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公民来稿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图文]山东莱州村长张玉玺:我为村民维权好艰难         ★★★
[图文]山东莱州村长张玉玺:我为村民维权好艰难
作者:张玉玺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1-08-30 10:25

  其实我这个村官是天上掉下来的,意外中的意外。村民问我:“选你当村长,干不干?”我回答干脆“别说选我当村长,就是选我当市长,我也能干”虽然我是无意中说的,但人家却有意听。2009年12月24日我以800余票胜出。我们家上访四十余年,对我当选村主任,政府很不情愿。什么户口不在村里,什么别耽误他上班啦。找种种借口进行阻挠,选举时间是一拖再拖。并和村民党员发生了争执,村民说:“大学生可以当村官,张玉玺的户口虽在矿上,他是我们土生土长的村民,为什么不能?我们也不影响他上班,我们让他干业余村长。”本来是一场说笑,结果弄假成真。

  村官虽小,但他是民选的,我和奥巴马一样感到荣光和自豪,没等我喊出声来,已感到有气无力。张福新、邹金海为什么在当地能成为地霸?是谁在支持他们,他和她上上下下都是什么关系。我相信石柱栏村民都会给您一个正确的答案。今天我张玉玺所面临的并非是两个地霸的问题,而是一个强大的利益链,确实触目惊心,不寒而栗。村民都知我是坚持原则,信守承诺,非常执着,不畏强暴,宁死不屈,更是有恩图报之人。面对村民群情激昂,满脸期待,既然村民选择了我,我就要有所担当。

  全体村民和党员都知道原始合同是村委和郭洪俊定的。地霸张福新、邹金海他们不是合同人,连乙方都称不上,只是郭洪俊先让他们种着,他们两人根本不存在合同关系,更谈不上合同纠纷,且问他们和谁谈延续合同?被逼辞职的书记张百庆为完善合同。2000年12月31日找他俩签字被拒绝,怎么1999年7月28日又出来个延包合同?当时只有郭恩成在合同上签了字,也盖了法人郭洪海的章,这才是真正的合同。2007年已到期,郭洪海本应该及时收回,在村委处理分地过程中为什么不和广大村民党员站在一起,不知他们有什么难处,是谁在操纵他,完全说明了问题。在此期间副镇长胡英圣找司法所长刘金成等人七嘴八舌都来做我的工作,说:“法院只相信公章不相信真假。”有的在旁边打帮腔说:“人家是懂法律的,如若把他俩的地分给村民造成了损失由村委负担。”我说:“若是我错了,不要村委负担,我个人不但承担经济损失,还要承担法律责任,就是倾家荡产,砸锅卖铁,也心甘情愿。”想动摇我不可能,我义正言辞,毫不示弱。结果他恼羞成怒,好像是有个人恩怨似的愤愤而去,村委书记郭洪海在旁边对我说,我们村委每年都给他1500元,意思也要我给,实在是太露骨了,这岂不是在合谋吃老百姓吗?说实在的如果司法所真的能给老百姓办实事,别说是1500元,就是15000元,我也双手赞成。他们口口声声说都是为了村民,且问我是为了谁,执政要有纲领,说话要讲道理,做人要有底线。难道我这是个人行为吗?我的权利来自村民,没有丝毫的特权,一切都放到阳光下,接受村民的监督,让村民真正的当家作主。甚至连我的工资都让村民去评议,干不好还可不要,且问他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官老爷们敢再人民面前立下这样的誓言吗,正如村民所说:“他们高高在上虽是个官,可以调动千军万马,耀武扬威,若是到了我们村里来恐怕连个组长也选不上。”

  2010年4月5日、5月10日我带领村民、党员去分地,九个5米的铁尺,六个50米的皮尺被张福新、其父张京云,还有其外甥,邹金海还有其父邹宝礼剪断,拔掉29个分地界石。胡英圣副镇长、派出所警员武淇沛不但不义正言辞的加以阻止,并当着广大村民的面说没看见,惹起了众怒,并扬言,“张玉玺你连地都分不了,你还想当村主任,干不了就辞职”。我没有执法权,奈何不了他们,村民都理解我。是谁操纵他们父子齐上阵,倚老卖老,剪断尺子让你分不成,村民心里都清楚。虽然他们在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在帮老百姓分地,其实是在装腔作势的演戏。

  5月10日上午村民和镇政府公安发生了冲突,为了避免事态的发展,我说服了村民,下午村两委和六十多名村民到市政府讨还公道。镇政府书记、镇长、信访、派出所所长、土管局长、林业局长、法院院长、信访局长、保安等一大帮人马掐着录像机,照相机长枪短炮似得早已摆好阵势,等候在那里,气氛非常紧张,然而他们错估了我,凡事我都会深思熟虑,决不会轻举妄动。

    5月29日我召集村民去埋分地界石,村委书记郭洪海也在场,态度从来也没这样积极配合过。结果下午他躲了,下午2点村民来报:“张玉玺你千万不能去,他们雇了一帮黑社会,在周围哨着你,如果再分地,砍了你,跑了让你分不成。”接着又有村民来报:“张玉玺你一定不要去南园,镇政府昨天就知道这事了,但他们在将计就计,你不要中了圈套”,其实我也早有警觉,4月6日他们就雇了一帮痞子在石柱大街上游荡,分地期间也有来路不明的人为其叫嚣。随后村民手持法律文书(村委与村民订的分地协议)由邹秉铎带领去埋自家的界石。两霸百般阻挠,邹金海夺走了分地清单撕碎,村民打了110,派出所来了不到现场取证,却到了村委直录了我与村民对话的场景,村民都说,他们雇了黑社会把你打趴下,政府肯定说抓不着。若是村民打坏了他,肯定找你村主任算账,我们心里都清楚。

  这并非是个合同纠纷案件,而是强占土地四年之久,盗伐林木,侵占公共财产,给村民造成了上千万元的损失,带有黑社会性质的违法案件,为什么不追究,甚至连拘留都没有,人们说某某领导是他们的靠山,和某某又是什么关系,众说纷纭,为什么只强调地霸的损失,却不管广大村民的民生,这是一个极大的反差,对此我根本不清楚。没想到上上下下竟有这么多的猫腻,在执法中他们不讲正义,玩的全是法律游戏。村民说他们现在堕落的还不如一个平头老百姓还懂得是非曲直。我原先认为当官的也和我一样都按道德规则办事,没想到他们一切都是倒行逆施。今天我知道已被广大村民套牢,没有回头路,也只能破了头叫扇子扇,也要把正义的大旗扛下去。

   6月7日我们10人到了省委,10日又到了国家信访局立了案,7月20日胡英圣给我们找了文津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娜,担任我们的律师,费用5000元,我们村委起诉状起诉的本是邹金海,张福新两个人,他却改成土地纠纷只起诉了张福新一个人,以小捂大,邹金海背后又是谁,这是石柱村民至今议论的话题。通过种种表现,进一步使我们看清了他们设的圈套。我们马上以《石柱栏村民意见》、《补充石柱栏村村民意见》的形式增加诉讼请求。政府给我们村委请的律师不为村委说话,一切都朝着有利于地霸的方向解释,演的是双簧,玩的是法律游戏,地霸对原告的律师也情有独钟,律师从未到我村取过证,而是指示我左一趟、右一趟骑着摩托往她那里跑。村民非常气愤,9月18日村民和律师发生冲突。在庭审当中,张福新出示证明内容“协商种地”我也当庭验证过,律师也说没有证明效力,废纸一张。这是当庭耳闻目睹的事实,为什么在判决中和给我的复印件篡改为“承包土地57.99亩”庭审结束时,律师向村民宣布下一程序,10月10日左右当庭辩论,政府知道我大哥免费为村民出庭,他们一看双簧无法再演就不开庭了。开庭时来了一群光头青年,且问这是谁安排的,当时我给市政府打电话提出了抗议,也算是备案,也给“我要正义网”徐祥打了电话,张娜不吭声。

  我们村委的公章究竟归谁所有,作为我村主任使用公章为什么要刁难?那些虚假证明都出自谁手?我们村委的公章为什么要掌握在镇长手里究竟有多少利益,对虚假证明为什么不追究,又说明了什么?

  石柱小学占地二十亩,是我们集资建立的,是我们石柱村的资产,镇政府你无权变卖,不管怎么狡辩都无法掩盖人所共知的事实,你不顾广大村民和党员的反对,竟委托给冰库邹金英代管,据说卖了二十万,实在是太霸道了。

  从7月21日开始张福新和其父张京云,有时还有其外甥,强占了村委办公室四十余天,强占广播,砸坏,其中还带领其他几位强占土地者关门对我进行威胁,大街拦截,指划撕打,侮辱诽谤,被告两次驾驶面包车并摘掉牌子,对我驾驶的摩托紧追猛靠,把我摔倒在地,抢走钥匙一串,张京云见面就撕打我,多次举报110,至今没有处理结果,“是也,正合我也”就是他们的真心所在,一切都在镇政府的安排中。村民非常气愤,在庭审当中,威胁村民妨碍作证,律师也不取证,气焰非常嚣张,这是谁操纵的,村民都知道,就是让我没法办公,逼我辞职的又一表现。

  9月1日我二哥和邹延斌、邹建武、付洪香、郭秀莲到国家信访局上访,给我们开了信。2号我们回到济南,镇政府和派出所从公安厅把我们抓回莱州巡警大队进行审问。问谁带头到北京上访,拘留我二哥七天,邹延斌和郭秀莲五天,进出拘留所都没有手续,为此我二哥不服砸了玻璃,手铐脚镣四肢绑在床上三天三夜不会动弹,松开就不会走了,后背血印一片。

  今年国家为我们村《小亩方》打井补贴据说是50万元,究竟多少,这是一个秘密,绝不让我村主任知道,十口井的指标,每口井5万元,直接被镇政府截留了10万。剩下的八口井40万元竟投放给了两人,其中由张福新参加指挥分配,郭云华转手倒卖。村民估计每口井的费用也就是2万,剩下又不知被截留了多少。村民议论纷纷都要求打井,石东村村主任也来找我讨要指标,为了理顺问题,7月28日下午我到现场阻止打井,郭云华推打我,我二哥远看被打,跑过来制止,结果被郭云华和其妻子打的不省人事,被派出所赚到了120送到了医院,至今没处理。

    为了阻止我为村民维权,镇政府干涉村委事务,通知各承包户把承包款交给新任命的书记陈占云,现在陈占云手中有十几万的巨款。不经村委会计走账,至今已十一个月,据说已挥霍一空,上门讨账,讨工钱的人络绎不绝。春节期间,把慰问低保的大米拉到自己家,不经村民评议,以此来拉拢村民,并用烟、酒、茶串门走户贿赂党员和地霸站在一起。镇政府史艳春也用请客吃饭的办法分化瓦解党员,这都是人所共知的事实。

  胡镇长和陈占云狼狈为奸,把石柱村的自来水工程不投标不和村委商量,断然给了他自来水公司的老婆。自来水管用的是灰色工业用管,据说质量压力都不合格。竟花了二万八千元,村民估计最多用八千元,为此镇政府街上出现了小字报,表示愤怒和抗议。

  春节前他们放话,为了减轻村民负担,村主任由村支书一个人担任,村民说原来本来就一个书记,为什么今天镇政府任命二个书记?且问这是减轻村民负担吗?这叫醉翁之意不在酒,一切都为把张玉玺搞下去精心设计的。

  2010年10月25日接到莱州一审人民法院的判决书,我与11月4日递交上诉状,我们向莱州法院催促了两个多月上诉状才交到了烟台中院,2011年4月8日才开庭,经历了七个多月,6月7日接到烟台中院的判决书,只能维持,不能纠错,都在我们预料之中。2011年1月4日镇政府史艳春等人找我谈话说:“二审终审判决了,就不能再上诉了”我说:“我们还可以提出抗诉”,他回答“抗诉你也赢不了”。6月29日我们又开始起诉邹金海,我们几个人去镇政府找史艳春,按我们村委的章,一看是起诉邹金海,被拒绝。(2011)年烟民四终字536号判决维持履行的义务仍然是一审法律文书指定履行的时间内,从2010年10月19日一审判决至今,我们村委多次申请,到法院跑断了腿至今将近一年迟迟不给于执行,莱州政府在地霸案件究竟替谁说话为谁牟利,昭然若揭。

  村主任任期一届三年,这是法定的,人所共知2009年选举而是为了合村提前换届,我们村和石东村原来都有村主任,不属于补选。要补选也只能在我届满后2013年底进行补选。补选任期到下次换届为止,才符合法律规定。今天市政府对我们维权恨得要命怕得要死,打着两委换届选举的旗号派工作组进驻我村。2011年4月25日下午,趁我在金矿上班的空间召开党员会,蛊惑,威胁,要挟党员。说“本届选举,被选上书记或主任,镇政府看不好,照样拿下来,不予承认。”“上访人没有被选举权。”(详见《史艳春要挟党员破坏选举》)已张贴。派出所来揭,我义正言辞,“如果你们再揭,我就从镇政府一级级的贴到北京。”在村民的声讨中,他们灰溜溜的走了。全国各地村级换届选举现都基本结束,村民说他们为什么不选举,因为他们心里清楚陈占云和地霸们是不得人心的,肯定选不上。先前他们为什么又提出要选举,村民说他们想借换届选举的旗号想方设法的把我搞下去,这才是他们的真心所在。

  春节前全镇各村任命和民选的书记主任的工资都发下去了,为阻止我维权,从经济上封锁我,至今没给我一点工资。金矿和政府合谋打压我,我从落实政策入矿以来,上一天歇三天,前几年又改成上两天歇四天。自从我任村主任以来,为限制我的维权,却让我干常白班,天天把我拴到矿上,不给我到村委工作的时间,逼我辞职。在矿上连续六年探亲假被剥夺。怕我到北京上访死死盯住我,不能给我留下半点空隙。哈尔滨我姐去世怕我借此上北京,不让奔丧,我母亡故不让上坟,找种种借口扣我的工资,于情于理于法都讲不通。我现恒心已定,宁愿被他们开除也要为村民讨还公道。

  法院一个法官说:“你们单是一个土地问题吗?还有更深的问题,土地仅是个表面现象,这不关我们法院的事”显得很无奈。事实上他们就是怕以后暴露出更深的问题,才想尽一切办法极早的把我从村主任的位置上拉下来。

                                                                 莱州市平里店村石柱栏村张玉玺

                                                           电话:13181632581

                                                           2011、8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静坐29天,巧遇冯老师

  • 下一篇:北京患病护士白淑芬的律师翟振锋致卫生部的公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