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秋雨教会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公民来稿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陕西爆发3.5万人联名要求罢免省长和市长         ★★★
陕西爆发3.5万人联名要求罢免省长和市长
作者:陕西山川依法维权组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0-04-12 00:32

1、2009年4月25日,陕西山川依法维权组与北京市共信律师事务所李柏光律师签订代理协议书《诉讼代表授权委托书》;委托他来为我们的维权行动提供法律帮助。
2、2009年5月7日,网络报纸《新湘报》发表了题为《山川林业之结:谁是最后的赢家?》的文章。之后,华媒网、大江网等网络媒体和网站纷纷作了转载。                      
3、2009年5月18日,李柏光律师向陕西省、西安市人民政府分别发出了《律师函》,请求政府“依照中国宪法、法律和国务院行政法规的规定,迅速履行法定职责,及时、有效地担负起保护陕西山川林业发展有限公司广大投资人合法权益的神圣职责”,并提出,希望尽早与政府“就此事进行洽谈、协商,以早日圆满地解决这一问题”。但至今时间已过去将近五个月了,却无任何回应。
4、2009年5月25日,五位诉讼代表联名向省、市两级人民政府同时发出了《要求履行法定职责的申请书》,再一次请求政府“在法定时间内,依照宪法、法律和国务院行政法规的规定,严格、准确、及时地迅速履行自己的法定职责”。并说明: 如政府“拒绝依法履行自己的法定职责或拒绝给予答复,将依照相关法律规定对政府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其“履行法定职责”。但至今,已时过近五个月,还是没有任何回应。
5、2009.06.02、07.13、08.07先后三次向西安市公安局发出了《要求解决具体问题举行示威活动的申请书》。
第一次,以五个申请人代表中的徐卫华户口不在西安为由驳回;
第二次,又以五个申请人代表中的申志民不是投资者为由驳回;
第三次,无任何理由,只是口头答复:不同意。但就是不做正式的书面批复。
6、由于公安局三次都不批准我们的示威申请,09.8.14,我们又依法向西安市公安局法定代表人吴金彪局长发出了《行政复议申请书》;
7、2009.07.07.向省、市两级人大分别发出了《要求成立特定问题调查委员会申请书》,至今,虽然已时过三个月多月了,却无有回应。  
8、2009.7.28在北京召开了关于陕西“山川案”的法律问题研讨会,研讨会的主题是:集资案件中的政府责任与社会风险防范——陕西山川公司案件透视
9、09.8.17,《中国经营报》发表了《陕西山川公司大案近期将开庭审理,场外余波未平——“非法吸存罪”求解》。
10、2009.08.31,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状告陕西省和西安市两级政府的《行政起诉书》。当日,市法院以不属他管辖范围为由,未接告省政府的状子,只接下了告市政府的状子。
九月四日上午,诉讼代表通过电话询问立案进展情况,接电话的是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一位自称姓诸的法官,该法官说:“可以告诉你们,我们中院不做文字答复,只做口头答复:不予立案。因为政府要保护公民的财产权,首先要去追回款项后,才能来保护公民的权益,所以不能立案。你们可以去省高院联系。”
九月七日上午,五位诉讼代表一起到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向立案庭诸姓法官当面提出:“一、我们只要文字答复,因为交给你法院的是一份书面诉状,而不是口头告状。二、要求立案庭用文字给我们做出正规的书面批复:要么是经研究同意立案,我们去缴诉讼费;要么是经合议庭研究裁定,不予立案。二者必取其一”。诸姓法官仍是口头作答:“不会做文字批复”,并对代表说;“你们把诉状拿回去”。代表对他说:“七天,也就是今天晚上十二点以前,你不作出正式的书面批复或裁定,你诸法官就违法了,你剥夺了我们的诉讼权,你违反了程序法!”
11、鉴于西安市中院已口头作出明确答复: “不予立案”。 于是, 2009年9月16日(礼拜三)上午,五位诉讼代表一起,带上状告陕西省和西安市政府的《行政起诉书》,前往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诉讼申请。这标志着陕西山川公司投资者依法维权活动已进入第二步司法程序。省高院立案庭的一位曾姓法官和张姓法官,还有一位王姓付庭长接待了诉讼代表。经磋商,由于案情重大,要由立案庭庭长亲自决定是否立案,但由于该庭长到榆林出差未归,故暂不能作答。请代表在庭长回以来后再来。当日省高院并没有接下两份诉状。
12、2009年9月21日上午九点,诉讼代表共九人从不同方向先后抵达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正门(北门)外边,大家在诉状上签字、画押后,进入法院。由于法院正门紧闭,只好从侧门进入,在履行完验证、登记和安全检查等一系列繁杂的手续后,才进入了立案大厅。
      在大厅工作人员指引下,代表们来到了4号窗口,这是一个专门负责行政诉讼立案的接待窗口。里面坐着一个胖乎乎、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姓名不详,代表问他姓名,他不说,问别的人,也不告诉,为此,还发生了一阵很不愉快的争吵!)。该男子看过诉状并简单地问了一下情况之后,说:“你们这是一审案件,我们这儿不受理一审案件,只受理再审、二审及申诉、上诉案件,你们应到西安市中院去立案”。代表说:“中院已去过了,他们对状告陕西省人民政府的诉状压根就没接,让我们到省高院立案;对状告西安市政府的诉状,不做书面裁定,只作口头答复:不予立案。让我们到省高院联系。你若不信,可给中院打电话询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严格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32条:“受诉人民法院在7日内既不立案,又不作出裁定的,起诉人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诉或起诉”。我们就是根据这一解释到高院来立案的!该男又说:“那你们应到区法院去立案”。代表说:“状告陕西省政府的案子,西安市法院都不接,区法院能接状告陕西省和西安市政府的案子吗?”。他又说:“我们这儿只管大案子和复杂的案子。”代表说:“状告陕西省长和西安市长的案子还不算大案子吗?”…….就这样,经过反复的激烈交锋,那男子终于败下阵来,最后他说:“要去请示领导。”于是拿着两份状子找领导去了。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立案庭的庭长(名叫王小钢)终于出现了,经交涉,他将行政庭的庭长秦安祥找来,让他与代表谈。
于是,代表们随秦安祥庭长来到一间房子。秦庭长看完诉状后说:
“你们为什么要状告政府?”代表说:“2003年党中央、国务院发了9号文件,号召“全国动员,全民动手”大办林业,根据这一精神,我们8000余人,把积攒了几乎一生的血汗钱拿出来,投资到山川林业,山川公司按合同如期给我们进行兑现,双方合作愉快。但2007年9月13日,西安市公安局突然查封了山川公司,说公司犯了罪,案子几次上报市检察院,都因证据不足被退回,后又到西安市中院,又因证据不足,几次退回检察院补充证据。到现在,时间已过两年,还是因为证据不足,既不开庭审理,又不放人。自2007年9月13日以来,我们的合法财产不断受到非法侵害,根据宪法和相关法律,政府负有保护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不受侵犯的法定责任,但两年    来,政府却不履行这一法定责任,所以我们要状告政府。”
秦庭长说:我明天就要到外地出差去了,国庆节前是不行了,我们研究一下,国庆节以后再给你们答复。中午12点17分,代表们离开了法院。
13、2009年10月19日上午,陕西山川公司投资者维权诉讼代表一行八人,第三次专程前往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询问关于立案与否的情况。
     上午九点半左右,代表们在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侧门(东门)聚齐后,在履行完验证、登记和安全检查等一系列繁杂的手续后,进入了立案大厅。经过四处询问,被告知行政庭秦安祥庭长正在开会。代表们只好在大厅里耐心等待,其间曾多次电话联系,都被告知:会未开完。
     十一点四十分,会终于开完了,秦庭长和一位女士将代表们引进位处立案大厅一楼的《第四接待室》。落座后,经询问方知,那位女士原来是行政庭的副庭长,名叫焦玉珍。
     秦安祥庭长首先谈了对诉讼代表递交的《行政起诉书》的意见,一是,宪法不能用于司法中;二是,民营企业法人犯罪,政府不能承担责任;三是,你们的诉求不具体、太原则,应该具体到适用法律的具体条文,有实体请求。
     代表说:我们今天来的目的,是要一个立案与否的结果,你可以把以上意见用文字表达出来,发一个裁定文书。秦庭长说:那不是我们行政庭的事,我们行政庭只是尽个义务,对你们说说我们的看法。代表说:那你可以把你的那个意见告诉立案庭王小钢庭长,让他发裁定。秦说;我们是平级,我们不能给人家说。代表说:当初我们找的是王庭长,并没有找你,况且我们也不认识你,是王庭长把诉状交给你,让你决定立不立案的。要是这样的话,那请你把诉状退回到王庭长那里去。
     对话进行了一小时零五分钟,于中午12点45分无果而终。
14、《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42条规定:“人民法院接到诉状,经审查,应当在7日内立案或者作出裁定不予受理” 。自2009年9月21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接下陕西山川投资人诉省、市两级政府的《行政起诉书》之后,山川投资者维权诉讼代表一行八人,曾于2009年10月19日上午专程前往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询问关于立案与否的情况,结果是无果而终。
 按说,截止到10月19日,已经过去整整28天了,按照工作日计算,也已经过去整整17天了。法院方面却既不立案又未作出不予受理的书面裁定,法院在受理立案与否的程序(时间期限)上已经明显违法了。投资者完全可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严格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32条:“受诉人民法院在7日内既不立案,又不作出裁定的,起诉人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诉或起诉” 的规定,直接向全国最高人民法院起诉陕西省和西安市政府。
仅仅是出于对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尊重,10月26日上午,维权诉讼代表们还是耐着性子到省高院去了,想看看立案庭的态度。
九点三十分左右,十三位维权诉讼代表一块进入立案大厅,经过电话联系,被告知:立案庭王小钢庭长正在开会。代表们只好在大厅里耐心等待,期间曾多次打问,均被告知:会未开完。一直等到中午12点,还不见王小钢的踪影,再一问,又被告知,下班吃午饭去了。闻听此言,大家气不打一处来,正在此时,有两个法警过来了,让大家离开立案大厅,大家气愤地说:等了一上午,都不见人来,事没办完,我们不走,这是什么人民公仆?连旧社会的官老爷都不如!后来,来了一个警号为610004的年龄稍长一点的法警,他说:大家年龄都挺大的,别生气,反正人已经走了,等在这里也没用,况且院里也有规定,大厅里中午要清场,里面不准留人,我们也没办法,请大家趁着这个时间出去吃点午饭,下午两点来,我给你们联系王小钢,行不行?大家一听这话,才出了立案大厅。
由于省高院是新搬到西安市曲江水厂附近的,找了一整,也没找到一个吃饭的地方,最后在一个建筑工地上,找到了一个专给工地上的民工供饭的流动饮食摊点,在那里上胡乱对付了一下了事。大家打趣地说:比起当年红军长征时的条件来,我们已经是在人间天堂上了。苦不苦,想想长征二万五;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
下午两点钟,大家准时进入立案大厅,诺大的大厅里空无一人,等到两点一刻,陆续才有工作人员进来,找那个警号为610004的法警,又被告知说:开会 去了。大家气愤不已,说今天在法院怎么尽遇到些说话不算数的骗子呢?后来又来了一个法警,答应到下午三点时给联系王小钢庭长。
过了一会,大家觉得不能这样干等着,要是像上午一样,等到下午六点钟,他还不出来,不是又让他给涮了吗?
经过商量,大家决定,到群众来访(行政)接待窗口去,告知他们,并让他们记录在案,我们就走了,不在这里啰嗦了!
到了群众来访(行政)接待窗口,里面坐了一位上了年纪的工作人员,问明情况后,他让导诉台一位年轻的女工作人员,拿上我们的诉状找王小钢去了。
过了十几分钟,王小钢终于出现了,在接待室里坐定以后,大家首先对王小钢这种不讲信用的衙门作风进行了无情的批判,问他,今天是什么日子你知道吗?今天是九九重阳节,是发扬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尊老敬老的日子,是老年节,你王小钢也有老的一天,你就是这样对待老人的吗?我们从早上等到下午,你都避而不见,你还是人民的公仆吗?你这样做居心何在?你还有良心吗?人民纳税养活着你们,你们就是这样对待人民的?……
经过这一顿劈头盖脸的大批判,王小钢态度大转变,他满脸堆笑,说他上午的确不知道大家来,刚才知道大家要找他,他立即去找了行政庭的秦庭长,秦庭长说你们的诉状不具体,太原则,不符合立案条件。代表拿出诉状念道:“请求被告依照中国宪法、法律和国务院行政法规的规定,迅速履行法定职责……及时有效地担负起保护陕西山川林业发展有限公司广大投资人财产权的法定职责。”说白了,就是要钱,难道这样的诉求还不算具体吗?王说:他也给秦庭长说了,你说人家不具体,那应当怎么具体你给人家说清楚不就得了吗。并说:我这好办,只要秦庭长说能立案,我十几分钟就可以把手续给你办完。并说:我和秦庭长再商量一下,商量好以后,给你们打电话,下次我和秦庭长一块接待你们。代表说:从9月21日诉状交到你手里算起有几个七天了,你心里明白,  你既不立案又不作出裁定,你已经违法了,按说我们完全不用到你这儿来了,直接上北京最高法院请求立案就是了,我们是尊重你们法院、给你面子才来这里的,我们并不是一定要你立案或不立案。不管你立也好,不立也罢,你只要按法律规定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答复就行了。既然你说下次要和秦庭长一块见我们,那么我们就再给你延长七天,七天之内不给答复,我们就不会再到你这儿来了。直接上北京去了。给你脸你不要脸,我们也就不必再给你脸了。王庭长说:下礼拜一上午,你们来,我和秦庭长一块接待你们,行不行?代表说:那就这样吧。
下午4点50分,会见结束,代表们离开了法院。
15、公元2009年11月2日上午9点30分,陕西山川投资者维权代表一行二十余人,按照上次,即上个礼拜一、公元2009年10月26日与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王小钢庭长的约定(详见:山川维权快讯六),如约进入立案大厅,但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却并未见到立案庭的王小钢庭长,更未见到行政庭的秦安祥庭长,大家不约而同地顿时产生一种被人欺骗和戏弄的感觉。
于是代表们又来到了群众来访(行政)接待窗口,找到了上次曾接待过大家的那位上了年纪的工作人员,经了解,得知此人姓郑,我们暂且称他为“郑法官”吧。当他弄清大家的来意之后说:我让立案庭的朱法官给你们联系王小钢吧。
于是大家又去找这个朱法官,见到朱法官之后,他又让大家到位处立案大厅一楼的第八接待室等候。他给王小钢打电话,结果没有联系上。代表们对朱说:今天我们来这里,是王庭长于上周一在这里和我们当面约定好的,他说今天上午和行政庭秦安祥庭长一起接待我们。我们如约来了,他和秦庭长却避而不见,这是为什么?这不明明是欺骗我们老百姓吗?朱法官无言以对,说他还要给王小钢打电话联系。
等了好大一会儿,他说:还是无法联系到王小钢,但他可以和郑法官给我们讲一下关于此案的有关情况。他说:一、省高院对“山川案”很重视,经过研究决定,由行政庭的副庭长焦玉珍专门负责与省司法厅及省政法委沟通,但沟通是需要时间的;二、听说牵涉到刑事案,那么就应当先刑事、后民事;三、你们告政府是为了要钱,如果协商能解决,就不用你们再打官司不是更好吗?如果协商不成,看他们让不让立案,如果他们同意立案,我们马上立案。
上午十一点十分,朱法官又来告诉大家:王小钢还在开会。二十几位维权代表们闻听此言后无不义愤填膺,大家你一言我一语,首先对王小钢这种言而无信的违约行为表示了强烈的愤慨和义正言辞的谴责,接着又对朱法官前面所提的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自2003年以来,从中央到地方、从党、政首脑机关到行业主管部门一而再、再而三地发出“植树造林,绿化祖国”、“改善生态环境,造福子孙后代”、“再造秀美山川”、“放手发展非公有制林业”等号召和指令,各种媒体也一哄而起,大肆宣传,书记、省长、副省长等党政要员频频接见山川林业的高管人员并与山川公司总经理周萍等人多次合影留念以示鼓励。当年积极响应党和政府伟大号召的老百姓,今日却遭此大难,难道他们就不该为老百姓负责吗?我们现在状告省、市两级政府的“行政诉讼案”和政府查处山川公司的所谓“刑事案”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个案子,不能混为一谈,更不存在什么“应当先刑事、后民事”的问题。
中午12点,已到午休时间,和上一次(上周一,10月26日)一样,代表们还是未能见到立案庭庭长王小钢,大家群情激愤,不愿离去。还是群众来访(行政)接待窗口的那位上了点年纪的工作人员——郑法官耐心地给大家做工作,他说:王小钢上午确实是开会,开完会后,下午将直接去北京,今天不能接待大家,请大家谅解。他还留下了他的电话,说:等王从北京回来后,他将亲自打电话通知大家,大家再来,届时他一定帮大家联系王小钢。
大家经商议后,决定离去。
16、本来本来到省市两级法院立案之事程序已经走完了。但是由于法律组副组长徐卫华在法律文书(示威申请及二份起诉状)中既未请示律师又未经维权组讨论仅根据个人喜好随意变更诉讼代表人,造成文书有失严谨,根据律师意见,推倒重来,重走一次。
于是于2009年11月4日,以特快专递方式将状告省市两级政府的状子递交给西安市中院,于2009年11月16日以特快专递方式将状告西安市公安局的状子递交给西安市中院,并于2009年11月19日和11月26日先后两次带领群众前往市中院催问立案之事,中院曾经出来了两个(其中一个管信访,一个管立案)副院长 ,说了一大堆理由(如刑事案子还未审,无有定论等),还是既不立案又不发裁定。                     
17、2009年12月7日,又以特快专递方式将状告省市两级政府的状子递交给陕西省高院,在过了三个礼拜之后,于2009年12月28日(星期一)再次带领群众到高院要求立案。经过激烈的交锋,最后,高院立案庭庭长王小刚被逼无奈地说:我们“要听政府的、服从听党的领导,我要能决定得了,早就给你们立案了”。一语道破了司法并不独立,而是受政府操控的天机。
18、2010年1月23日,在陕西省人大召开前夕(25日召开),以特快专递方式将罢免省长、省高院院长、立案庭长的动议书三份及公民联署递交给陕西省人大和全国人大。并在省人大开会期间组织近千群众前去开会地点——西安人民大厦门前进行请愿。
19、2010年1月30日,在西安市人大召开前夕(2月2日召开),以特快专递方式将罢免市长、市中院院长、立案庭长、市公安局长的动议书四份及公民联署递交给西安市人大和省人大。并在市人大开会期间组织数百群众前去开会地点——丈八宾馆门前进行请愿。
20、春节过后,于2010年2月26日(礼拜五)前去省人大追问动议书之事如何处理。省人大李副秘书长接待,说:你们表达你们的诉求是合法的,但不合程序,只有人大代表才有资格联名提出罢免案。
21、2010年3月1日(礼拜一),因资金冻结,公司牛兔面临死亡问题组织数百群众到市政府门前请愿,要求市长出来接见,听取投资人意见,解冻公司资金。
22、3月3日(礼拜三),组织了数百群众冒雨到市人大询问对动议案的处理情况,市人大田副秘书长出来接见,说:你们有什么要求,写个详细材料递来,我们负责交有关部门办理。避而不谈动议之事。
23、3月5日(礼拜五),在徐卫华一再坚持和鼓动下,由徐带领投资群众数百人再一次前往省高院要求立案,省高院又让到市中院去立案。徐欲去中院立案,却遭维权组大多数人坚决反对,至今还未去市中院。
24、从3月17日开始,几乎每逢礼拜一、三、五,投资群众便自发地前往西安市人民政府门前请愿要求市长出来说明情况,回答问题,至今已经去了八次了(3月17、19、22、24、26、29日和4月2日),市长还是没有出来。投资者准备坚持一个月,看看他能坚持多久不出来。
25、2010年3月23日,香港《自由亚洲电台》以“西安非法集资案群访不断另有国企职工上访遇暴力”为题报道了3月22日的请愿活动。并在该台网站发有文字和图片报道。
 经过这段时间的请愿活动,使人们看到了政府一些人的傲慢、冷酷与无情,更进一步地激发了广大山川投资人的维权激情。
26、4月7日(星期三),晴天,投资群众第九次到市政府请愿无果。
27、4月7日(星期三),,香港《自由亚洲电台》以《陕西“山川林业”投资者抗议官方查封公司》为题发文(一)、(二),反映山川问题。
27、4月8日(星期四),上午九点,省委一位不愿透露单位和姓名的人打来电话,说省委书记不能接见大家,理由:一,忙,顾不过来;二、不合信访规定,(属地化管理,谁处理谁负责!),应向市公安局、公安厅、市政府、省政府反映情况。
陕西山川依法维权组
2010年4月8日

(责任编辑:admin)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图文]北京张振新:是和谐社会还是河蟹社会

  • 下一篇:军转泪(二):烟台市企业军转干部郇新金的遭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