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征地拆迁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晋国庆就朱屯拆迁致郑州中原区长王东亮的公开         ★★★
晋国庆就朱屯拆迁致郑州中原区长王东亮的公开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1-01-26 11:29

 

1. 尊敬的中原区区长王东亮先生,首先请允许我以“尊敬的”字眼称呼您,在您毫无认知,不知我是谁,是干什么的时候,书信一封给您,关于朱屯村拆迁的公开信。

 2. 我是朱屯村世代居民,早年我爷爷不惑之年被反动派日本侵略者活埋了,我奶奶在解放运动中为朱屯的土改和建国初期的建设中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并且得到当时市政府的认可,并由当时郑州第一任市长赐名,曾代表朱屯参加过市里的妇女代表大会。父亲也为朱屯的基础建设和水利建设贡献了巨大的力量。我现在已是知天命的人,七十年代末从朱屯村从戎保家卫国,九十年代再次奉献与朱屯企业,至今是无业闲民。此次给你一封公开信实属无奈,因为拜见您太难!曾在2010年10月12日肯请您属下的工作人员约见拜望您交流一下关于朱屯村拆迁改造的想法,两个月过去了没有收到任何回复,再次请问,您的属下回答您没有时间。因为我赖以生存的美好家园将不复存在,拆迁的程序有所不妥,我本人现在已经受到人身自由安全的威胁,斟酌再三,感到跟您沟通迫在眉睫。我没有受过很好的高等教育,可能在给你的信件中有不当词句,望您海涵。

 3. 我与您从未相识,更没有任何瓜葛,但是,您是中原区群众用选票选出来的区长,中原区是您所负责的行政区域,老话说是中原区群众的“父母官”。同时也是中原区的纳税人抚养了您及您属下行政系列的基层官员,群众对您的信任,是希望您带领他们走上致富的道路,群众对您的拥护是希望您给群众以安全、幸福,更希望在您的带领下幸福快乐地生活。

 因此,我给您的这封公开信是想请您详细了解并解决朱屯村因拆迁发生的纠纷及以前所遗留的问题。但请您注意的是,我及村里大多村民并非向您乞求,而是在要求,要求您在运用选民授予你的权利,去为他们的权益服务。

 4.  自2010年10月9日,您召开郑州市中原区朱屯村城中村拆迁动员大会,我就非常关注,会场上气氛让我感到震惊。既是关于朱屯村的拆迁动员大会,只让指定人员参加,严格盘查进场人员的身份仅从外看就蔚为壮观,三道门岗更使人感到畏惧,进场因‘无素质’被强行驱赶,更始我恐慌,使我不解的动员大会为什么那么神秘?

 中午散会,下午我便在我的住所接待国家安全部中原区国安大队的人员,开口就是奉命对我有案件进行调查,扪心自问,自己无愧于父母,又严格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有什么和案件有牵连呢,几经细问才知和上午开会有关,当时便让我和他们去局里调查,由于胆小害怕没有适从,同时要求来人出示法律手续,来人说不必了,他有权限制我的自由。我便想要他的依据,在相互要求、等待时,来人用电话约来您的下属——中原西路办事处的王书记。临走二位领导再三“关照”我:管好自己。

5.  2010年12月19日,看到朱屯村的现状,不免留恋过去,随手拿起摄像机想把过去的环境留存为回忆,不巧的是拍摄到了拆迁工作组人员,和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他们对我在拍摄大为不满,群殴并抢我的摄像机,无奈之中我告诉他们一定将刚刚拍到的影像删除,对方不同意并将摄像机抢走,由训练有素的工作人员将我打晕,在我清醒后自己打电话向120求救。

不知现在我给您写信时,我的摄像机里的纪念还存否?本不想告诉您这些,只因我感到自己的人身受到了严重威胁,乡亲们听说我住院治疗便到医院探视,可都被不明人员监视,无奈只得转院治疗。村中有消息告诉我是我打了工作组的人,是我拿摄像机碰到了工作组的人,并且还用脚跺了人,把别人的筋骨跺断了两根。哈哈……拆迁工作组的数十人,他们会给我这个机会么?我有这个能力办到么?真是太抬举我了。拜托麻烦区长您,帮我问一下我的摄像机是否完好:封存的记忆是否还在,谢谢!

 6.  下面谈一下朱屯拆迁的事,但我事先声明我不是纯属为了我自己,只是想为了国家呼吁自己的权利得到保护,为了乡亲们的利益合法化,利益化。我无意做什么“钉子户”“无赖户”“刁民”只是想为了乡亲们说句公道话。

 7、 朱屯村自1998年以来就通知所有的居住户,不允许维修和翻新房子,说村里马上要规划拆迁了。十几年来村群众的经济生活在封杀中生存,严格的控制在90年代的经济状况,生活水准在维持中倒退,甚至有些家庭到了勉强维持生活的地步,有些人家的房屋倒了下雨就发愁,乡亲们盼的就是早日拆迁、改造。可如今改造开始了乡亲们的经济损失该怎么补偿呢。

 8.、 村里现在的天命之年人,当初都是听政府话跟党走的,坚决拥护支持国策实行计划生育,当时村里是给了优惠和表彰的,可现在祖宗们留下的遗产马上就没有了,这些听政府话坚决跟党走的人又能得到多少慰藉。

 9、 朱屯村改造后千余年的朱屯村可能不复存在,土地更是没有可耕之地,企业没有、商业没有,那么在家的老百姓靠什么为生。他们以前每天是日出而耕日落而息,有一定的寄托,那么36个月后,他们做什么、寄托在那里、现在是否有计划、是否有规划?能否向群众公示,以寄希望。

 10.  现在我们的国家是法治国家,一切的一切都讲究一个法度,只有有了根据,大家才好掌握一个度,拆迁动员到现在为止,大家没有见到你手下的工作人员公式一份关于规划拆迁安置的任何方案和证件。更没有看到开发商的保证金证明,那么大家以后将靠什么作保证。

 11  现在的拆迁改造才刚开始,你知道么?有多少家庭出现了裂痕,兄弟反目,父子不和,子不养父等。

12  朱屯村将有多少土地被少数人处理,在2007年时朱屯村的土地在当时的出让价是300多万一亩,而朱屯的土地却被极少数人手以50万一亩的价格买给自己人,此种的奥妙在那里?大家可想便知。自90年代中期朱屯的账面混乱,至今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和改善,村民想知道村干部都会告诉大家村财政是乡里管的,那么既是村财乡管朱屯的土地又到那里去了,卖了应该有货币,没卖应该有土地吧,今天村庄将要被拆迁了,是否向大家公布一下集体的财产呢,大家都是财产拥有人,中国的法律呼吁财产拥有人应该有知情权,大家的权利是否被剥夺。

 13、 现在没有搬走的家庭不时的被骚扰,玻璃被砸门窗被拆等鸡鸣狗盗之行为使你所管辖的行政区域治安混乱,自2010年12 月19日到现在,几乎天天有您的百姓,在莫名奇妙地受冤。

14、 朱屯村现在有不少退伍兵,从军前是朱屯村民,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一个个投入到保卫国家的第一线,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和力量。在祖国需要他们回家时,一个个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军人回到了地方。可从事的营生朝不保夕,有不少下岗失业,生活没有了着落。家中的土地也没了,补助没见过,本想养育抚养自己的土地不会忘记大家,现在又能盼到什么呢?

15  如果这一切是不明身份的人干的,或者是你下级您不知,基于目前的行政责任及分工,那么您守土有责,属下应负责查处;如果不了了之,或者冷处理,起码我或者其他村民个人会对您失望,即使这种失望在您看来不算什么,毕竟我们的选票决定不了什么;如果您认为这件事无所谓,不大不小,那么我怀疑您的态度是否符合您的选民对您的预期。我唯有不发一言,无言以对。

16  我不反对发展,我欢迎发展;我不反对城市化,我欢迎城市化;我不反对拆迁,我欢迎拆迁。我想,这个“我”,也可以置换成“我们”,包括您及您所领导与管辖的人员。前提是,确保更好地发展,确保更合理地城市化,确保更公平地拆迁——好事已定更要办好。

村民们为什么有意见,不愿意拆迁?我想,您作为公仆,理应比我更清楚。如果拆迁之后没有了根本保障,如果拆迁之后没有了长期依靠,如果拆迁之后没有了善后措施,那么,不愿意不同意不赞成拆迁就是自然而然的。

迄今为止,我和村民们没有见到所谓的开发商,我和村民们没有见到所谓的开发商的资质,我和村民们没有经由民主程序讨论与表决过拆迁的任何事项,我和村民们甚至迄今为止没有看到相关的账目,相关的依据,乃至拆迁安置的相对方案都一无所知,私凭文书官凭印,但一概阙如;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现行法律,这些都是应该主动公示公开的,是可以讨论、讨价还价的,是需要面对面谈判的。

17  推土机推不出政治,推不出和谐社会,也推不出真正的城市化,反而可能推出不和谐,推出不稳定,推出上访,推出流血,推出官民对立,推出对您领导的群体,尤其是基层工作人员的不信任,老百姓的声音作为个体固然无足重轻,可以轻易过滤乃至封杀,但是对立与仇怨的种子一旦生根,便会迅速弥漫。我们不想看到您门前的围堵,令友邦惊诧;不想看到上级办公大楼门前的围坐,令行人驻足。我在想,如果拆迁是公平的,就不会有村民采取这种方式维权,当然不排除可能存在您所领导的行政序列中的基层官员眼中认定的刁民,顽固分子,千古罪人,但数十户几百户的人,那么多的泪水,摆在眼前的伤者,一叠叠的举报材料,换成是您,作何感谢?设身处地换位思考,恐怕唯有不公才能解释一切,不平则鸣。

18  目前中国存在的问题,并不是您能解决的,但在您的辖区内发生的问题,却是您能处理妥当的。无所限制的公权力在拆迁方面长驱直入、无所掩蔽,制造了无数的人间悲剧。或许因为某种因素,您形格势禁,泥足深陷或难以持中,但您能够做到的而且我相信也是您奉以为准则的是不在您的辖区内增加一起人间悲剧。至少,使已经发生的悲剧与不公得到补偿与纠正。

19  中国古语,公门之中好修行。我想请您向您所领导的行政序列中的基层官员与雇用人员转达一个“一厘米主权”的法治理念。在柏林墙推倒的前两年,东德一个名叫亨里奇的守墙卫兵,开枪射杀了攀爬柏林墙希图逃向西德的青年克利斯。在墙倒后对他的审判中,他的律师辩称,他仅仅是施行命令的人,基本没有挑选的权利,罪不在己。而法官则指出:“不施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然而打不准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此时此刻,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权,这是你应自动承担的良心义务。这个世界,在法律之外还有‘良心’。当法律和良心抵触之时,良心是最高的行动原则,而不是法律。尊崇性命,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准绳。”

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权——在那个万不得已的局势下,打,但应当故意打不准——不把人家打死,这是最低限度的道德,这也是最高境界的良心。任何人都不能以“听从命令”为借口,去跨越道德伦理的底线。这就是“一厘米主权”的道德义务,否则就必需承担罪责。同样,我希望您所领导的行政序列中的基层官员与雇用人员明白,城市的规划是可以做的科学合理的,拆迁的补偿在保障应得利益的前提下是可以做的相对公平的,劝说的方式是可以和风细雨以理服人的,推土机的履带是可以断开的,卡车的引擎是可以出故障的,规定是可以改动的,莫如回头望一望自家的房子,明天是不是也有人在做与你同样的事情。

20  中国历史自两宋以来,千年土地八百主,地是主人人是客,富不过三代,穷不到百年。按照历史经验的观察,今天无助的村民,怨愤所积,情郁于中,不会永远处于社会的底层;今天可以呼风唤雨的某些人,明天未必风光依旧。所以和谐社会的意蕴便在于化解社会戾气,实现代际政治的稳定。试想,我所在的村子,周边是幼儿园,小学,中学,每天孩子们尤其是幼儿园的孩子们看到一幕幕的上述景象,作为长者,作为兄辈父辈,如何去回答他们的问题——“那些人为什么打人?他们的房子被谁拆了?”

您与您所领导的行政序列中的基层官员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吗?我洗耳恭听。

21  法律人非常敬重的江平先生对面当下法治的大环境,能做的只是呐喊;但被强制拆迁的村民们连呐喊都做不到,他们的声音太容易被屏蔽,被过滤,所以,您可能会听不到这些声音。汇报给您的材料看起来会非常的合理。但是我希望您能够看到我的这些信件。

22为了能使我及我父母和村民们的声音被您听到,我以挂号信和特快专递的方式在写完本公开信的第一个工作日寄给您,使您知晓这封信,相关的证据在您决定进一步调查之时自会有村民提供;届时可以判断拆迁问题之所在,公平与否,有无违法乱纪,如何善后,但其余石沉大海,与您的区长热线的通话或是盲音,或是被告知不作为——这大大影响了您在我心目中预定的形象,令我们心寒;同时,也是基于对行政机关官僚作风的深恶痛绝——我将以公开信的形式公之于众,促成大家对此事的了解与关注,也算是我在为自己和乡亲们吧

23   作为一介布衣,恪尽公民责任,所做唯有发声,唯有呼吁,使更多的人知道发生过的不公与不义;至于呼吁后的结果,或许更糟,或许好转,或许难言;我们能做的只是尽我们所能使之在尽可能多的媒体、网络知晓,以此促成相关人等对于拆迁问题的关注,使无助百姓不至对法律完全失望,因为将不公只有置于阳光之下才能加以克服。

24   最后,我想再问一个关键的问题:国家规定,关于农村集体财产,每个村民都有参与表决的权利。此次拆迁,涉及到了朱屯村的集体财产。

    对此,郑州市人民政府文件郑政文[2007]103号《进一步规范城中村改造的若干规定》第二十六条规定:“实施拆迁前,拆迁人与被拆迁人应按照村民(股东)大会或代表大会讨论通过的拆迁补偿安置方案正式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

    同文第四十三条更是做了硬性规定:“申报、审批城中村改造应提供的主要资料……(四)村民(股东)大会或代表大会做出的对本村、组进行改造的决议。”

    请问,关于朱屯村的集体财产,朱屯村过半数以上村民同意或签字或按手印的决议呢?

 

郑州朱屯世代居民

    晋国庆 

于2011年1月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岳起龙:朝阳常营廉租房存在质量问题

  • 下一篇:河南省郑州市朱屯村野蛮拆迁制造不稳定因素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