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非暴力维权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李宇:陈云飞谈“艺术维权” /中国的非暴力抗争         ★★★
李宇:陈云飞谈“艺术维权” /中国的非暴力抗争
作者:李宇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3-07-15 11:03

 

民生观察工作室按:陈云飞是国内知名维权人士,他最早的“行为艺术”是2007年在《成都晚报》上刊登广告“向坚强的64遇难者母亲致敬”,本工作室当年最早发布了这一消息。其后陈云飞又进行了身背“请中共官员公布私有财产,虚心接受百姓监督”字牌等多项有意思的活动。
陈云飞称自已的行动是在“训兽”,外界则称他的行动是“艺术维权”。在下文中,同在成都的角马俱乐部李宇对陈云飞进行了专访,该文成为《中国的非暴力抗争》系列的又一力作。陈云飞在文中表示"不合作"(反抗暴政)的方式有多种多样。就我而言,我觉得仇恨只能种下仇恨的种子,仇恨只能走向肉体的毁灭-革命。相信陈云飞的维权理念,一定有值得回味与启迪的作用,下面是专访的主要内容。   
 
李宇(以下简称李):作为89亲历者,可否简单介绍下你个人的经历?
 
陈(以下简称陈):89年,我参加过反对"4•26社论"及5•4的大游行;5月13-18日在天安门绝食近6天;6月4日凌晨阻挡军队进城被防暴警察打伤进医院,至今在后脑部还有不明物。
 
李:感觉你在帮访民维权时常常采取诙谐幽默的方式进行,按你的说法就是“艺术维权”,可否解释一下?
 
陈:我从没说是什么艺术。仁者无敌!法国大作家雨果作品"悲惨世界"中的主人公沙威是被另一主人翁冉阿让用爱"打倒"的。
    大家都清楚,访民们的苦难都是因"公权"不受制约所致。"公权"不受制约就如猛兽。俗话说"苛政猛于虎"就是这道理。我们维权的过程就是一个将"公权"这兽关进笼子(这笼子就是宪政)的过程。在这过程中,我主张:赶"猪"进笼,娱乐民主。
  独裁者总希望访民被激怒,出现过激违法行为;总希望你生气而染上肝病,以致肝硬化。心态好,身体健。就让"独裁者"在我们笑声中发抖去吧。
 
李:什么叫赶"猪"进笼?
 
陈:知道农村是如何把猪赶进猪圈的吗?一手拿竹篙,一手拿青菜,一边吼一边“啰、啰、啰”的唤,猪就乖乖的进圈了。
 
李:你把贪官当“猪”!他们可不会那么听话哦!
 
陈:不是的,我把“公权”当“猪”,哈哈
 
李:记得你最早的“艺术维权”就是2007年6月4日在党报《成都晚报》上刊登广告“向坚强的64遇难者母亲致敬”,可否说说当时的想法?及后来你与《成都晚报》所面临的处境?
 
陈:2005年赵紫阳先生逝世前,我对这体制还没根本性的认识。之后,从毛泽东的最大"反革命"家属头衔,到林彪、刘少奇的尸骨无存,再到紫阳先生的15年软禁到死。这是制度在吃人。既然紫阳先生能抛弃个人、家族、小集团利益,那我们6•4幸存者就没有理由不站出来力所能及地抖"柏林墙"上的灰。
    这样,零五年清明去北京紫阳先生灵前祭奠后,我去六四遇难者母亲张先铃老师家拜访。这次我才真正了解了更多的「天安门母亲」这团体。随后张老师又带我拜访了几位六四遇难者母亲。05、06年,直到07年的清明前,我亲身耳闻目睹了解了母亲们将近20年的艰难曲折,更见证了几位在病床上病魔缠身身体干枯而顽强坚持要为孩子讨回公道的母亲。我们有什么理由退缩,我们应该让全社会知道我们对她们的敬意,让更多人知道她们的苦难。尽管在做这广告之前母亲们为保护我,曾再三劝阻我。
    广告出来后,我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刑拘一天,及监视居住半年。听说广告公司三编辑受降级处分,报社也与广告公司解约。
 
李:记得在今年7月9号你做公民代理当法官问你职业是什么时你回答:驯兽师!可否解释一下?
     
陈:"驯兽"这词前面已说过,就是用法律武器将"公权"这猛兽关进笼子里去。我这驯兽师是业余的中级。正因为技艺不精,才屡屡被伤哈。
 
李:就是说你经常被他们打、并关黑屋子?
 
陈:是的,我以诙谐、幽默而又不触犯法律的方式跟他们玩,搞得他们很恼火,他们就常常用打及关黑屋子的方式对我耍流氓。前不久还被他们指使我“暂住地”的治保人员对我殴打,至今还住在医院。
 
李:那医疗费怎么解决的呢?
 
陈:我也不知道,反正医院没有向我要钱及驱赶我。
 
李:你自己设计的文化衫前面用黑字写的:为人民服务,背后是你创造的文字(见图),可否解释一下它们的含义?
    
陈:这是推广我发明的一个新字。该字意思是: 当面"为人民服务",背后"贪"多一点,念"peng",与"砰"同音。爆、破之意。
     还有其他之意,大家竞相来猜。哈哈哈!
李:哈哈,贪官治国,最后“peng”!有人也说,黑色的"为人民服务"反映为人民服务黑啊。
 
陈:你自己猜
  
李:有人说“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不适合中国!你如何理解“非暴力不合作运动”?
  
陈:在一个独裁国家,"合作"就意为着真正意义的犯罪,这不仅会害人也会害己,更会祸及子孙。独裁统治者总是把它们的意志强加给百姓,美其名曰:领导人民。独裁统治者还随时给不满意的百姓头上悬上一把利剑:颠覆国家政权罪。在民主社会,政府只是服务于民,服务不满意,随时可以用选票罢免。
    "不合作"(反抗暴政)的方式有多种多样。暴力反抗暴政也是当中的一种。每个人根据自己情况选择适合的最佳方式都无可厚非。就我而言,我觉得仇恨只能种下仇恨的种子,仇恨只能走向肉体的毁灭-革命。我希望这社会仇恨越少越好。
    
李:你帮助访民维权已经有段时间了,还曾经邀请律师为访民“普法”,这方面你是怎么考虑的?
  
陈:在这个国家,法律是铺天盖地,但都是用来约束百姓的。官员们只对他主子及组织负责。在他们看来,他就是法。正如百姓总结的,你跟他讲法,他跟你玩流氓,你跟他玩流氓,他又讲法。在这场"游戏"中,官员们总是在抽老千。
    尽管如此,要想建立公民社会,那我们还是首先应该守法,那怕是恶法。有规矩总比没规矩好。我们驯兽就是要把公权关进这些"规矩"的笼子里。
 
李:访民能否成为推动中国社会进步的中坚力量?
 
陈:访民们是受这制度伤害最深的群体。就如股票,访民们已是跌到最低了,只要他们合情合理合法维护他们的权利,相信他们迟早会有收获。正因为这样,他们才表现得那么的坚忍,那么的顽强,那么的不瞻前顾后、畏畏缩缩。
    他们守住了他们的权利,也就守住了大家的权利。事实证明,他们已经成为推动中国社会进步的中坚力量。现在外交部要求参与撰写“中国人权报告”的主要就是各地的访民,他们的遭遇才是真正的“中国人权状况”!
    
李:在现实的中国,如果权益没有受损,很多国民无法感受“社会的黑暗”,也无法知道“人权”的意义,更不知道“法治”的重要。也许鼓励当局更多的侵犯“人权”还是一条“启蒙”民众的“捷径”!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陈:在我看来,这是一条危险之路。独裁者从躯体上来讲,他也是人嘛,他不过是撒旦附体。如果我们鼓励他们犯罪,无论对那方,是不是显得太惨忍了?治病救人实行人道主义。60多年我们鼓励他们得到的伤害还不够吗..他们所做的恶,我们每个人都有这份鼓励、纵容的责任。
    从2005年开始至今的“维权运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一种“公民运动”,访民在不断的为经济利益的维权中,不仅了解了“人权”概念,同时更了解到了现代政治制度,知道了“政府”应该是为国民服务的,而不是他们所灌输的“统治阶级”。我们是公民而不是“被统治者”!
 
李:按你的解释“驯兽师”的工作就是把“官员这只野兽(权力)关进笼子”,但是把“权力关进笼子”靠的是制度设计。你是否认为你“驯兽师”的工作是“小打小闹”? 你认为我们每个人该从何做起?你对推动中国社会进步的路径有何考虑?对未来有何预期?
   
陈:我认为我这“业余驯兽师”的工作本身就是“小打小闹”。我日常所做的,只是力所能及地、快乐地、不间断地、不感到负担地抖柏林墙上的灰。是正腐(政府)在夸大宣传。或许是国保们立项拿资金的需要故意打造吧。
  民主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民主如果是果实,她有瓜熟蒂落时。民主运动不一定只在街道上,不一定只在广场上。民主运动在每一个街道办,在每一个有"公权"的地方。 将民主运动开展成群众性的娱乐活动,民主果实离成熟就不远了。
 
李:好的,谢谢你接受我的采访。
 
陈:不客气
 
2013.7.15


陈云飞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董继勤等声援外交部前的行动者 曹顺利坚守二十五天

  • 下一篇:酷暑中为人权曹顺利们仍在昼夜坚守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