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公民来稿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群众诉求就是不理  草民怎么办         ★★★
群众诉求就是不理  草民怎么办
作者:林炳长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0-06-16 14:52


——谁来除掉县委书记土皇帝——再致中央公开信

浙江温州洞头县小三盘村不愿当奴隶的人们为了生存,捍卫宪法赋予农村公民对集体公有制的海涂(土地)的自然资源具有公平公正公有共享的权利——这是社会主义国家公民对自然资源的天然人权,对当地政府“为权力而‘真理’”,持权抢夺村民的饭碗,历经八年经受血泪的磨砺,从不采取过激方式,坚持理性依法维权,虽经省高院判决:洞头县政府废证违法,但在今天——是非颠倒,真理异化,上层建筑流氓化,权力结构癌症化,社会文明野蛮化,整个社会禽兽化,工农大众牛马化的社会里,群众的合理要求,当地政府就是不理,草民们怎奈何?!!靠谁来除掉县委书记土皇帝?今再致中央公开信。
(一)群众要求就是不理——强盗逻辑
在官尊民卑越来越盛行的年代,官权泛滥,民权被遭踏,草民们逃脱不了遭殃的命运。
小三盘岙口浅海滩涂是养民和采民(每天下海采集自繁自长的海生物)的劳动基地、生活依靠,自2002年被政府持权强行围垦,先是请求留一个缺口进水,让蛏起捕后再围,政府不理;进而静坐工地要求解决赔偿养蛏损失和生活出路后顾之忧,被政府调动公安、城管镇压(2003.9.26-10.17),被关押三人,被打多人;当时县委书记林冬勇在群众大会上公开扬言,“宁可损失100万,也不赔10万,我省里有人,中央有人,你们去告。”
然而,我们走上了民告官的漫长而无完无了的法律途径之路,村官被收买,养民46人被分化,后由采民和36户养民共293户,才达到民告官主体合格。先行政诉讼,被驳回,仅立案就等待了三个月;一审开庭,等待了十五个月(二次向中央告御状),一审枉判又是半年。
后上诉二审,官权对有权益的采民有意排除在外,对养民采取高压,分化瓦解,全岛封锁,制造白色恐怖,围捕维权代言人入狱,以达杀鸣儆猴,并企图用1000亩给予养殖,瞒上骗下,并用一点资金赔偿部分原告,从而使原告撤诉,达到民告官了结。
但仍有林吾清、陈庆育、陈余祥、张伟文、马大娇等10位勇士和坚强的采民坚持抗争,才盼到省高院判决:洞头县政府废证违法(但把非法工程截止合法桂冠,仍有很多违法之处,我们已二次向高院、最高院提出再审申请),然而政府仍然不理,从而案结事不了。八年来我们坚持理性维权不动摇(无奈之举,相信中国有宪法和法律,相信真正共产党为民不变,运用毛主席的持久战策略,在战略上貌视反动派,坚定信念,坚持斗争,在战术上重视敌人,他们是真老虎,做到了有节有理有利,又要有勇有谋有智),不停地向地方政府和中央上书,向网络呐喊。
曾获得主流媒体新华社内参曝光,中国海洋与渔业报、中国青年报、中纪委监察报、浙江工人报等主流媒体略属曝光,但在当今法律如废纸,中央政令出不了中南海的“为权力而‘真理’”的政治生态环境下,主流媒体何能不被政治腐败的大潮淹没,未能跟踪报导,为民呐喊,我们逃脱不了被法西斯镇压之命运,八年理性维权历经三任县委书记,被关押49人,被雇凶毒打41人,维权村民用血和泪谱写了现代已复辟的维权血泪史。
然而,我们没有失去信心,自2005年开始了网络的战斗,通过互联网近似大民主公开地,由下而上地发出群众肺腑之声,揭露地方官权的黑暗面,直接参于信息交流和思想交锋,效果不错,对官权的灵魂有所触动,但是官权还是不理;最近,我们继续给县委书记致信《不愿看到矛盾激化,不要把主人迫为游民》,并通过公安局长传递,也无动于衷。我们又向信访局提出八点要求,仍然石沉大海。官权公开叫嚣,有本事叫中央来,我就是不理你们,看你们怎么办?
确实,村民们无可奈何?!!有冤何处伸?八年维权讨不回公道,这是党的悲哀,人民的悲哀?
村民理性维权,执政者视村民为愚民、为刁民,先采取镇压,制造恐怖,使村民害怕、失信,不敢举措;进而采取经济诱惑,又使相当一部分鼠目寸光,随波逐流,软弱待毙者上钩,八年维权艰辛路中,遭受“为权力而‘真理’”的官权反复惯用的手段——也是历代统治阶级惯用的“压”和“捧”的两种卑鄙方法,正如鲁迅先生在《华盖集这个与那个》中指出:“中国的人们,遇见有会使自己不安联兆的就用旧习惯和旧道德,或者凭官力,所以孤独的精神战士,虽然为民众战斗,却往往反为这“所为”而灭亡。到这样他们才安心了。压不下去时,则于是乎捧,以为招之使高   餍之使足,便可以于已稍稍无害,得以安心”。
然而,经过新旧社会对比,以旧社会做牛马到新社会做国家主人的渔村村民,又经历建国六十年来国家繁荣昌盛和风风雨雨,如今又被掌权者迫主人为游民、为奴隶!不愿当奴隶的人们通过多年的学法懂法用法,明确“天无权利叫百姓苦,百姓没有苦的义务”,社会主义国家对自然资源(土地)就有公平公正公有共享的权利,这是宪法规定(第六条、第十条)的天然人权。洞头县政府“为权力而‘真理’”,洞头县官权必然随权力需要就是真理,权力就是法律,强词独理,臭变成香,“为权力而‘真理’”的结果就是整个官权流氓化、野蛮化、兽性化……
他们对小三盘已觉醒的新时代不愿当奴隶的维权村民八年采取历代统治阶级惯用的“压和捧”,不成功后,又新发明一条新方法,采取一种骗和懒的办法——权在我手,我就是不解决,看你们怎么办?要抓叫中央来抓!
群众合理诉求就是不理,草民们怎么办?这不是在激化村民的矛盾升华?难道要像瓮安事件、孟连事件再次发生?他们(官权)要把村民迫上梁山,然而,目前没有梁山,他们才心安利得。但是,官迫民反,民不得不反,正如毛主席讲:“党群关系如比鱼水关系,共产党是鱼,老百姓是水;水里可以没有鱼,鱼可是永远离不开水”,洞头县官权的所作所为,在与法律挑战,在与人民挑战,他们是披着共产党外衣的修正主义反动派。
伟大领袖毛主席早就预言指出:“少则几年、十几年,多则几十年,就不可避免地要出现全国性的反革命复辟,马列主义的党就一定会变成修正主义的党,变成法西斯的党,整个中国就要改变颜色了。请同志们想一想,这是一种多么危险的情景啊!”
洞头小三盘的问题,八年维权至今讨不回公道,群众合理讨求就是不理,这是全国问题的缩影,我们已清楚看到什么叫修正义义反革命复辟,中华民族又处在最危险的时候,对党内反动派汉奸卖国赋不除,就难免历史周期律的重覆,亡党亡国来临了。
(二)为什么群众合理诉求就是不理?
地方政府为政绩官商勾结,持权抢夺渔民劳动基地——海涂,逼迫村民为游民。不愿当奴隶的村民要求按中央对失地农民适当解决好目前和长远生计问题,难道不合理吗?你们抢占弱势群体的有限生存自然资源——土地(海涂)和发展空间,那么怎样使弱势群体有一个公平有序有尊严的生存环境呢?你们对有限的自然资源开发利用,该不该依法?该不该通过招标拍卖,公平竞争方式作出决定,要不要通过全体村民,这海涂是全体村民的生存饭碗,而是由几个村官或逆来顺受的所谓代表就说了算?!!你们出卖1000亩给一位开发商获得9000万元,而每亩给青苗费350元,这是断子绝孙的害民的决策!你们靠出卖土地(海涂)来增加地方财政,增加工薪界的奖金,而迫主人为奴隶,是富了个别官商,……这就是官权提出的可持续性发展,改革发展依靠群众,改革发展成果与人民共享,你们的提法和做法,理论和实践相差甚远,或者是南辕北辙。
你们把围垦许可证284公顷篡改为2.84公顷瞒骗中央,抢夺集体公有制的土地(海涂),逼迫土地主人为奴隶,将渔民的生存基地(海涂)成为政府的摇钱树,政府部门定价处理卖给私人,然而由房地产商来盖房子高价卖给老百姓,这不是政府把弱势群体的生存资源——土地,在跟商人做生意,百姓生活在这片海涂上不是任人宰割吗?群众为生存为吃饭,要求政府适当解决,而政府有权就不理,难道共享就是让一部分弱势群体当奴隶吗?人要有良心,不要自己过好了,再想办法剥夺别人,让弱势群体活不下去,自己才痛快!你们为什么胆敢不理群众的合理诉求?!!
1、中央失去了权威,有打雷不下雨。
宪法和法律是共产党领导制定的,宪法和法律是保护人民制约官权,打击犯罪的利器。胡绵涛主席“宪法和法律至上”,“维护公平正义是共产党的一惯主张”,并强调“依法行政”。然而,现在地方政府是有法不依,有令不行,各自为政,中央政令出不了中南海,这是为什么?这是中央丧失了权威,地方各自为政,诸侯割据,这是典型的政治腐败。政治腐败是所有腐败的根源,迅速催生了经济腐败,最终使腐败大潮淹没了整个社会,这是共产党历史上一场真正的浩劫。
中央的政令、法律的“高压线不通电”,地方哪能见光明?!!连胡绵涛的政令出不了中南海,所以草民们的合法诉求县官怎么能理采?!!中央五部委发出对“海域管理违法违纪的处罚决定”颁布强调:不管涉及到什么人,决不迁就姑息。法律法规多如牛毛,层出不穷,但是只见打雷不见下雨,虽然反对经济腐败也处理了不少官员,这是浮出水面的死老虎,但隐蔽的活老虎不少,为什么反腐越反越腐?!!政治腐败为什么不追究?洞头县篡改284公顷为2.84公顷,这是篡改公文的犯罪,中央为什么无动于衷?洞头县政府可以雇凶疯狂毒打老百姓,为什么不受追究?中央的权威何在!基层问题出在中央,出在中央有打雷不下雨!出在宪法法律如废纸!出在真的共产党未能斗过假的共产党!这就是八年理性维权讨不回公道,官权泛滥,民权被遭踏,所以县官不理村民的诉求,并敢于扬言:“有本事叫中央来人”。有良心的基层官员和广大群众哀声叹气说:你们理性维权坚持八年了,见洞头的政局没有中央下手,解决不了。确实,“为权力而‘真理’”使整个权力结构从最高层到最低层,每个权力单元每分每秒都在按照“以权力不受真理限制”的原则遵循癌变规律发展,只要“为权力而‘真理’”的大原则不变,每个权力单元也难变,靠“外科手术”式的办法扭转这种趋向无异于抽刀断水。
2、官场病态,官官相护,靠后台,横行霸道。
历史官场病态就是官官相护,“为权力而‘真理’”,个人利益高于一切,个人利益可以牺牲其他一切。我的官职是上级封的,只对上级负责,不需要对中央负责,只有上级保护我的权力,保护我的权力也就保护我的利益,谁有权力谁就能保护自己,威胁别人,并通过威胁别人——持权抢劫,有了权力就有了一切,没有权力就没有一切。为了保护自己的权利就必须形成权力的链条,什么正义,什么真理都不在话下;有了后台(权力),可以牺牲任何原则任何人,可以无恶不作,可以雇凶杀人,可以篡改公文,可以无中生有,可以自造法律,可以歪曲宪法和法律,可以歪打老百姓,甚至可以践踏宪法和法律,因为权力高于一切,“一把手”就成为土皇帝!。为坚持真理而得罪权力,就必然招来圈中人同仇敌忾的群起而攻之,必然不得不用自己孤独有限的权力(宪法赋于的)与各种明的暗的大的小的形形色色不计其数的权力无完无了的较量,这种较量即便有更强大更坚韧更可靠的权力为后盾,到头来也必定是挑战“官官相护”的潜规则的一方输,历史就是奸臣秦桧当宰相,忠臣岳飞被杀害,逃脱不了“千古兴亡,亡于一相”的规律,谁挑战官官相护,谁会死得难看,执政官权不怕不得民心,就怕不得官心,就必须官官相护,保护后台,就可以横行霸道。
3、瞒上骗下,慌言主宰。
“为权力而‘真理’”,权力高于一切,个人利益高于一切(为快出政绩可以升迁,为升迁奉承拍马,为政治资本就必须抛弃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为升官必须送礼),为权力不惜牺牲一切,为权力什么伤天害理惨绝人性的事都干得出来,为权力什么离奇荒谬附会的借口都编得出来,瞒上骗下,谎言主宰是当今官场的特产。
例如:50公顷以上填海和100公顷以上围海需经国务院审批。为瞒骗国务院,将围垦许可证284公顷篡改为2.84公顷,达到瞒上2.84公顷不需国务院,骗下即已经批准(不出示许可证),该许可证是记者曝光后,被迫到杭州欺骗记者,记者一时以为是真,后被我们揭穿,实际垦区面积为284公顷,狐狸尾巴才曝落。
又如:为瞒骗省高院使之不要判决,县府出台了“和九条”政策,其中划出1000亩给村民养殖(其实全假),用经济收买了部分无奈和甘愿当奴隶的鼠目寸光忍辱待毙的奴性村民撤回起诉。
再如:2009年6月3日,“今日洞头”新闻《失海渔民不用愁生活有保障》。其实完全是谎言,用60岁以上养老保险,其填表为自动放弃海涂,欺骗了部分老人,还有不愿当奴隶的人们识破了阴谋,他们提出失海后子孙后代怎么生存?60岁以内养民和采民眼前生活怎么办?这就是逼迫村民为游民、为奴隶的阴谋,失地而失业,失业保险与养老保险是不同的概念,而政府向上报告:失海渔民生活有保障,问题解决了,但事实胜于雄辩。
还有,对支持村民维权代言人林炳长,在向省高院说明书中瞒骗说:没有用任何的行政、政治手段对其逼害,但事实是被抓捕五次,最长一次坐冤狱三个月,从被赶出洞头、到追捕、入狱、开庭审理、撤回起诉、取保候审、监视居住、不准外出、限制人身自由、监控机安装在我的楼梯门前,甚至2010年已三次不准外出,5月1日至今,外出报告多次还不答应,这难道不是政治迫害,而是更有尊严?!!这还有人权吗?!!这正说明洞头就是土皇帝的天下?!!
洞头官权表面化文章做得很好,在公交车站墙壁上“学法、用法、法治洞头”,县委书记在大会上高调:群众有1%的要求,要用100%的态度对待,而实际是怎样呢?小三盘失海涂养民采民因围垦而失业,要求解决最低的生活保障也被拒在门外,以权力为“真理”,就是不理群众的诉求,用欺骗上级和对群众以赖拖的办法,看你们草民还能坚持多久?!!
4、助强凌弱,视良心为愚民。
权力只尊重权力,尊重伤害人的能力。权力决不怜悯没有权力即不伤害人能力的弱者。有能力伤害人,权力听你的,不花钱也听你的。没有能力伤害人,你听权力的。权力需要才是真理,权力需要才是事实,权力不要的道理一概是谬论,权力不需要的事实一概不存在,权力需要一变真理也需要跟着变,真理可以而且必须随着利益即权力需要变来变去。权力需要法律可以断章取义,权力不需要法律变成废纸,法律失去了本性功能,成为助强凌弱的工具。
宪法规定的生产资料公有制,即农村的自然资源土地(海涂)属集体公有制,这是天然人权,这是社会主义国家农村公民对土地公平公正公有共享的权利,也就是农民的生活依靠,这就是共产党执政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和社会主义国家性质的体现。但官员为了政绩,以权力为“真理”,可以持权抢劫,逼民为奴。权力可以代替法律,把集体的说是全民的(实际是官商的)。2009年4月15日-5月22日,当村民起来捍卫集体土地不被侵犯,阻止正在非法侵犯的正义举动(刑法20条规定不追究刑事责任),但6月19日被公权力以诬陷“毁坏财物罪”抓捕16人,追究刑事责任,其中杨玉秀被判刑六个月,权力需要,法律也随着变化,而有位恶棍盖房侵占小三盘集体土地反而得到保护,这就是公安所谓的老百姓财产“保护”,这实质是以权力为“真理”,助强凌弱,愚民政策,“为权力而‘真理’”的权力只准官家恶棍放火,不准百姓点灯的强盗逻辑。把善良的没有伤害人能力的草民同只肥肉而无抵抗能力的鸡猪牛羊,即便为人类贡献了自己的一切也决不得到志谢,更得不到尊重,仅而变成理所当然的屠宰对象,什么时候想吃,什么时候就给一刀。没有伤害能力的善良百姓成为官权的理想屠宰对象,只要“为权力而‘真理’”,屎不肮脏屁不臭,其结果就是整个上层建筑流氓化,社会文明野蛮化,整个社会兽性化,构力结构癌症化,工农大众牛马化。人吃人的社会在进化!
古言道:人善被犬欺,马善被人骑。善良的小三盘村民八年理性维权讨不回公道还遭到血和泪的洗礼,然而继续理性维权就是不理,正如鲁迅先生告戒的:“没有更激烈的主张,总连平和的改革也不肯”,洞头土皇帝看来要激发矛盾升级,要像瓮安、孟连等事件发生才过瘾。
(三)该怎么办?
毛主席在八届二中全会指出:县委以上的干部有十几万,国家的命运就掌握在他们手里。
特别是在当今政治生态环境,县委书记就是一把手,一把手是真或是假共产党在掌权,她的作风和施政的理念,是决定着党在该地方的威望和人民的命运。
从八年理性维权讨不回公道,从草民的合理诉求遭受三任书记的高压和诱惑,直至赖着不理,这已是背离了真正共产党的宗旨,改变了政权的性质,是地地道道的修正主义复辟!我们坚信以胡绵涛为首的党中央为民不变,坚信宪法和法律是神圣的,坚信真理必定要战胜谬论,正义必定要战胜邪恶,对官权横行霸道,无法无天,不受人民监督,我们无奈再向中央呼救:
1、对不解决群众问题的官僚必须革掉。
新中国江山是革命先烈用鲜血换来的;群众是土地主人如今变成游民,群众理性维权讨不回公道,遵照毛主席:“谁犯了官僚主义,不去解决群众的问题,骂群众、压群众,总是不改,群众就有理由把他革掉,我说革得很好,应该革掉”。(八届二中全会)
毛主席共产党闹革命是为了人民,依靠人民,得到人民的拥护、支持,才推翻了三座大山,创立新中国,共产党执政势在必然。共产党和人民是鱼水关系,但是当今的执政主要官员一旦权在手,就把令来行,高枕无忧,横行霸道,脱离了群众。共产党是鱼,人民是水,鱼不能离开水,鱼离开水就要死亡,也就亡党。到那时,那些投机钻营分子不死(当汉奸、卖国赋或外逃),水可以没有鱼(因你压迫剥削群众,谁甘愿当奴隶,必然要推翻你),到那时又是血流成河,真正的共产党员和正义志士逃脱不了被屠杀命运,历史周期律重现,人民再吃第二遍苦,那就要使革命先烈鲜血白流了。若不拨乱反正,从严治党,加强中央集权,制约地方官权,保护民权,限制洋权,亡党亡国已面临了!
请看毛泽东时代对建设与民众纠纷是这样解决的:早几年,在河南省一个地方要修正机场,事先不给农民安排好,没有说清道理,就强迫人家搬家。(注:如今用暴力围垦,村民要求解决生活出路,采取镇压),那个庄的农民说:你拿根长棍子去拨树上崔儿的巢,把它搞下来,崔儿也要叫几声?邓少平你也有一个巢,我把你的巢搞烂了,你要不要叫几声?(注:请问县官?请你换位思考,当你的饭碗(工资)被剥夺后,你是什么滋味?养民和采民劳动基地被围垦后,渔民们何以为生?)于是乎那个地方的群众布置了三道防线:第一道是小孩,第二道是妇女,第三道是男的青壮年。到那里去测量的人都被赶走了。结果农民胜利了。(注:如今是上访受阻,静坐被公安城管镇压,甚至政府雇请社会游民充当打手,公安护航,司法举刀,村民们用血和泪筑成新的长城也阻当不住法西斯专制的复辟大潮,根本的原因是毛主席逝世了,政权大变样了)。后来,向农民好好说清楚,给他们作了安排,他们的家还是搬了。飞机场还是修了。(注:当时还是造飞机场,这是军事上公共利益,还要好好说清楚,给他们作了安排。而如今是官商勾结,未围先卖掉1000亩给一位开发商,这是持权抢劫,属商业利益,群众要求依法按中央政令解决好群众的合理要求,八年至今仍讨不回公道,就是压、诱、拖、骗、赖,“持权力为真理”,群众怎奈何?!!)今天政府官权对比毛时代对待群众的态度,真是天地之别!在不愿当奴隶已觉醒的新时代村民流了血和泪的阻挡下,虽暴力强行围垦,但大多数围区还空置着。
毛主席又讲:“现在,有这样一些人,好象得了天下,就高枕无忧,可以横行霸道了。这样的人,群众反对他,打石头、打锄头,我看是应当,我最欢迎。”(注:现在是草民们理性维权只准受辱,只有被公安保安打的义务,没有还手的权利,只准官家放火,不准百姓点灯,这难道是更有尊严吗?!!这是什么世道?什么阶级专政?)这就是人民的呼声:对不解决群众问题的官僚必须革掉!因为党和人民的命运掌握在他们手里。
2、中央执法要刚猛,既打雷要下雨。
历史上任何统治阶级都有一套法律法规,严法律才能维护政权。公平公正才能社会和谐,对违反法律者都应严惩,朝代才兴。而到朝代尾期都是官臣的无法无天欺压百姓,官迫民反,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是历史的必然周期律。毛主席的李自成情结就在于担心共产党的变质。毛泽东《诉衰情》一诗:“父母忠贞为国酬,何曾怕断头?如今江山红遍,江山靠谁守?业未就,身躯倦,鬓已秋,你我之罪,忍将夙愿,付之东流?”
胡绵涛主席讲:“一个政党过去先进,不等于现在先进;现在先进不等于永远先进。我们必须居安思危,增强忧患意识”,他还忠告我们:“党的事业至上,人民利益至上,宪法和法律至上”。
共产党领导制定的法律,如果让基层执政官员任意遭踏,如:284公顷可以篡改成2.84公顷,可以瞒骗中央不受追究法律责任,地方政府可以以权代法,中央的权威何在?洞头政府可以美扬“将1000亩划给渔民养殖”,“失海渔民生活有保障”来骗取上级的信任,如果是自己圈内人可以包庇、纵容,那法律法规再多也等于摆设,党的威信被损失完了。若不竣法刚猛,就逃脱不了历史周期律!
为什么洞头政府胆敢扬言,“只有叫中央来人,否则就不理”,这说明地方政权官官相护的权力链条是多么大、多么粗,也许后台可想而知?如此发展下去,势必亡党亡国人民遭殃。
我们恳求中央真正共产党的领袖们,要为革命先烈的血不要付之东流,居安思危!真正举起依法治国的铁手腕,竣法刚猛,除掉与法律挑战,与人民挑战的地方土皇帝及其后台,救救渔村草民于水火之中,我们已坚持八年理性维权,我们的呼唤虽石沉大海,但我们坚信正义必定要战胜邪恶,但愿不要再出现瓮安、孟连等恶性事件后再引起重视?!!

                  浙江温州洞头县小三盘原维权村民代言人
退休干部、老党员林炳长
              2010.6.15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艾晓明:宪法蒙羞 良知受辱

  • 下一篇:[图文]武汉市汉阳区拆迁户到市公安局催回复无果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