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公民来稿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国家一级运动员田甜过斑马线时被电车撞死的真         ★★★
国家一级运动员田甜过斑马线时被电车撞死的真
作者:田先春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1-08-12 10:43

             作者:田先春       时间: 2011年7月27日

 

各位网友,我,一个独生孩子的父亲,现已是风烛残年;我,原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含辛茹苦,把女儿培养成了国家一级运动员。由于女儿田甜在武汉集训考试途中走斑马线时被公交电车撞伤,送往武汉市第三医院抢救,狠心的医院不及时检查救治,不负责任的医生延迟手术,湖北省体工大队领导在手术关键时不签字,而导致我年仅21爱女田甜不幸死亡。从此,我一个令人十分羡慕的家庭,成了家破人亡,人财两空,陷入绝境。由于武昌交警大队的违法行为,使车祸真相至今难以见天日,让九泉下的女儿死不瞑目。一个失去爱女的父亲为此奔走呼号了九个年头,其间女儿的母亲急疯成疾,爱女死亡的第二天奶奶含悲而去。我葬了爱女又到殡仪馆守孝老母忘灵七日,我还不明不白落得了拘留十天,劳动教养一年的遭遇,曾几次被政府工作人员和社会闲散人员的殴打,造成肋骨两根断裂,关押在北京“安元鼎黑监狱”没绐治疗只有自巳喝自巳的尿断病根。

 

         走斑马线被车撞  交警处置乱作为                   

 

     2002年11月3日9时50分,湖北省乒乓球队用车送田甜等一行六人去考试,考试完毕后,她们回单位,在湖北教育学院门前走在行人斑马线时,突然被武汉市电车公司的鄂A65702号车违规行驶撞飞二十米远,当时被紧急送往武汉市第三医院救治,七天后死亡,女儿的奶奶闻讯悲痛而去。当时中国共产党十六大正在召开,为顾全大局,我七天内热泪葬了爱女又含泪安葬了母亲,一直到律师朋友问我女儿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时,我才想起去查找。于是我去有关方面多次上访索讨,直至2005年7月11日武昌大队才将交通事故认定书寄达给我。在交通责任认定书中,把事实颠倒黑白,严重的弄虚作假。2002年11月14日交警盖了章,直接把死亡通知书给我,而15日制作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中记载的田甜只是头部受了重伤,田甜走斑马线时负全责。让人不解的是:2002年11月15日武昌交警大队处理田甜车祸的黄、颜警官给我家属出具了一张3000元的欠条,要按时找交警拿钱,当我们去找交警时,他们推脱,不可能有这回事,而我要告交警时,立马就给了钱。2004年10月中旬,武昌交警大队三次去荆州找我,要求按16.8万元私了此事。我不同意,要求公布真相。令我十分生气的是:2005年7月11日收到的交警责任认定书与我和律师2004年9月27日在武昌交警大队取得的责任认定书复印件不是同一个版本。为此,我去有关方面举报,但至今都得不到任何处理,多次到武昌区人民法院、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均不受理。

 

            延迟手术八时整,耽误最佳抢救时

 

女儿田甜发生车祸后,第一时间被送到了武汉市第三人民医院,入院诊断为:受害人车祸撞伤当时昏迷,无发热、无恶心、呕吐,无大小便失禁症状。尽管医院上午12时35分对田甜进行开颅手术,但下午5点左右,我赶到武汉市三医院时,立马找到了外科龚主任,要求转到同济医院治疗,可龚主任不同意,并吓唬我:“转院途中生命有危险,本院不负任何责任,并同意我在武汉市请专家来三医会诊。”于是,我通过关系花2000多元请来了协和医院的专家,专家来后,可三医院又不准专家进入女儿田甜的病房,心急如焚的我去找体工大队领导帮忙协调,但遭到了他们的拒绝。于是去找主治医生龚主任,但在医院却无法找到他的踪影。无奈,专家只好离去。

 

当天下午5点40分钟,我们家属发现女儿田甜腹部隆起,急忙求医生检查,才发现脾脏破裂,6点30分送手术室做第二次手术。女儿苏醒过来,吼着爸爸,快救命,用两只手反复要拔掉嘴里的氧气管我拼命的按住女儿的双手,护士跑来用纱布将女儿的双手捆在了手术车的架子上从六楼病房到一耧的手术室里女儿都在挣扎,吼着。晚上8点30左右手术做完,医生将切除下的如星状破裂脾脏给我看,并说:现在血已经给止住了放心吧!

 

我在医院艰难而痛苦中守候了七天六夜,最后一晚是三医院骗我说:田甜的病情已基本稳定了,要朋友强拉我去招待所休息。可是,第二天天刚亮,我去医院时,见到的却是女儿尸检和整容后的尸体,下午我可怜的母亲听到孙女的噩耗,在万分悲痛中离去。令我想不通的是:女儿从送到武汉三医的那天起一直到死亡后,都没有收到过女儿田甜的“病危通知书”,也没有医生向我说过女儿的病情。于是我怀疑是武汉市三医院和主治医生受人之托,丧失天良,间接故意不作为是造成女儿田甜死亡的原因。

 

2008年秋,我将女儿田甜的病历复印给了一位医学专家审阅,专家看后很是气愤:“车祸发生在上午9点50分,10点15分检查完毕,11点50分才开始脑部手术,下午6点30分才做脾脏切除手术,耽误了最佳的抢救时间8小时,使血返回容量速减,加重了各器官供血供氧不足衰竭死亡。”

 

湖南省湘雅司法鉴定中心,给女儿田甜所作的湘雅司鉴[2009]法文审字第497号,法医文证审查意见书上指出:被鉴定人车祸后入急诊,院方应注意有复合型创伤存在,应仔细检查胸腹部排除内脏器官破裂,进行常规胸片、B超、腹部移动性浊音、腹腔穿刺等检查。院方在被鉴定人在入急诊科至第二次手术前较长一段时间内未进行腹腔穿刺或腹部B超检查,以至腹部出血量增多,出现失血性休克,加重病情,所以武汉市三医院诊断、治疗存在不足。

 

     2008年8月,我拿着女儿的病历和相关材料,找到武汉市卫生局要求做医疗鉴定,卫生局以此事已超过时效不予受理。

 

              省体工大队无人性  队员出事麻木不仁

 

女儿在抢救时,我因为没有关系请专家来会诊,只好求体工大队领导吴济鹏,要他出面,可吴当场拒绝我的请求。后来我花钱请来了专家,在三医院不让专家进门时,又求助于省体育局的领导,同样遭到了拒绝。

 

女儿的遭遇到有关方面调查时,与她们三人同行的胡云要为女儿作证,省体育局游泳教练不准许,我们家属同胡云单独交谈,教练在旁边威胁:“不要乱讲话,不要乱表态,小心下课!”等等。省体工大队领导还在会上打招呼,不准同学朋友到医院看望田甜,知道谁去了就让谁下课。

 

由于省体工大队法人吴济鹏等人的种种违背常理的做法,田甜的惨死,激起了我对省体工大队领导的极端仇视,当时,我就砸了吴的办公桌,吴报警,后在周领队做工作,说让他们开会研究,我才离开。

 

2002年11月20日,省队领导单方制定协议,要我找单位和居民委员会开来困难的证明,田甜的父母每月享受300元左右抚恤金,但我把证明写来后,省大队的领导口头承诺如石沉大海。女儿在湖北省乒乓球队集训和正式进队十多年,曾多次获奖。1999被评为“精神文明运动员”,2000年被授予“优秀共青团员”,2001年获得“国家一级运动员证” 等等。

 

2008年5月8日下午6点多钟,由于我的上访,前湖北省体育局长李建民紧急召开了局党委会,在会上向我保证:“你们田甜的家属是弱势群体,就像四川大地震一样我们是组织我们来帮你们。要求刘书记找现在对田甜最有利的文件,只要田甜能沾得上边的就向田甜倾斜,田甜的工伤、保险、退役等问题办完后报局党委批准;田甜生前两次出国当时组织的原因出国未成,造成田甜2万元的损失由省体育局组织解决;由于当时的领导冯梦雅、吴济鹏对田甜生前的问题处理不当,由组织出面和两位前领导谈话后,一定给田甜父母一个满意回复。”等等。

 

事到如今这些承诺却没有任何一件得到解决。

 

 

 

              含悲忍泪讨说法  不幸遭遇被劳教

 

女儿含冤而去,母亲含悲离逝,妻子为女急疯成疾,我只好含悲忍泪去有关部门上访讨说法。

 

2009年7月25日和8月11日,我为女儿之事在北京上访时,湖北省驻京办事处两次用黑社会绑架了我,并将我关押在“安元鼎黑监狱”,其间把我的肋骨打断了两根。

 

8月11日湖北省驻京办李主任给我写下“保证不绑架田先春”的保证书。2009年9月10日,我拿着“保证书”去公安部状告湖北省驻京办,但公安部收到材料后,给我路条建议我到最高人民检察院投诉。在高检院信访登记窗口不给我发表格,引发争执,保安看了材料后却给荆州市驻京办打了电话,驻京办动用警车警力将我押回荆州,要拘留我五天,我不签字,问凭什么拘我,而得到的回答是:“五天你不签字现在拘留你十天看谁很吧!”。在拘留所的第三天,沙市区公安局劳教管委会胡主任到拘留所找我谈话。他问:“还去北京上访吗?”我回答:继续上访!随后胡主任给我送达了劳动教养《聆询告知书》,胡主任对我说:“准备劳教你一年,暂未定,两天后再来和你谈话,看你的态度。”第二天,我找到拘留所的周警官,提出请求劳教聆询申请之事,可周警官对我说:“没事的,你放心,你是正常上访政府不会劳教你的,只是吓唬一下你罢了。”可是我被拘留十天期满后民警直接送我去了沙洋劳教所。

 

直到2011年4月18日才在我哥哥手中拿到{荆劳审字(200)第224号}劳动教养决定书,而至今没有收到过解除劳动教养释放证。胡、周对申请人的聆听申请不予以理会,剥夺了我劳动教养的聆询权益。拘留我十天也没给我拘留证就不明不白的送我到沙洋劳教所,实施劳教。劳教两月后在没有撤销{荆劳审字(2009)第224号}劳动教养决定的情况下,又不明不白地被劳教所释放。像这些政府工作人员不作为、乱作为能够安邦定国吗?能够和谐社会吗?

 

    我痛恨这起交通肇事,我痛恨武昌交警的违法行为,我痛恨武汉三医的黑暗与无德的医生,我痛恨省体工大队的领导的麻木不仁,我更痛恨自己的无能,让女儿走行人斑马线被公交电车撞伤致死的真相难以大白于天下!

 

 

 

            湖北省荆州市沙市区  田先春

 

                       身份证号:420400194907140510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组图]重庆石柱县农委官员称“双规”后遭刑讯逼

  • 下一篇:湖北谌才银看守所内暴死十余年难获国家赔偿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