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人权观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网民声援“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         ★★★
网民声援“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22-08-12 22:23
【民生观察2022年8月12日消息】本网获悉,8月10日,中央电视台实习生周晓璇(网名“弦子”)指控中央电视台主持人朱军对其性骚扰案二审,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

10日上午,北京第一中院警方封锁了人行道,并记录过往行人的详细信息。8点以后,闻讯未来的百余网友抵达法院门前声援周晓璇,当天下午,“弦子”到达法院门前,网友见到她后就开始向她献花,鼓励她勇敢面对猥亵妇女的邪恶势力。在声援者越来越多的情况下,警方开始加装围挡警戒线,驱赶部分网友远离法院。

弦子亲自出庭后,未见被告人朱军的身影。二审法院仍以证据不足为由维持原判,弦子依然败诉。

庭审结束后,弦子在法院外向前来支持的民众,公开念出她在庭上的自述:“在2014年报警的时候,警察告诉我的父母,因为朱军的社会地位,我应该放弃报警。在2020年本案第一次开庭的时候,法院告诉我卷宗里的监控录像、笔录都无法调取。在2021年的判决书里,法院说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而我提供的证据不足。”她表示,她已在法庭上反复陈述过事实,这一次,她想问法院:“在封闭空间遭遇性骚扰的女性,她没能预料到性骚扰的发生,没有录音录像,没有与对方反抗扭打。那她要怎么证明自己遭遇过性骚扰?她能否只能忍受这一切,假装这一切没有发生?”

弦子说,“我没能预料到性骚扰,没提前录音录像,不敢在央视大楼里反抗朱军,没能立刻呼救,报警后,我再也不能回到央视,无法获取监控记录。我要怎样提供自己被性骚扰的证据?”

“我无法自证自己的诚实,自证自己的痛苦。”弦子说,她21岁(2014年)时选择报警,25岁(2018年)时选择起诉,是因为她相信作为一个公民,理应获得公平。弦子说,“司法系统并不天然具有权威,法院的判决并不一定就等于真相。”“权力应该让弱者得到帮助,否则就不足为正义。”“失败的结果固然使人痛苦,但需要接受审问的并不仅仅是我。”

据周晓璇(网名“弦子”)介绍,2018年7月,她以网名“弦子”在微博发文,指控央视前主持人朱军2014年对她性骚长达50分钟,在央视化妆室里强吻、猥亵她。弦子向法院状告朱军,要求朱军公开道歉,并赔偿5万元人民币。嗣后,朱军通过律师否认相关指控,自始至终未公开露面回应。但事件发酵后,朱军从央视屏幕上消失。

2020年12月,朱军性骚扰案首次开庭,引发舆论广泛关注。当天,弦子的一些支持者在法院外声援她,前往采访的外媒,包括法新社的记者,被警察拖走。

2021年9月14日,北京市海淀区法院进行不公开一审,以弦子提交的证据不足为由,驳回其诉讼请求。庭审当天朱军未到庭。当时,不少支持、声援弦子的微博号与微信公众号被禁言或封号。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苏士芹进京上访被截访带回失联

  • 下一篇:安徽公民刘涛华监视居住于家中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