的多方诉讼复议及举报维权,反而遭到各种更加残酷的打击报复。

我由此深切认识到,小胳膊是扭不过大腿的,在肆无忌惮的公权力面前,我渺小得连一只蝼蚁都不如。

为了生存,我不得已暂时放弃了信访维权的念头,在北京找了一个工作,勉强靠打工维持生计。2021年2月底,我接到北京雇主的电话,要求我3月初务必过去上班。

在匆匆安顿好老母亲和儿子后,我于3月1日离开重庆到达了西安,在网上购买了次日从西安北到高碑店东的G430次高铁。然而,在我经过两次安检到达站台乘车时,一件由多单位联合的违法事情,由此拉开了帷幕。

三个自称是西安铁路派出所的三个民警,说接到重庆市荣昌区公安局的协查通报,要求我配合他们查验身份证。

核查完我的身份证后,当事民警又扣押了我的证件,说我不能上车了,要在此等到我们重庆当地公安来接我。

我问为啥?我又没有任何违法行为。可几个民警根本不理睬我的质疑,也不返还我的证件。直到动车被迫晚点18分钟列车长亲自来叫我上车时,我才得以上车。而我的身份证,被当事民警直接交给了车上警号为052124的民警。

在火车上,民警详细询问了我此行的目的和我的一些情况,并直截了当的告诉我,下车时我们当地公安会来接我的。

我问为啥?他说不知道。列车到高碑店东站停车后,预感中的一切,如期而来。在高碑店东站,刚到车门口的我,就被三个五大三粗的不明身份的壮汉将我的手机和挎包抢走,粗暴的将我拖拽下车。

我大声向车站呼救,可没人理会。一个高个子踹我几脚之后,他们把我塞进一辆停在站台下面的白色商务车(车牌号是京A9D015),并恶狠狠的威胁我不准出声,称一会儿当地政府会直接来接我。

随后,他们把车子开上了高速。因为不知道对方身份,我害怕得瑟瑟发抖,小心翼翼的问他们到底是干什么的?他们不屑于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直接威胁我:“不准说话,再说话就打死你!”

在极度的惊恐中,车开到了河北保定一家叫《华中酒店》的门口停下来了,他们鬼鬼祟祟的带着我,试图从一个隐蔽的小电梯上楼。我不知道上楼后会发生什么事,就坚持要在大厅等我们当地政府人员。毕竟大厅的公共场所,安全性要大得多。

我的坚持,又换来一顿拳脚。他们一把拽住我把我又弄进车里后,雨点般的拳头就落在了我头上。一边打还一边威胁我:“再叫的话,打死你都没人知晓!”

我哀求他们,“别打了,干嘛要这么对我?”打我的人回答说:“你别问我为什么,要问问你们当地政府和公安去。”就这样,伤痕累累的我迷糊地蜷缩在车上,又不知过了多久?大约凌晨三点多的时候,我们当地政府一行八人才从重庆坐飞机来到保定(他们是荣昌区政府信访办的马主任及一女工作人员,荣昌区公安局的熊志剑,刘万军,叶红;昌州街道的顾定彬,昌州派出所的曾兵!黄金坡社区一女性工作人员),他们不远千里来解救我,却拒绝帮助我和家人通话,并拒绝我报警求助和就医,之后不知过了多久,他们把我带上了一辆京AY3556号牌的中型商务车,经过二十多个小时的颠簸,押解我回到了老家。

沿途,这些人民警察和工作人员还唉声叹气的不断抱怨,说我这个受害者害了他们,让他们也久坐这样的车子受罪。

一趟简单的回原单位打工之旅,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我不明白我们当地政府和警方不惜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都要把我带回老家的原因是什么?

作为一个守法公民,作为一名弱女子,在绝对的权势面前,即使我遭遇了房屋被强拆被打击报复的非人遭遇后,即使我已经选择了向黑暗俯首称臣,只求能找份工作苟延残喘的去维持生计后,为什么我的屈服换来的依然是公权力一次又一次的肆无忌惮。

我实在没有办法了,一点办法都没有了。自从失地失房没有任何保障两个年头以来。我们的身心备受煎熬,腐败分子把我们侵害得没有了正常的生活,为了全家人能够活命,我不得不外出务工颠沛流离,这两年来我们耗尽了所有的钱财,非但没有维护到自己半点合法权益,反倒把自己的唯一房产及室内外所有财物全部搭进去了!

我们不光失去财物一无所有,身体还饱受多重侵害,落下了一身的病,一家老小完全没有了正常的生活。所以我在被抄家毁房半年之后选择一边打工,一边依法诉讼维权……

我知道如果我不从那个泥潭深渊里拔出来,还会被混进共产党队伍中的腐败黑恶分子侵害,所以我在打工求生存的同时通过法律手段理性维权,让那些腐败黑恶分子没有借口,让作恶多端的人自行暴露他们的罪恶,我们是弱势群体,只有寻求法律的保护!

人之恶天必诛之!中央扫黑除恶会慢慢的渗入到基层的!我在努力压抑心中被侵害的无法申冤的怒火!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还会克制多久,因为原本丰衣足食的生活没有了任何生存保障,政府早就应该履行职责返还财物,进行补偿安置及损毁赔偿……然而这都没有,为了活命我们不得不想办法求生,现在被政府暴力拦截回来,被打得满身是伤,无人救治无处安身,我该怎么办?难道只剩下不惜一切代价自救的道路吗?

我恳求各级领导及社会正义之士关注我的遭遇!谢谢!

曹礼淑电话:15923177931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湖北周业明因上访疑被下毒

  • 下一篇:李玉凤、李翘楚荣获2021年“曹顺利人权捍卫者纪念奖”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