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热门标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主页 >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 > 第二十八期 > 正文
相 关 文 章
最 新 热 门
随 机 推 荐
10.13上饶精神病院探访记——一个关押多位访民的地方         ★★★
10.13上饶精神病院探访记——一个关押多位访民的地方
作者:黄宾 文章来源:本刊原创 更新时间:2014-11-06 10:38
民生观察网前报道过上饶市弋阳某镇政府以越级上访为由将许大金关押在上饶市精神病院之事,(江西上饶精神病院关押多位上访人员至今不放http://www.msguancha.com/a/lanmu12/2014/1011/11027.html),许大金说,除他之外,上饶市精神病院还关押着毛沛瑶和郑国标,他们也都是被基层政府以非法、越级上访为由强制进来的。一个地级市的精神病院竟然关押多位访民,而且是在新的精神病法律实施之后,本刊深感震惊,决定委派志愿者前去探访。遗憾的是,由于精神病院防守较严密,我们虽然确定了毛沛瑶就关押在那里却未能见到他。
10月13日上午,本刊两位志愿者由许大金带领前往上饶市精神病院,希望能见到毛沛瑶和郑国标并与他们交谈,了解他们入院原委以及该医院内是否还有其他被强制关押的人员。
 
上饶精神病院位于信州区胜利路155号,处于市中心繁华地带,汽车站附近一位好心的小吃店老板为我们指了去的路,找到这家精神病院不难。该医院主体建筑是一幢四层楼的住院区域,一、二层是住院部,三、四层大概是办公区,此外带一个操场,操场与马路隔着一道铁门,铁门旁是夜有保安看守。我们上午8:30去的时候“病人”都穿着条纹状的病号服在做广播体操,护士们也站在操场的几个角落监视着。
医院的门卫告诉我们,9:30之后才能由家属进入探视,但探视“病人”先要由主治医生许可。许大金隔着铁门问其他病人,为什么没看到毛沛瑶和郑国标,回答说郑国标前几日已经出去了,毛沛瑶属于严管的人,脚上戴脚镣,早上也不能出来做操。等到了准许的探视时间后,许大金带着我们两人去找该精神病院主治医生,因许大金多次被政府人员送进来过,主治医生认得他,听到我们想探视毛沛瑶后,他表示需要我们去找综治科艾(音)科长。
以下是本刊志愿者黄宾与上饶精神病院综治科艾科长的对话
黄:“艾科长,我们想看毛沛瑶”
艾:“你是他什么人?”
黄:“我是他表弟”
艾:“看他要经过他们政府同意,你先去找他们政府的人,他们向我打电话了我才能允许你们去看”
黄:“我们来精神病院看一个人为什么要政府的人同意?这里其他病人都可以直接来看,都不需要政府的人批准”
艾:“毛沛瑶比较不一样,他是政府那边送过来的,也要求来看他的人必须经过政府同意。再说了,我怎么相信你就是他的表弟,你有什么证明吗?我不能确认你的身份。你们去找毛沛瑶的当地玉山县政府吧,找我没有用”
 
据许大金介绍,毛沛瑶是上饶市玉山县岩瑞镇东巷村人,但他也不知道毛的家人的联系方式,我们无法通过他的家人进而去到住院区探访人。
 
上午11:00左右,我们趁着护士拿药进住院区的时候悄悄的尾随跟了进去,进了一层住院区域常年上锁的大门后是护士办公和会见区域。从护士办公区域看过去有一个上了锁的大房间,几十个穿病号服的人在一个房间里显得有些拥挤,这就是病人活动区域了,但是我们无法进去,那里还站着一个穿迷彩服的保安。我们在门外喊毛沛瑶的的名字,听到里面有人说“毛沛瑶,有人找你”,遗憾的是没有见到他,护士们此时反应过来后合力将我们推出了门外。此后我们还试过一次强行进入病人活动区域试图与毛沛瑶见面,也因此与医院的工作人员发生了冲撞,但因对方人多势众,终究是没能如愿。
 
见探访失败,许大金提议我们去他弋阳县老家采访,问几个当地人,看看他们的评价。能想像的到,政府强制送精神病给他的名誉造成的损害,我们同意并答应了许大金去他老家。在上饶市汽车站,“偶遇”到许大金镇上的一个副镇长,应该就是跟踪许大金过来的,他说自己来上饶办事,碰巧遇上了,正好可以一起搭他的车回去,还能省了汽车票。
 
我们见行踪已被政府维稳人员获知,担心去了弋阳县后个人安全不能保证,便决定不去许大金家里了。
 
我们叫了出租车开到上饶市火车站,买了最快的一张到南昌的火车票,大概一个小时后发车。临发车还有二十多分钟的时候,一个警察走到我们前面说检查身份证件,需要我们到旁边的警务室配合一下,走过去后发现真正要检查我们的是他旁边的两个便衣人员,其中一个给我们看了证件,是上饶市弋阳县的警察,在一番争执后,我们携带的背包被强行搜查,一个相机被他们抢去,把当天在上饶拍摄的照片及视频全部删掉后才允许我们进站乘车。
 
后记:10月13日,在上饶市精神病院大门前我们给许大金录制了一段视频,讲述他因为上访被关进去的经过还有在进而被打针吃药的事情,听说相机里的视频被删除后,他提出要再录一次,我们便约定10月19日前后在北京再见一次。时值中共开中央全会,北京大肆抓捕各地访民,19日之后我们多次拨打他手机都显示关机,至今处于失踪状态。
 
 


回目录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文章录入:民生编辑    责任编辑:民生编辑 
  • 上一篇:北京受害者王丽荣——我被精神病的真相

  • 下一篇:《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月刊(总第二十八期)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友情链接
    ·开放 ·民主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 ·争鸣动向 ·大纪元 ·中国人权双周刊 ·北京之春 ·中央社 ·自由新闻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 ·权利运动 ·无国界记者 ·参与 ·BBC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新世纪新闻网 ·德国之声 ·自由亚洲电台 ·美国之音 ·维权网 ·博讯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民生 | 友情链接 | 关于民生 |
    Copyright © 2002-2013 民生观察工作室 版权所有
    网址:www.msguancha.com Power by DedeCms