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非暴力维权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温州小三盘村民继续维权文件集         ★★★
温州小三盘村民继续维权文件集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12-29 10:16

“别墅”侵占“口粮涂”,民何以生?!

该批不批抗“中央”,岂非“割据”?!

——这 个 违 法 判 决 何 时 纠 ?!

请求对本案执法监督的

泣 血 报 告

胡锦涛总书记、主席、吴邦国委员长、温家宝总理:

现将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袒护温州市洞头县府与民夺利、坑害百姓、对抗中央、非法用海行为,本应依法判决撤销该县府违法行政行为而仅判确认违法的错误判决的司法不公事实,向你们报告,并请求责成最高院对本案立案再审:

是造“别墅”重要还是确保渔民们赖以生存的海涂重要?!

地方政府阳奉阴违,对抗中央法律规定该批准而未经批准是否违法?!原判予以袒护怎么办?!

这些众所周知的问题,现实中解决起来为什么这么难?!我们向最高院申诉已半年,但音讯杳无,为此,我们不得不告“御状”!

一、未经国务院批准非法用海284公顷,对抗中央政府。

《海管法》规定:填海50公顷以上,围海100公顷以上,必须经国务院批准。

可是,现洞头县府填海造地高达284公顷,却未经国务院批准。虽经浙江省围垦局批准,但批准的用途为“水产养殖”,洞头县府又擅自篡改为“填海造地”大搞房地产开发。

《海管法》规定审批的面积是硬杆子,284公顷比50公顷超5.608倍,比100公顷超2.84倍,这是小学生也会算的,因此,这绝非不懂法律的问题,而是明目张胆地藐视法律,对抗中央政府!更严重的是围垦许可证本该是284公顷,竟敢篡改为2.84公顷,缩小100倍。这是瞒上欺下,篡改公文。这样的行为,轻说是政令不通,重说有地方割据之嫌!我们坚信党中央和全国人大、中央政府决不会容忍这样的行为发生!知之,定会严查严究,以确保国家长治久安!

二、非法“废证”、置民于水火之中。

党和国家、关注民生。可是洞头县府反其道而行之。

我们渔民,是靠海生存的。

1983年中央发了1号文件,同年浙江省府执行中央1号文件发了34号文件,1984年当时的洞头县府执行中央和省的文件,给我们村发了《浅海滩涂使用权证》,并强调注文:“使用权长期不变,受国家法律保护”,为我们生存提供了根本的保障。

现洞头县府为搞非法填海造地的非法工程扫清“障碍”,于2002年发了一纸《通告》废止前洞头县府发的《浅海滩涂使用权证》。

中国的老百姓是最善良的,往往采取“民不与官斗”的忍耐主义,但村民们为了生存,状告洞头县府“废证”行为违法,诉讼历经漫长的五年。这五年中村民们历经艰辛,不少人被打、有的人被抓,坐牢苦不堪言,最后经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确认洞头县府废证行为违法。我们获得“胜诉”,但案结事不了。

三、将依法本应撤销的具体行政行为,仅以“确认违法”判决,实是对违法行政者的袒护和放纵,是对我们百姓即继续侵害,是典型的司法不公。

1、法院屈服于权力:

本案应判决:依法撤销洞头县府的违法“废证”的具体行政行为(省高院判决书中也白纸黑字这么写),法院却屈服于权力让步判决为:确认洞头县府“废证”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

这“撤销”改为“确认违法”是给违法者庇护,给合法这以打击,显属典型的司法不公!

2、有证无海,何以生存?

既然省高院确认洞头县府“废证”违法,那么,我们的《浅海滩涂使用权证》仍然合法有效,但实际上我村该权证的用海海面,已被洞头县府上述非法的“填海造地”工程所侵占,我村的《浅海滩涂使用权证》已成为废纸一张,我们是靠海生存的,无海我们吃什么?!怎么生存?!

现洞头县府在骗取部分渔民撤诉时,曾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抛出《和九条》,即和解的九条承诺,其中一条明确承诺:在这284公顷的海面中,留出1000亩仍作“水产养殖”,其中463亩给我村,但是,部分村民撤诉后,县府却不兑现。他们就是这样说话不算数,写了也不算数!怎么能取信于民?! 这也不怪,因为官不是民选的,而是上级封的,但奇怪的是:他们为什么敢如此明目张胆地对抗中央?!其实也不怪:因为中央不直接影响他们的升迁和处罚嘛!

3、本案的《浅海滩涂使用权证》是前洞头县发给我村集体的,应是全村每一个村民都有份的, 可是省高院却只以“承包的养殖户”为适格原告,其他采民(自由采海产品的村民)等非承包养殖户均排除在原告之外。这样,在政府软硬兼施的手段下,一部分原告撤诉,一部分被法院以与“废证”无利害关系为由,剔出原告行列。最后只留下10户受到赔偿,赔偿总额只有186762.5元。这186762.5元,与全村渔民生存比,是杯水车薪,渔民们能吃几天?!

四、对抗国法和中央政令渔民无滩涂何以生存

我们坚持依法有序维权已六年了,不愿当奴隶的人们,法律意识提高了。《宪法》第六条、第九条、第十条已明确规定,农村土地属集体所有权。《物权法》第48条、第58条也已进一步规定,法律规定的滩涂是集体的不动产。十七届三中全会决定,①土地集体所有权性质不变,②土地承包权长期不变。

但是,地方政府目无国法,无视中央决定。

我们草民坚持六年非暴力的理性维权,地方政府就是不理,这是官场的病态。为了生存,我们无奈再告“御状”。

五、依法请求:

您们日理万机,忙于国事,实在不忍打扰。但我们想起胡总书记:“群众利益无小事”的教导,想起温总理引用林公则徐的“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为座右铭,我们就信心百倍,故向您们依法请求:

1、由全国人大对本案执法监督,责成最高人民法院对本案立案再审!

2、由国务院对浙江省围垦局和洞头县府藐视法律、对抗中央,非法发证(围垦许可证)和非法用海的行为责令立即停工并严肃依法查处!将“地方割据”扼杀在萌芽状态,利国安民!

3、责成浙江省府责令洞头县府立即还我村合法的浅海滩涂463亩,救救全村百姓!

百姓多艰辛,生存是根本,

夺海逼绝路,乞求救民生!

古云:“法正则民安,民安则国泰”。害民必害国,故请求您们为民作主,为国护法,维护我国大一统的法律的绝对权威和党中央及中央政府的绝对权威,安民利国!

特此泣血报告!

浙江省洞头县北岙镇小三盘村村民(签名附后)

2008年12月27日

                         再审申请书

再审申请人(原审上诉人):陈庆育等159人(名单附后)。

再审申请代表人:陈庆育,男,1967年11月14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洞头县双朴乡小三盘村。

再审被申请人:浙江省洞头县人民政府,住所地浙江省洞头县县前路12号。

法定代理人:姜长才,县长。

再审申请人因不服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06)浙行终字第19号行政判决书的判决,特向贵院提出再审申请。

申请再审事由:申请人的再审申请符合我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六项之规定: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

再审请求事项:依法撤销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06)浙行终字第19号行政判决书,依法撤销浙江省洞头县府人民政府洞政发(2002)46号《关于在全县范围内废止浅海滩涂使用权证的通知》。

事实与申请理由:

原判有违事实,有悖法律:

一、依法应作“撤销”判决而改作“确认违法”,显属违法判决。

1、该判决违反《行诉法》第54条第(二)项之规定:

《行诉法》该条该项规定:具体行政行为有如下情形之一的,应当作出撤销判决:

(1)主要证据不足的;
     (2)适用法律、法规错误的;
     (3)违反法定程序的;
     (4)超越职权的;
     (5)滥用职权的。
    法律规定只要有五条中的一条情形,即应依法撤销具体行政行为,而本案的具体行政行为同时具备其中(1)、(2)、(3)条的情形,对此,二审法院在判决书中也已白字黑字写道:“本院认为,被上诉人洞头县人民政府作出被诉《通知》时缺乏充分的事实依据,且适用法律不当,程序亦有违法之处,依法本应撤销。”

2、改“撤销”为“确认违法”的理由,不能成立:

原二审法院在认定对本案具体行政行为“依法本应撤销”的情况下,却在“但”字后面,做文章,找“理由”:“但涉案围垦工程作为省重点围涂项目已获合法审批,且北岙后二期围垦工程的大坝早已竣工,《浙江省海洋功能区划》规划的终期目标,客观上也已逐步成为现实,加之在本案诉讼过程中,浙江省人民政府已下发浙政发(2006)61号《关于做好浅海滩涂使用权证处理工作的通知》,明确县级人民政府在一定情况下可以收回原发放的浅海滩涂使用证,有关行政机关已采取相应补救措施,故本案不宜判决撤销被诉《通知》,本院依法确认被诉《通知》违法。对上诉人要求撤销被诉《通知》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这是明目张胆地践踏法律。现将其荒唐的“理由”逐一驳斥如下:

其一,颠倒是非,给“非法工程”戴上合法桂冠:

原判决称:“涉案围垦工程作为省重点围涂项目已获合法审批。”这显然有违事实,有悖法律:《海管法》是2002年1月1日实施的,省农垦局发围垦许可证为2002年4月28日,实际施工为2002年6月,显然该工程应按《海管法》关于“填海50公顷以上、围海100公顷以上”必须报国务院审批之规定审批,而涉案工程围海填海高达284公顷,未经国务院批准,这是“铁”的事实,怎么能编造“已获合法批准”呢?!且本案涉海工程虽经省围垦局批准,但这是越权无效的批准,怎么能变为合法批准呢?!法官不是“法盲”,绝对不可能连最起码的“该批不批违法”和“越权批准无效”的法律常识也不懂,而是司法屈服于权力的无奈!

其二,大坝竣工,不能改变工程非法的性质:

“大坝竣工”绝不能改变工程非法的性质,这恰恰是洞头县府对抗中央,拒不审批,强行施工,践踏《海管法》第31条规定的铁证。

《海管法》第31条明文规定:对海域使用权有争议的双方应保持原状,但是洞头县府以权压法,动用警力压制维权抗争村民,强行施工。2005年12月14日一审枉法判决的当日,洞头县府即用武力驱散守卫在工地上的维权村民,强行合拢大坝。但二审法院明知工程未批,施工违法,却将 “围垦工程的大坝早已竣工”的非法施工之果,认定合法,这是二审法院助长地方政府践踏《海管法》第31条的铁证。这样的“非法之果”,怎么能作为不作撤销判决的“合法理由”呢?!

其三,“终极目标”,不能代替当今现实:

《海管法》规定:“未经批准,不得改变海洋功能区划确定的海域功能”,涉案滩涂具有丰富的自然资源,是各种海生物的繁殖基地和重要养殖场所,根据《海管法》第18条,不准围垦。二审判决书已确认:“本案诉争海域即北岙后二期围垦工程所涉海域功能并未明确予以调整”,并确认省围垦局的(2001)36号批复等有关审批文件“亦不能证明诉争海域的海洋功能区划已作调整”,明确结论“填海造地”仅仅为“终极设想”而已。既然二审法院已承认涉案的《海洋区划》未调整,洞头县府就无权改变《海洋区划》的“水产养殖”之功能,且省围垦局的批准内容亦为准予“水产养殖”,洞头县府却篡改为“围海造地”显属明目张胆地违法行政,依法应予撤销。但判决书又出尔反尔以“终期目标,客观上也已逐步成为现实”作为不作“撤销判决”的“理由”。对此,我们只要用归谬法一推,易见其谬:譬如:每个人的“终极”都要死,是否能将大活人作死人判决呢?!

本案的现实是:至今该海域的海洋功能区划还未经批准调整,而洞头县府擅自决定强行改变功能区划,显属违反《海管法》之规定,这种违法的行为怎么能作为不撤销判决的“合法理由”呢?!

其四,任何文件,均无溯及力,且也规定同样的审批权限:

原二审法院称:“加之在本案诉讼过程中,浙江省人民政府已下发浙政发(2006)61号《关于做好浅海滩涂使用权证处理工作的通知》,明确县级人民政府在一定情况下可以收回原发放的浅海滩涂使用证”,此“理由”之缪在于:

(1)任何法律和文件,均无溯及力,二审法院明知省府文件“在本案诉讼过程中”下发,对其前的本案行政行为没有溯及力,又怎么能作为本案判决的依据呢?!

(2)该文件也同样规定:“填海50公顷以上、围海100公顷以上”必须经国务院批准,未经批准的工程永远不可能合法化。

(3)二审法院称文件“明确县级人民政府在一定情况下可以收回原发放的浅海滩涂使用证”,但该文件与《海管法》规定的“一定情况”的内容是一致的,即为国防需要、公益需要等情况下,才可以收回,而像本案这样既非国防所需,亦非公益所需的“搞商品房开发”的情形,是绝对不能收回已发放的权证的。

二审法院怎么能如此含糊其辞、张冠李戴地将与本案毫无关系,根本不符本案情况的文件作为判决的依据呢?!

其五,已作补救,不能代替“合法审批”,且是骗上压下之举:

二审法院称“有关行政机关已采取相应补救措施”。此“理由”之缪为:

(1)任何“补救“措施,均不能代替“合法审批”,这是起码的法律知识。

(2)所谓“补救”,亦只仅仅是洞头县府骗上压下之举:

第一、所谓“补偿款”杯水车薪,既不及时,又远未“足额”,只是应付百姓。

第二、至今县府根本没有依法解决村民们长远生计和生活保障的任何措施。

第三、所谓“补救”是典型的骗上压下行为,这有实例为证:在二审期间,洞头县府怕省高院依法判决撤销其本案的违法行政行为,抛出《和九条》,即所谓“和解的九条承诺”,其中有一条根本的承诺即在这284公顷的海域中,留出1000亩海域给我们村集体作水产养殖,可是当28户原告被其骗取撤诉之后,至今拒不兑现这个承诺和除作了一点补偿外的其他承诺。

法院应当依法判案,怎么能以这些案外的以“补偿措施”来掩盖“未批而非法施工”的行为作为判决的依据呢?!

如此判决,焉能不缪?!

二、驳回117户村民的原告资格,侵犯村民的合法权益。

二审判决认为“屠爱菊等117人仅作为小三盘村的村民或‘自由采民’,与涉案滩涂的使用权,无直接的利益关系,故该117人与被诉《通知》不存在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不是本案的适格原告,其起诉依法应予驳回。”这显属违法。

这463亩滩涂的使用权属全体村民集体所有,也就是我们村民人人都具有对滩涂的使用权。洞头县府的“废证”行为,是对村民集体权益的直接侵害,也是对我村每一个村民权益的直接侵害(这不限于对承包的养殖户的直接侵害),怎么能说“无直接的利益关系”呢?因此,原二审法院只确认承包的养民为适格原告,而将参诉的采民(自由采集海产品的村民)和其他村民踢出“原告”行列,显然是违法剥夺这117户村民们的诉权。

    为此,依法请求:

依法再审改判:撤销原审判决,撤销洞头县府人民政府洞政发(2002)46号《关于在全县范围内废止浅海滩涂使用权证的通知》。

此致

最高人民法院

 

                                 再审申请代表人:陈庆育

                                        2008年7月8日

 

 

小三盘岙口滩涂是集体不动产

法 律 依 据

《物权法》第五十八条{集体所有权}集体所有的不动产和动产包括:

(一)法律规定属于集体所有的土地和森林、山岭、草原、荒地、滩涂。(注:这是根据《宪法》第六条、第九条、第十条精神)

《宪法》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础是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即全民所有制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

《宪法》第九条:矿山、水流、森林、山岭、草原、荒地、滩涂等自然资源,都属于国家所有,即全民所有,由法律规定属于集体所有的森林和山岭、草原、荒地、滩涂除外。

《宪法》第十条:城市土地属国家所有

农村和城市郊区的土地,除由法律规定属于国家所有的以外,属于集体所有;宅基地、自留地、自留山也属于集体所有。

《十七届三中全会决定》①“赋于农民更加充分而有保障的土地经营权,现在土地承包关系要保持稳定并长久不变。”②“允许农民以转包、出租、转让、股份合作等形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③不改变土地集体所有权性质。

《浙江省洞头县浅海滩涂使用权证》1984年6月20日颁发给小三盘村集体463亩。权证规定“使用权长期不变,受国家法律保护。”

《温州市民政局基层民主制度范本汇编

                                   2008年10月出版

第二十四条:本村区域内所有土地(山林、滩涂、矿产)除依法被征用外,均属村民集体所有,由村委会或经济合作社统一管理,土地承包者和依法使用者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

《浙江省法院行政判决书》(2006)浙行终字第19号

确认洞头县人民政府洞政发[2002]46号《关于在全县范围内废止浅海滩涂使用权证的通知》违法。

判决书确认①“洞头县人民政府作出被诉《通知》缺乏充分的事实依据。”,“二期围垦所涉海域的功能并未明确予以调整”,“涉及公共利益”的辩解显然不能成立。②“未引用任何法律依据,显属不当。”与中央[1983]1号文件和省政府[1983]34号通知关于“浅海、滩涂使用权长期不变,受法律保护”的精神相背离,也不符合《海域管理法》的规定。③“程序也有违法之处。”,“不符合正当程序要求。”

我们从《物权法》、《宪法》和中央三中全会决定,以及温州市民政局2008年10月出版汇编和二审判决“洞头县政府废证违法”。已充分肯定小三岙口浅海滩涂463亩就属小三盘劳动群众集体所有权,是全体村民的生产资料生活依靠,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犯。

 

 小三盘维权村民

2008年12月24日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广东省东莞市出租车司机圣诞节罢工停运

  • 下一篇:大唐保定热电厂拆迁户寒冬中被停水停电停暖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