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人权观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保定看守所侵犯律师会见权         ★★★
保定看守所侵犯律师会见权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21-04-14 19:13
【民生观察2021年4月14日消息】2021年4月13日,大午集团法务总监杨斌律师前往保定市人民检察院递交《监管执法监督申请书》,反映律师们在保定市看守所会见时遇到的种种“特殊”对待,对于保定市看守所这种打着防疫的旗号,变相侵犯律师会见权的行为,希望保定市人民检察院切实履行法律监督职能,依法及时监督纠正,充分保障律师依法执业。

杨斌律师:下午和三嫂(孙大午三弟媳)一起到保定市人民检察院递交《监管执法监督申请书》,反映律师们在保定市看守所会见时遇到的种种“特殊”对待:必须当面预约,预约后最快也要到七日后才安排会见,会见时间只有20分钟,三日内核酸检测报告,加盖律所公章的三十日内律师自书的行程轨迹……

如此,按照保定市看守所的要求,大午案律师一个月满打满算跑断腿,最多也只能会见当事人三次,每次限时20分钟,最多只能与当事人沟通一个小时,这能保障律师全面了解案情吗?刑诉法明确规定的安排律师会见至迟不得超过四十八小时,辩护律师会见不受时长和次数的限制,都只是摆设吗?

对于保定市看守所这种打着防疫的旗号,变相侵犯律师会见权的行为,我们希望保定市人民检察院切实履行法律监督职能,依法及时监督纠正,充分保障律师依法执业。

接材料的控申窗口工作人员说,会把我们的申请转专门负责监管场所的冀中地区人民检察院或者保定市人民检察院五部。

填了一张表,我问他是否有书面回复,开始说有,后来又说不确定,可能是手机短信回复。

看着时间尚早,我们又去了保定市信访局。

接访的是一位年约40的中年男子,一听说我们是大午集团的,马上站了起来,一口的理直气壮斩钉截铁义正言辞:“大午集团涉嫌刑事犯罪,已经被政府全面接管了!”

“孙大午马上就要公开宣判了!”

“要求返还公章?不可能!”

“要求取保候审?不可能!”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嘛!”

听他的口气,我感觉这个案子早就被人民政府判了。我问他,孙大午到底做了什么恶?

“到时判决下来,你就知道了!”

又说我不懂法,现在这个阶段,大午集团没权利提要求,要提等法院判了再提。

我说,案子还没有开庭,只要大午集团还没有被法院判决没收,它作为民营企业的性质就没有改变,政府凭什么接管,凭什么“保管”人家的公章和账户?有什么法律依据?

“政府就是有权接管,你可以去法院起诉”

我说我们当然要去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我问他有没有收件回执,他说没有,大午案属于涉诉案件,不走信访渠道,他最多也就是把这些材料转给“工作专班”。

他说“工作专班”是大午案工作组的称呼,里面有省、市、区三级政府的人员。

我说还好,没把中央搬出来吓唬我。

他一脸鄙视:“你一个小小的民营企业,还想上天啊?”

从信访局出来,三嫂情绪很低落,我说,其实这位工作人员非常诚实直率,他直接表明了政府对这个案子的态度,其实和我们之前预测的,以及江湖上传闻的“谣言”一模一样,那就是,有关部门是对大午集团动了杀心的,这样也好,大家都丢掉幻想吧。

案情回顾:

孙大午是一位白手起家的商人。2003年,他因“涉嫌非法集资”被捕,同时被带走的还有他的两个弟弟以及企业高层约二十余人。

2003年11月17日法院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孙大午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罚金十万元。

2020年11月11日,已近古稀之年的孙大午再次被警方带走,这一次是因为“涉嫌寻衅滋事、破坏生产经营等违法犯罪”。

据相关报道,11月11日的抓捕行动是在凌晨开展的,6辆大巴车的300多名特警带着冲锋枪、警犬和梯子,屏蔽附近通讯信号,破门而入,分批次将孙大午等25名大午集团高管人员带走,孙大午的孙子留在家中,由警察看管,连保姆都不允许靠近。

自去年11月11日孙大午及其多位亲属被警方带走已过去150余天。在这150余天时间里,保定、徐水等各级政府一共指派了29个工作组进驻大午集团及各下属子公司。

目前大午集团的经营情况并不乐观,子公司存在不同程度的客户和技术人才流失、员工人心浮动、营业额下降乃至经营亏损等情况。比如大午集团下的大午建筑公司,原计划的办公楼内部装修停工、项目停建,1500余名员工锐减至200余人。

案发后,大午集团聘请了迟夙生、王誓华、郝亚超、杨斌、张磊、刘金滨、王万琼等律师在内的法律团队,同时聘请郑成月(聂树斌案推动者)担任集团顾问。

2021年4月8日,因为参加大午集团第一季度经营汇报会,政府进驻的工作组不让参加。为此,集团临时领导小组组长宴玉香(孙大午二弟媳)和杨斌、郑成月以及周红云(孙大午三弟媳)与他们交涉。大家质问有什么法律依据不让参会。工作组不予理会,却报警了。

当天下午三点,特警把宴玉香、杨斌及郑成月等一行六人都带到了高林村派出所,分别做了询问笔录,直到晚上11点才被放出来。期间郑成月被强制搜身,血压突升几近晕倒,之后被送往医院急救,次日更是一度病危,目前已渡过危险期。

2021年4月9日上午,杨斌向徐水区政府人大政协信访办递交申请,请求返还公章、恢复企业自主经营,以及为在押的高管们申请取保候审。

2021年4月12日,身处病榻的大午集团顾问郑成月,通过电子邮件向保定市人民政府提交了10份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要求公开政府派驻至大午集团及下属28个子公司的29个工作组的相关信息。包括政府派驻工作组的法律依据、工作组人员组成、工作中形成的文件等内容。

2021年4月13日,杨斌律师前往保定市人民检察院递交《监管执法监督申请书》,反映律师们在保定市看守所会见时遇到的种种“特殊”对待。

杨斌律师认为,保定市看守所打着防疫的旗号,是在变相侵犯律师的会见权。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云南党校讲师子肃从服刑地回到昆明

  • 下一篇:没有了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