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访民数据库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残疾校长罗超谈他的京城打工子弟学校多舛命运         ★★★
残疾校长罗超谈他的京城打工子弟学校多舛命运
作者:李元龙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1-08-25 10:04

去年5月1日,北京市朝阳区崔各庄乡实验学校校长罗超,在拎着汽油阻止强拆时,从楼顶摔下,腿骨头断裂,血肉模糊。

罗超,这位残疾人校长,他去年的摔伤痊愈了吗?他不惜以命相搏,他这样毅然决然的抗争行为,保住他的打工子弟学校了吗?而近日,北京市100多所打工子弟学校在一片拆除、停办的叫嚣声中,都变得岌岌可危。那么,罗超如果还在开办打工子弟学校,他的学校也面临着拆除、停办的威胁吗?

 

李元龙:罗超校长,你去年为了保住你的打工子弟学校,不是从小二楼跌下摔伤很严重吗?当时怎么想到用这样的方式保护学校?你的身体完全康复没有?

  超:怎么想到用这样的方式保护学校?你想想,我投资近200百万建起的学校,六七年来运转得好好的,你一句话,说取缔就取缔,说拆除就拆除了?教职工怎么办?我的投资怎么办?尤其是六七百学生,他们怎么办?

我的左手小时候就因为意外事故没了,我的右腿也因为小儿麻痹症,幼儿时期就残疾了。为了保住学校,为了打工者的子弟有一个读书的学堂,拖着这样的身子,我上访,人家或把我当皮球踢,或干脆不接待我;我到法院告状,人家不予立案。正常渠道都试过了,白眼、冷眼看够了,没办法了,我只好用那样的非正常方式试试,看看能否保住学校。

最后的结果,是我摔伤了,学校还是没能保住,几个月后,朝阳区崔各庄乡实验学校还是被取缔了。

我受伤后,政府方面,别说看望、安慰、医药费,朝阳区一个教育官员当时甚至如此对家长们说:给他医药费?妄想,我给你们说,要不是看他摔伤了腿,我们早抓他坐牢去了。

 

李元龙:这样说来,崔各庄乡实验学校最后还是没保住?请你谈谈这方面情况,好吗?

  超:我摔伤后,当地政府官员变狡猾了,他们不直接和我等等办学者打交道,威逼拆除学校。我们办学的土地、教学楼等等,一般都是二手合同,所以,政府官员就采取和当地人打交道,逼迫房东与我们中止合同的办法来对付我们。所以,我出院后,房东找到我,要中止合同。正常渠道、非正常渠道我都试了,保不住学校,天天泡在政府部门、每天24小时看守学校也不是长久之计。没办法,我只好接下房东退给、补偿的108万元,这所学校,就这样无疾而终。这108万元,其中还包含我摔伤后的5万多治疗费呢。也就是说,那所学校被拆除后,我的损失近百万元。学校被拆毁后,半数数学生都回到了老家,或回到父母打工地临时住处,处于失学,甚至是处于半流浪状态。所以,我的学校的损失,是看得见的,那些失学了的五六百学生,他们的损失才是巨大的,无法估量的,甚至是毁灭性的——他们中间的一部分学生,势必永远离开学堂,他们的命运,十分堪忧。

 

李元龙:近来,媒体上不是一再报道说,打工子弟学校取缔后,将就近“分流”、安置失去学校的学生吗?真是这样吗?

  超:说的轻松、说的好听罢了。你不大知道北京的情况吧?今年,光是大兴、朝阳、海淀三个区,就有24所流动人口自办学校面临拆迁,涉及在校生14000多人。被取缔了的学校学生,根本就没有,也不可能就近安置。许多学生,都是被随意安置到了距离临时住处很远的学校——嫌远你就别读,人家就巴不得这样。

  还有,你看网上的报道啊,许多打工子弟学校关停后,其所在地政府工作人员往往告知家长,要求家长办理“五证”后向公立学校申请入学。(笔者注:所谓“五证”,即家长或监护人持本人在京暂住证、在京实际住所居住证明、在京务工就业证明、户口所在地乡镇政府出具的在当地没有监护条件的证明、全家户口簿等证明、证件。打工子弟学校学生的家长,大多是流动性较大、社会地位较低的菜农、商贩、临时工,甚至不少靠拾荒为生,根本无法做到“五证”齐全。据有关媒体报道,从2006年开始,大多数区就没再给哪家打工子弟学校发过办学许可证。因此,“五证”对于大多数打工者家长来说,是一道高不可攀的门槛。)

还有呢。表面上,别说北京,就是你们贵州,也早普六、普九,说是九年制义务教育,不用缴纳学费了吧?但是,你打工子弟要到政府开办的“正规”学校读书,还得交从几千到几万的“自助费”呢。这个高额资助费,也就是过去的借读费。借读费不是不许收吗?这是“自助费”,是你自己愿意资助就读学校办学的,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没人强迫你、敲诈你啊。你说,这样的自助费,有几个打工者交得起?不让一个学生流失?谁敢站出来说,北京打工子弟学校的取缔,没有流失一个、十个、上百个学生?

 

李元龙:拆除、取缔打工子弟学校,政府的理由是什么?

罗  超:说来气人啊!理由不理由,就是用大帽子扣我们,打压我们,说我们是“违法”办学,办的是“非法学校”。“非法办学”,亏他们说得出,多叫人恶心,多叫人寒心啊!我倒要问问了,办学多年来,北京有了危难的时候,比如非典袭来,手足口病蔓延,政府部门屡屡找到学校,要我们帮着校内校外宣传有关知识,帮着稳定家长情绪的时候,怎么不说我们是非法办学,没资格协助、参与政府事务?再说我问你:我们要开办的是妓院、赌场、黑砖窑,100多所流动人口学校能在京城,能在你们眼皮底下大张旗鼓存在十来年吗?

 

李元龙:刚才你提到,崔各庄乡实验学校被取缔后,你又重新办起了另一所打工子弟学校?请你谈谈这方面情况吧。

罗  超:是的,崔各庄乡实验学校被取缔之前,我就知道,小老百姓的胳膊是拗不过政府大腿的,所以,早在几年前,我就在另寻办学地点,另寻出路,为没办法进政府学校、也没回老家的学生再办起打工子弟学校。所以,在朝阳区那个学校接到被取缔通知后,2009年12月,我就在大兴区租了4000来平方土地,办起了现在这所向阳希望学校。学校投资60多万,现有24个教职员工,应该可以招收到800来个学生。

头疼的是,现在这个学校也被政府说是“违章”,上个学期还下了红头文件让停办。我没停。7月底,政府又口头说让“再办一个学期”。有设么办法呢,能办一个学期,就坚持一个学期吧。

 

李元龙:你对北京打工子弟学校的意义,以及政府对待这些学校的态度,有什么看法?

罗  超:一言难尽啊。作为河南人,来北京办学之初,政府部门的态度,也还差强人意。当时,他们表态:投资办学,政府扶持。朝阳区当时承认我们办学的资质,把我们学校“挂”成他们的扶持学校。可是,多年来,学校没有得到政府一张课桌椅、学生政府一本作业本的“扶持”。不过,那时,好歹,我们是得到政府认可的。后来,办学环境越来越差了,直至现在,要大力拆除、停办、取缔打工子弟学校。作为一个残疾人,我曾经因此多次找到有关部门、人员。有一次,我对一个朝阳区一个什么科长请求道:一个正常人,要办好一个学校,也是很困难的,何况我一个残疾人。我又没有过分要求,就请你们按照国家对待残疾人的政策,给我政策允许的扶持就是。谁知这位科长的回答,把我气得差点死过去:你是残疾人,也是河南残疾人、而不是我们北京残疾人。你回到你河南老家找当地政府扶持你去。

你听听,这什么素质?这不是公然的大北京腔调,公然的地域歧视吗?

说到打工子弟学校的作用,我要问:假如政府公办学校的容纳量足够所有北京常住、暂住子弟读书,假如教育资源的配备是公正合理的,每个学校的教学质量都相差不大,你说,这还有私立打工者子弟学校的生存空间吗?

我们学校的教学质量好坏,学校存在的价值,我觉得,不能光听政府的片面之词。我这个学校近千学生,以及学生、家长听倒学校被停办后痛哭流涕的眼泪,还有其他学校家长躺在被拆除学校操场,以血肉之躯阻挡对学校的拆除等等,就是最好说明。

按《北京市中小学校办学条件标准》的“基本标准”规定,校园面积至少要达到15000平方米,校舍总使用面积至少3587平方米,其中体育场地应当满足相应学校规模所需的至少200米环形跑道等。就是“正规”学校,全中国有多少也没有达到这个标准?谁人不知。这些条件,我觉得,就像是针对打工子弟学校而设置的障碍。没有哪家打工子弟学校能达到这样的“标准”。

私立打工子弟学校,是北京公办学校不足的补充,是解决北京教育问题的有功之臣,是解除打工者后顾之忧的良方妙法,是培育祖国花朵的优秀园圃,是增加就业渠道的活水源头。再站得高、看得远些,则是国家稳定,社会进步,民族文明的鸣锣开道者。总之,于国家,于小家,北京,全国的流动人口私立学校,有功无过。

有些政府官员不是喜欢将“人民答不答应”挂在嘴上吗?你们在无情地取缔、拆除打工子弟学校的时候,为什么就没有想到问问打工的、办学的“人民”,他们答不答应你们这样的野蛮拆毁学校、践踏教育的行为?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11-8-25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民生热点:怎么解决住房问题

  • 下一篇:谁说房价下跌“老百姓扛不住”?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