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非暴力维权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致中央政法委周永康书记的公开信         ★★★
致中央政法委周永康书记的公开信
作者:晶银投资担保有限公司…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9-11-19 23:10

尊敬的中央政法委周永康书记:您好!

我们是武汉市晶银投资担保公司的平民债权人,在此怀着愤怒的心情向您举报武汉市青山区政法委书记魏修祥、青山区公安局纪委书记岳亚武等政府官员滥用职权,制造冤案、错案,整垮民营企业,掠夺民财的违法行为如下:

1、他们利用建二商场员工上访到北京的房地产纠纷案,为在晶银大酒店入股投资的政府官员谋取经济暴利。只因晶银大酒店的法人代表段毅文拒绝了区政府要员要他放弃晶银大酒店股权的无理要求,这些政府官员就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势,以配合建二房地产纠纷案为由,将段毅文监视居住,并一步一步整垮一直正常经营的段氏民营企业,制造了掠夺晶银大酒店产权和股权的晶银门事件;

2、采用先抓人再找罪名、找证据的整人手段办案。(对于一个民营企业独立自然人老总竟然先后爆出“职务侵占罪”、“挪用公款罪”等不可思议的罪名作为拘留和批捕的理由)。从3月10日至今已经无端关押该企业法人代表段毅文8个多月,该案件几次被检察院以证据不足驳回,至今仍停滞在公安局所谓的调查阶段,无法进展;

3、还在调查公司法人代表是否有罪阶段,就不顾企业广大员工和债权人利益,粗暴查封公司实体,破坏企业经营链,致使企业经济损失惨重,濒临崩溃。无法偿还公司所欠广大债权人的债务。致使合同名630户,实际近2000户债权人的8000多万元血汗钱讨债无门,面临生存危机,频频诱发群体性事件;

4、在查不出晶银大酒店法人代表段毅文有什么犯罪行为的情况下,为了掩盖办错案的事实,将矛头转向另一段氏公司,即曾经为经营企业各实体,主要在股东、员工家族及其亲友间募集资金的投资担保公司——武汉晶银投资担保有限公司。并企图人为地将其定为“非法吸纳公众存款罪”。

5、为了给公司戴上“非法吸存罪”的帽子,不惜知法犯法,对公司的广大平民债权人采取了威胁、恐吓、欺骗、甚至偷梁换柱的非法手段逼迫债权人群众报案,不顾给公司员工和广大债权人群众造成极大的伤害和苦难,以获取所谓的定罪证据。(附件5)

6、为了保护投资公司中那些来自于政府高官、公安局要员的特殊债权人群体的利益不受损害,与公司最大股东李炼红勾结,2008年11-12月,早在晶银门事件立案前就有预谋地将这些特殊群体的资金,连本带利抽逃了1200万元。(附件3)

7、在公司法人代表段毅文被关押期间,2009年4月17日,李炼红成功地实现了股权转让的注册登记。不仅让其逃脱债务责任,还象李帮助官员们抽逃资金那样,区公安局又帮助李练红非法抽回了股本金。(附件4)

8、当经济利益受到严重侵害的几百户债权人,奋起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时,为了阻止群众向上级政府反映这一强权掠夺民财的情况,魏修祥又利用手中的执法特权,调动区政法委所属一切公检法机构的人力物力,策划了一次又一次的私闯民宅,围攻、堵截、殴打上访代表,甚至限制他们的人身自由,通信自由,监听电话,收买内奸等镇压群众行动,企图瓦解群众的维权斗争,捂住青山区的黑盖子。魏修祥所代表的黑保护伞们知法犯法,严重违反了宪法,侵犯了公民的基本人身权利。不严惩不足以平民愤!

八个月以来,我们先后到区政府、市政府、省政府、甚至赴京上访,但是我们交给各级政府的上访材料,最终都转给了被告青山区政法委书记的手中(见附件7),成为他变本加厉迫害群众、采取各种手段对付维权百姓的依据。我们感到很困惑也很无助!难道老百姓有冤竟然无处伸冤了吗?现代的包公老爷您在哪里啊!

湖北省这一典型的掠夺民财腐败案,如不能及时破解,必将引发大规模的群体性事件。

请听听广大平民债权人的血泪控诉吧!

谁来偿还我们的血汗钱?

在武汉市青山区建设二路繁华的商业中心,有一座标志性的高层建筑―江城商业大厦,大厦的5~8层是集餐饮、休闲娱乐为一体的晶银大酒店。该酒店的法人段毅文拥有80%的股权,另外的20%股权持有者是江城商业股份有限公司。而青山区部分政府官员和公安局高层干部都投资入股成为江城商业的股东。

经营该酒店及其他段氏企业实体的资金主要来源于以段毅文为法人代表的晶银投资担保公司的私募基金。该公司成立于2006年,公司主要靠募集内部股东、员工及其家族、亲友的资金。2007年9月28日,由市政府、市长办公室以及110警方联动监制,光大银行举荐,由110联动警察开着警车将 “急用钱找晶银”的大幅宣传广告贴遍了武汉三镇。两年来,募集了上千户老百姓上亿元的血汗钱,其中也包括各级政府官员的资金。(附件1)

我们是“武汉晶银投资担保有限公司”的债权人。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受此广告宣传的诱导,倾尽毕生积蓄,有的老人拿出了养老金、拆迁费、甚至捡破烂的积蓄与这家公司签定了保本定息的“委托代理合同”。并一直按期获得了不超过同期银行贷款利息4倍的收益。

2009年3月10日,青山区公安局经侦队以配合调查建二房地产、晶银大酒店纠纷为由突然将公司法人代表段毅文监视居住, 4月20日以“职务侵占”罪将段毅文刑事拘留,5月20日区检察院又以“挪用资金罪”正式批捕了段毅文。并控制了公司的所有账户,查封了公司的三个珠宝店,控制了公司所拥有的光谷中心花园房地产。造成公司无法继续履行合同,合同名630户,实际近2000户债权人的8000多万元血汗钱讨债无门。这一天塌地陷的打击,使我们当中失去养老金的老人纷纷病倒、突患中风、抑郁症的病人至今躺在医院;癌症病人因付不起医药费被迫停止了治疗,无法生存的残疾人几次到公司讨债无门要跳楼自杀,失去全家几十年积蓄的家庭濒临家破人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这家公司不是政府工商局多次审核通过的合法企业吗?有这么多保值增值实体(见附件0),我们的资金不是安全的吗?政府的支持广告不是还贴在街上吗?几个月来出现的以下现象,令我们从吃惊、费解到愤怒!

掠夺酒店资产的晶银门事件

问题是从晶银大酒店的产权归属开始的。“04年的酒店产权交易不算数,因为交易价格太低,段毅文没有付多少钱。”这是区政府官员掠夺酒店产权的苍白理由。殊不知他们打算如何推翻5年以来的产权归属事实,以及国家工商局的注册登记,历年来的企业年审结论呢?难道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酒店产权官司的判决也要推翻吗?

   两年以来,晶银大酒店通过我们债权人资金的注入,已经由一座烂尾楼变成了价值7000多万元的豪华商业酒店。事件发生前,青山区政府曾有人要挟段毅文:只要放弃他持有的晶银大酒店80%股权,就可以不整段。由于段的拒绝,3月10日便爆发了关押法人代表段毅文、掠夺酒店资产的晶银门事件。从公安局立案以来,专案组警官、政府官员们就一直在群众中散布着:“晶银大酒店没有段毅文的股份,你们不要指望钱还能回来了!”

后来区政府信访局陈局长透露,酒店注册登记上除了段的80%股权外,还有20%的股权中含有区政府官员和各重要政府部门的要员们的股份。抢走段毅文产权和股权后,谁是最大的受益人?不是昭然若揭了吗!(附件2)

下面我们用数据来分析一下青山区部分官员企图实现的目的:

晶银大酒店投资人

段毅文

 

江城商业公司
(含青山区政府官员)

工商登记投资1423(单位:万元)

1138.40

284.60

投资双方各占比例

80%

20%

评估6800万元按投资比例分配(单位:万元)

5440.00

1360.00

双方投资增值部分(单位:万元)

4301.60

1075.40

正常增值幅度(%)

 377.86

 377.86

江城商业公司企图独占增值部分(单位:万元)

 

5377.00

独占后将出现不正常增值幅度(%)

 

1889.32

 根据以上数据分析,假如段毅文放弃晶银大酒店80%的股权,江城商业公司在晶银大酒店20%的投资就会出现不正常的大幅增值,最大受益者就是那些向江城商业公司投资的青山区官员们,他们将从不正常增值部分中获得暴利。

其恶果是:一方是青山区部分官员利用手中权力以不正当的手段谋取暴利;一方是平民百姓债权人因段的资产缩水导致血汗钱被掠夺,濒临倾家荡产、讨债无门的生存危机。

此外,公安局专案组在办案期间不顾广大百姓的利益,粗暴查封了段氏企业的三个珠宝店,致使近千万资产流失;冻结了公司购买的光谷中心花园房地产;这都是债权人的血汗钱啊!而奇怪的是:同为债权人融资而同属该公司经营项目的晶银大酒店和风暴酒吧却不但没有被查封,至今还放任陈长清继续经营,并独吞着利润。据了解陈与公安局专案组某负责人非同一般关系。那么,公安局造成的这些损失,由谁来承担经济责任呢?

眼看着公司的资产渐渐缩水,我们欲哭无泪啊!政法委魏书记还拖着官腔,假惺惺地安慰债权人:“我们区政府是一定要尽量减少大家的损失的。”一个好端端的民营企业就这样被整垮了,我们所有的损失难道不都是你们制造的吗?

事发前,特殊群体神秘的资金出逃

在关押段毅文的晶银门事件发生前夕,即2008年10月,区政法委魏书记拍板决定对晶银投资公司立案侦查,11月~12月,投资公司最大的股东李练红名下的部分债权人成功将1200万元的资金连本带息集体出逃。(他们是区公安局纪委书记岳亚武为代表的政府、公安局及银行在晶银投资公司的特殊债权人)(附件3)。

当我们债权人委员会得知这一信息后,马上向区政府递交了书面汇报材料,要求追查。其结果是石沉大海,至今渺无音讯(见附件8)。

法人代表在押期间,离奇的股权变更

就在段毅文已经被公安局监视居住,正式刑事拘留前夕,根据市工商局的注册变更资料记载,200 9年4月17日,公司发生了一次几乎不可能发生的股权变更:李练红将51%的股权全部转给了段毅文。并将投入公司的510万元资本金成功抽回。(附件4)这次变更无疑使李练红不仅逃脱了最大股东的法律责任,并抽逃了其投入公司的资金。令人费解的是:此时,公司和段毅文私人的帐户全都掌控在公安局专案组手中,段根本没有行动自由,股东大会是在哪里召开的?这一变更又是如何实现的?股权变更后,李练红由最大股东变成了旁观者,专案组李绪清为已被监视居住的李练红从狱中带出纸条,让我们债权人赶快报案。(附件6)

为保护腐败势力,不惜践踏宪法、迫害群众

1、为了拼凑非法集资的证据,公安局用尽手段逼债权人群众报案:

查了大半年,最初抓捕段毅文的罪名都没有找到证据,专案组李绪清在债权人中散布:“段肯定不会无罪释放,否则,国家是要赔钱的。”于是魏修祥挖空心思,为段寻找新的罪名。不久,公安局将矛头对准了投资公司。到处散布:“你们公司是非法集资,你们是非法所得,别做梦钱还能回来多少了”据说,非法吸存罪必须要有受害者的报案人数和受害金额。

5月14日青山区公安局经侦队将写着“蓄意不报案者,后果自负”逼迫群众报案的通知贴到晶银投资公司办公室;(附件5)李绪清多次威胁公司员工“你们不在我这里报案,就拿不到一分钱,连骨头渣子都没有。不报案?你信不信?明天就可以下你的传票!你们就在我这里打电话叫客户来报案,否则不许回家!”-“我只管办案,不管什么死人翻船,血流成河也与我无关。”“明天我们就把公司查封,看你们还敢不报案!”

除了威胁还有欺骗,专案组人员经常打电话给债权人说:“为了确认欠款金额,你明天到公安局来登记一下,现在你们公司的其他客户都登记完了,就只有你还没有登记┄”

就这样他们以权益登记为由,骗取部分不明真相的债权人的登记表。等债权人走后,他们将预先准备好的报案书附在登记表后,所谓的报案证据就是这样靠偷梁换柱获得的。

6月10日晚,在我们多次强烈要求下,魏书记态度亲切地接见了我们代表,并说要马上指示公安局专案组:办案中首先考虑保护我们群众的利益。可是,一周后据专案组李绪清对债权人群众说:我们这么办案是区领导给我们撑腰,魏书记最近批了八个字‘依法办案、严肃处理!’根本就没有顾及群众的利益?当时我们十分震惊,魏书记竟然这样出尔反尔,欺骗和愚弄我们?!

8月14日公司员工被叫到公安局开会,并且宣布两个警官跟踪、监督一个业务员动员债权人报案,还逼迫业务员将客户名单全部交给公安局。这些业务员自从3月10日以来,半年都没有拿到一分钱工资,连准备发给他们一个人一个月100元生活费的6000多元钱,也被公安局强行搜走了。但是他们一直坚守着工作岗位,做了大量的维护社会稳定,劝阻客户过激行动的工作。试问魏修祥为首的那些维稳办专班官员们,你们拿着国家的高薪,除了压制老百姓外,你们都做了些什么呢?

见威逼、利诱都不太见效,公安局不顾侵犯公民的财产隐私权,又采取直接到债权人家里强行索取报案的方式,造成了债权人财务隐私曝光、夫妻反目、家庭关系破裂……

 

2、 魏修祥滥用职权,调动大批人力、物力粗暴阻止、镇压群众向上级政府反映情况:

被魏修祥、岳亚武的权势严重侵害了合法权益的百姓,于2009年6月,开始了艰苦卓绝的维权斗争。他们先后到区政府、市政府、省政府上访十几次。遭到了魏修祥的残酷迫害:

8月5日以来,魏书记派大批公检法科级以上的干部围堵代表的家门,甚至反复入室扰民,限制代表的人身自由。当代表当面问他是否知道此事时,魏强硬地回答:“知道,是我派他们阻止你去非法上访的。”还说:“别以为我们不敢抓你,必要时我们是要抓人的。”直接当着众位区政府官员的面,威胁群众代表。

见威胁无用,又让区政法委胡仪君副书记对代表说:“我们可以先解决你的问题,你就不要管其他人的事了。”“你只要叫他们明天不要到省政府去,我们同意让你们见区长。”债权人代表们多次要求见青山区委书记和区长,由于魏书记的一手遮天,欺上瞒下,至今没有让大家见到区委主要领导。他所组织的所谓维稳专班成员都是他手下公检法的干部,主要任务就是骚扰、监视、阻止群众到上级政府反映他的情况(见附件8)

8月5日,我们群众到省政府去上访,魏书记亲临省政府,一面笑容满面地拉代表谈,一面又凶狠地命令省政府警卫负责人:“你们把防爆警察叫出来把他们赶走算了!”

当时,魏修祥如临大敌,将青山区政法委下属几乎所有干警都派到现场镇压。他还指派一名区干部冒充省信访干部,该区干部公开欺骗群众,随便找了一名保安人员,说是为群众代表请的省信访中心处长,企图捂住盖子。

第二次8月10号赴省政府上访时,魏书记一边指使大批干警将第一次8月5日的上访代表,围攻堵截在家里,不许他们出门。一边耍赖坐在信访访谈室不动,无视群众新代表提出的要其回避的要求。在访谈时,不断阻止省信访接谈干部将代表叙述的内容输进电脑;在访谈结束,代表们陆续走出去的时候,魏又走到省信访接谈干部身边,小声嘱咐他不要把群众递交给省领导的材料送上去,声称自己会解决的。

8月19日清晨,代表郑玉玲老师不顾围堵她的四位干部的阻拦刚登上一辆公汽,就被他们拖下了公汽,后来她是坐出租车赶到省政府的。据派到代表留日理学博士徐老师家中限制其人身自由的10名公检法高官们说:“我们很敬佩你,但是你也可怜可怜我们吧。领导给我们的任务就是不能让你动一下,你若动了,我们就都没有工资了。”

区信访局陈局长7月13日在市政府大门口公开对群众叫嚷:“你们要是在这里上访,我大胆地说一句:‘三年都别想拿到钱!’”我不管什么法律不法律,我有我的依据。”

8月19日青山区信访局陈局长与刑侦大队长堵在徐老师家门口,阻止她去省政府上访时,威胁徐说:“对你没有什么道理可讲,就是不让你去,因为你说的话影响力太大了。”“我不但要抓你,还要打你!怎么样?”边说就真的气势汹汹地向已过60花甲的徐博士冲过来,激起了小区居民的公愤,居民们气愤地说:“你想利用权势公开打人?太过分了!干脆架一挺机关枪把我们老百姓都扫死算了!”……

2009年10月16日,由于青山区公检法专班的人放出风来:区政法委准备在10月底开庭并判决段毅文的晶银投资担保公司非法吸存罪,也就是意味着老百姓的血汗钱至少70%要被堂而皇之地掠夺。愤怒的债权人70多人坐在省政府大门右侧围墙下,等待代表到信访中心信访的结果。一个便衣警察拿出相机给债权人照相。青山区两辆警车,坐满了警察。严阵以待。看到债权人很有节制地坐在远离大门的围墙下,无法下手,于是一位便衣警察叫大家往前站,等到部分债权人还没有走到他面前,突然从停在路边的警车中下来十几名警察,对上访债权人动手强抢手机、相机并且借此施暴推搡老弱病残的群众。警察们将目标债权人一个又一个拖出债权人行列,两个警察将张艳霞拖到大门口值班室,强抢她私人的手机、相机,连推带打,将张的手臂打红肿了,第二天痛的不能动;钟志红手指甲在被警察施暴中受伤。债权人愤怒地高喊“警察设圈套打老百姓了!”

这时有人看到青山区公安局专案组的人正在指挥打人的警察把谁从维权群众队伍中抓出来打。当时很多人痛哭失声,路过的行人见此情景都愤愤不平地说:“你们怎么这样对待弱势百姓?没有天大的难处,别人怎么会到这里来?你们这些政府官员太不象话了。”有人看到,便衣警察打完人后就换上了警服,区政法委魏书记满面笑容地走到打人的警察面前与他们握手问候。看到此情景大家才明白了:原来这一切都是魏书记亲手策划的!!

事态继续在恶化,晶银的客户群众彻底愤怒了!对贪官当道的青山区政府彻底绝望了!他们强烈要求去北京上访。如果湖北省政府继续坐视不管,出现什么极端现象都是可能的。因为青山区这些官员们制造的晶银门事件,确实使民众的经济利益受到严重侵蚀。我们很多债权人被夺走的都是养命钱啊,很多同胞现在都是靠借债维持生命的。整件事牵涉到两千户百姓的身家性命,如果最后结论是官员们的阴谋得逞,导致百姓走投无路,他们声称要到区政府去集体自杀,其结果将会诱发重大群体性流血惨案。

对晶银门事件如何处置,直接关乎着社会的安定及民生问题。我们只要求按照合同规定来解决我们的问题,拿回属于自己的血汗钱。我们恳请中央政府立即派出调查组彻查晶银问题。查清事实真相,惩恶扬善,为民讨还公道。

还武汉市青山区一片灿烂的法制蓝天!还人民政府一个廉政为民的好声誉!

 

晶银投资担保有限公司债权人。    2009年11月18日

 

 

(请不要把我们寄给您的材料直接转给省政府。因为至今我们递交到各级政府的材料都被转到了被举报人的手中,成为他们加剧对百姓迫害的依据。谢谢!又及。)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肖青山:论深圳市打击非法上访的通知

  • 下一篇:温州市公园路被拆迁户九年不获安置的无奈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