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人权观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上海曹秀珍北京看病被强制带回         ★★★
上海曹秀珍北京看病被强制带回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21-05-24 18:40
【民生观察2021年5月24日消息】上海黄浦区残疾访民曹秀珍的房子被强拆了,连劳保养老金也没有,从此在贫病中维权。2021年5月19日她前往北京看病,被警察查身份证后送往久敬庄,后被上海驻京办人员接出,乘坐火车强制遣返回泸。

曹秀珍是上海市黄浦区薛家浜路164弄7一8号居民,其视力有残疾模糊不清楚,右眼彻底失明,影响到左眼缺光欠佳不成图像。2018年,曹秀珍由居委会、街道、区残联指定三甲医院——上海市黄浦区市二医院进行视力鉴定,鉴定报告结果是:0.1——0.6左右,但却没有给她发残疾证。

曹秀珍说,“在2020年,我到区残联,问领导黄科长,还有施秘书,他们说0.3可以发放残疾证,并当时给我一张打印纸上,也是写的是0.3就可以发放残疾证视力。我问他,2018年鉴定过是0.1这个位数那你们怎么不发残疾证给我?当场二位区残联领导没声音不说话了,后他们让我重新申请重新鉴定,结果医生写的还是右眼彻底瞎,左眼缺光不成图像欠佳,他们还是不给我残疾证。并叫我重新申请重新鉴定,还是一只眼瞎另一只缺光,欠佳不成图像。

“我在2021年4月1号又到医院鉴定过,他们不给我结果报告,连病历卡也不给我,让我花的费用无法报销医保。2021年5月,我去北京同仁医院再重新鉴定看眼科医院,跑了三次医院无法挂上号,医院看眼科的人太多了,人家会上网预约挂号,我看不见上网,也不会上网,后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窗口挂号工作人说,号没了,只有青光眼科有一个号叫我可以转,我无可奈何没办法只好挂个青光眼科号。”

“2021年5月19号上午十点多钟,我在北京同仁医院挂好号,医生预约看病在下午。在中午十二点多时,我就出来到医院门口小路上找个吃饭小饭店,顺便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我准备往饭店方向走,被路上警察查身份证,要将我送往北京东交民巷派出所。”

曹秀珍称,“随后有个女警察说叫我上警车,我把挂号单和病历卡给她看,叫她不要担误我看病,她和一个保安,还有个开车男警两人好像对他们派出所人不满,说这次他俩一定好好干,意思要立功,在警车里男女警察一边对话,一边开车送我去久敬庄,我说我要看病,那女警装着像没听见一样,说我胡说八道想骗人。

“到了久敬庄,我被上海市接济办人员带回,晚上住在上海驻北京接济办,第二天(5月23日)把我送往上海,车次是:141161,我耳朵不好忘了,反正是送的访民一共有5个人,朱金龙,还有个姓陆的,有个姓刘的八十岁老太,还有个是上海宝山区呼玛三村的70岁女人,把我们几人送到上海府右村路,再由上海各个街道派出所分别接回。”

“一名杨姓警察开着警车和一个名叫陈英的女人,把我带到了小东门派出所,到派出所后,由户籍警小杨、小祝二人叫我签字,说什么不管他们公安事,他们读给我听的,问我去北京干啥?我说去看病,他们拿了我的病历本和挂号费单子还没给我,我年纪大了,眼睛又看不见,不知他们在纸上写的什么?”

“杨警察说,是证明我去北京看病写的,我只好写我名子,但是我的看病挂号费单子他们还是没有还给我。我向他要,小杨说这个要给上面领导看,我花了钱,治不了病,证据又没了,我怎么办啊?损失了挂号费用钱,我又没有劳保和医保,这点钱对我来说是有很多用处,可以救命的。”曹秀珍表示。

2013年,曹秀珍的房屋在动迁中被强拆,至今没有给她安置房和补偿金,造成她无家可归。她本身患有多种绝症,没有劳保养老金。因在上海各个部门反映问题无人问津,她只好带着被子进京乞讨,同时去向建设部要动迁房子。

2018年6月6日,曹秀珍在北京寄信,被北京警员抓进府右街派出所后送久敬庄关押,通知上海截访人员带回上海,回上海后继续被关押在小东门派出所。曹秀珍在微信上说,“在小东门派出所整个晚上不让我睡觉,隔天早上又把我送到上海浦东张江看守所,没有任何理由拘留我十天。”

她还说,“他们唆使一个三十多岁的东北女人折磨我,不让我睡觉、整我、恐吓我,导致我天天头晕、血压低、心绞痛,不让我喝水,还用抽水马桶的恶臭味恶心我。我难受得浑身无力,腰酸背痛难忍。”

6月17日上午10点多钟,她终于被释放出来。然而,已经全身无力,举步维艰的她,被丢在一处无车站的路上,她很困难地步行了一段很长的路。

此前的5月18日上午10点,她在国家信访局排队反映问题时,因两天没吃饭又加上身体有病,当时她又累又饿,突然晕倒在地上。在访民朋友的帮助下,喝了点水才慢慢苏醒过来。

随后,曹秀珍写了一封控告信,举报上海市黄浦区第三房屋征收所动迁安置侵权,要求重新给予补偿安置,让她有家可回,不再流浪街头。

2013年上海黄浦区动迁中,曹秀珍位于黄浦区薛滨路164弄7-8号的房子也在动迁范围。而当时她正面临婚姻危机中,她说,因丈夫经常对她暴力相向,吵闹要离婚,在她喝的矿泉水中下毒,她差点死掉。离婚后,房子被强拆了,她的安置房被动迁安置单位侵权。

没有安置房,身体残疾,且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和保障,她在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到北京反映诉求,保障她的生命权和财产权,打倒贪官污吏、腐败官员,还她一个有尊严的生活。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六四”临近 四川访民被频繁恐吓骚扰

  • 下一篇:原玫瑰团队成员谢文凯去世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