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征地拆迁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中国拆迁与征地观察(第37期)本期暴力指数“高+”         ★★★
中国拆迁与征地观察(第37期)本期暴力指数“高+”
作者:民生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4-07-04 14:20
2014年6月 编辑:子槟     发布:民生观察工作室

【编者按语】:本月,山东聊城拆迁户被喷毒气;盘点拆迁征地怪招—喷毒气、骂街、送子弹;山东平度拆迁案当事人陈宝成取保候审;看国外,中国开发商参与柬埔寨拆迁遭抗议。  本期暴力指数“高+”。

一、      典型事件与报道
1、山东:聊城被喷毒气拆迁户曾多次向政府举报求助
新京报讯 (记者王瑞锋)昨日,山东聊城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就村民被“喷毒气”一事发布消息,该案系聊城开发区蒋官屯村民李光才(男,27岁,务农,系施工方人员)所为。李对在网上购买并非法持有、使用警用催泪喷射器喷射他人之事供认不讳。目前,李光才已被依法拘留,涉案另外三人仍在调查。
村民阻拦施工遭喷射“毒气”
聊城市开发区政府发布消息称,经公安部门初步查明,事件双方当事人均系当地村民,因被喷射村民在四新河清淤筑堤工程中阻拦李光才等人施工引起。
从被喷射村民的“入院记录”上可以看到,患者被人用有毒气体(具体成分及名称不详)喷在颜面部,并被人用拳脚击倒在地,立即出现双眼流泪、眼痛、咳嗽、头晕、恶心、胸闷、四肢乏力,并出现意识不清。为进一步治疗,以“急性刺激性气体中毒”收入急诊监护室。
新京报昨日报道,山东聊城经济开发区蒋官屯街道办固均店村十余位村民六天内遭喷毒气三次,其间四人因肺部病变住进聊城市人民医院ICU病房。
据了解,固均店村被征收的土地共涉及34亩四新河防汛筑堤、100余亩东昌路延长线工程和80余亩江北水镇房地产开发三个项目,其中东昌路延长线工程没有手续,江北水镇房地产开发手续办理程序违规,目前两个项目已经停止。
村民称,事发前,被攻击村民曾数次向聊城市政府反映,蒋官屯街道办存在扣留征地安置补偿费和违法征地等问题。
医院称7名遇袭村民病情稳定
据大众网报道,聊城市人民医院医护人员介绍,医院共收治遭不明气体喷射的村民7人。其中3人在急诊监护室,4人在急诊观察室治疗,病情稳定。
 
(来源:新京报  详见:http://www.wokeji.com/shouye/gn/201406/t20140627_757773.shtml  )
   

2、西安:男子将父亲骨灰埋老房下 拆迁时被挖随垃圾运走

华商报讯(记者任娇)“我非常爱我的父亲,所以把他的骨灰埋在房子下面,希望他能和我们一直在一起。”今年70岁的李增民是西安市长安路东八里村的村民,去年说好项目开挖前通知他来挖骨灰,但他昨天才发现,东八里村拆迁项目已经变成了一个深约五米的大坑,父亲的骨灰和建筑垃圾一起被运走了。
  父亲去世时不愿离开老房子,我就把骨灰埋在房下
  “我的父亲去世时,都不愿意离开老房子,所以我就把他埋在后院里,2004年盖房时,就把父亲的骸骨火化。我非常爱我的父亲,就把父亲的骨灰埋在房子的正中间,希望他能跟我们在一起。”李增民说,“房子原来9层共700平方米,想着祖祖辈辈住在这里也够了。”昨晚7时30分,在西安城南东八里地区综合改造项目的施工工地上,几辆大的挖土车正在雨中作业,工地边上能看到几块建筑垃圾。一名正在运土的建筑工人说,这个工地已挖了一个多月,并不清楚李增民的房子下面有骨灰的事,还有工人提醒来到工地找原址的李增民说:“大爷,雨大了,赶紧回去吧,工地上都是泥,别滑了碰了。”
  “俺老伴每天晨练时,都从红专南路过,看到工地大门一直关着,就想着还没开始挖。”李增民说,但6月3日他去看的时候,发现还没有拆,24日听村民说已经开挖了,他赶紧去看,发现房子已被挖成大坑,骨灰找不到了。“去年房子拆掉时,曾给街道办负责拆迁的工作人员反映过房子下面有骨灰,但当时骨灰所在地点上方堆满了建筑垃圾,他们说好挖的时候通知我们自己来找。”
 
(来源:华商报   详见:http://china.haiwainet.cn/n/2014/0625/c345646-20781642.html    )

 

3、江苏:南通通州拆迁户深夜遭偷拆 警方称已立案
新华网6月30日电(杨梦奎)最近南通市民刘先生(化名)向本网投诉,在没有达成协议的情况下,其在南通市通州区刘桥镇具备合法产权的祖屋遭到偷拆,成为废墟。记者前往调查时了解到,刘先生反映属实,当地派出所已经立案调查。
    据了解,刘先生的祖屋系小产权房,在刘桥镇慎修村内,从刘先生提供的建房准建证、村镇房屋产权证、集体土地使用权证来看,该房屋于1984年批准建造,为三间砖木平房,合法建筑面积69.36平方米,土地使用权面积126.36米,产权人为刘先生的奶奶。由于刘先生的奶奶已经过世,因此这种房屋当地人又称为“遗产房”。
    刘先生说,今年4月,因政府拓宽公路需要,该房屋处于拆迁范围内,拆迁双方交涉过几次,未能达成协议。“但没想到的是,对方如此胆大,前后两次趁家里没人过来拆房,最后还是将房屋拉倒。”他说,第一次是5月11日下午,4名不知身份的人拆走大门及窗户各两扇,将房屋后墙捣了个大洞,在附近村民的及时制止下,对方才离开;第二次是6月1日11时许,来了两辆车将房屋直接摧毁,“两次都报过警,至今却没有结果”。
    “我是很支持拆迁工作的,要求也很简单,你拆我多少面积,还我多少。”刘先生的母亲气愤地告诉记者,对方曾威胁她如果不签字,一分钱都拿不到。
    记者联系上负责该地块拆迁的南通换新房屋征收服务公司有关人士时,对方首先表示不知道该房屋被拆一事,称这处房产本身系“遗产房”,况且产权人子女户口也都迁出,因此根据区政府规定,这类房产只补偿(货币),不安置(房屋),但是该户坚持要安置几套房。而针对“偷拆”一事,刘桥派出所邵姓副所长称,此事已经立案调查,并建议记者通过该局政工部门了解此事。
    不过,对于这种偷拆行为,北京中银(南京)律师事务所张律师认为,可依照“毁坏公私财物”定罪,追究拆房者的刑事责任,并应赔偿当事人损失,恢复房屋原貌。    
    本网将继续关注此事进展。
(来源:新华网  详见:http://www.js.xinhuanet.com/2014-06/30/c_1111373005.htm    )
 

4 山东:平度拆迁案当事人陈宝成取保候审

2013年8月10日,山东省平度市公安局以涉嫌非法拘禁为由将7名拆迁居民带走,其中一人为财新传媒法治记者陈宝成。2014年6月25日下午,陈宝成以取保候审的名义离开了看守所。
陈宝成是山东平度市东阁街道金沟子村的拆迁户,2013年8月9日,一辆挖掘机开到陈宝成家门口,陈宝成认为这是要强拆他的房屋,于是将挖掘机驾驶员关在驾驶室里。警方总结,驾驶员被救出时,时间已过去25个多小时,加上围堵过程,整个事件持续了26个多小时,陈宝成等7人涉嫌非法拘禁被刑事拘留。
之后,检方将案件两次退回公安侦查。
陈宝成被拘后,陈家的房子仍保留原样,而周边拆迁形成的空地已经在建新房。今年3月,陈宝成的妻子李晓波曾介绍,有的被拘村民出来后,房子立马拆掉了,之前受托的律师也遭解聘。
陈宝成被拘这段时间,陈的家人再也没有跟官方有过接触,唯一一次跟“组织”打交道是北京来的法学教授准备代理案件,需要村委会盖章。村主任劝李晓波让一步,但李晓波认为这是“原则性问题,不能妥协”,最终村委会没有盖章。
6月25日下午5时30分许,陈宝成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从青岛市第一看守所走出来。“第一件事是回家一起吃晚饭。”陈宝成说。
 (来源:北京晚报 详见:http://news.xdkb.net/domestic/2014-06/26/content_548481.htm   )
   
 5、北京:猪场被强拆57头猪多被砸死 村支书称受官员指使
京华时报讯 (记者张淑玲)“我家猪场被强拆了,57头野猪几乎都被砸死,造成损失190万元。”今年40岁的王大双哭着说。一个月前的5月16日,王大双在昌平区流村镇下店村经营的野猪场被强拆。他称砸猪场的主使者是镇里城建科科长刘三齐和村支书尹玉强,可两人互相推诿不认账。昨天下午,流村镇镇长徐广军表示,此事需联系镇里城建科调查。
  去年1月,王大双和妻子将自家的野猪场从昌平区十三陵“迁移”到流村镇下店村,场内养着57头野猪及大雁等动物。“我是从村民尹振友手中租的这块地。”王大双说。《租赁合同》约定:租期18年,地租10万元,一间房、四周围墙及电线等地上物共8万元。该合同还显示,王大双“有权在承租的土地上进行相关建筑物、构筑物及其他设施的建设”。
  这份合同也获得了下店村村委会的认可。王大双称他花了4个月时间140万元才建好猪场。
  王大双回忆,今年4月,流村镇城建科科长刘三齐突然找到他,“说我的猪场没经村委会同意,得拆掉”。
  5月16日早晨7时许,猪场来了约200人,“都穿着深蓝色制服,说来拆野猪场。”王大双因未见到拆违通知拦着不让拆,可现场村支书尹玉强让其和爱人去镇里找刘三齐,还承诺不拆猪场,“结果我们跟着尹玉强到了镇里,见到刘三齐,他俩都说我的猪场是违建,我们争了两个小时,回家发现57头野猪大多被砸死在场子内,少数幸存的都逃脱了”。
  据了解,为发展养殖,2001年下店村规划了养殖小区,一共有38家养殖户,一户1.2亩,只让搞养殖。“如今,只有四五户在搞养殖,其他的都办工厂、盖房,要说违建,就王大双的不算违建,不该拆。”27日,下店村村委会一工作人员说。
  对此,村支书尹玉强回应称,是镇里城建科刘三齐给他打电话,让他拆的。尹玉强称,自己也没看到拆违通知书,王大双有什么诉求,可以到镇政府找刘三齐,也可以找上级政府,“即使拆错了也没关系,这事儿该谁负责谁负责”。
  随后,在流村镇政府,刘三齐在记者长达20分钟的追问中,只说了一句话:“这事儿得去找尹玉强。”然后,他走进一间办公室,关上门不再出来。
  记者在下店村一份拆违名单中看到有3处违建需要拆除,里面没有王大双的名字,也没有王大双所接租的尹振友的名字。
  昨天下午,记者打通流村镇镇长徐广军的电话,徐广军称他主管下店村拆违工作,但只负责各方协调,具体情况他不清楚,还得找流村镇城建科询问。
 
(来源:京华时报  详见http://news.sina.com.cn/s/2014-06-30/021930440975.shtml
    
6、辽宁:中小企业遭强拆:赔上十年利润、惹了一身官司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张庆宁 “不是说要大力扶持中小企业吗?”吕永君抚摸着锈迹斑斑的纺纱机,眼圈红了。
这些几近报废的机器,属于丹东科美纺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美),吕永君系该公司董事长。科美每年销售额在两千万元以上,纳税百万元,在辽宁省丹东市属于中小型企业。
2002年,吕永君创立科美,之后响应丹东市振安区政府的招商引资,当年11月份将企业搬迁至位于振安区东昌路48号的丹东华益丝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益)厂区内。在与华益签订了厂区厂房租赁合同之后,科美用时5个多月安装、调试设备,2003年5月份正式投产。
2013年10月17日,华益厂区内的土地、房屋等被丹东市国土资源局挂牌出让,包括科美在内的32家承租华益厂区、厂房的各类公司业主收到华益通知,被要求在当年12月1日前将所承租的厂区房屋倒出。
部分规模较小的业主陆陆续续搬走,但科美和另外一家叫做丹东市天源印刷包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源)的小型企业的负责人因搬迁时间紧成本高,依据相关规定要求政府给予相应补偿。
他们的这一要求非但未获满足,数场阵仗浩大的强拆,却让他们的企业赔进去过去十年的利润,几近倒闭。
(来源:经济观察报  详见:http://finance.ifeng.com/a/20140613/12539906_0.shtml  )
 
7、广东:挖坟卖地200警抓打抗议者 安徽强推火葬百农占政府讨说法
广东揭阳市政府上周六出动200多警察镇压护地维权的沙扒镇村民,打伤、抓捕多人。沙扒镇村民自3月以来多次游行示威,抗议政府强行征地挖坟修建旅游区。同日,安徽安庆市的数百村民一度占领镇政府并在大厅内闹丧,抗议政府在公墓尚未建好时即强制推行火葬,以及通往公墓道路的修路款被贪。闹丧事件后有3名村民因此被捕。

揭阳市阳西县沙扒镇政府自去年开始强挖该镇居民祖坟,要将地皮卖给开发商发展旅游,引发沙扒镇村民强烈不满。村民们自3月份开始维权,并多次游行示威,。上周六,当地政府出动200余警察抓捕殴打抗议者。

沙扒镇的李女士周一向记者表示,当地政府未经居民同意就挖祖坟、伐木毁林。居民们多次举行声势浩大的抗议及游行活动,但当地政府却一直无法给出满意的解决方案:“挖了一具又一具(尸体),事件搞得很僵,现在政府搞得很乱。镇政府前几天来了起码几百个人,警察把路都堵住了。”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详见: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xl2-06162014094035.html   )
 
8、广西:桂林村民抗强征砍死官员被处死 临刑日死者家属却接开庭通知
  桂林市灵川县三街镇村民全水林,两年前在自家耕地砍死前往强行征地的官员秦启明,后被该市中级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今年三月被最高法院核准死刑。本周一(6月16日)执行死刑日,当局没有通知家属,而是称全水林上诉案开庭宣判,以致家人不知“见死者最后一面”。律师认为,全水林案应该属于防卫过当,判处死刑量刑过重。另外,家属透露警方证人有作伪证之嫌。

灵川县村民全水林反抗官员强征,砍死灵川县移民局党组成员秦启明一案,今年3月18日,经过最高法院核准,同意桂林市中级法院早前对全水林作出的死刑判决,本周一执行死刑。全水林的妹妹全水秀周二告诉本台,全家没有接到执行死刑通知,而是被告知上诉案上午开庭:“我们先在(法院)外面等,就有人出来安排我们先进去见面,我们又要不道怎么一回事,也不知是见最后一面,还没有宣判嘛,见了八分钟就让我们出来,然后在外面的警察全部撤离,警车也走了,我们才知道我哥哥被拉走了,庭也没有开,我们进入法院问不是说开庭宣判吗。为什么人都撤离了,法院工作人员说不知道,叫我们到中院去问”。

记者:本来以为是上诉案宣判,对吗?

回答:是啊,他们通知我们开庭宣判,叫我们带上亲戚,我们去了也没有开庭,宣判,只是把我哥哥关在一楼大厅的楼梯下。

记者:其实死刑需要最高人民法院复核,他们有没有给你们核准手续?

回答:手续没有给,但是在3月18日经过视频复核了,我们到6月才知道复核了,之前没有人通知我们,律师也不知道。

当天下午,全水林的父母亲等亲朋好友到县法院外,举牌抗议。全水秀说:“我们就在临川法院外闹,要求他们给我们结果,等到下午三点钟左右,有电话通知说今天(17日)去领骨灰”。

本台在2012年曾报道,当年5月16日,三街镇村民全水林因不满征地补偿,在小溶江水库移民安置点项目施工现场,砍死灵川县移民局党组成员秦启明,11月,桂林中级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全水林死刑。全在上诉状质疑警方作伪证,指灵川县公安局三街派出所干警出具的《抓获经过》,伪造上诉人“全水林逃离现场,半小时后将全水林围捕在小溶江村的一个冲巢内,并迅速将其抓获”。

对此,全水秀说:“是自首的,派出所的人做伪证,说是抓捕的,我哥哥自首时跟我妈妈一起,去派出所的时候有我爸爸和妈妈一起陪同,去派出所录取口供,三人同时录取口供,但在家等警察来时,我爸爸和我妈妈在一起,看到他们来后,是主动伸手给他们(警察)铐手,当时他们没有带上手铐,而是走了约两、三百米,全程是我爸爸、妈妈陪同,没有带手铐,上警车后才戴手铐”。

全水林的母亲作为现场证人告诉记者:“是我亲自送他(全水林)去的,他走在前面,我走在后面,我们两个老人在后一步,把他戴上手铐就没有说话。我就骂他们(警察),我儿子身上有手机、钥匙及320元钱”。

全水林的代理律师和建人曾对记者表示,根据现行法律,涉案者投案自首是可以免于死刑的,就算投案自首不能成立,但是被告归案后,如实供述所有罪行,也应从轻处罚。另外,法律意义上说,全水林属于间接故意杀人,不是直接故意杀人。根据2010年高法、高检及公安和安全部门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已经明确指出,死刑量刑还要充分考虑案件的起因及被害人有无过错等。

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马纲权律师认为:“这个案件是有一定原因的,他把官员刺死是因为征地强拆,在征地过程中,官员违法在先,人家对这种违法行为行使自卫权,我认为充其量构成防卫过当,按照我们国家的法律规定,对防卫过当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详见: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ql-06182014101253.html  )
二、      分析与评论

1、新京报:盘点拆迁征地怪招:喷毒气、骂街、送子弹

一些地方的拆迁充斥着暴力和荒诞,除了“停水、断电、砸窗、推墙、打人、垃圾堵门”这类“常规手段”,征地部门和开发商还会使用喷毒气、骂街、送子弹大礼等方式迫使拆迁征地户就范。
  1.喷毒气
  近一周来,山东聊城固均店村十余位村民几天内三次遭人为毒气攻击,其间四人因病变住进重症监护室。当地村民称,被攻击村民曾数次反映街道办扣留征地补偿款和违法征地等问题。目前,警方已将犯罪嫌疑人四新河防汛筑堤施工方陈召全锁定,据其初步交代喷洒的是防狼喷雾剂,主要原因是伤者阻碍其施工。
  2.诱敌深入法
  本月20日,自称在接到拆迁公司通知后,昆明市拆迁户李永祥来到昆医广场谈赔偿事宜,却意外被不明身份的男子持钢管击伤。不仅如此,另外一群手持钢管的男子也出现在李家住处,并殴打其另外3名亲属。警方在案发后刑拘了7名犯罪嫌疑人,其中就有拆迁公司员工。
  3.雇妇女骂街
  今年4月,为强迫居民们搬走,河南南阳市宛城区政府拆迁指挥部和开发商——河南泉阳置业有限公司用停水、断电、砸窗、推墙,甚至打人等手段后,开发商又找来18名中年妇女,来到居民楼下谩骂,而且一骂就是一个星期。
  4.株连式拆迁
  2013年8月13日,福建省闽侯县委组织部向该县教育局下发通知,抽调两名教师(夫妻关系)去协助拆迁,拆迁对象是女方父母的房子。当事人林鑫老师表示,夫妻二人因此离婚才保住了丈夫的工作。10月,河南濮阳也发文规定,家人拒拆迁官员将免职。各地仍不断出现“株连”式拆迁。受“株连”者多是教师、医生、城管、基层工作者等公职人员。
  5.撤销房产证
  2011年5月底,在拆迁补偿安置协议没有达成的情况下,辽宁省海城市西柳镇王守林等11户村民突然接到海城市城建局通知,称其房产登记档案材料不全,拟召开听证会撤销其房产证,王守林和姜淑芬两家共1万多平方米的房屋已被撤销了房产证。
  6.送“特殊大礼”
  2010年,内蒙古呼和浩特市赛罕区,58岁的刘老汉住了30来年的房子面临拆迁。一份份充满火药味的“拆迁通知”出现在他面前,除了威胁说“拒不搬迁者,王XX就是你们的榜样”外,还称“对抗政府指示、拒不搬迁的钉子户,本公司将为每位住户赠送一份礼品”,通告左下方用透明胶带贴着一颗枪弹。
  7.放蛇入户
  2008年,广州市环市西路站西南街的省汽车运输公司宿舍,居民遭到百条毒蛇夜袭。据目击者称,有凶徒开车到小区放蛇,而幕后黑手被疑是最近频频要求他们迁走的某房地产开发商。“放蛇”是继前段时间砸锁、淋毒水、放炸药之后,开发商使的“新花招”。2010年,昆明抗拆迁户家也发生过被人投蛇的案件。
 
(来源:新京报网  详见:http://www.bjnews.com.cn/news/2014/06/27/322924.html    )
 
2、搜孤评论:地方政府的维稳逻辑 雇保安看护抗强拆自焚者
  江苏无锡滨湖区胡埭镇张舍苑二区19号楼,14名保安轮班看守,昼夜无休,已经四年。被看守的对象,则是2010年当地一起强拆自焚事件的当事人薛家兄弟及其家人。据财新传媒报道,在一本辗转获得的“看守日记”中,薛家人的生活起居被记录在案。
  公众恐无法想象,这近1500个日夜,门内的被看守者,与门外(楼下)的看守者,分别是怎样的生存状态与生活体验。此时如此逼仄的攻守窘境,何以酿成,又该如何收场?
  如果以“强拆-自焚”事件为分界点,事件前后的诸多细节,以及略显宏大的社会发展背景,恐怕都无法忽略,而尤其是强拆之后的生活,更为公众所少见。早在2000年,无锡便开始强力推行大规模的城市化运动,“在繁荣富庶的表象下,也造就了大批失地访民,社会矛盾丛生”。2002年薛家兄弟所在的乡镇开始征地,2004年动员拆迁,数年后的薛家兄弟成了钉子户。随后,按照当地政府说法,是“拆迁补偿谈不拢、协议签不下来”,在薛家兄弟的描述中,已经有了暴力威胁和黑势力追杀,一年下来数十次袭扰,报警无果。
  听薛家兄弟讲述拆迁与自焚的过程,事情已过去四年,但依然能感受到彼时情势的紧张,矛盾的尖锐。强拆者数百人,严阵以待,人山人海,消防车、救护车到场,显然官方预估了各种可能的场景,制定的方案俨然以一场战争待之。了然于时政新闻的读者,对此绝不会陌生,每一桩每一件,主人公有别,但情节无差。而激烈冲突过后的“后拆迁生活”,同样残酷,甚至更逼仄。房屋被推倒,家园不复,剩下的日子,在官方口中叫做“被妥善安置”,在薛家兄弟眼中,则是“被看守”,一晃四年,如处牢笼。
  这些看守和被看守的日子,或许可以有多个维度的观察。比如地方治理与稳定逻辑,钉子户失去房子,便成了需要被时刻盯防的上访户,在强拆发生后,“尽快隔离当事人及其家属,以切断信息源”已经是常规反应,提防、看守甚至关押,于地方政府而言,或许也无奈,而且成本巨大,但却不能自拔。经年累月,耗公帑雇佣保安公司,来对付上访者、拆迁户:将商业化的保安公司用于截访,此前的例子里有北京曾经轰动一时的“安元鼎”。
  薛家兄弟及其家人,被一次强拆所改变的命运,在堂皇而正式的文本记录中,根本无法解释这随后四年的自由受限,也没有人会真的去追问这些基层部门的荒诞行为,究竟有什么样起码的法律手续。在一个又一个最普通的夜晚,翻墙逃离,暗夜狂奔,与看守者拉锯,斗智斗勇,其诉求不过是履行宪法所赋予公民的信访权利。
  当然,在这横亘于时间链条上的攻防对垒之外,还可以寻到一条以诸项制度设计为内容的叙述理论,比如行政强拆,比如信访,以及随后的涉诉涉法信访的终结尝试。“该信访事项应通过诉讼、复议、仲裁等方式解决”,这是屡屡上访后收获的一句官方正式答复,但包括诉讼、复议、仲裁等渠道在内的更平和的制度化方式,在目前状况下是否有足够的能力与底气,给纠纷双方一个真的可以作结的说法?这应当也是已然疲惫不堪的攻防,最终得以落幕的机会吧。
在已经惨烈如斯的个案面前,现有机制的失效与后知后觉依然明显。对于既存矛盾与纠纷,需要有诚意的化解方案,而不是一味被动的严防死守;对尚未激化、还正积蓄的矛盾与纠纷,需要符合法治原则的公权力行为,不仅在于极力避免冲突与损失,还在于通过更谦逊的依法行政,对公民私权表达尊重和保障,而不再是挑衅和侵扰。
 
(来源:搜孤网 详见:http://star.news.sohu.com/20140615/n400854781.shtml?adsid=1   )
三、民间行动与倡议

1、北京:近百村民为拆迁补偿讨说法强占回迁房

拆迁后迟迟领不到房,又逢村内传出留言,称村主任私自卖楼。6月18日,北京丰台区卢沟桥乡小屯村近百位村民,到美域家园南区2栋楼内强行“占楼”,希望通过此举要求村委给出说法。图为村民拉起横幅讨说法,村民坐着轮椅抬头仰望自家的回迁楼。
 
据小屯村村民许先生称,2010年9月,因旧村改造,他的老宅被拆。依据当时的拆迁补偿协议,到2013年3月,他就可以分到3套回迁房。然而分房日期已过了1年多,他的房子却毫无音信。多位村民介绍,类似情况并不在少数。
                         
今年年初,村内传出流言,称村委会主任私自将属于村民的回迁房售卖。流言一出,未分到房的村民很愤怒,他们每天聚集到村委会办公楼内,希望村委会给出明确说法。此举持续近3个月,却没得到任何答复。
(来源:光明网http://news.xinhuanet.com/photo/2014-06/19/c_126642877_3.htm    )
 
2 浙江:舟山数百村民县政府维权 抗议私卖土地采石炸山影响生活
浙江舟山黄龙乡数百村民周一前往县政府维权,抗议土地被政府私自卖给私人开采商,而炸山开采震裂房屋、破坏环境、影响打渔,他们却未获得任何补偿。此前,村民们曾多次维权,但都无果。
周一上午,浙江舟山嵊泗县黄龙乡峙岙村数百村民冒雨游行至县政府,抗议原属他们的小黄龙岛被政府卖给私人开办采石场,而放炮炸山导致房屋开裂且造成环境污染。官员再次敷衍了事,并派大量全副武装的特警戒备。
目睹了事件经过的邻乡居民周二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约有500人参与了此次抗议。
“什么‘坚持到底,还我小黄龙岛’,他还拉了横幅。”
记者:“大概有多少人?”
对方:“具体数字没点过,大概总归在500左右吧。一溜看过去很多人,后来在人群集中的地方,在车站、在路边还有陆续到政府门口。应该比500还要多。”
他又告诉记者,小黄龙岛被卖后,已完全破坏了原貌,污染也十分严重。
“本来岛山上面都有树,都是自然形成的岛礁,很美的一块山。那里开采把那么好的一块岛弄掉以后,和美丽海岛真是很不相称,影响环境。再加上他们开采打炮声、机器声还有石粉的尘土。那个尘土也污染了我们这边,我住在五龙乡也可以感觉得到,也可以看得到、摸得着,石粉都在窗户上,空气里都扬着尘粉。”
记者:“现在小黄龙岛上完全没有人住了是吗?”
对方:“现在还怎么住人啊?那么大的一块山已经开得差不多,山已经看不太见。”
据了解,此前村民们曾多次维权,但始终无果。网民“宝宝86”在当地网站上发帖控诉道:舟山嵊泗县黄龙乡本是个环境优雅,舒适的地方,百姓们世代以打渔为生。就在几年前,政府私自把属于我们的土地小黄龙卖给个体商户,所得款项占为己有。日夜爆破,让岛上的百姓夜不能寐,整天提心吊胆的,时不时的房屋震动,房屋开裂,水井破裂。百姓们上告县政府,县政府派出警察威胁百姓;百姓上告市政府,政府通知客船停航,不许他们出岛。政府这么多年为百姓做过什么好事了吗?没有。我们只想维护自己的权力,维护自己的家园,有错吗?凭什么不让我们上告,凭什么百姓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谁能帮我们?
网民“迟到者1980”则说:我们的土地被政府“送人”了十多年后我们才得知。当我们想要讨还时,一句“土地是国家的”,就不顾历史事实把我们的土地“国有化”了。叫我们情何以堪!当我们的外交官在那义正言辞的谴责日本人的强盗行为时,我们的政府却在对自己的国民做着同样的事。
一名峙岙村村民周二告诉本台,之前曾说有关土地用以政府开发,但其后土地却被卖给了私人开采商,而他们完全不知情。数年的开采给当地环境造成了极大的破坏,接连不断的炸山开采不仅令房屋开裂,也污染了河道,影响他们捕鱼。而周一维权后,县政府没有明确答复,只称20天后给答复。
记者:“有没有房子开裂这样的情况吗?”
村民:“有的。放炮了房子都震动,影响很大。环境污染。”
记者:“对于这些方面有没有给过你们一些补偿?”
村民:“没有啊,从来没有给我们补偿过。”
本台记者周二分别致电嵊泗县政府及黄龙乡政府,但工作人员均表示对事件不清楚。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详见: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06172014103910.html  )
 

3宁夏:村民耕地被占建造风电场 要求赔偿反遭警察打伤抓捕多人

 
宁夏同心县下马关镇900户村民在未获一分钱补助的情况下,承包的土地被非法占用建造风电场。当地警方周一在官员指挥下殴打并抓捕了45位村民,其中更有人被屈打成招,被定了敲诈勒索罪。村民们周三前往多级政府讨要说法,但未获答复。

宁夏同心县下马关镇刘家滩村、郑儿庄村的村民因土地被非法占用建造风电场,周一前往工地与政府商议补偿问题时遭到警察抓捕、殴打。

村民陈先生周三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此前他们与政府、能源公司谈成协议,先在大路施工,之后丈量面积进行补偿,价格为一亩3000元。但上周五有村民发现公司在小路上也开始了工程,政府也没有和他们谈及补偿问题。

本周一,政府派人通知村民们前往施工工地商谈补偿,岂料他们到了之后却看见镇长带着大量警察,大肆抓捕了四十多人,连老人和孩子都不放过。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详见: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huanjing/yf1-06182014101332.html   )
 

4、河南:数百学生罢课游行反对迁校合并 抗议政府为土地开发图利

 
河南平顶山舞钢市实验高中数百学生及部分老师、家长周六上街游行,抗议学校将被并入第一中学。当局出动大量警察到场,抢走横幅,并辱骂、推打学生。抗议行动后,市教育局口头承诺停止并校。
 
6月14日上周六,数百名河南平顶山舞钢市实验高中(简称“钢高”)的学生罢课,上街游行抗议政府准备将他们与第一中学合并。
 
从一些网上的照片可见,有学生手拉“抗议合校”的横幅在街上游行,而校园内的墙上、地上也被喷上了“拒绝合校、抗议合校、今天你拆我学校、明天我拆你家”等字句。
 
钢高地处舞钢市寺坡,环山临海,地理环境优越。据称舞钢市政府打算合校是为了卖地开发图利。
 
网民“hdqw2”发文指责道:舞钢市市委市政府及舞钢市教育局在没有充分做通钢高教师、学生和家长工作的情况下,贸然采取行政手段,这是极不不负责任的行径,是拿钢高广大学生利益于不顾的强盗行径。作为舞钢市市委市政府以及舞钢市教育局如此行事,是渎职犯罪,滥用职权!很明显,在早有“强拆书记”“美誉”的高永华眼中,只有所谓的地方经济利益,却无百姓的利益可言。
 
网民“牛冉冉MeNg”则在微博上写道:说什么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为了一块地皮的经济效益置学生的学习质量情绪就学便利度于不顾。在当今中国追求经济效益的同时能否做到不侵犯学生的利益?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详见: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yf1-06162014094133.html   )
四、官方相关的行动与立法动态  
 

1、 山东规定征地拆迁等重大信息 政府须在网站及时公开

 
近日,山东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当前全省政府信息公开工作要点》,规定凡属于涉及公共利益、公众权益、社会关切及需要社会广泛知晓的信息及重大行政决策等,都要依法、全面、准确、及时地公开。
  据山东广播电视台新闻中心《山东新闻联播》报道,《要点》涉及编制行政权力清单、主动公开征地拆迁信息、加强公共服务信息公开、推进空气和水环境信息公开等多方面内容。
  根据《要点》,山东将加大行政机关行政审批、行政处罚等信息公开,推行政府及其工作部门权力清单制度,依法公开权力运行流程。
  在公共资源配置信息公开方面,将着力抓好征地拆迁、土地使用权出让、产权交易、政府采购、保障性住房分配等方面的信息公开。今后征收土地被依法批准后,市、县政府要将土地用途等具体信息予以公告,在网站公开。
  在公共服务信息公开上,包括深化对高校招生信息和财务信息、科技管理和项目经费信息、医疗卫生领域信息、就业信息等内容的公开。
  在环境信息公开方面,继续推进空气和水环境信息公开,研究建立饮用水水源环境状况信息定期公开制度,做到建设项目环评受理、审批和验收全过程公开。
 
(来源:齐鲁法制网    详见:http://www.qlfz365.cn/Article/jrzdz/201406/20140623081547.html
五、法律法规介绍

1、山东省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草案)

日前,记者从山东法制网获悉,山东省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将于8月上旬在济南市就《山东省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草案)》举行立法听证会。其中备受关注的《草案》第十五条显示,超30%被征收人不同意,房屋不能拆。
山东省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草案)节选:
第二章 征收决定
第八条 为了保障国家安全、促进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等公共利益的需要,有下列情形之一,方可对国有土地上房屋依法进行征收:
(一)国防和外交的需要;
(二)由政府组织实施的能源、交通、水利等基础设施建设的需要;
(三)由政府组织实施的科技、教育、文化、卫生、体育、环境和资源保护、防灾减灾、文物保护、社会福利、市政公用等公共事业的需要;
(四)由政府组织实施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的需要;
(五)由政府依照城乡规划法有关规定组织实施的对危房集中、基础设施落后等地段进行旧城区改建的需要;
(六)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公共利益的需要。
第九条 确需征收房屋的,由政府确定的建设项目组织实施单位向房屋征收部门提出启动房屋征收程序,说明房屋征收范围和符合公共利益的具体情形,并提交发展改革、国土资源、城乡规划等部门出具的建设项目符合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城乡规划和专项规划的证明文件。
因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旧城区改建需要征收房屋的,建设项目组织实施单位除提交前款规定的证明文件外,还应当提交发展改革部门出具的建设项目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年度计划的证明文件。
房屋征收部门经审查,对房屋征收事项符合法定条件的,应当提出审查意见,报市、县级人民政府。市、县级人民政府认为确需征收房屋的,应当确定房屋征收范围,并在房屋征收范围内公布,公布期限不得少于七日。
第十条 房屋征收范围确定后,不得在房屋征收范围内实施新建、扩建、改建房屋和改变房屋用途等不当增加补偿费用的行为;违反规定实施的,不予补偿。
房屋征收部门应当将前款规定限制事项书面通知城乡规划、国土资源等有关部门暂停办理相关手续。暂停办理相关手续的书面通知应当载明暂停期限。暂停期限最长不得超过一年。
第十一条 房屋征收部门应当对房屋征收范围内房屋权属、区位、用途、建筑面积等情况组织调查登记。对未经权属登记的房屋,房屋征收部门应当提请市、县级人民政府组织有关部门依法进行调查、认定和处理。
房屋征收部门应当将房屋调查、认定和处理结果在房屋征收范围内向被征收人公布;被征收人对房屋调查、认定和处理结果提出异议的,由市、县级人民政府组织有关部门及时进行复核、处理。
第十二条 房屋征收部门应当拟定征收补偿初步方案,报市、县级人民政府。
征收补偿初步方案应当包括下列内容:
(一)房屋征收部门、房屋征收实施单位;
(二)房屋征收范围、征收依据、征收目的、签约期限等;
(三)被征收房屋的基本情况;
(四)补偿方式、补偿标准和评估办法;
(五)用于产权调换房屋的地点、单套建筑面积、套数,产权调换房屋的价值认定;
(六)过渡方式和搬迁费、临时安置费、停产停业损失补偿费标准;
(七)补助和奖励等。
第十三条 市、县级人民政府应当组织有关部门对征收补偿初步方案进行论证,并在房屋征收范围内予以公示,征求公众意见。公示期限不得少于三十日。
因旧城区改建需要征收房屋,超过半数的被征收人对征收补偿初步方案提出书面异议的,市、县级人民政府应当组织由被征收人和公众代表参加的听证会,并根据听证会情况修改方案。听证工作由市、县级人民政府确定的部门或者机构具体负责。
市、县级人民政府应当将征求意见情况和根据公众意见修改的情况进行汇总整理,制定征收补偿方案。征求意见情况、根据公众意见修改的情况和征收补偿方案应当在房屋征收范围内公布,公布期限不得少于十日。
第十四条 市、县级人民政府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前,应当对房屋征收的合法性、合理性、可行性、可控性以及征收补偿费用保障、风险化解措施、应急处置预案等内容进行评估论证,形成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报告。
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报告应当作为是否作出房屋征收决定的重要依据。
第十五条 房屋征收事项符合法定条件的,由市、县级人民政府依法作出房屋征收决定。
房屋征收决定涉及被征收人数量较多的或者征收房屋面积较大的,应当经政府常务会议讨论决定。
因旧城区改建需要征收房屋,在征收补偿方案公布期限内,超过百分之三十的被征收人提出不同意征收书面意见的,市、县级人民政府不得作出房屋征收决定。
第十六条 市、县级人民政府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后,应当及时在房屋征收范围内发布公告。公告应当载明征收补偿方案和行政复议、行政诉讼权利等事项。
房屋被依法征收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同时收回。
(来源:网易新闻 详见:http://news.163.com/14/0701/14/A02TI8HV00014AEE.html  )
六、国(域)外相关立法与动态
1、中国开发商参与柬埔寨拆迁遭抗议
 
 “强拆”在中国大陆已是见怪不怪了,让人想不到的是,中国公司把“强拆文化”带出了国门。近日《美国之音》等西方媒体报导了一条“柬埔寨人抗议中国公司拆迁”的消息。中柬两国公司正在柬首都金边开发一个房地产项目,强迫当地居民搬迁,愤怒的居民扬言如果问题得不到解决,就抵制中国货。
 
柬埔寨人在中国驻金边大使馆外举行小型集会,谴责中国公司参与一个使数千名湖畔住宅的村民被迫拆迁的房地产项目。
 
《美国之音》报导,至少30名柬埔寨人抗议者17日聚集在大使馆外,寻求向中国外交官员递交一份由开发区多个村庄的代表书写的信件。这封信呼吁中国帮助向中国开发商鄂尔多斯鸿钧争取更多补偿,因为他们在首都万谷湖沿岸拆除村民房屋。这个房地产项目是中国企业和柬埔寨苏卡库公司共同投资开发的。
 
中国大使馆官员拒绝接受村民的信件,并就有关抗议像柬埔寨警方递交投诉。配备电棍的武警随后驱散了抗议者。没有人在这次事件中受伤。
 
(来源:新唐人电视台 详见:http://www.ntdtv.com/xtr/gb/2011/01/20/a483118.html.-%E4%B8%AD%E5%9B%BD%E5%BC%80%E5%8F%91%E5%95%86%E5%8F%82%E4%B8%8E%E6%9F%AC%E5%9F%94%E5%AF%A8%E6%8B%86%E8%BF%81%E9%81%AD%E6%8A%97%E8%AE%AE.html   )
 
七、本期暴力指数
根据以上信息和案例,本月中国拆迁与征地暴力指数评定为:“高+”,一张暴力标。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武汉唐家墩拆迁再次发生暴力 居民盛庆丽被打伤住院

  • 下一篇:湖南省洪江市托口镇一次拘留四上访农民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