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公民来稿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当代“洛阳杨三姐”16年冤情难雪         ★★★
当代“洛阳杨三姐”16年冤情难雪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0-11-27 21:52

堂上明镜高悬,声声执法如山。  

有钱人支使着小鬼,还在推着那磨盘转。  

有钱能枉法,百姓难伸冤。  

衙门它门朝南,贪官他还在贪,  

告状就是这样难!这样难!  

任凭你有的是理,任凭你有的是冤,  

赃官他却善恶不分,是非颠倒不能秉公断,  

这权势能遮天,有理也告不倒官!  

权、钱、理、法、稀里糊涂延续了几千年,告状就是这样难,这样难  

……  

    这是电视剧《杨三姐告状》主题歌的一段歌词,昭示了主人翁命运的深刻社会体制、世风根源。那么,当今的“洛阳杨三姐”与历史上的杨三姐命运又有何异同呢?  

提要:这不过是中国历史上一起普通命案,发生在洛阳副市长刘炳旺和涧西区公安局长徐振江等主管当地政法工作期间。16年后,现在当年主政者刘炳旺已因贪污受贿2009年12月被判17年,而徐振江因涉贿、涉黑等,已经潜逃美国,已经被中央、公安部全国通缉,但其罪行仍被有关残余势力包庇掩盖;刘市长侄子刘惊蛰是雇凶杀手之一,现在却飞黄腾达从一个地痞、混混、杀人犯一跃当上洛阳市红山乡乡长,拥有上亿资产。2008年刘被河南省中纪委抓捕,后花400多万疏通上下关系被放。至今三进三出,逍遥法外。  

弟孙宪民被杀,公安局从开始就故意丢失毁坏关键物证,将嫌疑凶犯集体关押任其串供,甚至放任嫌疑凶犯在公安局对受害方大打出手;密谋将杀人案降低审级区审,甚至在中院法庭上当着众多穆斯林群众的面,将受害方家人多个打伤,血染法庭;阻止受害人申冤和控告真凶,雇人到外地追杀躲到深山区的孙宪民胞哥,致其终生精神恍惚、受伤;颠倒黑白给申冤的民女孙爱云罗织劳教罪名,秘密重病押送、不发劳教书,企图灭口;孙宪民老母一病不起,无钱看病,精神受伤十六年;惟有孙爱云最大的14岁女儿孤身流浪郑州,四处寻找妈妈,风餐露宿,历尽艰险,幼小身心落下终生病残,治病债台高筑;直到刘市长一伙黑吏倾覆,孙家仍未“解放”,仍被监视、被威胁、被骚扰、被围追堵截,甚至有人扬言要:买通中纪委,要第三次再将孙爱云收监关押、劳教灭口……;一家三代,16年血泪如海。  

又传当年被雇的“功勋凶手”温义军因不断“要挟”刘要钱,已涉嫌被灭口……。  

  

    一、胞弟被杀的真实案情。  

    被害人回族青年孙宪民生前有两个电烤羊肉串摊位,91年借给其岳父黄殿清经营“挣点钱给他儿子黄联合结婚用”,93年2月给生活困难的胞姐孙爱云一个摊位,营业执照改为孙爱云。因孙爱云本人是回民,改为回民经营后,生意远比黄家红火,挣钱挣贪心的黄殿清怀恨在心,借口黄家是汉族逼着孙宪民把其姐孙爱云的摊位要走给儿子黄联合经营,遭到孙宪民的拒绝。在孙爱云短暂经营的4个月中,黄家多次寻衅闹事,阻止其姐姐经营,姐姐看弟弟夹在中间作难,6月18日作出让步,把摊位让给黄家,只是提出要处理一下余货,到7月1日为止。巧的是6月30日停电,7月1日便借别人的电处理一下剩余的东西,结果黄家一看孙爱云继续在营业,7月2日便从红山公社下沟大队纠集一帮年轻人“以孙宪民要杀王辉为由”寻衅闹事(来人分别是刘丙旺市长的侄子刘景哲、温义军、刘富民、XX江、王辉的父亲),因孙爱云已停业,来人误将邻居郭小丽摊位当成孙的摊位,欲上前打砸,黄殿清招手说“不是”,后请这些人吃牛肚、喝酒。期间正遇孙宪民骑摩托车从此经过,孙见黄殿清未信守诺言而提出出摊,双方略有争执,孙被其黄家纠集的人拽往电厂家属院,后被付丙新拉开,孙宪民见此情况,遂即离去。  

    7月2日上午10点钟,郭小丽将孙宪民走后的事情转述给了正从此路过的孙爱云:这伙年轻人喝完酒后交代黄殿清:“这事交给我们办,你尽管放心,你们家不要露面”等话。黄当时便说:“今天有我没他,有他没我。”晚6点左右,这帮年轻人又一次到黄的面前说:晚上你们家不要露面,我们来办这事。黄讲:“如果出事,我一个人揽起来。”(此话王XX、付XX二人均有听到)。孙爱云听到此情况后,马上到上海市场上警队将听到的情况报了警。  

    7月2日当晚饭后,黄莲花之父黄殿清、其弟黄联合、其母张改梅、黄联合女友王辉等人,在家预谋如何杀害孙宪民。黄殿清说:“是打死他,还是怎么弄——干脆开门,冷不防一刀。”大家都说中。待到将近夜里12点,黄联合按预谋的杀人计划,戴着眼镜去到孙宪民的住宅,敲开房门对孙说:“俺爸叫你去家把摊位那事说说。”孙宪民听后不耐烦地说:“说鸡巴啥说,不去,不去!”黄联合说:“去吧,俺爸在家等着你哩。”随后黄联合先离去。  

    孙宪民到水管处洗洗腿和脸,又用毛巾擦擦背上的汗,并交代邻居“招呼”一下家门,就骑摩托车带黄莲花到黄家去。  

    夜里十一点半孙宪民来到黄家,夜市收摊回家的人目击证人说,见黄家门口有四五个鬼鬼祟祟的年轻人,附近有几辆自行车。  

无任何防备的孙宪民到黄家后,遭突然袭击,其头、胸部、背部、腿等的要害部位被不同的刀刺伤,头左部被钢管击中,身上多处受伤,目不忍睹,景象悲惨。邻居此间曾听到黄家里有人大声呼喊“救命”的惨叫;还有人听到一个年纪大的人喊:“给我打,给我狠狠打,打死我去投案。”孙宪民惨遭杀害后,尸体被黄家从家中移抛到马路上,此地上却没有一滴血迹,此间移尸的过程有两名路人看到。黄家移尸完毕后,为“占法律的便宜”而不被杀头,张改梅按事先预谋去派出所“报案”,黄殿清按事先预谋的计划,去“投案自首”。  

  

    二、公安机关的“怪事”叠出。  

首先,受害人的哥哥孙树民、姐姐孙爱云多次到派出所提供真凶杀人的见证人线索,所长王川伟、刘金星、刘西金不予理睬,而且把问题反映给其他的民警,所长王川伟、刘西金都借故一一叫开,派出所没有调查一个见证人,并把杀人证物----血衣扔进垃圾箱。同时,派出所民警在询问案情时,不采取隔离措施,竟让杀人共犯黄殿清、张改梅、王辉、黄联合等人共聚一室,不加监视,有意提供串供的机会。  

其次,该案移交涧西分局预审后,办案程序不仅屡屡出问题,而且涧西分局局长徐振江、张世宾对受害人家属说:让黄家给孙家拿出3—5万块钱后“放人”,“私了”此案。遭到孙家严词拒绝。事隔数日,张世宾大发脾气的对孙爱云讲:人死都死了,赔偿点钱还不要,还要告,看能不能告赢等话。并且被害人的姐姐、哥哥多次到预审上提供见证人,张每次都是同样的一句话:等叫你们时再来。  

另外,孙家向公安机关提供的重要证人黄家均很快知道,并对其进行拉拢或威胁。例如:黄家以1.5万元的价钱收买了证人郭小丽,并由黄莲花陪同去公安机关作伪证。证人黄阿妹家被盗并多次遭到陌生人的威胁恐吓。还有其他一些证人因惧怕黄家的钱势和权势背景,先后出走他乡。  

第三,1993年8月16日,因受害方亲属的控告而释放凶犯黄联合未成的涧西公安分局的办案干警,在本机关办公室当着杀人犯家属的面,把受害人重病在身的老母和其姐姐孙爱云竟然痛打一顿,大增了杀人犯家的威风,该事至今不了了之。  

第四,由张改梅顶替杀人犯黄联合。该收审的不收审,已收审的多次借故要放。涧西分局以张“年迈多病”为由并未对其进行关押。(后经三个月的申诉,多亏市局李西汉局长签字将张改梅收审)  

第五,1994年3月,孙爱云得知公安机关坚持要释放杀人凶手张改梅,无奈单身到正在召开的市人大代表全会会场喊冤、告状,引起市人大的关注,凶手暂未能放。但人大代表会一闭幕,6月1日张仍被释放。  

  

    三、涧西公安分局徐振江,仗势媚上、越权揽案。  

本案杀人案件中凶犯预谋杀人,预谋投案,移尸毁迹,假造现场,不仅情节极其恶劣手段极残忍,而且威胁和收买证人,民愤极大,尤其引起伊斯兰教民的公愤,本应依法严惩,但涧西公安分局等机关竟越权揽案,在区法院进行一审,因区法院只能依法审理有期徒刑15年以下的案件,故又引起受害人家属孙爱云达4个多月曲折的上访,这才艰难的阻止了区里一审,在有关领导的干预下移交中级法院搞一审。本案在侦察预审阶段,而这未判决结案,杀人凶器斧子等已不知去向。  

在光天化日之下的中级法院审判法庭上,被告方一群人将受害人哥哥、侄女暴打一顿。受害人哥哥被打的满脸是血,眼下肉被打脱落,姐姐孙爱云被打倒在地并被人当众从身上踩踏过去等。面对官黑勾结,法院偏袒,现场众回族群众敢怒不敢言,后多个清真寺联合控告无果。  

  

     四、受害方继续受害,雪上加霜;病姐为亡弟伸冤,竟被劳教两年。  

面对上述有法不依,执法不严之社会不平,受害人家属憋一肚冤屈,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答!活生生一条汉子被无辜惨杀,家属的激愤之情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死者的姐姐孙爱云因上诉,申诉冤情,不仅的得不到公正的对待,反而时时处处在洛阳受到一种莫名其妙“黑网”的严密监控。为摆脱这种“监控”,病魔缠身的孙爱云一次悄悄的于凌晨单身赴省告状,没想到未到洛阳火车站,就遭到四五个人的“拦路抢劫”,该群抢劫犯抢夺了她的全部申诉材料、笔记本,竟不要她身上的一分钱财。这一次,她失落了控告涧西公安分局局长徐振江等人的材料,由此引发并导致后来的不幸后果,作为死者的善良的姐姐想都没想到。但某些“权势”却清醒、明白的知道:只有将孙家告状申冤的人都“关押”起来,“大家”才能保“一方”平安。为了控制孙爱云到北京上访,徐振江局长先是指示湖北路派出所王传伟所长扣押孙爱云的身份证,长达十一年之久。直到徐振江局长下台,2005年公安部大接访后孙爱云前去跪访才又有了身份证。  

1995年5月18日晚9点多钟,涧西公安分局刑警大队七人,湖北路派出所所长刘西金敲开孙爱云家门,以让孙爱云到涧西公安分局了解弟弟被杀一案为由将孙爱云带到楼下一同上了一辆警车,上车后,孙爱云看不是往涧西分局方向,于是要求下车,这是涧西公安分局的几个公安干警就边打孙爱云边说:“你不是要告吗,告吧,再喊就打死你。”同时抓住孙爱云的头发往地下一次次摔去,直至孙爱云再没有力气爬起来为止。孙爱云被打的全身发紫。  

孙爱云的女儿在找寻了十三天后,得知母亲被关押在洛阳大所拘留所里,在和母亲刚见过面之后,徐振江得知了消息,指示湖北路派出所所长以种种理由把孙转走,坚决不让孙爱云亲属知道她关押地点。大所刘所长,王科长对孙爱云非常同情,在将要把她转走的头一天下午6点钟把孙爱云叫到拘留所办公室,对孙爱云说:“明天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坚持地活下去,一定要记住,只要活着,才能为你弟弟报仇。如果你死了,就成了畏罪自杀。你把你身上的贵重东西和你写的申诉材料留给我,以免被别人抢走,我想办法交给你女儿。我们尽了最大努力,以种种理由想阻止他们把你带走,但都没办到。”第二天,徐振江局长亲自批示让大所拘留所放人。  

在郑州劳教所,劳教所王所长、及全体劳教所干警和郑州城管区检察院王检察官,当时都看过孙爱云身上的伤痕,他们发自内心的同情孙爱云,他们一次次在省人民医院抢救孙爱云,后来对孙爱云女儿讲:“我们想尽一切办法救你母亲出去。”  

死者姊妹三人,从小父亲病故,全靠母亲一人卖血度日,含辛茹苦十多年把三人拉扯成人。弟弟遭惨杀而有冤,姐哥替弟告状合国法、顺天意!当年杨三姐告状纵有诸多不幸,但最有幸的是当时“劳教制度”尚未出现,而当代民女孙爱云却遇上了。  

1995年5月25日,洛阳市劳动教养委员会(洛市劳教字第95—362号)《劳动教养决定书》对孙爱云决定劳教二年,其理由是:“孙爱云扬言要报复(爆炸)公安机关;到黄莲花家寻衅滋事,砸坏黄家(杀人犯家)玻璃、寻衅;拒绝公安机关询问和教育,态度非常恶劣,在社会上造成极坏的影响。”其决定书上所列事实,证据是否真实,充分暂不说,当时孙爱云重病在身为何不能“享受”黄家杀人犯同等的“保外就医”待遇,也不说,单论《决定书》就至今未依法送达孙爱云,不敢让孙知道。孙爱云被迷迷糊糊送往郑州某劳教所后,办案单位交代该劳教所:不准向孙爱云亲属透漏孙现在的关押地点,剥夺了一个劳教学员应有的合法权益。孙爱云“失踪”后,其60多岁的老母和十五岁的女儿在洛阳和郑州等地四处打探,风餐露宿,历尽人间艰辛,均从郑州含泪失望而归。孙爱云当时四岁的女儿有时半夜醒来要妈妈,可中国这么大,到何处去找?女儿更想不到,有人想趁妈妈病重,整死这张告状的嘴。  

孙爱云被强制送到郑州某劳教所后,长期昏迷不醒,被抢救醒来后,该所的干警才知道孙的冤情和遭遇。人心都是肉长的,孙还有许多冤要替弟去申,还有许多执法犯法者的状需要她去告!随着孙爱云病情的反复恶化,不保外就医将有生命危险,省某机关得知实情后,破例批准孙保外就医。直到保外就医时,孙爱云才知道自己被劳动教养二年,至于什么原因?谁何时批准?仍至今无人告知。  

  

五、两案中难消的重重疑云:  

    (一)孙宪民被杀一案侦察、审理中问题严重。  

    凶手黄殿清为霸占已离婚女婿孙宪民在上海市场上一处卖羊肉串摊位,于1993年7月2日与其妻张改梅、其子黄联合、其女黄莲花、黄联合女友王辉等人预谋之后,由黄联合将孙宪民诱骗入黄家,然后由雇佣的暗藏在家中的四五个杀手把孙宪民杀死,并将孙的尸体从家移抛到马路上,伪造现场。为掩盖真凶,黄殿清按预谋计划去“投案”后被判处无期徒刑,黄联合仅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缓期三年执行,其他人均未依法追究和制裁。该案在侦察审理中有如下严重问题:  

    1、黄殿清、张改梅夫妇均为60多岁体弱多病之人,怎么能将一个身高一米八的三十多岁的青年壮汉孙宪民杀死?  

    2、按凶手一方口供来说,是孙宪民“主动持刀”前去黄家“说事”的,为什么孙却没一点警惕防备之象?为什么孙无反抗?为什么有人见黄联合先去孙的住处?  

    3、凶手咬定孙宪民手拿刀子,为什么反复鉴定凶器都鉴定不出孙宪民的手指纹?  

    4、为什么当天上午有纹身的四五个青年汉子出现在孙宪民的摊位前?为什么这几个人在黄殿清的肉摊上扬言要找孙“说事”?  

    5、为什么在孙被杀害前,黄家门口有四五个年轻人,附近又放着几辆自行车?  

    6、孙宪民尸体上有不同型号刀子的刀口,为什么不查清?  

    7、杀害孙的凶器--斧子等为什么不见了?  

    8、证人郭小丽去公安机关作伪证时,为什么让凶手的三姐黄莲花通知并陪同?  

    9、为什么对受害亲属提供的五名重大嫌疑人不迅速传讯,而要拖半年之后?(五名重大嫌疑人:刘景哲、刘富民、温义军、杨*娃、**江)  

    10、为什么刘景哲说认识王辉,而王辉却一口咬定不认识刘景哲?这中间是否有不能说的秘密?  

    11、法医鉴定孙宪民头部只是轻微伤,为什么会七窍出血?黄家父子都供认用斧子砍击过孙宪民,为什么未认定斧伤?  

    12、孙宪民下葬时头骨严重变形,法医凭什么说孙头骨未发现骨折?手触摸可靠吗?  

    13、法医鉴定书上认定孙受伤后“仍继续奔跑”之依据,为何都是凶手方的口供?  

    14、孙尸体只穿一件白衬衣,为何现场无一点血迹?  

    15、为什么涧西公安分局的人找受害方说“私了”,让黄家出三、五万元钱后“放人”?  

    16、为什么办案人员对凶手一家不采取隔离措施,让其共聚一室串供?  

    17、为什么受害人亲属向公安机关提供的重要证人名单后,凶手方黄家会很快知道?如:黄家怎么会快速去收买证人李玉珍?  

    18、办案人员为何当着凶手面痛打年迈多病的受害人老母和姐姐?  

    19、公安分局为何要积极释放凶手张改梅?  

    20、为什么如此惨案竟有人建议在区法院进行一审?  

    21、在法院未审结此案前,公安分局为何将受害人血衣弃入垃圾堆?  

    22、不是杀人犯是包庇犯的张改梅,为何不依法处刑?  

    (二)孙爱云为亡弟申冤被劳教二年的问题。  

    孙爱云针对弟弟孙宪民被杀一案中的疑点和严重问题,四处反映,得不到有力公正解决,反而被劳动教养二年,其中也有严重问题如下:  

1、孙爱云到省告状被人盯梢,半路被人抢去状告涧西公安分局局长徐振江等人的全部材料。  

2、劳教决定书上认定:“孙爱云扬言要爆炸公安机关”,孙的体力如何?雷管、炸药在何处?  

3、孙砸坏凶手黄家玻璃,为何引起公安分局如此义愤?  

4、孙失误打坏邻居单**家灯泡,是否是劳教的法定事由?  

5、孙指责李玉珍作伪证,是否天经地义?作伪证者该不该受到指责?该不该依法处理作伪证者?  

  6、《决定书》上认定的“拒绝公安机关询问和教育,态度非常恶劣,在社会上造成极坏影响”是劳教孙的主要事实。如果这就可以做劳教处理的话,那么公安机关当着凶手方的面殴打受害人60多岁体弱多病的老母和孙爱云本人,态度是不是更恶劣?影响是不是更坏?打人者该不该劳教?问题之二,孙怎么拒绝公安机关的询问和教育,事实存在否?问题三,孙的劳教具体办案机关,正是办理受害人孙宪民被杀一案的涧西公安分局,因办案中严重不公正,在这种明显利害关系存在时,该局办案人员是不是应该主动回避?问题四,该公安分局局长是孙爱云状告的对象,有袒护杀人犯的现象,此次又由该局申报孙的劳教,是否有“灭口”防告状之嫌?      

7、为什么不依法向孙爱云本人送达《劳动决定书》?  

8、为什么不依法向孙爱云的家属通知其劳教地点?  

9、为什么紧接着又要“追捕”孙爱云的哥哥?  

  

     六、“洛阳杨三姐”16年上访中的血泪难题。  

     这位“洛阳杨三姐”孙爱云也深深知道,自己早已经被官黑勾结的那张黑网套牢套死;未翻船的官黑残余势力较已翻船的同伙,其能耐自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他们也清楚,一旦孙的两案昭雪,残余者的下场不会比已翻船者幸运。  

孙爱云的胞哥因为亡弟告状伸冤,遭到官黑帮伙报复。先是95年被涧西区湖北路派出所借口在西工区有债务、打牌,超越管辖捉拿,以拘留威胁。1998年12月被五个手持斧子的彪汉殴打,浑身血伤,牙齿全部被斧子打松,无法吃饭,一个月只能饮稀汤。后来为躲避追杀,被逼逃到一个荒凉山区流浪一年多,人鬼难分,不久,精神崩溃失常。  

家中老母年迈病重,孩子幼小,唯一能告状的就只有孙爱云,尽管16年上访告状早已债台高筑,这个洛阳的“杨三姐”16年没有趴下,默默承受着无法言状的身心磨难,瘦弱的她,强忍着官与黑、暴力与威胁两方面的残害。  

从94年命案初发,就有人在孙家门上贴5寸长1寸宽的威胁纸条,上写“杀你全家”。孙被劳教前有6个冒充“六冶人”来威胁孙:“你再告,你孩子活不成”。劳教后回洛治病期间的96年12月始,孙在街上多次被砖头袭击致伤,对此,有人曾拦住孙,冒充李长春派来的“司机”问孙“还告不告状”,孙回答“不告了”才得以脱身。97年3月湖北路派出所赵西东威胁孙“再告,重关你劳教”。孙家人也同样未幸免,一次被密谋用“楼上扔砸、地上棍打”的手段,将孙老母动脉砸断,孩子被打的遍体鳞伤,全家三代人同时遭祸。  

15年前伪证重嫌之一,公然于2010年夏在政法委继续造假。1995年曾在公安机关办公室,公然放任凶犯家人暴打“洛阳杨三姐”老母的涧西公安干警“郭辉”(注:文中类似姓名多为同音),由于涉嫌渎职和包庇凶犯打人,一直是“洛阳杨三姐”向中央和省市控告的重要对象之一,如此矛盾激烈、利害攸关,本来黑官徐振江应当责令其依法回避,但是该人当年灵机一动,公然编造出“洛阳杨三姐”“向他借钱买炸药,要炸公安局”的重要证人,成了“洛阳杨三姐”劳教的根子,郭是重要的诬告诽谤犯罪嫌疑人。该人15年后又被提拔为湖北路派出所副所长,继续被他人怂恿上阵,居然于2010年6月21日星期一下午,在政法委继续违法作伪证,在各级领导面前当众搞陷害!看来官黑勾结的残余势力依旧非常严重,洛阳申冤如登天。  

再一个严重的新问题是,孙当年没有收到劳教决定书,因为孙是被抓后在半昏迷状态下被从洛阳直接送到200多里外的郑州的,不可能行使任何起诉等合法权利,均被剥夺。但是,2010年6月21日星期一下午,涧西区政法委有个叫郭广文的对孙说:“你说的不是事实,劳教书不是一张,你当时签的有名字”……。至此,孙又遭遇16年后疯狂开始的、新一轮的明目张胆歪曲事实,而历史上杨三姐雪冤的期间,远未达16年!  

“洛阳杨三姐”没有去过天津伸冤,但却多次去过天安门广场,到过西华门和各个部委的信访厅局(处),她给许多人说过实在不愿上访,谁也不是吃饱撑的,但地方官吏步给解决,只能找上级,但谁也一样,跑不动,跑不起,没效果。可是,老母病、哥半傻,家破人亡,九泉亡弟更未能瞑目,真凶未归案,上访不能停呀。2010年10月18日,她在京被冒充中央、公安部领导、警察(假警号牌为:02075)的3个黑帮扭抛到丰台区偏远农村野外,被围殴后几乎被灭口,侥幸逃生,打110也没人来。  

至到2010年,在京伸冤的孙多次被强行押回洛阳,孙无奈只好到市政府“逐级催案”,在洛阳王城广场向广大市民求救,各清真寺回族同胞得知后再次义愤难抑,准备全市游行示威,唤回正义,但11月16日孙被开着“豫C-UM955”号黑轿车的三个黑社会歹徒凶悍的围追堵截,威胁要灭孙的口。  

更大的危险正一步步朝普通民女孙爱云逼来,她急需要救助。她渴望历史上杨三姐遇到的清官降临,她羡慕历史上那位杨三姐最终的幸运、胜诉,更盼望和感谢社会各界对她每一点滴的呼吁、救助(孙的呼救电话:15538557579),能使她在被官黑灭口前,目睹早日雪冤!  

  

……  

 欲哭泪已干,欲喊声已咽。  

 紧紧抓住了亲人的手,不知道路在哪边?  

可有地狱鬼门关?为什么焚烧纸钱?!  

冤、冤、冤,冤、冤、冤!  

 云多不见日,愁多梦不眠。  

 淘干这洛河的水,洗不净这愁和冤。  

 百姓浑身都是理,告不倒带血的钱!  

 难道说钱权比理大,善恶不分才是人间?  

 冤、冤、冤,冤、冤、冤!  

  ---电视剧《杨三姐告状》主题歌的歌词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浙江省台州市公布查处违法用地整改情况是表面

  • 下一篇:刘巍:北京野靖环等人再次被打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