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非暴力维权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反监控不服从系列访谈:张林父女“出逃”记         ★★★
反监控不服从系列访谈:张林父女“出逃”记
作者:李其刚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3-07-05 10:45

 

 
张林在2个月前的《安妮要上学》事件后即被20多位安全人员24小时软禁在家中,2013年6月11日在警方稍微松懈的监控下,带着女儿小安妮成功离开被监控的家,结束了长达2个月的软禁生涯。
7月1日,他在帝都北京一朋友所开的宾馆中被帝都安全人员发现并由所在地安徽蚌埠警方带回。在匆忙的回家过程中脚裸受伤,目前正在家中休养。
 
为了解有关张林“出逃”反监控的原因及经过,《民生观察》义工李其刚2013年7月初专访了张林,以下是访谈全文。
 
李:你好,张林,我是《民生观察》义工李其刚,对于你这次“出逃”全国朋友都很关心,我们《民生观察》也很关注,就此您可以接受我们的专访吗?
张:感谢全国朋友的关心,可以接受你们的专访。
李:好的,谢谢。《安妮要上学》事件后蚌埠国保把你们带回蚌埠后采取了什么措施?
张:他们把我们带回蚌埠后就实行了24小时软禁,楼下20几人24小时轮流上岗,出门买菜及采购生活用品都有人跟随。
 
李:对这样一种没有尽头的监控你有什么样的感受?对小安妮影响大吗?
张:我终身孜孜以求的就是自由,他们这种无端、非法的限制人身自由对我的伤害是极大的,更要命的是对于这样的伤害我还无权通过法律途径寻求救助。至于对小安妮的伤害那就更大了,可以说小安妮应该是大陆年龄最小的良心犯之一。她当时就闷在家中不愿下楼,因为她害怕国保,不愿意看见国保露出凶光的眼神。
 
李:现在可以说说你们的逃亡路线和经历吗?在福建好像还发生了一些事情?
张:这次出逃主要被他们软禁在家中时间太久,想出去散散心。同时,小安妮上学期的学业已经被耽搁。虽然蚌埠当地学校在教育局的授意下发出了欢迎小安妮返校的邀请,但是在蚌埠的学校中,小安妮被同学们当成“怪物”,都不跟她交往,使安妮对蚌埠的学校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恐惧。为此,我希望能为安妮找到一所能安心上学的学校。
我们是6月11号逃离蚌埠来到南京,刚好碰上我的朋友、《中国妇权》义工姚诚要去福建莆田为从全国各地拐卖到此作童养媳的女孩做“寻亲”活动,于是我便乘坐他的车经上海、浙江沿着海岸线一路南下到达莆田。由于我的身份证件被蚌埠警方没收,我们一路只能住不需要身份证件的小旅馆,可能是因为《德国第一电视台》将会对“寻亲”活动的采访吧,这里的空气突然紧张起来,我们所住的小旅馆来了很多不明身份的人要查住店旅客的身份证件,为了安全起见,姚诚不得不连夜把我们送离莆田,至此我们跟姚诚失去联系,后来得知姚诚为此被他们以莫须有的罪名拘留7天。
离开莆田后,因为得知广东戒备森严,不敢进入广东境内,只能北上,在湖北武汉因为病情加重而休养了几日,也不敢见朋友,之后就直接北上到了帝都,住在朋友开的宾馆直到被他们发现带回蚌埠。
 
李:你们父女逃离当局的视线后,当局肯定像热锅上的蚂蚁四处找你们,现在你了解的情况是这样吗?在帝都你是住在朋友开的宾馆,就是说没有用自己的身份证明文件,那你们最终是如何被发现的呢?
张:是的,他们一直在到处找我们,他们是如何发现我们的不得而知,也许是网友认出了安妮或者是安全人员认出了安妮。临近7月1日,帝都可以说是处于一种戒严状态,旅客住店行李都被要求打开检查。
李:是吗?他们这么恐惧啊!
张:对。
 
李:你们现在回家后情况如何?当局是不是监控得更严密了?
张:现在情况好多了,楼下的监控人员都撤走了。
李:是因为他们知道你脚裸受伤跑不了了?
张:不是的,我帝都的朋友很正直,当时她不允许蚌埠国保把我们带走,如必须把我带走那就把安妮留下,蚌埠国保不同意,他们交涉了2个多小时,我朋友直指他们对我们的软禁是非法行为,要求他们马上停止对我们的这种非法的、不人道的软禁行为。也许他们之间达成了某种妥协。
 
李:现在国内对异议人士、维权人士的监控是个普遍现象,你如何看待这种没人性的维稳与监控?
张:现在大陆治安一步步恶化,骗子满天飞,他们能把监控我们的实力的十分之一用于抓骗子的话,骗子早就消失了。
李:是啊,骗子满天飞受害的是普通民众,如果民主人士满天飞受害的就是他们政权了!哈哈。
张:是啊。
 
李:你如何评价你们这次“旅行”?你觉得国内人士该如何抗争这种监控与维稳?
张:当公权力胡作非为对公民实施侵害时,我们有权利反抗,至于反抗的方式方法就不好一概而论了,但是至少要他们明白我们不是逆来顺受的羔羊!
 
李:最后,请问下对于小安妮的上学问题你有何考虑和安排?
张:对于小安妮的上学问题我现在也很迷茫,在大陆可能很难解决,出国也不是很容易的事。
李:前不久好像有台湾的政治家说欢迎小安妮去台湾上学?
张:那只是一种姿态,可操作性几乎没有。
李:问你一个私人的事,你可以不回答。
张:请讲
李:你好像也是离婚了的?
张:是的
李:那你为何不让女儿跟你前妻?那样估计受你影响要小很多。
张:小安妮从小我就是按照正常国家的方式进行教育培养的,她已经习惯了跟我的这种平等相待的生活方式,而她母亲却不这样,因此我们离婚时安妮选择跟我,同时她母亲打工也没有时间照顾小安妮。
李:哦,理解
李:好了,占用了你这么长时间,真不好意思
张:没事,老朋友了,多多联系
李:好的,你也保重,有事多多联系,拜拜
张:拜拜
 
《民生观察》义工李其刚报道
2013、7、3
 
附《维基百科》对张林的相关介绍: 

    1979年9月,张林以安徽蚌埠考区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取清华大学,曾担任《清华大学历史地理学社》社长,后肄业。于1986年辞去公职,在安徽、海南、云南等地宣传自由民主理念。
    1989年,张林因组织领导皖北市民和学生,支持和参与89民运,被判刑两年;出狱后,又因在北京参与筹办“劳动者权利保障同盟”,被劳教三年。
    1997年从劳教所出来后,张林获赴美签证,前往美国;但因张林立志要为民运事业献身,于第二年即从美国闯关返回中国,准备继续从事民运,结果回国第二天即被警察带走,再次被判劳教三年。
    2005年,张林因进京参加前中共领导人赵紫阳追悼会,被冠以“煽动颠覆罪”入狱。2007年,张林因其30万字的自传体作品《悲怆的灵魂》,被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授予“狱中作家奖”。诗人王一梁对该书高度评价,表示单凭这本书就可使张林入文学最高殿堂。
    2009年3月,澳洲的《自由圣火》网站把2009年年度的自由文化奖之人权奖授予给尚在狱中的张林。同年8月,张林获释出狱。2012年7月,张林在湖南会友途中,曾突然失踪,后被证实是国保强制邀请“喝茶”。
    2013年2月27日下午张林十岁女儿张安妮被四个国保从合肥琥珀小学带走,被单独关押3小时,后和张林被关在一起,小安妮共被关押20个小时。后来,张林父女被软禁在安徽蚌埠。
    2013年4月6日至16日,律师援助团和网友围观团从全国各地来到合肥声援张安妮复学,4月8日张林父女被律师援助团和网友围观团从蚌埠解救到合肥,张林和律师网友护送张安妮至琥珀小学,要求复学被校方拒绝,校方要求张林提供警方的安全保证,显然张林无法提供。10日开始律师刘卫国宣布开始在琥珀小学绝食绝水24小时,绝食接力持续到16日被清场。期间有网友在广场举行烛光晚会,有网友在街头为安妮单独授课,还有网友在公安厅门前搭帐篷露宿,还有街头演讲等多种多样的声援活动。
    2013年4月12日,琥珀小学公开回应张林,称张林未提供在合肥的暂住证、经商或务工证明等材料,张安妮不符合《安徽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办法》第二章第八条要求。对此张林发表声明给予反驳。
    2013年4月16日,合肥声援张安妮复学现场遭清场,张林和女儿张安妮再被押回蚌埠。数百便衣参与行动,声援的网友被警方带走十余人,当天有些被释放,有些被户籍地国保接回原籍。还有一些下落不明。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参与者要求警方撤去警戒线

  • 下一篇:维权民众继续昼夜坚守 外交部动作频频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