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征地拆迁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中国拆迁与征地观察(第十期)暨本季度暴力指         ★★★
中国拆迁与征地观察(第十期)暨本季度暴力指
作者:民生编辑1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2-04-09 09:00


第一部分:中国拆迁与征地观察(第十期)


2012年3月 编辑:青芒     发布:民生观察工作室
 
【编者按语】中国每年3月召开“两会”,“两会”是顺应人民新期待,呼应人民新要求,回应人民新希望,贴近民意、民心、民生,着力解决民生重点、热点、难点问题,使发展成果惠及民生,发展重点契合民生,发展过程维护民生。本月,河北拆迁户1家7口深夜被砍及山东千警征地村民护地受伤;媒体评论:野蛮强拆别拿“临时工”顶罪及“千里逼迁”的权力乖戾;嗣后,市民向政府送“截访先进单位”锦旗及农民起诉温家宝行政不作为;广州首次判决城管违法拆迁及审计署公布京沪高铁沿线克扣征地补偿4.91亿元,看看国外,日本:拆迁建房租房搬家政府全买单及德国:法律是武器 赔偿金额将被严谨估价。
 
一、典型事件与报道
 
1、  河北省:枣强县强行占地毁苗 村民以身抵抗
 
民生观察工作室2012年3月25日消息:昨天上午,河北省衡水市枣强县枣强镇当局再次派出两辆铲车和数十余人员,来到枣强镇接官亭村欲强行铲除地里的麦苗。
    村民们见状即一起上前阻止,有村民还自己坐在大铲车高大的车轮下,迫使施工暂时停止。不过到了下午,这些人员还是强行将一户村民的麦苗铲掉了。到了晚上,一、二十位村民整夜守在庄稼地里,当局才未强行施工。
    今天一大早,村民们又给本工作室打来电话说,当局又在施工了,村民们正在上前阻止,大家非常担心爆发冲突。
    接官亭村村民紧急呼吁外界关注他们的处境。
(来源:民生观察 详见:/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15154

 
2、  北京市:西城区多部门联合强拆1名住户被烧伤
 
前日上午9时许,西城法院联合消防、急救等部门,对右安门内大街28号院三户钉子户执行强制拆迁期间,发生意外事件。一名中年户主被烧伤,所幸救援及时,火势很快被扑灭。
前日凌晨6时许,多辆西城法院法警车辆、搬家公司货车、2辆急救车和一辆消防车在院外集结,准备对1门、25门和13门的住户实施强拆。据1门户主竺青的亲友称,9时许,竺青与十余个朋友正在家中聊天。突然,大批法警用破拆剪刀打开房门,并砸破窗户进了屋。双方对话几句后,法警准备将屋内人员带出。亲友说,突然在场人员发现竺青身上起了火。当时,其身边的朋友赶紧脱下衣服,上前扑打火苗。随后,法警也拿来灭火器,对着竺青喷洒,将情况控制。据28号院住户称,待竺青及其家人被带走后,强拆继续进行,其房间里的物品被搬家公司车辆搬走,一面墙壁也被凿毁。
据参与此次强拆的相关部门人士证实,强拆期间确实发生意外,一人被烧伤。
目前,事件正在处理中。
(来源:新京报   详见:http://news.dichan.sina.com.cn/2012/03/30/464026_all.html)
 
3、河北省:拆迁户1家7口深夜被砍 
 
石家庄27日,一则“河北20余名持刀斧蒙面人深夜砍伤拆迁户一家7口”的消息在网络上引起热议,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采访三河市公安局有关负责人了解到,公安人员多次走访,开发商说实施袭击者是拆迁公司的人,但拆迁公司予以否认。目前主要嫌疑人仍在逃。
  网文对“夜袭”进行了描述:22日“凌晨1点多,突然有人把大门踹开,还有人翻墙进院,闯入者有20多人,都拿着砍刀、板斧、铁棍,大部分人戴着黑色头罩。在屋里休息的亲属纷纷被闯入者砍伤、打伤。”袭击事件发生后,“院内、屋内、门帘上均留有血迹,家中大部分窗户玻璃被砸碎,玻璃碴散落一地。停放在院内的面包车也被砸。院内还留有一些类似爆竹纸屑的物体。”网文中称,因这个村子正在进行拆迁,村民怀疑这起血腥案件和拆迁有关。村民反映,从去年开始,在未召开村民大会、未进行集体表决的情况下,诸葛店村拆迁启动,目前全村600多户村民中尚有300多户没有搬走。
(来源:新华网  详见:http://www.news365.com.cn/xwzx/gd/201203/t20120328_333118.html)
 
4、西安市:8旬老人上午在家睡觉时房屋遭强拆
 
眼见居住了30年的老屋,顷刻间化为废墟,81岁的老人冯玉兰痛哭失声,"哪怕他们能提前半小时通知我呢,好歹让我拿件换洗衣裳,把我看病的钱拿出来。人还在屋里睡着,房就被推倒了,家里所有的东西都被埋了……"昨日上午,咸阳市渭城区碱滩新村5户居民的房屋,在事先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遭遇强拆,一名居民在拆迁中被砸受伤。16位居民财产被埋,无家可归。 
昨日中午12时许,十几名无家可归的居民,还在露天地里守望着已被夷为平地的老屋,因为天气寒冷,他们只能用废墟里捡来的木料生火取暖。居民张秀风说,早上7时30分许,她刚起床不久,就听到外面一阵阵拆房的巨响,“因为之前听说有人要拆房的事,当时我还在想,是不是谁家和开发商谈妥了条件,开发商来拆房了,便想出门看个究竟,我刚走到门口,还没反应过来咋回事,就被几个壮男驾出了屋。一转身的工夫,我家的一堵屋墙已被挖掘机推倒了,我吓得大声喊叫,我侄女还在二楼屋里睡觉呢。拆迁的一个男子让我给屋里的人打电话,侄女接电话时哭着说,砖块把她埋住了,人没办法出来。拆迁的人听了后,也慌了,叫停了机器,又叫了几个人,把压住侄女的瓦砾搬开,才将她拉了出来。”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详见:http://news.sina.com.cn/s/p/2012-03-22/033824154368.shtml)
 
5、哈尔滨:6户居民房屋深夜遭强拆
 
3月18日,一则“哈尔滨6户居民梦中遭持械拖出40年居所被铲倒”的消息在网络上引起热议。文中称,14日“22时30分,约有20多个头戴面罩、手持镐把、斧头、菜刀的人突然将玻璃砸碎冲进屋中,把居民强行拖拽到屋外。随后他们便开着铲车将居民们的家推倒,然后扬长而去。”
(来源:新华网   
 详见:http://news.sina.com.cn/c/p/2012-03-20/042524141426.shtml)
 
 
6、柳州市:政府当黑社会保护伞,多家私营企业被非法强拆
 
3月15日100名黑社会人员拿着砍刀,铁锤,铁棍,钩车等作案工具来到柳州市荣新3号铝型材厂厂区,用铁锤砸开私营租户黄吉林家门。还喊口号“冲啊,打”,把黄吉林的妻子农素芳从床上拖出来,强制把农素芳压在充满泥泞的地面上一个多小时。导致如今农素芳软组织受伤,颈椎痛。黄吉林的儿子黄龙进行反抗,也被强制压在地一个多小时。黄吉林,被几十个人把车包围起来,锁其在车上,一家人哭喊救命。
    黑社会人员强行用钩机钩房子,没有搬离房子的财物一起埋在地下。抢走6万元现金和农素芳的手机一部,并且抢走黄龙手机一部以及钱包(钱包里有证件,以及700多元现金)。天亮之后,在废墟里只找出1000元现金。现在黄吉林一家甚至连栖身之地都没有,吃饭都成问题。仅靠着邻居的救济过活。
     在上诉强拆行为发生时,就有打电话报警,警察出警后停留在离现场100米外的厂区门口,并未进入现场。周围有很多黑社会人员,厂里的租户和保安人员在看到警察要求其到现场。不时听到有人哭喊的声音,黑社会团伙威胁的声音从厂区内传出来,可是警察无动于衷,在车上坐了将近半小时后才下车,象征性的走了几步。有人看见警号为:205566的警员问走上前的邬丽华:“你们搞好了没有?我们要走了啵”邬丽华称:“还有十分钟。”出警的警员未到现场制止邬丽华为首的黑社会团伙的侵权行为,还和黑社会团伙狼狈为奸,相互勾结。还有群众到派出所里报警,持续2个多小时的强拆已结束才有警车到现场带受害人去做笔录。而且在接待区警员只是简单为受害者做了笔录,说第二天给受害者答复。刑侦大队队长称”这样的行为是否构成抢劫,能不能立案受理以后再说,这个案件属于派出所管。”到辖区派出所,派出所却说不归他们管。这个案件像皮球一样被有关部门踢来踢去。出警民警不保护人民财产和人身安全,对受害人呼救充耳不闻,各部门对具有黑社会性质的强拆调查互相推诿,有理由怀疑,柳州政府利益集团充当黑社会的保护伞。
(来源:博讯
  详见: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2/03/201203280553.shtml)
 
7、山东:济宁千警征地六村民护地受伤
 
山东省济宁市一条小村庄,周二遭上千警员包围强行徵地,三十名村民护地反抗,有六人受伤、两人被拘留。村民指责政府以重建为藉口,向开发商私卖村民土地牟利。    
      金乡县开发区内的魏菜园自然村,周三已回复平静,政府正动工把强征的近二百亩土地围起来。村民高金玲女士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周二清晨六点,约一千名警员包围村庄各路口,多部警车在村外戒严。20辆铲泥车和4辆工程车在警方的护航下驶进村内,对村民的集体拥有耕地进行破坏。三十名村民得悉后赶到现场欲阻止,但被现场过百警员逐一拖走,村民作出反抗时被警方打伤,至少六名村民需送院治理,两名村民仍被警方扣留。她说:“村民见到果树被掘上前阻挠,就这样就给打了,就是给公安打的,现在都住医院了,有两个人仍在拘留所被拘留。”高女士解释,魏菜园自然村人口220人,有耕地360亩,村民以种植果树为生,遭破坏前大约有一千棵果树、105亩小麦。她说,魏菜园所在的高庄行政村,正改造成新型农村社区,政府委托一间地产开发商进行重建。而第一期项目于年多前完工,但那些新建的居民楼不但价格高,而且质素恶劣出现漏水,经过三次验收都不合格。其后只有一成的原址居民可以回迁,其他的单位却被开发商高价对外销售。
       因此去年初,轮到魏菜园村村民接到征地拆迁通知,村民都不赞同,双方谈判一年多,政府都未能出示征地法规文件,村民更怀疑有人中饱私囊,诈骗村民土地赔偿。她说:“政府在这个开发区,用村民的土地卖给开发商建商品房,但政府给村民是十万三一亩赔偿,卖给开发商是一百六十万一亩。”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详见: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2/03/201203010158.shtml)
 
8、郑州:上百男子持棍强拆 记者采访摄像机被砸
 
 3月10日上午,郑州市毛庄农产品批发市场南新城路一个居民区遭到强拆,河南电视台法制频道记者现场采访时,摄像机两次被抢,其中一台摄像机被砸毁。
附近居民称,拆迁的是鹏升公司,一共有23户居民家被强拆,因为之前没有接到相关通知,连生活用品都没收拾出来,家就变成了废墟。拆迁现场遗失的一张工作证显示,进行拆迁的公司是河南鹏升企业集团郑州毛庄绿园实业有限公司。
  3月12日上午,法制频道记者来到惠济区新城街道办事处,负责人刘庚健说,鹏升公司应该没有拆迁证件,肯定是违法的。“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就暴力强拆,从早上8点开始一直到中午12点拆迁结束,包括区一级政府在内的有关部门为何没有对拆迁行为进行阻止呢?”法制频道记者质疑,“当时拆迁现场距离这里就这么近,你们知道不知道?”“当时知道已经晚了,我们到现场都十一点多了,已经拆迁完了。”刘庚健表示,他们去现场后发现现场有三四百人,都拿着棍棒,觉得自己控制不了局面,然后就问了胳膊上有“拆迁帮扶队”标志的人,“拆迁帮扶队”的人说,他们觉得政府拆不了,就自己去拆了。
 随后,法制频道记者又来到毛庄菜市场内的河南鹏升企业集团郑州毛庄绿园实业有限公司。而此时,公司大门紧闭,工作人员也不见了踪影。而在毛庄菜市场南侧的拆迁现场,房子没了,居民们只能露天睡在拆迁现场,等待着开发商给说法。
(来源:安徽电视台   详见:http://henan.sina.com.cn/news/z/2012-03-13/63-109021.html)
 
9、南京:六合离奇强拆 假公司无人查处又打伤拆迁户
 
20日晚间10点50分,一辆无牌照的红色吉利车驶进了他被拆成废墟的企业内。车上下来两个人问道“为什么还不搬。”“他们一边说,一边将手中的棍棒向我们挥了过来,他(何发明)眼睛挨了一棍,当时就鲜血之流”。当晚在周相林企业留守的员工李红这样介绍,“等他们打完了,我们才看清,他们手持的是电警棍,他们就是几个月前来我公司打砸抢的一伙人。我们好几个人都受伤了,他们还扬言,我们报警没用,警察不会来管的。而何发明伤的最重,眼睛、嘴唇被缝了二十多针。”李红说。
  据周相林反应,当地警方对报警态度不够积极。
  此事经媒体曝光后,六合区纪委曾向记者表示已介入调查此事,但是假公司及相关人员迟迟没有被处理。六合区纪委的一位官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政府有关人员审核不严。对方拿着招投标需要的所有材料,相关人员怎么能知道真假呢。”
  记者再次致电六合区纪委的官员,他表示:“周相林根本不配合他们调查,长芦街道的相关人员审核不严。处理的情况,要问长芦街道纪委。”然而长芦街道纪委同样以“审查不严”答复了记者,如何处理并无下文。
  周相林对记者表示,并没有相关的政府部门正式找他谈。自始至终都是拆迁公司的人来威胁他。“我只是要求在合法的范围内拆迁,为什么我的诉求就没人理。假冒公司却能这样嚣张,还没有部门来管他们,这是什么道理?”周相林无奈的说。
(来源:中国新闻网 详见:http://news.sina.com.cn/c/2012-03-23/212224165217.shtml)
 
10、沈阳拆迁户吊挂假人抗议强拆称与房子共存亡
 
辽宁沈阳一群拆迁户在拆迁楼挂出抗拆标语,并悬挂了一个假人。很多网友拍照发上微博,由于现场被封锁,照片较模糊,不少网友以为有人自尽。拆迁户对南方都市报记者称,他们吊的其实是人体模型,意在表明以楼为坟墓、与房共存亡的决心。其代理律师表示,这次强拆“有非常严重的问题”。对此,沈阳市相关部门未作回应。
  昨日下午,南都记者联系到事发地被拆迁的一户居民王彦(化名),王先生表示,这些横幅是他们挂出来的,那个人其实是个假人。他们本来准备挂一男一女,但匆忙中只挂出一个。他说,“这个假人是作为我们自己的象征,表明我们和房子共存亡,我们随时献身”。他还告诉南都记者,他们在房里放了600公升汽油和11个煤气罐,他说,“我们把这个楼作为自己的坟墓,以死抗争,房在人在,房倒人亡”。
昨日原本是沈河区法院到照片上起火那栋楼的2楼执行强拆,拆完之后“他们又跑到5楼”,然后就突然起火。由于最后撤走时背对王先生所在的楼,他表示未看到是否有人受伤,但他听其他邻居讲,有人被烧伤了,还有几个人被带到了管辖此地的沈河区山东庙派出所。
  王彦说,强拆这段时间,不断有拆迁户被打,“被黑社会骚扰”。其口中的“黑社会”,据称是拆迁办雇用的“小混混”,常在晚上骚扰住户。昨日警方撤走后,这些人又开始进驻。王彦称,这些人晚上扔石头砸了他家玻璃,还一直用喇叭喊话,这种情况已持续数月。
南都记者昨日向沈阳市沈河区委宣传部和沈河区公安分局求证,宣传部称不知情,沈河区公安分局则拒绝了采访要求。南都记者又向山东庙派出所求证,民警表示无法确认记者身份,不能提供信息。
(来源:南方新闻网  详见:http://news.sina.com.cn/c/2012-03-30/104124200481.shtml)
 
二、分析与评论
 
1、违法拆迁,责任岂能只归执行部门?
 
   广州海珠区琶洲村陈志康三兄弟房屋所在地块位于琶洲塔公园项目,因为不能接受拆迁补偿和购房条件而当了“钉子户”,城管执行强制拆迁。之后,相关部门被告上法庭,被诉违法拆迁,一审胜诉,该案被称为广州首宗判决行政机关违法拆迁案。 
这宗“民告官”民事案件,被媒体称之为广州首宗行政机关违法拆迁案,可见其实际意义。据悉,当事者因不满判决责任归咎为单一的区城管局,而认为在该起事件中,市区两级国土房管局也负有违法责任,从而继续上诉。
  但我们也要看到,在整件事件中,海珠区城管局是拆迁的执行者没错,但也仅是扮演了“打手”的角色,没有国土部门出具的所谓“交付土地决定书”这样貌似“依据”的行动执行令,海珠区城管局断然也不会贸然行动。既然已经判决海珠区城管局的“行为”为违法拆迁行为,那么对于当初给其充当“行动指令”的国土部门,责任也难辞其咎。不然,对于海珠区城管局来说便有点“功劳大家分,过失自家担”的不公平了。话又说回来,在我们的城市管理中,常常因为事关诸多方面,涉及数个部门多头管理的情形,从而在有关部门的日常管理、行政执法中难以对症下药,甚至在具体执行中,存在事关部门为逃避责任而互相推诿的情况。由此看来,琶洲陈志康三兄弟房屋被拆一案中,是否给我们点启示:在具体的事件中,相应的责任并非全由执行部门来“背黑锅”,凡涉及的有关方皆要追究责任,或为不作为、或为失职、亦或者对上级部门进行相应的问责。果能如此,我想,在今后的诸多行政机关执法中,必然会减少一些责任互相推诿和不作为的行为,至少可以提醒有关部门:民生无小事,做不做,责任都在那里。
(来源:南方都市报  详见:http://news.sina.com.cn/c/2012-03-16/081124124823.shtml)
 
2、             野蛮强拆别拿“临时工”顶罪
 
3月14日,哈尔滨某居民家遭遇强拆。3月28日,警方宣布此案告破,主要犯罪嫌疑人宋立强已自首,并交代其临时雇用21人进行了强拆。目前,22名涉案人员全部落网。
  为何总是临时工犯事,难道就没有正式工该承担责任?主要犯罪嫌疑人宋立强交代,他挂靠东成拆除公司,为尽快得到拆除款,才临时雇人强拆。即便是挂靠,拆除公司难道不应承担相应责任?又或者,拆除公司是否曾明示或暗示宋立强带人强拆?这些疑问,警方没有通报,我们也无从得知。但不得不说,这应该是侦查与问责的一个方向。
  或许是忌惮于舆论监督,又或许是有了领导批示,此事警方开始介入。半个月之后,22名涉案人员落网。虽然可能有“幕后黑手”未被曝光,但不管怎样,这还是值得肯定的。因为这一次,我们不仅看到了警方介入,而且警方还确实破了案。相较于以往“野蛮拆迁中的犯罪行为往往不受追究”现象,这次可算是具有“里程碑”意义。
  法律法规形同虚设,执法部门包庇纵容,这是违法拆迁与拆迁冲突不断出现的根本原因。然而,暴力拆迁新闻史却告诉我们,在强拆这个问题上,警方似乎总是那么“无能为力”——无论是半夜突袭强拆、趁钉子户外出时强拆,还是往钉子户家中扔毒蛇、丢炸药包,警方调查的结果,往往是“一伙不明身份的暴徒所为”,事情很快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终不了了之。
最后结果往往是,强拆变成了既成事实,楼房迅速开建,强拆的“幕后黑手”逍遥法外,而开发商与地方政府则各取所需。案子真的很难破吗?答案恐怕是否定的。非不能也,实不为也。倘若强拆案件的立案与侦破,关系公安机关的政绩、关系地方政府官员的乌纱帽,这些案子像“命案”一样在很多地方有高达90%以上的破案率,恐怕也不是全无可能。最后结果往往是,强拆案终于有了警方的介入,还真的破了案。忧的是,侦查可能就到22名“临时工”而止,不会再深挖下去。倘若如此,临时工恐怕就真成了顶包专业户了。临时工强拆案告破之后,会有多少地方的公安机关再认真侦办强拆案件呢?这更加让人忧心。
(来源:大河网-河南商报 
 详见:http://news.sina.com.cn/c/2012-03-30/024324197187.shtml)
 
3、新京报:“千里逼迁”的权力乖戾
 
3月12日,来自湖北的蔡某向广东媒体反映,称老家拆迁补偿不合理,他拒绝签订拆迁协议。湖北当地委派干部来深圳“逼迁”无果,半夜两次将他经营的报刊亭门锁堵死,导致他不能正常营业。
有趣的不是“逼迁”的手段,而是当地部门的总结陈词。湖北阳新县县委宣传部的定论是,“他们的心是好的,可是采取的方式不恰当”。两名公职人员,以非法手段干涉公民正常生产经营活动,“心”究竟“好”在哪里?地方部门如此轻描淡写于该恶劣事实,更让人对当地的执法生态忧心不已。
如果是基于商业的拆迁,地方部门自然没必要如此急吼吼地横插一杠,只要提供一个公平对话的平台就好,讨价还价是市场的事情;若是基于公共利益的拆迁,权力部门自然话语铿锵,犯不着“深夜”博弈。无论是何种形式的拆迁,阳光下的谈判才是解决问题的正道,任何逼迫、威胁等手段都应被严厉究责。
(来源:新京报  详见:http://hb.sina.com.cn/news/rp/2012-03-14/56442.html)
 
4、京华时报:拆迁必须让黑势力走开
 
每个人都有欲望,都有谋取利益的需要,但谋利应该在法律的框架内,应该理性、公平和公开地博弈,而不是相反。
人们迫切要知道的是,去年1月份,国务院已经颁布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条例》,老拆迁条例既然被废除,暴力拆迁、野蛮拆迁现象为何没有绝迹乃至没有减少?如果法治不彰,强拆肆意存在,我们就无法摆脱生存焦虑,也许,下一个被暴力袭击的目标就是我们!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锡锌认为,强拆不仅仅是对居民人身和财产造成了威胁,还给社会带来一种恐惧。这种行为实际上是一种有组织的、某种形式的恐怖主义的犯罪形式,应该严惩。诚哉斯言!对这类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有关部门应该严肃对待,维护法律尊严,捍卫公民权益,为公众打造一个安全而祥和的生存环境。
为何总有一些人为了一己之利,视法律为手纸,粗暴地践踏他人利益?为了满足私欲,靠拳头说话,靠暴力行事,社会就会变成弱肉强食的“丛林”。每个人都有欲望,都有谋取利益的需要,但谋利应该在法律的框架内,应该理性、公平和公开地博弈,而不是相反。有学者提出,处理强人与法律、本能与规则、欲望与伦理之间的关系,考验着社会的文明程度。确实如此!开发商有开发土地、房屋的诉求,但这种诉求不能侵犯村民权利,双方即便有利益冲突,也应该合法合情合理地博弈。
拆迁也要“打黑”,坊间如此呼吁。对黑社会式的强拆,确实应该毫不留情。严打之余,更应该重建社会秩序,重构各种利益主体的敬畏感、守法意识,避免弱者恒弱、强者恒强,遏制丛林社会出现,每个人才有安全感。
(来源:京华时报    详见:http://hb.sina.com.cn/news/rp/2012-03-29/61401.html)
 
三、民间行动与倡议
 
1、市民向长沙市政府送“截访先进单位”锦旗
 
3月26日上午,一些长沙市民到长沙市信访局,向长沙市政府赠送“截访先进单位”锦旗,以“鞭策政府工作朝良性方面改变”。此事昨日在网上引发关注,有当事人向南都记者证实,信访局一位工作人员很不耐烦地收下了锦旗。不过,长沙市有关方面否认有人曾接下锦旗,锦旗由多人联合制作。
  3月26日上午,长沙市民浣铁军在个人博客披露了消息:100多名房屋被拆迁居民集体到长沙市信访局赠送锦旗,锦旗内容为“授予:长沙市人民政府,二O一二年维稳工作,截访先进单位”。 
  据南都记者了解,送锦旗的背后是当地房屋拆迁导致的上访问题。浣铁军说,他位于滨江新城的房子被长沙市政府于2010年10月18日强拆,此后拆迁赔偿始终未达成协议,他为此不断上访。另一访民王灼夫称,他曾出外上访10多次,“每次都被接回来”。据他透露,路上还有上访者遭不明身份者殴打。 
  而长沙市委宣传部网络处一名工作人员称,已监控到网上的信息,正把相关情况向领导汇报。
(来源:南方网   详见:http://news.gd.sina.com.cn/news/20120328/1266555.html)
 
2、 安徽阜南县失地农民田桂勤起诉温家宝行政不作为
 
3月2日,家住安徽省阜南县工业园区六里村六西队74号访民田桂勤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温家宝总理行政不作为。
    据了解,田桂勤起诉温家宝总理行政不作为的原因是,她认为国务院对她在2011年12月3日发出“北京邮政同城快件”6封《控告书》内容“阜南县非法占用耕地3万亩”置之不理,构成行政不作为。
(来源:参与   详见: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2/03/201203070422.shtml)
 
3、四川政府征地抓人 上千村民抵抗
 
周二(3月20日)上午,四川攀枝花米易县出动过百警力,强征土地并抓捕维权村民,上千村民抵抗,冲突中双方各有多人受伤,警察被迫放人撤退。
    本台周四接到当地人士爆料,四川攀枝花米易县政府周二上午十时许出动包括公安、防暴警察在内的过百警力前往水塘村二社,强行丈量房屋土地,并抓捕数名维权村民。一直拒绝政府低价征收土地的村民事前有所准备,以农具甚至砖头、瓦块抵抗,双方各有人员受伤。警方最终被迫放人撤退。
     一位当地人周五告诉本台,事件起因是村民因补偿过低拒绝政府征地拆迁:“以前征地补偿是四万五一亩,拿到手给开发商几十万一亩,老百姓得的很少,日子很苦”。
      米易县政府周二晚六点发布公告,称事件是联合执法组在进行综合执法检查过程中,部分群众聚集阻拦,致使部分执法人员受伤。公告中并未提及有民众受伤。
      当地人说:“他们不是搞什么城乡综合治理,本身就是去镇压农民。当时我就在街上,在场人很多,好多都跑出去看。他们去丈量民众的房地,民众不让,双方发生冲突,警察就抓了几个农民。双方争执,叫他们放人,就开打了。”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详见: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2/03/201203240207.shtml )
 
四、官方相关的行动与立法动态
 
1、长春违法强拆致死案宣判 6人获刑3至5年
 
据新华社电记者21日从吉林省法院方面获悉,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日前对长春市朝阳区违法强制拆迁致人死亡案进行了一审宣判。
 6名被告人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一审被判处3至5年有期徒刑。
 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11年2月,长春市科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被告人王海宾挂靠的长春市东霖房屋拆除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了位于长春市朝阳区湖西路棚户区改造工程的拆除合同。在未与部分住户达成协议的情况下,王海宾向科信公司项目经理杨喆提出,欲进行强制拆除,杨喆经请示行使科信公司法人职责的被告人马宁同意后,决定进行强拆。
 3月26日23时许,王海宾、杨喆等人到达拆除现场,王海宾安排被告人张纪虎、张纪明、张忠华负责清查工作。被告人在没对现场采取看护、设立警示标志的情况下,开始进行拆除,致使五号楼居民刘淑香在拆除过程中死于废墟中。
 法院审理认为,6名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来源:新京报  
详见:http://news.ah361.com/guoneixinwen/guoneiyaowen/2012-03-22/33438.html)
 
2、广州首次判决城管违法拆迁
 
  陈志康是广州琶洲村的一名钉子户。2010年10月28日,200多名强拆人员进驻陈家的房子,来者却不是法院人员,而是国土局人员和城管队员。大型钩机推倒他们的房子时,他们并不知情。两个钟头后,赶到现场的家人报了警,自此陈志康开始了通过法律途径维权的经历。
2011年12月,海珠区法院一审判决,广州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海珠分局拆除琶洲村陈志康三兄弟房屋的行为违法。该案被称为广州首宗判决行政机关违法拆迁案。好像是胜利了,但陈家并不满意。因为他们告的是三家单位,但最终被追究责任的只有城管局,他们认为,“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错误,应依法撤销”。
 随后,陈志康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目前该案二审宣判日期还未确定。与陈志康同村的还有两户钉子户,他们走的是信访的渠道,至今还未有明确的回应。
 
  “二审出来以后如果他们没有更好的解决态度,一方面我们当然会继续走国家赔偿道路,另一方面我想,这个事情会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会有更多人起来打官司的,很多人会因此转变观念,原来强拆案是可以打官司的,甚至还可以打赢。”
(来源:时代周报  详见:http://news.sina.com.cn/c/sd/2012-03-22/103624156968.shtml)
 
3、“宣传政策”是假,“噪音逼迁”是真
 
南京市雨花台区北窑岗地区将拆迁,拆迁办每天动用高音喇叭在住宅区连播9小时的政策宣传,所谓拆迁“政策”的录音不过播放一分半钟左右,从早上八点到下午五点要放360遍。市民纷纷投诉称忍无可忍。
其实,明眼人都知道,当地拆迁办的目的根本不是宣传政策。如果为了宣传政策,可以把政策印出来张贴,甚至发到每家每户。拆迁办的“战术”意图很明显,他们用高分贝的噪音,吵得人头昏脑涨,从而迫使居民自己感到,如果不同意拆迁,是不可能有安稳日子过的,从而被迫“投降”,接受拆迁的要求。他们的“宣传政策”,就是对居民进行精神折磨。现在居民们已经难以忍受,或者就要就范了吧。
南京的“噪音逼迁”堪称一大“创举”:不用武力,号称宣传政策,却让你不得安宁,算是对暴力强拆的配合。环保部门的工作人员也表示,这样的方法确实扰民。不知道环保部门是真会管,还是不了了之呢?
(来源:新京报    详见:http://news.sina.com.cn/pl/2012-03-24/021924165742.shtml)
 
4、审计署公布京沪高铁沿线基层单位克扣征地补偿4.91亿元
 
去年审计署对于京沪高铁的阶段性跟踪审计报告,曾揭露出一系列触目惊心的问题。时隔一年,审计署再发公告,公布于2011年6月至9月对京沪高速铁路建设项目进行的阶段性跟踪审计结果。公告显示,京沪高铁存在违规招投标、沿线基层单位克扣征地补偿4.91亿元、已购4.13亿元风屏障闲置、拖欠材料及劳务款82.51亿元等问题。
  此次报告再度揭露了招投标不规范的问题,如个别物资采购未按规定招标或评标不规范,涉及金额8.49亿元。报告揭露的公开招标后以高于中标企业的价格向未中标企业进行采购等违规招标的行为并不令人意外,因去年的审计报告揭露出的违规招投标涉及合同金额就高达49.36亿元,其中1.87亿元更被挪用,今年再揭露的不过是一节小尾巴而已。而在去年审计报告的调查过程中,更牵出铁道部工程招标的利益输送“潜规则”,导致原铁道部长刘志军落马。在去年的大量报道中已可得知,铁道部招标潜规则由来已久,连中间人收取的中介费都高达数亿元,通过行贿中标的公司,其可靠性怎能不令人怀疑,而当行贿的金额而非业务水准成为中标的标准,这种公司生产的产品堆砌出来的高铁,其安全性又叫人如何安心。
违规招投标已然令人害怕,拆迁腐败却更令人寒心。在赶工期的压力之下,高铁拆迁演变成暴力强拆的情况并不罕见,而在这些面临强拆的钉子户中,又有多少是因为基层中饱私囊、不按铁道部标准赔偿而形成的?这份报告以一个数字从侧面给了一个答案——— 京沪高铁沿线个别地方基层单位套取、截留、挪用征地拆迁资金4.91亿元。拆迁对被拆迁者的生活造成的冲击极大,因而才会有高额拆迁补偿,而拆迁腐败却是有人利用职权之便,将被拆迁者以安身立命之所换来的钱据为己有的恶劣罪行,此举无疑会激起社会矛盾,为社会稳定埋下不安定的因子。
(来源:审计署网站 详见:http://news.qq.com/a/20120319/000705.htm)
 
五、法律法规介绍
 
1、           土地审批权限的法律规定
 
 根据1998年《土地管理法》的规定,我国各级人民政府的土地审批权限及具体数额规定如下:
  第四十四条
  建设占用土地,涉及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应当办理农用地转用审批手续。
  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的道路、管线工程和大型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国务院批准的建设项目占用土地,涉及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由国务院批准。
  在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城市和村庄、集镇建设用地规模范围内,为实施该规划而将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按土地利用年度计划分批次由原批准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机关批准。在已批准的农用地转用范围内,具体建设项目用地可以由市、县人民政府批准。
  本条第二款、第三款规定以外的建设项目占用土地,涉及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
  第四十五条 征用下列土地的,由国务院批准:
  (一)基本农田;
  (二)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超过三十五公顷的;
  (三)其他土地超过七十公顷的。
  征用前款规定以外的土地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并报国务院备案。
  征用农用地的,应当依照本法第四十四条的规定先行办理农用地转用审批。其中,经国务院批准农用地转用的,同时办理征地审批手续。不再另行办理征地审批;经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在征地批准权限内批准农用地转用的,同时办理征地审批手续,不再另行办理征地审批,超过征地批准权限的,应当依照本条第一款的规定另行办理征地审批。
(来源:法律快车 
详见:http://www.lawtime.cn/info/zhengdi/shenpiquanxian/201105053661.html)
 
 
六、国(域)外相关立法与动态
 
1、日本:拆迁也温柔  建房租房搬家政府全买单
 
日本《土地征用法》对因公征收而签订的合同作出了详细规定。根据该法的规定,凡因国防、公益、公立学校、铁路、电信、水利、灾害防治等可征收之,其征收程序为先由内阁二次认定,依据合同取得的种类与内容,取得权利的时间与附属物之交付或迁移期限,补偿事项等。
补偿的谈判也很平和。居民们都是单独与政府对话,一般分歧不会太大,因为“再开发计划”都有明确的法律法规和计算标准,就连花瓶、家里种的植物等小物件也在资产评估之列。“我家的庭院种植了樱花树,要从它树干的粗壮程度还有树龄等细小的方面入手,进行仔细的计算。”“当然,最终交涉的结果是,政府会问:‘那你到底想要多少钱呢?’‘一定不会让你们不满的,补偿金额一定会严格按照法规来计算。’”山田说,再讨价还价,可能也就再追加一点钱而已。最重要的是他认为,这些法规以“不能让拆迁户的生活水准低于现在水平”为基本原则,足以保护自己的利益。包括将来新房的装修、家电等,都是评判“生活水准”的重要因素。
居民们几乎都没有异议地接受了政府的方案。两年前,山田一家搬到老家200米外的一个高级公寓,三室一厅,房租每月11万日元。在搬入新居之前,拆迁户们的租金全部由政府埋单,上限是20万日元,这足以保证拆迁户们继续在繁华地带生活。还有9万元差额,山田准备为儿子再租个公寓。居民们都还要搬回来,政府没有办法得到寸土,除非有人愿意卖给它。山田正和设计师商谈,只要周边的基础设施工程结束,新房子就可以开建。房子位于原址的30米外,和以前一样占地大约140平米,造价大约4000万日元,由政府掏钱 (除非你想建成皇宫)。新居大约一年半之后可落成,到时候,政府还得再次报销搬家费。
 
2、德国:法律是武器 赔偿金额将被严谨估价
 
德国法律规定的征地拆迁的程序十分具体。通常必须按照以下步骤进行。首先是征地拆迁前的自由协商购买阶段。根据规定,任何开发商或建筑商都不能直接进入征地拆迁的程序,在这之前必须要采用市场经济最通用的办法,向土地所有者协商购买建设所需要的土地,这就是自由协商购买阶段。在这一阶段,开发商或建筑商必须向土地所有者、地上权所有者说明征地的目的,和提供购买土地的价格。只有在自由协商购买失败之后,开发商或建筑商才可以向上一级行政管理部门申请进入征地拆迁的程序。
法律规定,为了公众利益而被征用的土地,将按照市场价格给予赔偿。这是基本原则。具体做法是,地区专员委托半官方的组织—房地产评估委员会对被征用的土地进行评估,提出征地赔偿额。如果土地主不同意地区专员提出征地赔偿额,也可委托房地产评估专家对其房地产进行评估。也可以向州法院控告,提出自己的赔偿要求。一般来说,如果两份专家评估报告的赔偿数额相差不是很大的话,法院便会作出倾向于高值的决定。如果两个赔偿数额相差大,法院会指定另一位中立房地产评估专家对该房地产进行独立的评估,以保证赔偿额的公平合理。
(来源:网易房产   详见:http://gz.house.163.com/11/0506/17/73CV14JQ00873CN0_3.html)
 
 
第二部分:二0一二年第一季度拆迁征地暴力指数
 
【按语】:中国的拆迁与征地一直是一个广受关注的社会热点问题,原因就在于这个领域内存在着大量的暴力现象,以及因此引发出的各种悲剧性事件。为了能对这一领域的暴力程度有一个可量化的评判标准,民生观察工作室今推出首个民间版的中国拆迁征地暴力指数,以期待社会对这一现象进一步的关注和警醒。
 
二0一二年第一季度暴力指数数据和案例均来自由本工作室编辑的《中国拆迁与征地观察》2012年1至3月号,具体网址为:

/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14996

/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15129

/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15189

《中国拆迁与征地观察》的案例则收集自国内外具有公信力的媒体和机构。
评定分数时,我们是根据事件和案例发生的时间、地点、人物、程度、后果、影响、资料的翔实与否等情况综合评定的。
 
1、本季度(2012年1至3月)拆迁征地致人死亡案的发生情况:(共10分)
 
本季度拆迁征地时仍然发生了致人死亡案:2012年1月2日,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下属同心县河西镇桃山村发生警察强拆清真寺事件,村民称冲突造成五人死亡,死者全是老百姓;2012年1月10日,河南洛阳市洛龙区诸葛镇康庄村长参与征地、违规丈量土地被人捅死。
 
本项本季度暴力评分:9分
 
2、本季度致人受伤案件的发生情况(共10分)
 
本季度在拆迁与征地的过程中,致伤案件仍普遍而广泛地存在。如:2月20日福州市晋安区政府出动大批人员强拆连江北路的南方建筑装饰材料批发市场时,造成当地岳峰镇竹屿村四位村民被打成重伤;中新网报道证实,南京六合区周相林的企业被拆时,多名留守厂内的职工被打伤,其中何发明伤的最重,眼睛、嘴唇被缝了二十多针。
 
本项本季度暴力评分:8分。
 
3、本季度自焚与纵火案的发生情况:(共10分)
 
2012年2月9日,辽宁省沈阳市康平县顺山村村民刘成家。当天晨凌约3时,20多名拆迁再次前来强拆刘家。他们一边用大型机器打砸未被推毁的房屋,一边从窗户扔进来装著汽油的玻璃瓶,还点火燃烧。刘成一家企图逃出屋外,但发现木门打不开,期间刘成妻子和其中一个妹妹因沾上汽油,身上也著火了。3月28日,北京西城法院联合消防、急救等部门,对右安门内大街28号院三户民房进行强制拆迁期间。其中52岁的户主竺青与十余个朋友正在家中聊天。突然,大批法警用破拆剪刀打开房门,并砸破窗户进了屋。双方对话几句后,法警准备将屋内人员带出。亲友说,突然在场人员发现竺青身上起了火,后竺青被证实二度烧伤。
 
本项本季度暴力评分:9分。
 
4、黑社会等非执法人员进行打砸式拆迁征地的情况:(共25分)
 
黑社会等人员参与拆迁征地,就直接意味着暴力和血腥,他们是暴力的代名词和典型表现。本季度,发生了多起黑社会等非执法人员进行打砸式拆迁征地的案例,如:
 
1月23日1时50分,深圳龙岗区布吉街道长龙社区综合市场开发商深圳市邦兆公司召集500多名人员对市场进行拆除时,打伤几名商户,其中伤情严重的一人系骨裂。期间还围攻前来的警察;2月4日早九时许,武汉市硚口区东风村城中村改造办公室二百多名工作人员携带手枪、棍棒等武器到东风村执行拆迁。遇到拒绝拆迁的村民,工作人员朝天鸣枪两次示警后,开始用棍棒、石块等殴打在场村民,致使七人重伤,一人生命垂危; 3月22日凌晨,河北省三河市20多人,都拿着砍刀、板斧、铁棍,大部分人戴着黑色头罩揣门砍伤一家7口;3月15日100名黑社会人员拿着砍刀,铁锤,铁棍,钩车等作案工具来到柳州市荣新3号铝型材厂厂区,用铁锤砸开私营租户黄吉林家门。还喊口号“冲啊,打”,把黄吉林的妻子农素芳从床上拖出来,强制把农素芳压在充满泥泞的地面上一个多小时。
 
本项本季度暴力评分:23分。
 
5、警察和公权力暴力介入拆迁及发生肢体冲突的情况(共25分)
 
本季度,在拆迁与征地的过程中,利用警察和政府等公权力进行暴力征地拆迁,并由此发生警民冲突、官民冲突的情况仍然普遍地发生着。这样一种现象和冲突也是暴力拆迁征地很主要的一种表现形式,本季度收集到的部分案例包括:
 
2012年1月宁夏拆除清直寺的案件中、河南洛阳市洛龙区诸葛镇强行征地中,2012年2月福州市晋安区南方建筑装饰材料批发市场强拆案中、山东金乡县强行占地案中,2012年3月的北京市西城区联合强拆案中、福建泉州安溪县城厢镇经岭村支书、镇长直接参与拆迁案、
 
本项本季度暴力评分:22分。
 
6、本季度抓人拘人的情况:(共10分)
 
本季度,在拆迁与征地的过程中,通过抓捕拘留当事人达到平息事态的现象仍很普遍。部分收集到的案例有:在2012年1月2日,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下属同心县河西镇桃山村强拆清真寺的过程中、3月20日的四川攀枝花米易县强行征地案等。
 
本项本季度暴力评分:8分。
 
7、以断水断电封锁道路等方式逼迁占地的情况(共10分)
 
这一现象在本季度仍然广泛地存在,如在2012年2月山东金乡县强行占地案中、北京顺义居民张淑凤的拆迁等案中。
 
本项本季度暴力评分:8分。
 
二0一二年中国第一季度拆迁征地暴力总评分暨暴力指数是87分
 
暴力级别按暴力指数的划分标准是:0分至49分为为低、50至69分为中、70分至89分为较高、90分至95分为高、95分以上为恶劣。
 
二0一二年第一季度拆迁征地暴力级别为:较高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12-4-9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组图]武汉佛祖岭社区殷有松家房子今被强拆

  • 下一篇:浙江省玉环县沙门镇25000农民泣血控诉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