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公民来稿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沈佩兰: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立案庭是这样办         ★★★
沈佩兰: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立案庭是这样办
作者:沈佩兰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0-08-20 16:05

我因不服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分局2010年3月25日作出的沪公(闵)行决字【2010】第2001000899号对我行政拘留十五日并处罚款五百元的行政处罚决定,于5月16日向上海市公安局提出行政复议申请。2010年8月7日上海市公安局下达了《行政复议决定书》,        对此荒谬的复议决定我不服!按“申请人如不服本复议决定,可在收到复议决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法律规定,我于8月18日上午到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到立案庭递交诉状,申请立案。

早晨八点半我就到了闵行区人民法院,通过安检后进入立案庭,我在自动排号机上抽取了0009号码。刚坐下就听到喊我的号,在语音喇叭的提示下来到1号窗口,1号窗口办事员审阅我的材料后我被安排到5号窗口。           

5号窗口是办理行政案件立案的,办事员叫张紫艳。她接过我诉状后,简单的看了一下,让我填写了一张送达地址,地址填写完毕我递交给她。张紫艳收后放在我递给她的诉状一起对我说:“好了”。

张紫艳既没把我的材料输入电脑,也没有给我任何收据,怎么就完事了呢?我说:“什么好了?你还没给我收据凭证呢”! 张紫艳说:“没有的”,她说话声音很小,显然是底气不足。“什么好了呀?!你把我材料收去了,你要给我凭证呀,要给我收据的呀”!我说:“你收了我材料怎能不给我收据”?!我的声调开始高了。

那个张紫艳一声不吭,只管看她的书,过了半天才吐出一句:“你去找领导”,“领导在哪里”?“拨打8033电话”,“在哪里打呀”?“在那里”。她用手指着前面一台投币电话机,我朝她指的方向走去。我傻乎乎的投了一元硬币,连拨几次,电话机没反应。

我又回到5号窗口问张紫艳:“怎么拨不通那个号?钱也投了”,她说:“谁让你投币呀,不用投币直接拨号”。按她的提示我再次拨动8033,果然通了:“喂,你是领导吗”?“什么事”?电话那头问,我说:“我是来申请立案的,我交了材料,为什么立案庭不给我收据凭证”?领导问:“你交费单子给了吗”?我说:“什么交费单子?我是来申请立案的”。领导问:“是几号窗口”?我说:“是五号窗口”,领导问:“你姓什么”?“我姓沈”。领导说:“你等一下,我去问问”。

说完那领导挂了电话。我扭头看见张紫艳正在接电话,我走上前去,只听见她说话声音极低,听不清她在说什么。我在旁边等着,等她通完话后我着急地问她:“领导怎么说”?她说:“没有呀”,“领导不是给你打电话吗”?“没有呀”!很显然她在说谎。

我很无奈,只好又拨打8033,拨通电话后语音提示没人接,再想重拨时,看到一位五十多岁男子来到了五号窗口,估计这位是立案庭的负责人。我走了过去,他正在看我的诉状,反来复去看了几遍后对我说:“你事实不清楚,”,我说:“怎么个不清楚呀?有行政复议决定书,上面不也写的很清楚么”!他继续看我的诉状不再说话了,然后与张紫艳一起走了,走前张紫艳叫我坐等。

我只好在大厅等着,约一小时后,张紫艳回来了,她说:“领导在审核”,我问:“要等多久”?她说:“不知道,反正你留了手机,会打电话给你的”。我想等在这里时间再长也没人理睬你,不如早点回家向有关部门继续投诉!到家后,我首先把起诉状用特快专递寄给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立案庭。

对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立案工作的暂行规定》的第十条规定 :人民法院收到诉状和有关证据,应当进行登记,并向原告或者自诉人出具收据。收据中应当注明证据名称、原件或复制件、收到时间、份数和页数,由负责审查起诉的审判人员和原告、自诉人签名或者盖章。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行政立案庭在办案中不给立案申请人出具收据是违法的行为,是执法违法!

 

附:行政诉状

行政诉讼状

原告:沈佩兰  住址: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新街2弄5号101室

联系电话:13764885120

被告: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区公安分局          地址:上海市银都路3700号

负责人:    胡世民          职务:局长        联系电话:021-34074800

诉讼请求:

1、  确认被告在接到110报警后,不依法履行救助,纵容违法事件发生的行为违法;

2、  确认被告作出的沪公(闵)行决字[2010]第2001000899号行政处罚决定违法。

事实与理由:

2010年3月24日,朋友来看望原告,顺便让他把电脑给修理一下。下午3点多钟,原告和丈夫给这位朋友送客,当原告刚走出大楼的防盗门口时,停在门外的“金杯”面包车里,冲出来4个镇政府城管人员,它们不问青红皂白抓住原告强往车里拖,这些人身强力壮个个都身穿迷彩服,原告丈夫和朋友见状连忙上去阻止,并问他们:“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抓人?有没有合法的手续?这不是明目张胆的绑架吗”?那些人不回答,只是把原告一股劲地往车里拖拽,这时原告的朋友挺身奋力挡在车门前,抵制他们绑架原告到车上,原告使劲挣脱他们。这些人眼看有人帮助原告,无法拖原告上车,3个人就狠狠地抓住原告不放,其中一个小头头慌忙打电话要求增援,只听见那人说:“人手不够,赶快多派些人来”。这时原告丈夫也拨同“110”报警电话,不多时马桥镇派出所110警察人员(警号:042335)来了,原告们向警察指控了被这些人绑架的经过后,该警察没有立即依法处警,却被那些要绑架原告的人叫到后面,相互嘀咕了一阵后,该警察对着原告们说:原因特别他管不了,还说这是政府行为他不好管。原告们问警察:“他们这些不明身份的人,没有任何的合法手续,强行抓人带到不知什么地方去,这是不是绑架吗”?警察没有回答原告们的合法指控。原告的手臂已被这帮人抓伤立时肿涨起来,连皮肤都呈现紫色的。为此要求警察给原告验伤,警察却要原告自己去派出所开具验伤单,叫原告去坐绑架者的车去验伤,说完不负责任地扬长而去。这时又来了十多个人来增援,他们有四、五个人抓住原告的朋友,其余的人向原告包围过来,这时原告已经退到了弄堂东边的墙角没有退路,这伙人一拥而上扑向原告将原告抬头扛脚地绑架上了他们的汽车。当时原告正在用丈夫的手机和朋友通话,诉述被绑架经过,他们包围原告的时候手机被他们抢了去,被抢走的还有钥匙、身上的零用钱、银行卡,周围围观的人很多,但是没有一个敢站出来说话。

原告被绑架上汽车以后,拼命地挣扎都无济于事。它们将原告的内裤都拉掉了,他们四个人,一个人用被单蒙住原告的头,掐住原告的头颈,一个人把原告两手使劲被反绑在后面,两脚被他们狠命地使劲按住不能动弹,骨头快要断裂了,使原告疼痛难熬之极。在这些绑架者中有一个人姓宋的,只听见那些人喊他“老宋”,他是开汽车的开了好长时间,在一家宾馆前停下,这伙人把原告扛进宾馆内,原告拼命挣扎着,这伙人把原告的上衣外套内衣都扯下,把原告裸体扛进了该宾馆的大厅。后来不知是什么原因,又把原告从宾馆内扛进了汽车,只听见里面一片吵闹喧哗声,听不清吵闹什么。这时原告身上衣服已被扯光一丝不挂,三个人按住原告,还是用床上被单蒙住原告的头,掐住原告的头颈,四肢被他们掐住不能动弹。有可能这宾馆的老板看到这场面,或是害怕或是良心发现,不愿意接这个的业务了。这宾馆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宾馆的名称,在挣扎中原告看到宾馆的名称有个“瑞’字,其它什么也看不清。

他们把原告再次按在汽车里以后,汽车又在马路上飞驶,最后他们找到了这一家宾馆,就是拘留证上写明的那家“迎鹤宾馆”,在闵行区颛桥镇的北松路285号上,原告当初的时候不知道这是在什么地方,外面雨下得很大,天气也很冷。这伙人,再次以暴力把全身裸体的原告,扛进了该宾馆二楼的一间227房间,房间里有三个床,一台电视机,好像还有两个床头柜,一个空调遥控器放在中间的床上。听那些绑架原告的人在说,房间每天的价格是150元。他们派两个女的贴身看守原告,那些绑架原告的男人在隔壁的房间住下,他们就可以长期的秘密关押原告在这里,也不让原告家属知道。原告被他们一伙人扛进房间后他们把原告按在床上,用被子蒙住原告的头,用拳头打原告,使劲掐原告的头颈,掐的原告喘不过气来,把原告手反绑在背后,紧到手脚发麻不能动弹的地步。原告满腔怒火愤慨,使出全身力气挣脱了魔爪站立起来,全身一丝不挂地面对这批在流氓绑匪中间,怒视着站在这些魔鬼般的绑匪面前!这时一个尖头削脑的绑匪数这些人中个子最小,脸有些削尖,尖尖的下巴,贼溜溜的眼睛盯了原告一下,凑上他几个同伙耳边嘀咕了什么,然后拿起空调遥控器故意把空调放冷气,之后脸上露出了奸笑的表情。原告被冷得全身皮肤登时呈现紫色,到后来两条腿摸上去没有知觉。一个叫焦玉琪的女人,对着原告拍大腿破口大骂下流话,用脚还踢了原告两脚,还对他们说:“不要理她,让她去死吧,死了清爽”!站了大约有一个小时,头晕目眩下只觉得天旋地转,原告实在支撑不住才晕倒在地,不知道是谁说了句人话:“这么大年纪了,算了”。这时感觉有人把原告的羽绒衣扔在身上,接着又扔了一条被子在身上。

正当处于昏昏沉沉状态下,只感觉到有灯光在原告眼前一闪一闪,原告极力睁开眼睛,看见一个警察在站在靠近窗户那边,斜对着原告拍照。原告在受尽侮辱下挣扎着爬了起来,急忙向警察求救,警察大概发现原告光身缺衣少裤之下,拔腿就往外跑。接着进来几个女性保安等人,把衣服拿给原告穿上,原告无力的坐在地上,警察又进来对着原告拍了几张照片,接着警察和绑架者一起把原告扛进一辆依维柯警车里直送颛桥派出所。这样在放冷气的空调足足有2个多小时。那些绑架原告的人也随同去了派出所,其中两个是女性,一个叫焦玉琪,云南回沪,属于居委的人。还有一个叫不出名字,是工农村友谊队村民,房屋拆迁后居住在马桥镇上,年龄在六十五岁左右。

在警车上,原告只听见一个警察说:“到所里准备一间房间和椅子,把她用压缩带绑起来”。现在上海正值春寒季节,气温虽在零度以上,寒冷加上潮湿照样叫人难熬。原穿在脚上的鞋子与袜子,给这帮畜生们不知扔到哪里去了,原告是光着脚丫被押送走的。到了闵行区分局颛桥派出所,依旧光着脚被关押在一间小的审讯室里,里面除了有一把椅子和一个审讯台子外,其它什么都没有,原告光脚坐在那个绑压缩带的椅子上,这时候一个警察拿来了剪刀,看样子要给原告绑压缩带了,另外一个警察摇了摇手,结果没把原告绑上,把原告关在里面,镇里派她们来看守原告的焦玉琪等两人看守原告,还有颛桥派出所里好几个保安在门口把守。

经过了大半天被绑架折腾,已经是十多小时没有吃过任何东西了,此时嘴唇干裂,饥饿、寒冷、愤怒一起袭来,原告的精神、体力几乎崩溃,头很晕,无力的瘫坐在那椅子上,在宾馆里被他们空调放冷气冻僵的腿麻木没有感觉,一个警察拿从迎鹤宾馆里拿来的被单扔在原告脚下,让原告的脚踩在被单被单上。过了大约有半小时左右,一个名叫叶峰的警察要原告做笔录审讯原告,原告赤脚踩在冰棱的水泥地上,跟着他摇摇晃晃地进了另外一间审讯室。正因为这是正式审讯,进去后向他要求给原告传唤证,出示警察证,做笔录时必须穿警服。他说:“这是口头传唤,没有传唤证,口头传唤可以8个小时,口头传唤是没有传唤证的”。这警察没穿警服,那警察说:“我们有时是可以不穿警服的”。后来他还是出示了警察证,名叫叶峰。原告把绑架的过程照实都说了,原告知道就是说了也没有用的,因为他们要抓的是原告而不抓绑架者,似乎他们与非法绑架者都是一伙的,是不会听原告说的,不过原告还是说了,陈述实事。凑巧那做笔录的警察接到家里打来电话了,说他爷爷患脑溢血进了医院,所以,他也就草草做完笔录就离开了。原告依然被带到原来的那审讯室,连续十几个小时没吃东西,也没有喝过一口水,仍处在饥寒交迫与咬牙切齿的愤怒中,已经气得原告连走路都走不动了。大约在晚上十点多钟时,进来一个警察叫原告坐到他们的会议室里,还说那边开空调暖和点,原来还有其他被关押的人也要关到会议室来,那边确实暖和一点。这时有一个警察给原告买来了两双袜子和一双拖鞋让原告穿上,原告穿了一双袜子,还有一双没拿。后来听他们在说:马桥派出所和颛桥派出所派各派一个女警察,还有两三个保安看守,专门在晚上看守原告。那些绑架原告的人和两个镇里派来看守原告的人已经无影无踪不见踪影。晚上两看守原告的警察玩弄她们的手机消磨时间,那些保安们抽起香烟,整个房间烟雾腾腾,无法忍受。脑海中翻江倒海,眼前浮现出白天触目惊心的被绑架的那一幕,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到了下半夜警察和保安们也支撑不住了,他们各自打起瞌睡,此时原告也打瞌睡片刻。

第二天早晨,警察们都吃完早点,有个警察拿来了两个包子叫原告吃,原告摇了摇头没有接受。该警察说:“你以为警察都是不好的?警察也有好的……”。中午看守原告的马桥警察去食堂吃完饭后,给原告拿来了饭菜让原告吃,原告依然没有吃。晚饭时她们干脆不再给原告送饭,在这一整天中没吃任何东西,滴水不进,嘴唇干裂,舌苔刷白,感到全身疲惫极其虚弱,人的精神几乎接近崩溃。到了晚7点半左右,警察送来了拘留证,说要拘留原告15天,罚款500元,其理由是:“殴打他人”。事实上原告被人绑架殴打,现在却诬告原告殴打他人反而要拘留原告?这真是颠倒黑白让原告蒙受天大的冤枉!原告当然不服,依法提出要求申请行政复议遭到拒绝。接着被四、五个人架走,原告被关进囚车直送浦东地区浦江镇那里闵行区看守所,即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分局看守所所在地。

到看守所时大约快到半夜了,拖着浑身疼痛的身体走进监室,女子监室管教说让原告早点休息,这时没有洗漱也没吃东西,同室管理的人安排原告睡觉,原告睡觉脚伸进被窝时,被冻僵的脚才开始感觉暖和起来。第二天早晨强忍着疼痛起床,发现身上被打的青紫色,同室的人都看到了。

对于原告被非法绑架出警后不依法实行保护,不依法抓捕犯罪嫌疑人的公安机关,请求复议机关确认被告无视法律的规定,没有合法合规的依法实施保护公民的法定义务违法。

如果原告并没有违法行为,被告没有全面、客观、公正地调查,收集有关证据,却对原告作出行政处罚拘留并罚款。

2010年5月11日,原告依法向上海市公安局提出行政复议,上海市公安局没有依法全面、客观、公正地调查,收集有关证据再次草率地做出维持决定。

在世博会召开之际,为了国人的尊严,为了法律的尊严,为了上海能有一个不仅是街道建筑华美,经济快速增长的世博会,还有一个法治清明,守法合规保护公民的更深制度底蕴的世博会,面对如此违法履职的公职人员,违法行政的行政行为,恳请法院依法支持原告的各项申请事项。

此致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

原告:沈佩兰        (签名)

2010年8月 18日

 

 

附证据:

1、  (2010)沪公(法)复决定第238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复印件两份;

2、  原告拨打110的通话记录查询单复印件两份;

3、  行政处罚决定书复印件两份;

4、  原告被关押在闵行区拘留所的事实;

5、  原告身份证复印件。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浙江省温州市多个区县失地农民的联合控告信

  • 下一篇:《 刑法》在湖北省建始县境内是否有效?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