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709 律师 暴力 酷刑 虐待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公民来稿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艺术家追魂“寻滋案”将开庭         ★★★
艺术家追魂“寻滋案”将开庭
作者:刘立姣 文章来源:网络 更新时间:2020-08-03 07:20
再有半个月,你——孩儿爸终于要迎来被国家提起公诉,“人民法院”的网络视频审判——寻衅滋事罪!

没有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是希望早日获知这个消息并期望早点宣判的,是那种“终有一死,那就早死早超生”的感觉和无奈。

回顾自2019年5月28日以来,孩儿爸你被失联后,因着你和我的关系,给我带来的各种峰值体验——

5月28日下午发现孩儿爸一行人被失联,我5月28日晚一夜无眠,寻求帮助发布寻人公告!本就虚弱的“血肉之躯”不得不第二天去瞧病,看完医生回程路上,贾姓国宝一个又一个催命一样的电话,感觉不妙!回得家来是有二、三十个警察,几台警车在等候,打开家院门来,没有介绍,没有一句多余的话和动作,指定我于一处专人看守,然后就是如强盗般的抄家。休息缓过神来,瞅到看守巡视我的人腋下夹着材料,一个4A纸那么大牛皮纸信封右下角上印有南京市公安局字样,我轻声询问他,“是从南京来的?”小伙子回答“是”,便不多说话。心里大概明白,为什么打南京114查询各公安局派出所后,报警几人失踪,都查不到任何消息的原因了。3个多小时的搜查,然后给我做笔录,临走扣押物品清单签字,不给,赤裸裸的说,“不给她了,免得发到网上”,云云。就是这么的不要脸!

孩儿爸失联后24小时后,按法定程序,应有拘留通知的,家属没有电话通知,也没有书面拘留通知;

孩儿爸失联后37天后,家属仍旧没有逮捕通知电话告知或书面逮捕通知;

在整个案子里,家属都是如空气般存在,直接被完美忽略,也验证了律师存在的必要性,虽然作用微弱。

随之,我聘请的两位律师姚铭和梁小军,查到关押地,申请会见也都不能了,理由“危害国家安全”拒不让会见,活久见,——“寻衅滋事罪嫌疑人”能“危害国家安全”?太高看了!不然了,这国是纸糊的!

对应南京的“严看严守”,北京的国宝联合当地派出所在那段日子,一周3、5次的登门,逼迫搬家,威胁房东,“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关心孩子上学还是回老家好!小协警几乎每天登门提醒搬家,南呼北应,尽显赶尽杀绝之势!

随后,找房——搬家——找房——搬家,成为一种日常!半年内,包含库房租用处被拆迁(房主不自拆就强拆),我带俩娃6次搬家。

热心之人预测该案走法律程序3延2退,会有一个阶段性的案结。呵呵,期间居然等到一个堂而皇之的“精神病鉴定“程序,且鉴定期间不纳入法律程序时间。我电话管事的南京国宝,质问其鉴定缘由,答曰:本着对案件当事人负责的态度,以查验其有没有各行为能力。其用心?嘿嘿,就是这么的昭然。

“精神病鉴定“完后,公安终结侦查案子,移交检察院,活见久,检察院高效率神速办案,第二天(2020-1-14)即呈送法院。

似乎在既定的法律程序里,时间的进度条,可以任性拿捏,恰到好处,牛了个X!

流氓不可怕,没文化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然后新冠病毒传染爆发!案子搁置到现在,期间7个多月里,律师无法会见,唯一能获取的信息的是每月给孩儿爸存生活费,见得到数字变化,就知道是活着,一旦半个月没见数字变化,心就纠起来了,心里犯嘀咕,是不是发生什么了……有一次21天都未见数字变动,打看守所电话也总是忙,无法接通,疫情爆发期间,这种不安的揣测和担忧就更甚,忧思焦虑型入睡障碍、失眠、惊梦是常事。终有一日看到数字变动了,居然欣喜如狂,花钱吧,花钱吧......

期间也多次电话给法院,回答总是那一个模式的套话,会依照法律来推进案子进程,耐心等待……

现在终于等到了,知道了这个消息,又踌躇担忧起会判多少时间来,网络搜索了一下“寻衅滋事罪”。认真翻看“寻衅滋事罪”的各法律条文,合计着给自己一个心理预期来应对和消化未知的判决结果,也好给孩子们一个听起来合理化的爸爸为什么还不回家的理由来做答;仔细看完,心里没谱和自我嘲笑起来,我怎能以一个正常的思维来看待这非正常的案子呢?对照这义正严辞的黑白法律条文,孩儿爸是一条也没够着啊,这根本就不应存在什么审判,应立马无罪释放,非法关押这么久,国家赔偿才是。这从当事人莫名被失联那一刻起,就已丧失了法律的公平正义呀,我怎么还从这失效的法律里去寻求相应的结果呢?在这一层面,判多判少的时长的意义都是一样的。

判决时长所不同的是,一个家庭里的男人和孩子们的爸爸与家庭分离的时间有多长,就让这个家庭陷入一种非完满状态有多长,让所有家庭成员都处在一种缺失的情感状态里,这种痛苦、忧虑、抑郁是有形无形的,这种伤害是未来需要长久的时间来抚慰的,甚至会造成永久性的创伤。其它生活上的困难就不言而喻了。

很多良心犯家属都是以“天”来计算失联亲人与自己的分离时间的,我做不到,我不愿意,这对我似乎很残酷,我不希望自己度日如年,数着日子过日子,这日子太煎熬!以年来计算,更让人没希望,更是残忍,那是太长太长,短暂人生里,又有几多年华禁得起耽搁困顿?又有几多年华值得等待!折中一下,以“月”计算吧,孩儿爸与我们已经分离14个月多,至少数字上给人些许安慰,暂时好像看上去不太长。其实在恒定的年月日里,其绝对数值一样,由不得自己做不做得到,愿不愿意,只不过自己哄自己,自己照顾一下自己的软弱,麻痹一下自己,让时间的钝感力逐渐提升而已!

不管怎么样,太阳不一定明天照常升起,先要好好活着!

要说审判,是审判罪恶?还是审判公义?

明镜一样的网友已然说得透透的:

“这种的都是早就定下来怎么判,然后拖过了社会新闻热点,等他们觉得没有人关注了,走了过场流程而已。”

又有什么真正的审判可言。

也许这案子恰好审判的就是当下我所在这片土地上的法制和法治!这也许是这案子和孩子爸本人(以及当下所有类似案件当事人)承担的最大的意义!就如网络上每删一帖文就审判着当下这片土地上的言论自由!每个人的一言一行,就审判着自己的良善是非、道德公义之心!

一个自省自律的人,一个有良善、是非判断的人,是时刻在接受审判的!对我如此,对代表着国家政府的公诉人员和法官们亦是如此!

艺术家追魂简介

追魂,原名刘进兴,自由艺术家,中国后代艺术馆创始人。1972年8月出生于中国湖北。2000年搬入北京宋庄艺术聚集地。从事架上绘画、行为艺术创作、艺术策划、策展等活动至2019年5月28日失联前。因捍卫艺术家自由表达、创作及参与艺术作品创作三次入狱;因HK占中事件第四次入狱;2019年组织策划《良心运动在中国艺术巡展》在南京再次被失联。在进行艺术创作思考过程中,艺术家追魂关心关注社会底层民众生活,并以固有的悲天悯人的艺术家情怀尊重接待众多遭受苦难及不公对待的民众,以微薄之力抚慰受伤破碎的灵魂。

人生格言:
以生命的方式拓宽生命边界
生命因为承担才有意义

追魂主要艺术作品有:
《呐喊》(新媒体)、《访客》(新媒体)、
《举起的重量》(行为图片)、《极权统治》(行为图片)、
《囚犯》(行为图片)、《炸天》(行为图片)、
《目中无人》(架上油画)

追魂主要艺术活动有:
1.2010年发起组织策划《自发艺术节》
2010年6月“河床自发艺术节”
2010年9月“风骨自发艺术节”
2.2011年组织策划《敏感地带》行为艺术展
3.2012年参与其他艺术家创作《废除劳教释放艺术家》行为艺术
4.2017年创办中国后代艺术馆并组织策展、策划艺术研讨活动
5.2018年组织良心艺术拍卖活动
6.2019年组织策划良心运动在中国.艺术巡展

追魂主要艺术参展经历:
2016年自画像北京苏蒙画廊
2013年5月一百一十五位艺术家的自画像北京当代艺术馆
2011年3月“敏感地带”行为艺术展北京当代艺术馆
2010年9月北京“风骨自发艺术节”北京潮白河
2010年6月北京“河床自发艺术节”北京潮白河
2010年5月“十三不靠”北京当代艺术馆
2010年3月前提行为艺术节广东清远牛鱼嘴原生态景区
2009年9月“无端的现实”北京合众和画廊
2009年9月“群落群落”第五届宋庄艺术节北京宋庄万盛园美术馆
2009年8月第十届open国际行为艺术节北京798艺术园区open行为艺术中心
2009年8月偶发艺术节北京潮白河
2009年6月现场II油画群展北京宋庄A区美术馆

追魂入狱情况:
第一次:2010年6月1日,组织策划“河床自发艺术节”,其因捍卫艺术家自由表达权力而被当局行政拘留10天;
第二次:2011年3月20日,其组织策划“敏感地带行为艺术展”,被封展;他因维护艺术家自由创作和表达被刑拘30天,取保候审一年;
第三次:2012年9月26日,追魂因参与帮助艺术家邝老五行为艺术“废除劳教,释放艺术家”被涉嫌聚众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罪刑拘30天,取保候审一年;这次追魂妻子刘立姣也被取保一年;
第四次:因其声援被抓支持占中艺术家,于2014年10月8日被当局带走,后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拘,于2014年11月7日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通知逮捕。于2015年7月9日晚以“不予起诉”释放;被关押时长9月余;
第五次:追魂于2019年5月28日下午在“良心运动在中国艺术巡展”途中江苏南京被失联,办案机关为南京市玄武区公安局。至今家属(北京的和追魂老家的)都没有收到过关于追魂为何被抓的任何书面通知,仅有的口头回复是涉嫌寻衅滋事罪被逮捕。目前被关押在南京市第三看守所。并:追魂妻子刘立姣被办案机关以取保候审措施强制管控一年。

这是一份平常而极具极权时代特点的艺术简历,艺术家追魂(刘进兴)为了自己的艺术理念、理想付出了人生沉重的代价——五次牢狱!也给自己的家庭、亲人带来了不同寻常的磨难!每次的遭遇必定不是偶然,而是此极权时代的必然!

追魂妻子:刘立姣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我和我的儿子吴葛健雄(六)

  • 下一篇:没有了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