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非暴力维权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秦志刚:山东早期的非暴力抗争         ★★★
秦志刚:山东早期的非暴力抗争
作者: 秦志刚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3-07-09 10:39

 
民生观察工作室按:秦志刚是山东地区知名的民主人士,也是一名坚定的非暴力主义者,因参与8964被判刑8年。本文是民生观察工作室《中国的非暴力抗争》系列之一,文中秦先生详细地记录了山东省早期各种形式的非暴力抗争,为我们留下了珍贵的史料,也为今天的中国的非暴力抗争提供了重要的参考和借鉴。
 
内战后的中国,在遭受反右、三年大饥荒、文革等多重灾难后,经济已经接近崩溃边缘,而思想更是堕落得几近彻底。
 
在这片废墟上,一群青年人在构筑他们思想的大厦。1978年,在北京西单的一些墙壁上贴着大量的大字报,抨击时政、批判文革、呼唤自由民主,“西单民主墙”迅速成为一种民间民主运动的象征。贴大字报的不只是北京人,有许多外地人也闻讯前来贴出大字报、观摩交流。以传播民主思想为宗旨的民刊也在各地蓬勃发展起来。
 
青岛的孙维邦先生率先在山东办起了民刊《海浪花》,后来青岛的牟传珩先生又创办《理论旗》和《志友论坛》,还有由孙维邦先生和姜福祯先生创办的只出了一期的民刊《人》。
 
当时青岛的民运已经很活跃,他们不但出版民刊,还散发传单、组织集会。当时比较活跃的有:孙维邦、牟传珩、姜福祯、邢大崑、张霄旭、孙维邦、陈增祥、牟孝柏、李协林等。其中,孙维邦、姜福祯、张霄旭三人因参与六四而坐牢,我有幸在狱中认识了他们。
 
当时我和张霄旭先生一个组,多次听到他背诵一首诗:
 
           还是
 
           还是那片贫陋的土地,
           还是那座低矮的茅屋,
           还是那个粗黑的瓷碗,
           还是那张破旧的犁头,
            ……
           子孙又拉起了那副油膩的犁套。
 
这首诗很有当年罗中立著名的画作《父亲》意味,大概刊于ㄍ四五论坛》或者《北京之春》。当我为写这篇文章打电话向他核实时,他依然能够熟练地背诵,此时他正在医院给孩子看病,在电话里已经听到护士在喊他了,他仍然坚持这把诗背完才告别挂机。
 
在狱中,和孙维邦先生交流很多,虽然我两人不在一个组,但我有空时总是喜欢到他那里听他讲他的思考、理念。无论如何,现在看来,这位山东民运的领头人,当时的思想已经成熟和深刻。他系统的批判了中共的革命理论,摈弃那种阶级斗争、你死我活、决不妥协的观点,而倡导和平、人性、饶恕、博爱、妥协,这些理念与现在的非暴力抗争是一脉相承的,虽然当时也有非暴力的思考,但没有现在这样的清晰及系统、深刻。
 
牟传珩先生在这方面思考和孙先生也是基本一致的。他创立了圆和理论,倡导共同妥协、回归自然,避免血雨腥风、两败俱伤的对抗。尤其是他在八十年代最早提出的“双胜都赢”的观念,在后来以“双赢、多赢”的提法被世界接受。而他那套含有“赢:赢格局”篇章的关于谈判理论的书,当年竟被作为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书籍被查禁。
 
民主墙期间,还有一项民主推进活动就是各地的独立参选人大代表。那是1980年,我当时正在山东工学院上学,由于只有16岁,没有选举权,我们班里也只有4~5个人够年龄参加选举,所以整个班里的参与热情并不高。我也只是看看海报,听别人谈谈参选趣闻。有一个独立参选人叫迟跃庚,给我印象很深,他当时30多岁,组织的参选有声有色,言辞也很大胆,据说有一次他在竞选集会上演讲的第一句话就是:“我首先要告诉大家的是我不是共产党员。”迎来一片掌声。我参加过另外一个人的竞选集会,在会上辩论起参选人的学习成绩如何如何,这时迟跃庚选举组里的一个人站起来说:“我不管你学习如何,出身如何,哪怕你是地主、是反革命,只要你给学生办事,我们就支持你。”也是一片掌声。
 
正是因为民主墙这一代人的实践和思考,89年的民主运动从一开始就是以和平的、非暴力的方式展开的。当时在济南,学生们游行都组织纠察队,防止别有用心的人混进搞破坏,并且一再要求大家(包括我们正在参与的工人)不要使用暴力,不要搞打砸抢。应该说这个理念贯彻的相当好,我们搞过几百万人次的游行集会,最多的一次整个济南几乎瘫痪,外地的车都不能进入,几乎没有发生暴力事件。
 
我们被捕坐牢的人里,有些是因为暴力原因被抓的,如冲击济南历下公安分局,烧车。据了解,这些事件大多是因为别有用心的怂恿,甚至是有便衣带领干的。在青岛,有三个人是因为酒后与人斗殴被抓,而他们与64运动没有关系。
 
去年我在出租车上问司机:“知道8964吗?”
他答:“不知道。”
“就是89年的学生游行。”
“哦,搞打砸抢的。”
天呢,我们搞了几百万人次的游行集会,有那么几个暴力事件还有可能是被怂恿和栽赃的。当局就是这样颠倒黑白,偷梁换柱,欺骗民众的。

可以想象,所谓的“北京发生反革命暴乱”、“64暴徒”是怎么回事了。
 
在山东的64囚徒中,有个叫牛升昌的狱友,他是个农民,捕前是访民,还经常帮着其他人写上访信,会算卦,大概就以算卦沿途谋生,坚持上访。那是八十年代,他已经算是上访专业户了,甚是罕见。
 
山东还有一个九十年代的访民,就是现在很著名的陈光诚先生。当年他因为政府向残疾人收税问题到北京上访,后来还因为两田制问题上访。

一个盲人能够这样千里抗争,让人敬佩。
 
山东维权事件时有发生,只是当时没有互联网,媒体很少报道,消息无法广泛传播,只能凭着口口相传,所以大家知道的并不多。我所知道的早期非暴力维权事件就有几起:
 
在聊城某村,村民要集体开着拖拉机到市里上访,警方接到情报,沿途拦截,可一直没有发现拖拉机车队,直到快中午时,才接到电话,让迅速到某广场集结。在那里,已经有几辆拖拉机通过分散的方式躲过拦截而集结在一起抗议。
 
类似的情况,有一次在济南的南门,我亲眼看到有几辆拖拉机挂着标语向泉城广场开进,前面居然还有警察指挥。
 
济南郊区某村,有一次因为一片土地和开发商发生冲突,村民们不让挖掘机进场,警察来了,让村民散开,还要抓人,并开枪恐吓,有个老太太就坐在警车前面,不让警车走。警察折腾好长时间,村民也没散,最后警察就求那老太太:“大娘,你起来吧,我不管了。”
 
非暴力抗争的另一条主线就是气功的兴衰。由于气功宣扬修身养性、治病强身、开发特异功能,这些行为及理念都是非暴力的,而他们在信仰、组织力上对当权者形成直接威胁,所以,气功的兴起当是一种非暴力抗争运动。
气功兴起于80年代后期, 种类繁多,如香功、智能功、严新气功、法轮功、元极功、藏密、佛家功、道家功等等,不下几十种。
在济南,四里山、千佛山上下满山都是练功的人,街道、操场等更是处处都能见到练功的人群。各大体育馆、剧院都有来自全国各地著名的功法门派的领袖来做气功报告会,往往爆棚。
 
现在已是较活跃的民运作家巩磊先生,当年是山东严新气功学会的办公室主任,据他回忆:94年严新来济南做报告,在济南体育中心,一张票40元,爆棚,而当时的月工资大约200多元。会场上,有的长期瘫痪的病人当场站起来,人们惊呼不已。严新就像神一样受膜拜。
 
据巩先生研究,气功的理论是建立在有神论之上的,这和和共产党的无神论形成直接对抗。很多气功的教义,对此作了掩饰,尽量避开在言词上的对抗,比如:用信息替代神灵,用灌顶、开光代替神灵附体,用天梯代替升仙等。
 
还有一种文化现象,也应该属于非暴力抗争的范畴,那就是政治笑话的传播。当年还没有互联网,也没有短信,这些笑话只能是民间口口相传,却生动形象,发人深省。我收集了几例:
 
之一:89年64期间有两人因喊口号被捕,一个喊“打倒李鹏!”,另一个喊“李鹏是个大笨蛋”。
前一个不久就被释放了,而另一个被判刑。后者家属不服,去质问法院院长。院长说:“前一个是政治观点,言论自由,所以释放。后一个是泄露国家机密。”
 
之二:毛泽东的一个情妇和一个高干上了床,这妇人指着自己的阴处说:“毛主席曾经在这里战斗过。”
那高干马上起立向那里敬礼,说:“我要在毛主席战斗过的地方继续战斗。”
 
之三:江泽民、李鹏、朱镕基坐着一辆车到一个村里视察,在村间小道上,一头牛横卧在路上挡住了去路,怎么鸣笛那牛都不动。
朱镕基下来说:“快走开,否则让你下岗。”牛没有动。
李鹏下来说:“快走开,否则我派坦克来轧你。”那牛还没有动。
最后,江泽民下来在牛耳朵旁悄悄说了句话,那牛就立即站起来跑了。朱李两人很好奇的问江说了什么,江洋洋得意地说:“我问它你想入党吗?”
 
山东最喜欢收集这些政治笑话的当属青岛的燕鹏先生,据他讲,北京的的哥讲政治笑话最地道,有一次他去北京打的,要求的哥讲政治笑话,等的哥没得讲了,他就换车。
 
非暴力抗争的形式多种多样,方式也非常丰富,非暴力抗争的要旨就是不服从、不合作,把握住这一点,我们身边的点点滴滴都有可能成为抗争的机会。由于暴力抗争代价太大,在当前也没有多少空间,许多人认为非暴力只是一种无奈的选择。诚然如此,但是他们却忽略了非暴力抗争的强大,它是比暴力抗争更加强大的力量,是最有效、最易实现自由、最回归人性的抗争。
 
用暴力说话,必然让真理、真相、民意受到轻视,甚至最后真理、真相、民意会成为标签让暴力者拿来随意粘贴,他们手中的暴力又不允许人们去揭穿他,此时,人们的言论自由都无法保证了。暴力的对抗必定是少数人参与的对抗,当他们一旦用暴力取得权力,很难保证他们会把权力还给大众。
 
对于人口众多的中国,仅仅靠武力和严密的组织是很难统治的,必须有民心支持才行。再像以前那样靠愚民来窃取民心已经不可能,现在已经是网络时代。我们要用非暴力的方式,关注民众、传播普世理念,消除恐惧。只要让人们知道自由的重要、知道民主的必要、知道更多的真相,人们自然会觉醒,而且当局的倒行逆施只会让更多的人觉醒,当觉醒的人的数量达到一定程度,当局必然陷入指挥不灵的境地。他们招来的士兵不会接受他们的洗脑,不会将枪口对准民众。他们使用的官员要么不听指挥,要么阳奉阴违、要么利欲熏心相互算计,这样的统治系统必然崩溃。
 
2013年7月8日于济南
 
作者介绍:
秦志刚,济南人,生于1964年,大学电子专业,捕前在济南半导体研究所任助理工程师,因参与8964被判刑8年,《零八宪章》首批签署人。坐牢期间转狱和青岛等地大批64反革命集中在一起,从而成为山东结识64囚徒最多的人。二十多年来或为这段因缘或为使命或为良知,难免地参与推动中国民主进程。曾用笔名济小士。联系方式:skype:sfs9988  email:qzgsfs9999@gmail.com 推特:@qinzhigang QQ:1920933894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维权民众继续昼夜坚守 外交部动作频频

  • 下一篇:外交部前大妈们继续坚守期待关注与声援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